返回上一頁 290:師兄,你不要醬紫! 回到首頁

290:師兄,你不要醬紫!
龍族:制霸卡塞爾的我想要篡位290:師兄,你不要醬紫!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龍族:制霸卡塞爾的我想要篡位

是那個一切的始作俑者,那個小魔鬼,他又一次陰魂不散的出現了。

現在細想起來,好像自從回到這個城市,又或者說利維坦南下開始,小魔鬼的活動頻率就逐漸頻繁起來。

而利維坦南下代表著什么?

路明非大腦急速思考,最終得出了一個很離譜的結論————這個小魔鬼的目標很可能是龍王。

“哥哥,你說錯了,龍王是什么東西,我的目標從始至終就是你啊。”

路鳴澤就坐在路明非身側的一個位置,身前圍著一張白色的餐巾。

明明是吃火鍋,手中卻握著刀叉,優雅的像是上世紀歐洲貴族的紳士。

湊到路明非身旁的徐巖巖被小魔鬼無情的擠到一旁,可這個小胖子依舊沒有絲毫察覺的在和桌上的人侃大山。

不,嚴謹的說,路鳴澤肆無忌憚的坐在那里,可偌大包間中沒有人察覺出多了一個人。

路明非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趙孟華半開玩笑道:“怎么不動筷子?不會是吃慣了國外的牛排,嫌棄國內的飯菜了吧?”

“不是……”路明非牽強的笑了笑,目光不由自主瞥向一旁的路鳴澤。

小魔鬼正手持餐刀,刀尖對準正和路明非對話的趙孟華的腦袋。

路明非絲毫不懷疑這個無法無天的家伙下一刻會用手中的餐刀將趙孟華爆頭。

“我逗你的,哥哥,那是你的親朋同學,我怎么會對他們下手呢。”

小魔鬼放下手中餐刀,對路明非呲牙一笑,笑的路明非汗毛發顫。

雖然路明非現在擁有了一拳能輕松打穿厚重墻壁的力量,但面對這個小魔鬼時依舊沒有任何安全感。

越是強大,路明非就越是能在小魔鬼身上感受到那種深不可測的壓力。

而上一個讓路明非有這種感覺的還是謝宸師兄。

“哥哥,無知的人是多幸福啊,你看看他們。”

小魔鬼不知道從哪里掏出一杯葡萄酒,就著沾滿紅油的毛肚喝了一口。

火鍋配紅酒的組合,要是讓紅酒收藏家看到這場面絕對會怒斥小魔鬼暴殄天物。

“明明生活在一個危險的城市上,這里隨時都會變成龍王級別混戰的戰場,但他們卻依舊無憂無慮,推杯換盞,心中設想著美好的未來。”

小魔鬼的話深深刺痛的路明非,如果說在這之前路明非只是將這次任務中時候會出現龍王抱有懷疑的態度,現在他的懷疑被擊碎了。

小魔鬼或許在很多時候都不著調,但他說的話無一錯誤,全都應驗了。

而且聽這話中的意思,這個城市不僅僅有龍王,數量還不是一個。

見鬼,只是次代種就能掀翻整個金門公園,初代種不得掀了一座城?

路明非不禁打了個哆嗦。

“路明非……路明非!”

“嗯?怎么了?”路明非回過神,發現桌上的大半人都在用奇怪的目光看著自己。

“怎么看你魂不守舍的,遇到什么難事了?”趙孟華問道。

還是蘇曉檣比較豪爽,將筷子拍在桌上,擼起袖子:“有困難就說出來,咱們怎么都是一個班的,大家能幫則幫。”

路明非心道這姐妹放在古代絕對是能上梁山拜把子搶一把交椅的豪橫女俠。

當然,這話他就是想想,沒有作死的說出口。

他還記得高一入學第一天時只是因為一句無心的比較就把這位女俠得罪的事情。

路明非裝作不在意的笑了笑,道:“我們學校安排給我了幾個實踐作業,最近搞得我挺煩的,睡覺的時候做夢都想那些東西。”

留學預備役柳淼淼驚呼一聲:“國外的院校都這么麻煩么?”

她突然就生出放棄留學的念頭了。

對國外留學了解頗多的趙孟華飲了一口啤酒:“國外很多院校是有這樣的規定,而且越是歷史悠久的院校越是重視學生在實踐方面的成績,雖然他們也很看重學習成績,但也并非像國內院校這樣死板。”

他又看向路明非,問道:“我記得路明非你去的地方好像是叫卡塞爾學院吧?和芝加哥是聯誼大學,實踐作業很復雜?”

