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292:諾諾:一夜!你知道我這一夜是怎么過的嗎!? 回到首頁

292:諾諾:一夜!你知道我這一夜是怎么過的嗎!?
龍族:制霸卡塞爾的我想要篡位292:諾諾:一夜!你知道我這一夜是怎么過的嗎!?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龍族:制霸卡塞爾的我想要篡位

“你……你是!”

諾諾看著面前氣質柔和面容絕美的女孩,嘴里那個名字久久沒能說出口。

雖然樣貌幾乎沒有差別,但這前后氣質的變化太大,讓諾諾有些難以相信。

她是認識夏彌的,二人曾經在自由一日時共同聯手組成了反抗暴君謝宸小分隊,是一起扛過槍的姐妹。

雖然交集不多,但諾諾依然記得,夏彌是那種活潑且唯恐天下不亂的那種性格,和自己類似。

而面前這位……

就算是已經有一對雙胞胎了諾諾也不會感到意外。

她仿佛在這個女孩身上看到了母性的光輝,這種感覺只有在見到自家種馬父親第十三房姨太身上見到過。

“你好。”

耶夢加得輕輕點頭,她心里也有些納悶。

一會不見自家男人又從外面領回來一個。

要說是狐貍精,看諾諾這幅模樣和謝宸的態度也不是很像。

耶夢加得一度懷疑自家男人有什么喜歡從外面撿東西回來的奇怪癖好,聽說人類中就有喜歡撿流浪狗流浪貓領回家飼養的。

謝宸這種應該也是類似,只是物種范圍放寬了許多。

“夏彌,你不認識我了?”諾諾驚愕問道。

她不覺得自己是那種一轉眼會泯然眾人的類型,正相反,從小到大她大多數的時候都是人群的中心。

“你認錯人了,我并非是夏彌,我是耶夢加得。”

“你是夏彌的姐姐?”

雖然沒聽說夏彌有雙胞胎姐妹,但見耶夢加得擁有和夏彌一模一樣的容貌,氣質又如此成熟,諾諾自動將耶夢加得腦補定位成了夏彌的姐姐。

“我回來了。”謝宸推開門,剛剛他將車子停到了自家地下車庫中。

不然換做其他人看到車子的慘狀,很難保證不會報警。

“在這站著干什么?”謝宸走到耶夢加得身旁,輕輕挽住被連衣裙包裹的纖腰,對諾諾道:“介紹一下,這是我老婆,耶夢加得。”

接著又對耶夢加得道:“這是我學妹,陳墨瞳,平時我們都叫她諾諾。”

諾諾?耶夢加得想起了曾經謝宸與她討教過的事情,這個諾諾的身份貌似不簡單。

耶夢加得的眸子微微泛起淡金色光芒,微不可察的將諾諾身體掃視一圈,不著聲色的收回了目光。

諾諾只覺得剛剛某一瞬間自己像是被扒光了衣服后用束腹帶綁在手術臺上一動不動接受全方位的掃描。

那種感覺很不舒服,但只是存在了很短的時間后就消失無蹤。

想起謝宸剛剛說過的話,諾諾驚訝問道:“老婆?那夏彌呢?”

她的腦子里不知怎么,蹦出來一個難以置信的想法。

“夏彌!出來見見見你的朋友!”

謝宸抬頭高聲呼喊,半天卻沒見有回應的聲音。

“小丫頭又跑那里去了?”

“她之前不是搓壞了你的襯衫么,這時候應該在‘彌補錯誤’。”耶夢加得捂嘴輕笑道。

謝宸有些無語,心中為那件死了也不安生的可憐襯衫默哀。

“就這樣吧,你這段時間就住在這里,哪都不許去。”

放眼望去,整個v市如今最安全的地方就是謝宸家里了。

諾諾瞪大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謝宸:“師兄,你這是非法拘禁,而且還是拘禁我這種漂亮的小姑娘,會被制裁的。”

謝宸揉著下巴:“確實,法律好像不允許我這么做。”

他壞笑著看向諾諾,繼續道:“但法lv貌似管不到我,而且你好像也并不是華國人。”

諾諾憋紅了臉,謝宸說的沒錯,她是法籍華人,陳家最開始是華國的家族,但在早年就因為戰亂等多種原因遷到了法國。

這也是諾諾小學之后就被送到法國讀書的原因。

見諾諾仍在猶豫,謝宸掏出了殺手锏:“你如果實在是不愿意,我送你回去找那個獨眼壯漢談談人生?”

