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291:諾諾:你敢信我差點被龍王抓走當…… 回到首頁

291:諾諾:你敢信我差點被龍王抓走當……
龍族:制霸卡塞爾的我想要篡位291:諾諾:你敢信我差點被龍王抓走當……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龍族:制霸卡塞爾的我想要篡位

奧丁最近心情很不錯。

前段時間諸事不利,奧丁被一伙黑惡勢力死纏爛打上了。

對方不僅奪走了他的昆古尼爾,又抽出了其中的權柄強行吞噬了。

這讓奧丁元氣大傷了好久。

秉承著有仇不報非奧丁的想法,他抓住機會狠狠報復了對方。

但他怎么也想不到,那個弱小的初代種,居然有膽量闖進自己的尼伯龍根中,甚至擊殺了自己心愛的坐騎!

為了自己的大計,奧丁只能暫時容忍。

但最近不知為何,奧丁發現自己居然時來運轉了,自己想要尋找的目標接二連三主動出現在自己的地盤上。

這就像是打瞌睡有人送枕頭,餓了有人送烤豬一樣,讓奧丁簡直想要高聲長嘯!

和奧丁相反,諾諾覺得自己的運氣不怎么樣。

來到這座城市之前,他們接到的任務只是調查龍王的蹤跡,確認這座城市是否真的有龍王出現。

是調查,而不是與龍王戰斗。

不然他們也不可能就做這點準備就來到這座城市。和龍王打至少也要拉起一艘軍艦,不然總會心里沒底

而她也從始至終沒把這次任務當一回事,這么大一座城市,走一圈也要經過好多天,就算有龍王也不可能這么快被發現。

所以諾諾剛和小隊分開就去弄了一輛跑車,在高架路上好好的兜了一圈。

在卡塞爾學院可沒有讓她這么瘋的場地。

然后……

諾諾看著已經消失的高架路口,以及面前那位穿著暗金色甲胄披著藍色披風的‘獨眼巨人’,心態有些小崩。

來的時候好好的,回不去了……

她用自己不算宏偉的咪咪都能想清楚面前這東西到底是什么玩意。

雖然不確定,但這次龍王行動絕對和對方脫不開關系。

更有可能這東西就是他們此行的目標,那只隱藏在v市的龍王。

奧丁就這么站在那里,像是一尊神祗,那只獨目冒著藍色的光暈,透過跑車的防風玻璃凝視著車內的諾諾。

大哥你大晚上的不用回家吃飯么,來高架路路口堵我做什么?

諾諾很想吐槽一句,可惜她不是路明非,沒有那么多騷話可以講。

“你來的有些提前,這本不在計劃的時間之內。”奧丁開口,聲音如同雷霆在空中滾過。

諾諾很希望奧丁這句話是對別人說的,但很可惜,這里就只有她一人。

她所在的這條高架路像是被拉到了平行對方時空,自己分明看見旁邊有車輛駛過,卻對這驚世駭俗的現象和聲音視若無睹。

最見鬼的事情發生了,諾諾明白了一件事,這個大家伙的話是對她說的。

見鬼,自己有這種故人?她怎么不知道?

諾諾雖然對自己很自信,但也不覺得自己憑借美貌和身材能吸引到面前這尊大神。

況且二人的尺寸也對不上,對方一條腿都比諾諾的小蠻腰還粗。

諾諾自認為自己的擇偶標準很寬松,但也沒有寬松到這種程度。

奧丁不清楚諾諾心中經歷了多少跌宕起伏,但他知道自己不能錯過這次好機會。

雖然計劃時機并未成熟,但相應的可操作性也變多了,可以擱置在尼伯龍根中從長計議。

大片的黑色潮流自奧丁身后涌出。

天色漸暗,諾諾能看到的只有逐漸起伏的潮流本體,以及在那黑色潮流中零星可見的金色光點。

她聽到了有什么東西擦過跑車外層的聲音,有些刺耳,像是尖刀劃破了不銹鋼板。

下一刻,跑車自己動了,向著奧丁的方向換換行駛。

諾諾驚出一身冷汗,她明明沒有任何的動作,甚至連剎車都踩死的,但卻依舊無法阻止車子的移動。

旋即諾諾又松開剎車,將油門踩到底,跑車的發動機發出轟鳴的咆哮聲,響徹整個高架路。

可跑車卻依舊以緩慢的速度駛向奧丁,車輪就像是在原地打滑,任憑油門踩死,轉速轉到最高也沒有任何作用。

車子是懸空的!