路明非翻了個白眼,何止是很復雜?

卡塞爾的實踐只有一個,屠龍,牛逼的學生葷素不忌,下到死侍,上到次代種甚至初代種都要上陣,血統垃圾或沒有戰斗力的學生就充當后勤,或者是調查組。

反正學院不會浪費任何一個勞動力,只要是人就能塞進屠龍這個實踐活動里。

“我被芝加哥大學擬錄取了,未來說不定我們還能成為校友。”趙孟華又道。

“我還真是有些期待……”

雖然嘴上這么說,但路明非心中卻是想著讓趙孟華最好一輩子別和卡塞爾這群瘋子扯上關系。

是會出人命的。

轉眼趙孟華又去和其他人聊天了,路明非繼續低頭神游天外,手中筷子頭以下一下戳著盤中的豆腐花。

他很討厭這種感覺,知道了這個重磅消息之后就像是將一個城市的人的生命都扛在了自己身上。

這種壓力讓路明非有些魂不守舍,腦子里亂哄哄的,想不出一點辦法。

“哥哥,你心中畏懼了,我還以為你變強之后就失去了畏懼這個情緒了呢。”

“多謝款待”小魔鬼將刀叉整齊放在餐盤左右兩側,拿起餐巾優雅的擦了擦嘴。

路明非還想開口反駁什么,礙于身旁全是同學,他沒有開口。

“瞧那里,哥哥,你過去喜歡的姑娘在看著你呢,你的變化吸引到了她的目光。”

路明非順著小魔鬼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剛好與陳雯雯小鹿一樣的眸子對上。

換做以前路明非或許會下意識躲閃視線,但這一次他只是安靜的看著,直到陳雯雯主動避讓。

或許是心中沒有那些心思了,路明非心中坦蕩了。

“哥哥,男人和動物其實沒什么區別,就像雄孔雀艷麗的羽毛會吸引雌孔雀一樣,現在渾身名牌張揚自信的你足夠吸引全世界大部分姑娘的青睞。”

小魔鬼不懷好意的笑了笑:“現在的你向她提出交往請求,或許會成功哦……”

“如果哥哥你渣男一些,可以交往一段時間就分手,然后……”

路明非面無表情,伸手握住撈火鍋的長筷子,猛地叉向小魔鬼的腦袋。

他沒有給小魔鬼繼續說下去的機會。

小魔鬼的身影如水中倒影般晃動消失,最后又詭異的在房間另一處出現。

“哥哥,你越來越無情了。”他的目光幽怨,可憐兮兮的眼神仿佛連鋼鐵都能軟化。

他又突然笑了出來,道:“不過也沒關系啦,無論哥哥你多無情,我都是愛你的。哥哥你放心的享受,初代種算什么,只要我們聯手,就是神也要在我們手中隕落!”

中二風滿滿又睥睨天下的態度,這很小魔鬼。

“哥哥,天羽羽斬的權能對你暫時解放,這是做弟弟的一點小心意。”

看著路鳴澤逐漸消失的身影,路明非嘟囔道:“我還是更喜歡我的大菜刀。”

那是謝宸隨手為路明非鍛造出的武器,那玩意太顯眼,行走在華國的街道上不能隨身帶著。

叮鈴鈴~

似乎是存心沒有留給路明非聚餐的打算,路鳴澤剛消失,路明非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抱歉,接個電話。”

路明非歉意一笑,起身離座。

來電顯示是楚子航,路明非按下接聽鍵。

“在哪里?”話筒中傳出面癱師兄獨有的高冷聲線。

路明非下意識報了一下自己的所在地,然后在他懵逼中,電話直接掛斷了。

“搞什么……”