諾諾打了個哆嗦,兩只手搖出了幻影:“不了不了,我對那種體型的大漢沒有興趣。”

謝宸滿意的點點頭,他狠清楚諾諾是閑不住的性格,如果不將她嚇住,之后一段時間必然會想方設法溜出去。

諾諾被打發去樓上收拾房間,耶夢加得和謝宸進到廚房準備晚餐。

耶夢加得開口問道:“她遇到奧丁了?”

“嗯,差點被拖進尼伯龍根。”謝宸將手中的一堆土豆扔進鍋中,繼續道:“剛剛你觀察過她了吧?看出什么了么?”

“看出了一點,我們之前猜的沒錯,她可以成為尼德霍格的容器,但還并不完全夠。”

耶夢加得將一疊瓷碗放進水池中,繼續道:“如果將尼德霍格比作一盆水,而這個叫諾諾的女孩只能容納三分之一甚至更少。”

“如果強行塞進她的體內呢?會怎樣?”

“她會壞掉,容器的上限雖然還未固定,但最多不會超過現有容積太多,如果強行塞進容器體內,她會被直接撐壞。”

耶夢加得一邊說著,一邊將從水龍頭中流出的水用特殊方法壓制,塞進手中杯子里。

只見杯子發出咔咔的聲音,然后碎成了幾片。

“喂喂,你說就說,怎么還禍害杯子呢!”謝宸有些心疼的看著已經碎裂的那只杯子。

這是他最喜歡的一套杯子中的其中一個。

“這不是為了讓你更直觀的了解清楚么?”

“哎,算了,繼續說吧。”謝宸嘆了口氣,又問道:“那如果只是將一部分尼德霍格的卵放進諾諾的體內,會發生什么?”

“部分?”耶夢加得有些錯愕,她還真不知道龍王的卵能被分割。

至少她從未這么做過。

耶夢加得搖搖頭:“我也不清楚,或許尼德霍格不會蘇醒,又或許只能蘇醒一部分,這種事我沒有經歷,無法準確判斷。”

樓上,夏彌坐在諾諾房間的床上,看著諾諾忙前忙后的身影。

來這里之前諾諾沒有做任何準備,只能選擇求助夏彌。

“呼……終于弄的差不多了。”諾諾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一屁股坐在夏彌身旁。

“夏彌,你和你的姐姐……”

夏彌滿臉黑線,反駁道:“我沒有姐姐,那不是我的姐姐!”

諾諾只當夏彌是被姐姐搶了男人心里不舒服才會這么說,她在心中稍稍措辭,繼續問道:“你們就這么生活?你沒什么意見?”

作為曾經一起扛過槍的好姐妹,諾諾自然是站在夏彌這一多一點的,雖然她的戰隊并沒有什么卵用。

就和世界上所有好閨蜜一樣,諾諾站在夏彌的角度開始數落謝宸這個男人的不是。

盡管這個男人剛剛還救過她。

“謝宸師兄太花心了,這么做真的有些過分。”

諾諾可以接受自家男人身旁有女人,但接受不了和其他女人一起共享男人。

這是原則問題。

夏彌在心中無奈翻了個白眼,她還能怎么辦?事情到了這一步,她都已經看開了。

畢竟對方本質上和她沒什么區別,夏彌想說謝宸移情別戀都覺得理虧。

況且什么事都做過了,她又不是那種荒唐過后蠻不講理的人。

“你不懂的。”夏彌躺在床上,翹起二郎腿。

寬松睡褲的邊緣隨著夏彌的動作逐漸下滑,露出潔白的皮膚和纖細的小腿。

諾諾看著夏彌潔白接近完美的皮膚和纖嫩上下擺動的腳丫,就連她都忍不住有些許的心動。

諾諾覺得自己真的不會懂這其中的原因。

夜幕降臨,諾諾躺在床上輾轉反側。

倒不是她認床,而是隔壁的聲音屬實已經達到了某種過分的程度。

這一刻她頓悟了,她懂了夏彌,但又沒有完全懂。

她懂了謝宸為什么能擁有夏彌和耶夢加得兩個完美的女孩,但她不懂的是……

為什么夏彌可以喊的這么夸張。

雖然夏彌的聲音很動聽沒錯,但就算是世界上最悅耳的鋼琴曲聽多了后也會感覺厭煩,甚至會開始逐漸神志不清。

而夏彌完全沒有收斂的聲音讓即使穿透墻壁也會讓諾諾覺得有人在掀開她的頭蓋骨向她腦子里播放18+影片。

可以說夏彌沒有把諾諾當外人,謝宸也沒有。

這還不是最要命的。

諾諾在迷迷糊糊中下意識用出了她的看家本領————側寫。

然后……然后就沒然后了。

諾諾兩條長腿緊緊夾住被子,在床上扭成一條響尾蛇。

側寫是能通過蛛絲馬跡從而使人逐漸帶入環境從而身臨其境還原原本場景的一項技能。

開局幾個畫面,剩下全靠腦補,而后一發不可收拾。

在似夢非夢中,只一個晚上的發展,在諾諾的腦子里已經不是簡單的電影畫面,而是一套連續劇,她和謝宸的孩子都會走路上幼兒園了。

“見鬼!”