諾諾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畫面,有些部落和沿襲古人習俗的地方習慣以人力抬棺的方式送別故去的人,她現在所處的車子何其像被抬著的那方棺槨?!

而她是那個棺槨中的人!

諾諾打開前探照燈,也就是這個動作讓她的汗毛根根倒豎起來。

在刺眼的燈光中,她終于看到了那黑色的洪流是什么。

那是死侍!大的小的人形的奇形怪狀的站立的四肢著地的……

它們密密麻麻的湊在一起,宛若在盆子里一個疊一個的林蛙,讓人只看一眼就差點直接爆發密集恐懼癥。

諾諾本還想跳車逃走,但在看到這一幕后直接放棄了這個不成熟的想法。

下方死侍看向諾諾的目光雖然和癡漢沒有兩樣,但掉下去的結果絕對不會是懷孕,而是直接沒命,被撕成碎塊然后被分食掉,連個渣都不會剩下。

諾諾用力的扯下車后座的皮革,露出下方一個帶著把手的格子。

這是車內自裝的一處儲物空間,里面裝著備用物資和燃油。

她將一小桶燃油扯了出來,將自己的外套扯成布條,用燃油浸濕,又綁上車內滅火器。

滅火器對火焰有壓制作用,但若是直接參與爆炸,滅火器本身也會成為一個恐怖的炸彈。

做完這一切,諾諾將打火石握在手里,仰在座位上閉眼等待。

認命不是諾諾這個紅發巫女的性格,雖然她心中清楚,此行她必定會死。

但就算是死,她也不會讓對面那家伙好過。

她要給那家伙來一記狠的!

奧丁的獨目看向逐漸接近的跑車,向前伸出一只大手,幽蘭色的光暈自他手心散發凝結,最后成為一條光帶。

只要車子被光帶纏住,奧丁就有把握直接將對方扯進自己的尼伯龍根中。

當光帶接觸到車子的一瞬間,跑車駕駛室的門被猛地踹開,

一個帶著點點火光的包裹被諾諾奮力扔向奧丁,這是她對這位神祗的進諫禮。

火光見風而長,如同雨過的春筍,火焰順著被燃油浸染的布條瞬間進入了燃油桶內部。

高溫灼燒著滅火器,不等包裹落在奧丁頭上便直接爆炸。

天空中下起了一陣火流星。

簪子發卡螺絲釘露營刀……只要是能用的東西都被諾諾塞進了汽油桶中,此刻這些小物件宛若榴彈碎片,被爆炸賦予的強大的動能,被燃燒的汽油賦予了高溫和火焰,四下飛濺向前方的奧丁。

下方被波及到的死侍傳出紛亂的嚎叫聲,諾諾這個炸彈的效果還不錯。

制造炸彈可是每個卡塞爾學員的必修技能。

死侍的躁亂讓車子一陣晃動,諾諾死死抓住方向盤,目光盯緊那個被黑色濃煙包裹的身影。

待到火焰落下,濃煙中的身影顯露真容。

爆炸沒有對奧丁造成任何影響,哪怕是他飄揚的舊披風也沒有被火星濺到一點。

他的面前就像是被蒙上一層透明的屏障,自動將所有的爆炸和熱隔離在外。

雙方完全不是一個量級的敵人。

幽蘭色的光帶繼續向車上攀爬,諾諾沒有任何辦法,只能眼睜睜看著光帶將車子點點蠶食束縛。

諾諾閉上了眼睛。

“肅靜!”

天空遠處傳來聲音,由遠及近,那聲音卻越來越宏偉,宛若洪鐘大呂,如同天神對人間降下神諭。

諾諾睜開眼睛,她驚異的發現,已經要將車子完全纏繞的光帶居然像遇見高溫的冰雪一樣飛速消退。

只短短的幾秒時間,光帶已經完全撤離了車身。

然后諾諾就看到一個人影降落在了車前蓋上,她從未覺得有人的身影能如此高大,讓她只能仰視,卻心甘情愿的仰視。

那是謝宸。

謝宸穿著一件黑色的風衣,衣角隨著微風飄揚,唯一不合群的是他腳上卻踏著一雙拖鞋,讓本該是天神下凡的畫面變得有些滑稽。

“又是你!”奧丁從短暫的懵逼中回過神,他看向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那道他最想殺死的人……之一。

