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293:海洋與水之王?玩具罷了! 回到首頁

293:海洋與水之王?玩具罷了!
龍族:制霸卡塞爾的我想要篡位293:海洋與水之王?玩具罷了!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不錯,居然能躲開我的一擊,看來你并非是一無是處。”

男人開口,態度高高在上,宛若神靈審視凡人。

從始至終他都沒有正視過謝宸。

“喂,你有點過分誒,那可是我最喜歡的車,限量款的!”謝宸看著被迫進化成敞篷跑車的車子,臉上滿是肉痛的神色。

謝宸這種態度讓本就瞧不上他的普尼頓眼中更是充滿了鄙夷。

他不理解耶夢加得為什么會看上這種一無是處的人類,這簡直是玷污了所有初代種的尊嚴。

此行他的目的也很簡單,將謝宸擄走,持著謝宸威脅耶夢加得就范。

就算不能讓耶夢加得放棄抵抗,也要讓對方投鼠忌器。

這招雖然很卑鄙,但同為初代種,普尼頓并不覺得互相算計是什么丟人的事情。

倒是耶夢加得,愛上一個卑劣的人類,哪怕是一個混血種,這也是另所有龍族王爵無法接受的事情。

耶夢加得作繭自縛,也怪不得他心狠手黑!

至于如何制服謝宸,普尼頓從來就未曾在意過這種事。

區區一個人類而已!

只要他親自出手,還不是手到擒來!

只能說剛剛蘇醒的普尼頓失去了對這個世界原有的敬畏,這一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

一個生物哪怕再強大,若是秉承自己天下無敵的自傲想法,離他翻車的那一刻就不遠了。

比如現在。

普尼頓笑著,眸中的金色光芒逐漸占據主體,將正片碧色完全覆蓋。

此刻太陽已經完全西去,落去地平面之下。

待到太陽的金色光暈完全消失那一刻,來自普尼頓眸中的金色光暈徹底蘇醒了。

宛若兇獸出籠,惡鬼蘇醒,這一刻的普尼頓宛若世界的中心。

周遭的一切在這股強大的氣勢面前紛紛折服,道路旁的樹林中寂靜無聲,蟲鳴停止了,動物穿的動作停止了,他們匍匐在地,將頭顱緊緊靠近地面,向著中心的王者頂禮膜拜。

普尼頓將自身的氣勢肆無忌憚的完全激發,當下的勢力分布錯雜,他要以最快的速度解決戰斗!

“螻蟻,見到本王,為何不拜?”普尼頓金色的眸子凝視著仍舊站在原地的謝宸,仿佛只要謝宸跪下他就能高過耶夢加得一頭似的。

雖然現在并非是自己的全盛狀態,但對付一個人類,不過探囊取物!

在他看來,這個卑劣的人類已經是強弩之末了。

沙石飛濺,普尼頓的身影已經消失在原地,在半空中拉過一串殘影。

不愧是海洋與水之王中掌握著力的雙生子,僅僅憑借肉身力量,普尼頓就足夠強壓龍骨狀態的源稚生一籌。

普尼頓揮出的重拳劃出音爆直取謝宸的肩膀。

他沒有直接對謝宸的要害部位出手,普尼頓只為擰斷謝宸的四肢,他需要一個活著的人質。

二人錯身而過,普尼頓的眸子猛地睜大,他自信滿滿的一擊落空了。

謝宸恰到好處的將手抬起,當著普尼頓的面抓了抓腦袋。

一切都顯得那樣的水到渠成,仿佛謝宸從未刻意去躲閃普尼頓的攻擊,而是幸運女神的眷顧讓他避開了這一擊。

普尼頓當然不會相信什么幸運女神,他自遠古時期就活躍在這個世界上,那時候的他們也被稱為神明。

他只當謝宸是運氣好,但他不相信謝宸會一直這樣運氣好下去。

普尼頓左手變拳為爪,向身后猛地橫掃。

他的動作之快仿佛要將正片空間都撕碎,出招勢大力沉,難以想象如果正面被抓到會是什么后果。

但讓普尼頓沒有料到的是,謝宸猛地下蹲,再次避開了他這一擊。

“哎呀,鞋帶開了……”謝宸系好鞋帶后快速起身,向前蹦了幾下,“嗯,系好了,這下就不用擔心會被絆倒了。”

而就是謝宸向前蹦出這一段距離,剛好讓他再次躲過了普尼頓的一擊腿鞭。

這次就是普尼頓神經再怎么大條也意識到了這其中的貓膩。

一次兩次還可以用幸運解釋,始終差之毫厘躲閃過去呢?幸運女神是你親媽?