不知過了多久,諾諾猛地坐起身,她的后背滿是汗水。

床單已經濕透了,像是被水潑過。

她透過窗簾的縫隙,隱約看到外面已經在東方露出半邊的太陽。

天亮了,來到謝宸別墅的第一夜,諾諾徹夜未眠。

其中的種種復雜感覺只有諾諾自己清楚。

躺在潮乎乎的床上,諾諾也無心睡眠了,她拖著疲憊的身體下床,鉆進洗手間,任由冰涼的水澆在頭上,逐漸澆滅上升的溫度和心中的火焰。

披上浴袍,諾諾走出房間,她現在急需要一杯冰水。

剛走出房間,她便與打著哈欠揉著腰的謝宸對視了。

諾諾將浴袍領口緊了緊,臉頰微不可察的泛紅。

她有些意外。

按理說謝宸忙碌了一個夜晚,這時候不是應該正摟著夏彌睡大覺么?

“哦?起的這么早?”謝宸也有些驚訝,幸好他出來的時候穿好了衣服,不然此時就尷尬了。

“昨晚睡得好么?”

謝宸察覺到自己在說出這句話之后,諾諾的呼吸略微的加重了許多。

“睡得很好,多謝謝宸師兄關心。”諾諾深吸一口氣,強顏歡笑。

只是那笑容要多假就有多假,但謝宸當然不會蠢到直接拆穿。

“我要出去一趟,你呆在這里,不要出去。”謝宸囑咐道。

“對了,如果你會做飯,記得去樓下熱幾杯牛奶還有吐司和煎蛋……”

諾諾再次深呼吸,小拳頭攥的死死的。

她氣的咪咪都在痛。

諾諾十分懷疑謝宸說的保護她的話都是假的,這位不靠譜的師兄只是想抓她回來當保姆。

而且諾諾找到了十足的證據。

如果謝宸離開,這個別墅里就只剩下諾諾自己,以及兩個筋疲力盡還在睡覺的軟妹子。

如果奧丁真的來了,躲在別墅里,誰能保護她?

夏彌和耶夢加得?諾諾覺得自己保護那兩個妹子還差不多,那兩個妹子如今的狀態恐怕連握個槍都費勁。

可雖是心中憤懣,諾諾還是乖巧的點了點頭。

她知道以這位師兄的尿性程度,真的拒絕了他大概率不會有好果子吃。

謝宸心滿意足的離開了,他覺得自己帶回來諾諾真的是一個非常明智的決定。

駕車離開別墅區,謝宸披著黎明的光輝,一路向著v市郊區駛去。

路上幾乎沒有車子,謝宸將油門踩到底,幾乎在十多分鐘后就已經見不到道路兩旁的建筑了。

倏然,謝宸的身體毫無征兆猛地向后仰躺。

在一旁的樹干上,一道銀色的光輝微不可察的一閃而逝。

車子速度不減,可就在下一刻,驚悚的事情發生了。

像是有什么東西劃過了車子,車頂的整塊鐵皮被生生掀起割裂,斷口處整齊圓滑,像是被快刀切開的果凍平面。

車頂飛過頭頂,落在路上發出巨大的墜落轟鳴,鐵皮在路面上劃出令人牙酸的刺耳聲音。

一切發生的太快,如果不是謝宸反應及時,他的腦袋將會和車子一樣,被直接開瓢剃禿。

謝宸在路邊停靠,在他目光所及之處,一道人影背對陽光緩步向他走來。

在逐漸接近的過程中,謝宸看清了對方的面容。

并不是很英俊,卻稱得上清秀,沐浴在朝陽下的眉目是高貴的。

但這不足以讓謝宸產生深刻的印象,但讓謝宸在意的是對方那對別致的眸子。

那是透明卻帶著復雜精致花紋的碧色眸子,不知是否是朝陽的眷顧,讓他眸中的碧色中帶上了一抹淡金。

謝宸覺得這個男人上輩子絕對是一只波斯貓。

還是純種的。

龍族:制霸卡塞爾的我想要篡位 https://hcdcn.com/Read/10141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