諾諾甚至都能感覺到奧丁那一只獨目中噴出的灼熱火焰,那是能將一切燒成灰燼的憤恨。

鬼知道謝宸師兄對奧丁做了什么。

“去副駕駛。”謝宸沒有理會奧丁,而是側頭對諾諾開口。

諾諾行動的干脆利落,直接從中間位置手腳并用爬到副駕駛的位置。

她沒有多嘴問謝宸為什么要這么做,因為謝宸已經是她此行的唯一希望。

謝宸將駕駛室車門扯斷,抓住車子a柱,靈活翻身進了駕駛室。

與此同時,一道黃色的石柱毫無征兆沖天而起,正中奧丁雙腿中央,將他的身軀頂上高空。

諾諾在副駕駛上看到這一幕,激動的夾住了腿。

奧丁被正中靶心這一下她只是看著就覺得疼,對此她只能說……干得漂亮!

“捂住耳朵。”

謝宸說完從腰間掏出一個大喇叭,諾諾心頭一凜,死死堵住自己的兩個耳朵孔。

“肅靜!”

震耳欲聾的聲音再次響起,猶如雷池翻滾,不僅僅是上方的奧丁,就連四周蠢蠢欲動的死侍都陷入了短暫的僵直中。

借此機會謝宸直接發動汽車,腳踩油門,碾著死侍的身體一路顛簸沖出了包圍圈。

汽車勇往直前,就像是沖破了一個世界的屏障,諾諾只感覺眼睛一花,周圍的環境已經截然不同。

天空不再是灰蒙蒙的,甚至太陽還沒有完全落山,沒有死侍,沒有獨眼的龍王,周圍只是普通的高架路口。

劫后余生的諾諾癱坐在椅子上,她這才發現身旁的謝宸風衣里面是短袖配大花褲衩,完全是居家擺爛的裝扮。

“師兄,太感謝你了。”

諾諾的感謝發自肺腑,她非常清楚,如果沒有謝宸,她這次絕對就被抓走了。

至于被抓走是被當食物還是小白鼠還是rbq,那就不是諾諾說的算了。

“你要是真想謝我就少為我添點亂……”謝宸翻了個白眼,有氣無力的說道。

諾諾還有些不服氣,“我就是出去開車兜風,誰知道會遇到這種東西。”

這個世界上大概不會有人愿意被一只龍王堵在尼伯龍根門口壁咚。

“師兄,你是從哪里冒出來的?為什么你能進到那里?”

劫后余生的諾諾像個好奇寶寶,心中滿是疑惑。

“我一直住在這里。”說罷,謝宸有些煩躁的抓了抓頭發,“本來以為能放松一段時間的,一個兩個的都不給我省心……”

如果不是謝宸時刻注意著奧丁的動向,諾諾這次必然難逃一劫,這之后會引發什么后果誰也不清楚。

諾諾不說話了,她算是發現了,謝宸對屠龍這檔子事情很不上心,甚至還不如開學暴打新生讓他更有興致。

“其他人會不會也被那家伙盯上?”

“不會。”謝宸思索幾秒,繼續道:“你是最特殊的那個。”

“誒?我?特殊?”諾諾愣了,她實在是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特殊,居然能引來一個龍王級別的覬覦。

諾諾究竟為什么會被奧丁盯上,這件事謝宸也仔細思索過,甚至在實踐課上借著搏斗的機會仔細分析過諾諾的身體。

為此謝宸甚至和家里那兩位討論過多次。

得到的結論也讓謝宸有些難以置信,諾諾的存在就像是神話中圣骸的存在,神靈行走在人間時需要降臨在圣骸上,用圣骸寄存他們的力量。

諾諾的存在意義就是如此。

而且耶夢加得斷言,諾諾與尼德霍格必然有著聯系。

唯一讓她們無法確定的是諾諾這個圣骸的容量并不足以承擔尼德霍格的全部力量,即便是耶夢加得也無法確定諾諾在尼德霍格歸來的路上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這也讓謝宸回憶起了當年楚子航進入奧丁尼伯龍根的場景,貌似當時楚子航父親守望的就是一枚卵?

謝宸覺得自己已經逐漸接近真相了。

謝宸將車子一路開回自家別墅,講道理,如果不是謝宸和門衛足夠熟悉,這輛破車都未必能進入別墅區的大門。

謝宸將車鑰匙拋給諾諾,“到了,下車。”

“師兄,你這房子不錯啊。”諾諾上下打量一通忍不住贊嘆道。

“師兄你帶我來這里,不會是要金屋藏嬌吧?”

謝宸看向諾諾,遞給了她一個‘你想太多了’的眼神。

龍族:制霸卡塞爾的我想要篡位 https://hcdcn.com/Read/10141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