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294:正面搏斗?蓄意轟拳! 回到首頁

294:正面搏斗?蓄意轟拳!
龍族:制霸卡塞爾的我想要篡位294:正面搏斗?蓄意轟拳!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嗬嗬……”

普尼頓的口中發出困獸的嘶吼,如墨般黏稠的血液像是不要錢一樣從口中溢出。

看得出被謝宸強行打斷了龍化的過程讓他很不好過。

此刻的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虛弱和危機中,可他仍然不愿向面前這個人類低下頭顱。

此刻的普尼頓依舊保持著半龍化的狀態,比謝宸高出半身,低著頭傲慢的俯視謝宸。

傲慢讓他付出了應有的代價,或許從一開始他就重視謝宸,下場不會這么慘。

可現在一切都已經晚了。

不,還不算晚……

普尼頓心中已經有了計量。

“叩首拜服,或許你還有活下去的機會。”

謝宸從來不會對襲擊自己的人手下留情,這些年和自己殊死搏斗還活下來的也只有夏彌一人。

但夏彌也相應的付出了更大的代價。

當年夏彌用手刀捅了他一晚上,所以現在每天晚上夏彌都會被謝宸捅。

時限大概是一輩子。

而面前的普尼頓,謝宸也沒打算放過,雖然他和這位的妹妹還算是表面父女。

但這和普尼頓并沒有卵關系,就算他叫謝宸一聲爸爸,謝宸也不愿意收這種渾身肌肉塊子的過齡兒子。

正當謝宸考慮著如何處理普尼頓的時候,變故再次發生了。

普尼頓的呼吸越發加重,渾身上下發出滋滋的響聲,灼熱的白氣從他的周身鱗片噴出。

這是高溫灼燒水分形成的水蒸氣,這一刻的普尼頓以身體為熔爐,體內不知進行著何等恐怖的反應。

隨著蒸汽越發濃郁,距離很近的謝宸已經看不清普尼頓的樣貌,只能聽到對方越來越強勁的心跳聲。

不知是不是錯覺,謝宸還聽到了水流沖刷的聲音,那似乎是普尼頓體內的龍血在高速流動。

謝宸沒有選擇阻止,而是向后越出幾步,順便將自己的車子推后了百米。

咚咚咚……

強有力的心跳聲由慢變快,仿佛掌控著正片空間的韻律,就連周遭的樹葉也在隨著心跳的聲音逐漸顫動。

高溫蒸汽散去,顯露出了普尼頓此刻的真容。

如今他仍舊是那副半龍化模樣————不,應該是比起剛剛更加明顯的瘦削了,像是一塊臘肉被風干前后的對比差距。

可圍繞在他周身的氣勢卻是肉眼可見的增強了。

尤其是他那雙金光燦燦的眸子,其中仿佛有火焰在燃燒,火光搖曳之間象征著普尼頓生命的倒計時。

沒錯,謝宸只一眼就看出了普尼頓此刻生命狀態的本質。

他已經徹底凝聚了自己的本源,甚至已經豁出了生命,達到當前能做到的最強狀態。

高傲的他不愿意在謝宸面前卑躬屈膝換取生命,更不愿意憋屈的死去。

他要和謝宸魚死網破!