普尼頓牟光逐漸凝重,被鱗甲包裹的皮膚一起一落,渾身的肌肉在此刻被他充分的調動起來。

普尼頓兩條小腿反生物設計翻折向后,跟腱中生出銳利的爪子,每根利爪緊緊抓住地面。灰色的骨刺穿破肌膚,在肘部形成彎折的利刃,肋骨從肋下根根生出,于周身形成堅不可摧的骨甲。

這一次他沒有留手,龍族的體征幾乎覆蓋全身,這是他完全體下最強的狀態。

謝宸回過頭,被普尼頓夸張的容貌嚇了一跳:“我去,波斯貓變成異形了!”

講道理,夏彌變化之后就已經算是怪物級別的了,但和普尼頓相比,夏彌還算是清秀的。

至少夏彌變身之后基本保留了人類的體征,俏臉還是那么漂亮,該細的地方細,該緊的地方變得更緊。

不要誤會,我說的是皮膚緊致。

而普尼頓,謝宸在心中已經盡量放寬了標準,但依舊找不到一絲符合他審美的地方。

如果硬要說優點,此刻的普尼頓完全符合一個戰士的身份,身上每一個部位都足以化作殺人利器。

這是一個完全符合暴力美學的生物。

是的,現在的普尼頓已經完全拋棄了人類的狀態,只能成為為生物。

普尼頓的身影融入夜色,在風中劃過一絲不可察覺的弧線。

他沒有理會謝宸的口嗨,只要讓謝宸落在他手中,普尼頓有無數種方法能讓謝宸后悔活在這個世上。

比起前一刻的剛猛,如今的普尼頓宛若黑夜中的刺客,陰狠毒辣,一擊致命。

銳利的骨刺在鄰近謝宸的那一刻驟然加速,在夜晚的環境中顯露真容,尖端寒芒直逼謝宸胸口!

有了!

這一次,普尼頓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手肘骨刺劃開血肉的觸感。

傷口很深,他甚至開始擔心謝宸會不會在這一招下被一擊斃命。

死去的謝宸在他的眼中一文不值。

可下一瞬,他就知道自己的擔心是多余的了。

普尼頓錯愕的看著面前這一幕,甚至忘記了下一步的動作。

謝宸不知道從哪里掏出來一個假人模型抱在懷中,模型的中央被劃出一條極深的口子,剛剛普尼頓的一擊就劃在了這個假人身上。

放在人類的身上這種傷勢足以一擊斃命。但很可惜,在假人身上行不通。

抱著假人的謝宸自然屁事沒有,他依舊活蹦亂跳的,一只手勒著假人的脖子,另一只手放在額前擦了擦根本就不存在的汗水。

“呼,好險好險,差點就沒命了呢……”

那種劫后余生的表情,要多假有多假。

這一刻,就是普尼頓反應再怎么遲鈍也明白了,他被面前這個人類耍了。

像是一條敗犬一樣被玩弄于股掌之間!

普尼頓心中的憤怒如同積蓄了無數歲月的火山驟然噴發,怒火在這一刻占據了他大腦的高地。

剛剛他有多蔑視謝宸,這一刻他就有多像小丑。

“波斯貓不會生氣了吧?別生氣,我有好東西。”謝宸從懷中掏了掏,然后掏出了一個拳頭大小的貓薄荷球。

鬼知道他穿著一件單薄的襯衫是怎么掏出一個這么大東西的。

謝宸將貓薄荷球輕輕的拋向普尼頓,正是這個輕佻的動作讓普尼頓對他的忍耐到了極限。

雷光閃動,貓薄荷球在半空中被打成了齏粉。

普尼頓金燦燦的眼睛死死盯著謝宸,如果目光能造成傷害,恐怕此刻的謝宸已經被大卸八塊了。

普尼頓腦子里哪還有什么挾持謝宸去威脅耶夢加得的計劃,這一刻他只想將這個膽敢戲弄他的人類挫骨揚灰,最好連靈魂也徹底撕碎!

只見普尼頓周身灰白色的鱗片宛若呼吸般一起一伏,下一刻,他的體型接近膨脹一倍,在怪物的路上更上一層樓。

他的身體在發生不可逆的龍化,一旦這個過程完成,他將無法恢復人類的狀態,而是永遠維持初代種龐大的身軀,直到下一次繭化輪回。

龍化需要漫長的時間和體力,很顯然,無論是如今的位置還是時機,完全龍化都不是最好的選擇。

但已經被怒火沖昏腦袋的普尼頓哪里還管三七二十一,他今天不將謝宸徹底撕碎,哪怕是今后的時間里所向披靡戰無不勝,心中也會永遠記得這份恥辱。

這份恥辱,唯有用罪人的血與骨徹底沖刷!