路明非摸不清這位面癱師兄的路子,完全沒搞懂對方的目的是什么。

等到他再次落座,還沒夾起幾筷子涮好的肉片,包間門被猛地推開。

蘇曉檣眉頭一皺,這里算是她家里的半個產業,這時候被推開包間等于打她的臉。

但當蘇曉檣看到闖入房間的人時,心中那股火焰瞬間被熄滅的一干二凈。

楚子航走進包間,像是君臨天下的皇帝,目光銳利如劍,包間中沒有任何人能與他對視一秒。

雖然暴亂的血統問題被謝宸暫時處理好了,但楚子航身上的壓抑感依舊比其他混血種要強大的多。

“楚……楚子航師兄!”有人驚叫出聲,是楚子航的小迷妹柳淼淼。

這位鋼琴女神心中暗戀了楚子航一年多,直到楚子航留學去卡塞爾學院才算暫時斷了念想。

“抱歉,我來這里找路明非。”楚子航依舊擺著一張撲克臉,雖然嘴上說著抱歉,可語氣卻像皇帝對臣子訓話。

眾人這才想起,貌似楚子航這位傳奇學長和路明非所在同一個學校,那個名為卡塞爾學院的神秘院校。

“師兄,我在這!”路明非連忙咽下嘴里熱騰騰的肉片,因為吞咽的太匆忙,他甚至能感覺到熾熱的肉片從食道下滑的奇妙感覺。

燙的路明非忍不住一陣呲牙咧嘴。

“我需要和你討論任務情報。”楚子航沉聲道。

“很急?”

“現在,立刻。”

路明非點頭,回頭對云里霧里的眾人道:“我的實踐任務出了點小問題,要先走一步,單我買了,兄弟們吃好喝好!”

場面話還是要說的。

路明非現在也不差這點錢,他一周被芬格爾那個狗賊坑的都不止這點。

“走吧走吧,單就不用了,在我這吃飯還買單,是不是瞧不起我?”小天女橫了一眼路明非,嫌棄的揮了揮手。

“女俠豪爽!”路明非抱拳:“有機會再聚,保持聯系。”

說罷,路明非轉身,與楚子航一同離開。

如同玄幻中被更高層級大戶宗門接走飛升的天才,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絲云彩,逼格滿滿。

坐在角落里的陳雯雯望著那道比起過去寬厚的不知多少的背影,微不可察的咬了咬嘴唇。

在這片餐桌上和路明非閑談過幾句的人有很多,但不包括她。

陳雯雯從始至終都沒有和路明非說過話。

一句也沒有。

路明非看到了停在火鍋店門口的車子,等她打開門,這才看到坐在駕駛位的蘇茜。

“哈嘍。”路明非彎著腰將腦袋探進車內,揮著手打招呼。

蘇茜翻了個白眼,沒好氣道:“上車。”

她對路明非的吊兒郎當有些無語,明明大家都在忙前忙后,路明非作為另一個屠龍小隊的隊長,居然還有心思來這里聚餐。

蘇茜已經在心中為自家閨蜜有這種吊兒郎當的隊長而默哀了。

不等路明非主動鉆進車里,在路明非身后的楚子航一腳踹在路明非的屁股上,隨后自己也鉆進了車后排。

待到二人都上車,蘇茜一腳踩下油門,車子竄了出去。

“師兄,這么火急火燎的,不符合你的人設啊。”路明非靠在車后排,翹起一半屁股,開口吐槽道。

“這座城市真的有初代種,而且我已經大概清楚了他所在的位置。”

楚子航在從謝宸那里得知確切消息之后就在思考,最終還是決定與路明非等人一同商討。

屠龍并不是一個人就能完成的事情,這一點楚子航通過血的教訓深深銘記。

他不知道多少力量集結才能撼動那個獨眼的神明,但這一次即便是獨自一人楚子航也會毫不畏懼的沖上去。

當年他看著那個男人像神明揮刀的偉岸背影,而他自己卻只能坐在邁巴赫的駕駛位上無力的逃離。

那個畫面他永生難忘。

現在重新面向奧丁的機會就擺在楚子航面前,他必須考慮這是不是他此生僅有的機會。

為此他愿意借用一切力量,哪怕是付出代價。

路明非心頭一震,佯裝震驚道:“不是吧?這才一天,師兄你就摸清楚敵人底細了?”

他沒告訴楚子航初代種不止一個的事情,因為他解釋不清楚情報的來源。

“是謝宸師兄告訴我的,他也在這座城市,而且和那個初代種已經碰過面了。”

楚子航的目光前所未有的凝重,他看向路明非,雙手握住路明非的肩膀。

那眼神太真摯,讓路明非生出了一種下一刻楚子航就要開口表白的錯覺。

嚇得路明非差點就脫口而出‘師兄你不要醬紫’。

“路明非,從現在開始我們要小心,那個初代種的強大超乎想像,如果他愿意,整個v市都會成為他的尼伯龍根!”

龍族:制霸卡塞爾的我想要篡位 https://hcdcn.com/Read/10141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