謝宸摸了摸帶著胡茬的下巴,他想起了耶夢加得曾經與他說過有關普尼頓的弱點。

過于傲慢,普尼頓甚至瞧不上同為初代種的其他兄弟姐妹,尤其是性格懦弱的康斯坦丁和實力孱弱的耶夢加得。

甚至當面說出過羞于與他們為伍的話,也因此和諾頓有過多次的沖突。

這也讓謝宸回想起了來自諾頓大師親自打造的那套煉金刀具。

七宗罪。

對應著除了康斯坦丁之外其他七位龍王的特性,象征著對其他七位龍王的審判。

傲慢,對應著面前的普尼頓。

因為傲慢,普尼頓甚至即將付出生命的代價。

只能說同為傲慢的代表,普尼頓比起某個正午時分拎著大斧頭無敵的男人差得遠了。

而他的妹妹尤彌爾象征著妒忌,對于家庭有著無法壓抑的渴望,當然,那種渴望有些扭曲。

據說尤彌爾曾經為了將某些‘家人’留在身旁,將對方變成了死侍,永遠留在了格陵蘭的尼伯龍根中。

謝宸覺得尤彌爾,也就是雪,應該去找一個叫做范迪塞爾的家伙,那家伙據說為了家人可以無所不能。

當然,上述都是耶夢加得對謝宸的講述,具體情況謝宸不甚了解。

至少雪呆在謝宸家里的時候挺老實的,和一個普通小女孩沒什么區別。

并沒有像耶夢加得所說那樣生出過把謝宸或者繪梨衣發展成死侍的想法。

但有關于她的兄長,這位可真的是傲慢的徹底。

謝宸決定回應對方的這份傲慢,不再動用那些稀奇古怪的能力。

他要堂堂正正的和面前這家伙打一場。

“不打算逃跑,而是想我走來么?”普尼頓將嘴咧到耳根,譏諷的笑了起來。

謝宸的行為正和他意,若是謝宸剛剛真的不管不顧轉頭就跑,他還真的沒什么辦法。

普尼頓的周遭纏繞著宛若細蛇般的雷電,這些雷電時不時的纏繞在一處,發出噼里啪啦的響聲,激起一片火花。

雷霆,本就是海洋與水之王的權柄之一,奧丁只不過是盜用罷了。

謝宸從懷中不急不慢的掏出一副手套,或者稱之為指虎拳套更為合適。

當謝宸戴上一只手套的時候,普尼頓的身影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

毫無征兆,這個怪物的行動狀態和剛剛完全不同。

此刻的普尼頓完全舍棄的大開大合的行動手段,放棄了絕對的力量,將身體里的能量壓縮到極致,每一次行動都沒有任何多余的動作。

此刻的他每一次的揮拳突進角度都像是經過了計算機嚴密的計算,沒有多消耗任何一點能量,堪稱完美。

所以謝宸正面硬吃了普尼頓第一拳。

僅僅只是拳風就足以撕裂謝宸胸前的襯衫扣子,無法想象被這一拳結實打中會是什么后果。

但謝宸結結實實的用胸口承接了普尼頓這一拳。

謝宸倒飛出去,須臾之間已經橫向砸斷了數十株路邊的樹木,周遭的一切宛若被龍卷風肆虐過,一片凌亂破敗。

而這并不是結束。

謝宸依舊在倒飛的過程中,普尼頓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身后。

腿鞭橫掃,帶著銳利骨刺的一記腿鞭狠狠甩出,謝宸仿佛不曾有過防備,又或是防備不及,再次被一腳踢中。

一套行云流水般的連擊將謝宸打的飛起,始終不曾落地,身體宛若排球般在半空中被來回撕扯。

直至最后一擊,普尼頓將謝宸踢上天空,自己則是重重一腳踏在地面上。

隨著周遭大地如同被隕石撞擊般龜裂深陷,普尼頓的身影出現在了謝宸上方。

一腳!普尼頓的身體翻轉,將力道積蓄到極致,出腳的速度快到連周遭光影都產生了輕微的扭曲。

這是他最強的一腳,要的就是終結謝宸的生命!

無數的蒸汽自普尼頓鱗片的縫隙中噴發而出,為他這恐怖的一腳再次加速加重!

“死!”

伴隨著普尼頓猙獰的怒吼,謝宸的身影快速下降,甚至在半空中拉出了音爆。

轟!

大地震動,就連數公里外的V市內都感覺到了輕微的震顫。

謝宸的身影已經徹底消失了,地面不知下陷了多深,周遭的一切都被這最后一次的撞擊卷成了碎片。

普尼頓降落在地面上,大口的喘息著,貪婪的呼吸他最后能享用的新鮮空氣。

剛剛的一系列行動幾乎燃盡了他殘軀的生命力,現在的他只是強弩之末。

但他并不后悔,至少他已經將這個敢于玩弄他的卑賤人類碎尸萬段了,至于耶夢加得和后面的事情……只能交給自己的妹妹了。

他在進入這個舍命狀態的時候就已經下定了決心,殺掉這個人類之后立刻找到自己妹妹,讓她徹底吞噬自己。

龍王都是雙生子,只有其中一位吞噬了對方,他們才是完整的。

只有那時,他們才不會畏懼任何來犯的敵人!

疲憊逐漸涌上心頭,普尼頓知道自己不能繼續拖下去了。

“喂,你去哪里?”

這道聲音的出現讓普尼頓鱗片頓豎,面上再也繃不住了,露出見了鬼了的表情。

是那個人類的聲音?怎么可能?我應該已經將他徹底撕碎了才對!