普尼頓眸中金光大盛,宏偉高昂的龍文自他口中吟唱,宛若圣徒的禱告,天使的悲歌。

言靈,此刻普尼頓終于開始使用言靈,他已經將謝宸視作必須殺掉的對手,這一刻他不再有所顧忌。

謝宸感覺自己渾身的血管仿佛在被無數的小手扯動,血液在他的血管中加速流動,飛快的沖刷著血管壁,下一刻仿佛就要破體而出!

這才是海洋與水之王最變態的能力,無論是什么生物,身體內的血液都是液體。

而海洋與水之王,最擅長的就是操控液體!

謝宸強行壓抑住洶涌的血液,他的心臟在加速跳動,發出擂鼓般的聲響。

如果不是謝宸足夠強大,他已經被抽干血液成為干尸了。

這只是普尼頓的第一波攻勢。

雷電在普尼頓的周身凝結成球,在夜空之下閃耀著紫色的光芒。

雷球的邊緣偶爾溢出深紫色的電光,所及之處一片焦黑。

言靈·因陀羅

此刻這種極強破壞力的言靈被普尼頓毫不顧忌的使用出,為的就是要將謝宸徹底摧毀!

電光閃爍之間,雷球已經來到了謝宸面前,速度快到無以復加。

謝宸耀眼的雷光中一分為二,在原地留下一道身影,另一道身影化作一道黃煙,消失不見。

雷球接觸到謝宸的身體后驟然爆炸,不亞于一艘裝滿原油的游輪爆炸時的恐怖威能瞬間將一切夷為平地。

中央的道路沙石樹木都被碾成齏粉,周遭樹木像被臺風掃過一樣向四周倒下。

爆炸的中心留下了一道深坑,地上已經滿是焦土,周圍的一切都化作漆黑一片,高溫和雷光肆虐了這里。

這是普尼頓含恨的一擊,動用了當前能動用的所有力量。

在深坑的中央,已經看不見了謝宸的身影,仿佛在剛剛的一瞬間謝宸已經灰飛煙滅了。

但饒是如此,普尼頓的龍化依舊沒有停止,他的身影以一個緩慢的速度不斷膨脹。

這是強行龍化的代價。

正常的龍化需要尋找一個地方安靜的繭化,等待自己徹底成長。

而當前普尼頓的龍化過于倉促,這導致他龍化的時間被大大延長,且龍化后他會虛弱很長時間。

而且這個過程也不似繭化時的沉睡那樣輕松,強行龍化的過程是很痛苦的。

普尼頓眼中閃過痛苦且狠厲的神色,他很清楚自己付出的代價,但他卻不后悔這么做。

那個侮辱了他的人類必死無疑!

現在普尼頓就盼望耶夢加得會循著氣息找過來,那樣他就可以借此機會一并將對方吞噬!

普尼頓不知道,他心心念念的耶夢加得在察覺到他完全釋放的氣息后從床上坐了起來,當看到身旁男人已經消失之后,她又重新趴回床上回到了夢鄉中。

全程根本沒放在心上。

“不錯不錯,這個破壞力。真的很驚人。”

普尼頓錯愕的看向一旁,在叢林中,謝宸鼓著掌走了出來,沒有一點受傷的跡象。

就連他襯衫的衣角也沒有染黑。

謝宸看著普尼頓仍在不斷膨脹的身體嘖嘖稱奇:“你要一直這么變大么?”

他是見過自家便宜大舅哥的,幾十米高的龐大身軀,以普尼頓現在這個速度,沒幾天時間長不到位。

“不如我幫你一把。”謝宸壞笑著從懷中掏出一個大喇叭,對準仍舊錯愕的普尼頓。

不知為何,普尼頓突然生出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肅靜!”

謝宸的聲音被喇叭擴大了數倍,震耳欲聾鋪天蓋地的籠罩了普尼頓。

只見普尼頓龍化的過程奇跡般的停止一瞬,像是被解開了口的氣球,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萎了。

普尼頓瞳孔大震,眸光一陣紊亂,他只覺得渾身都在傳出劇痛,胸口仿佛有火焰在灼燒。

“哇!”

一口灼熱的龍血噴出,燒的地面滋滋作響。

龍族:制霸卡塞爾的我想要篡位 https://hcdcn.com/Read/10141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