之間地面宛若海浪般顫動,層層翻滾間露出下方的真容。

謝宸仰躺在一座石質的椅子上,此刻的他面容恐怖,竟是已經甚過了面前的普尼頓。

謝宸半邊面龐被傷口覆蓋,血肉模糊之間甚至能看得出森白的頭骨。

他的另外半張臉被青黑色的鱗片覆蓋,身上的衣服已經在高溫和摩擦中徹底撕碎,露出的皮膚也全都被堅硬的外骨骼和反光的鱗片包裹住。

剛剛被普尼頓正面打擊的部位都在猙獰的扭曲著,尤其是謝宸的左腿和右臂,都在撞擊中呈現超過九十度的扭曲。

這也是謝宸仰做而非站立的原因。

三度暴血加大地與山之王權柄對自身皮膚防御的加持,謝宸正面硬吃了來自普尼頓的全力連擊。

比起普尼頓這個初代種,謝宸才是不折不扣的怪物。

普尼頓目瞪口呆的看著面前的景象,他甚至產生了一種懷疑————究竟自己是龍王還是面前這家伙是龍王?

他不知道的是,曾經有一位龍王也發出過同樣懷疑人生的發言,那時候的謝宸恢復能力還不似現在這樣恐怖。

不,稱之為變態也不為過。

只見謝宸幾乎被磨平的半邊臉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抽筋生肉。

宛若春天的柳樹抽出嫩綠的枝丫,謝宸的血肉在以夸張的速度愈合,幾乎十多秒的時間就生出了粉色的新生肌膚。

隨著謝宸大手一陣揉搓,新生的肌膚重新變成了古銅色,和過去沒有兩樣。

同樣,謝宸的手腳也在以極快的速度自動扭轉愈合,這一刻,有源源不斷的生命力自謝宸胸口涌出,充斥著他的四肢百骸。

普尼頓已經忘記了逃走,他呆呆的看著這一幕,這足以擊碎他生存數千年世界觀的一幕。

這一刻,普尼頓知道,他和他的妹妹都錯了,這個家伙確實不是龍族,但他是怪物!

他已經不知道自己能說什么了,就連創造他們的尼德霍格也未曾擁有這等恐怖的恢復能力。

如果尼德霍格擁有這種恢復能力,當初龍王叛亂也不會成功,老龍王一邊打一邊恢復,然后一巴掌一個把這些亂臣賊子全都拍死,世界就全都安靜了。

“你不是人類!”普尼頓瞪大眼睛,長了張嘴,只能說出一句話。

謝宸挑了挑眉。

這王八犢子,罵誰不是人呢?你才不是人!你全家都不是人!

他試了試自己恢復的手腳,和之前沒有區別,運轉自如。

事實上如果不是為了生出血肉耗費了過多的生命力,謝宸恢復的時間會更短暫。

但即便是這樣就足夠驚世駭俗了,從普尼頓的臉上表情就能看出來。

“我要感謝你,一套拳腳幫我做了一套全身按摩。”

面前土地自動翻轉,形成一條臺階,將謝宸和普尼頓連接。

謝宸緩緩沿著臺階走下,揉了揉勃頸:“最近連著下雨,感覺骨頭都酸了。”

他突然笑了,居高臨下看著普尼頓,輕聲問道:“我就一個問題,在來找我之前,你留下自己的繭了么?”

不等普尼頓回答,謝宸向前遞出了自己的第一拳。

好久不曾享受過這種拳拳到肉的打擊感了,謝宸頗為懷念。

在他的身邊沒有一個抗揍的,夏彌是自家媳婦打不得,其他人就更別說。

就連最肉的路明非在謝宸面前幾拳后也要趴著裝死哼哼唧唧的,謝宸也只能一邊收著力一邊小心翼翼的揍路明非。

但面前的這位可不一樣,就算是不完全體的龍王,甚至處于瀕死狀態,普尼頓依舊擁有強大的肉體力量和防御能力。

雖然這位龍王心態已經先一步崩了,但這并不耽誤他是一個好沙包。

讓謝宸可以放心用全力的出拳。

只可惜他的身后沒有白金之星,沒人幫他歐拉配音。

謝宸的進攻只進行了幾分鐘,但你在這期間已經有數百拳擊打在了普尼頓身上。

不愧是龍王,被如此重擊卻依舊保持氣若游絲的狀態,不曾死去。

只能說這一戰是謝宸占足了便宜,如果換作是完全龍化狀態的普尼頓,就像謝宸大舅哥那種體型,就算謝宸能贏最后也不會太輕松。

而且謝宸也未必真能留下那種狀態的普尼頓。

只能說普尼頓太傲慢了,讓他產生了一種謝宸不過土雞瓦狗,自己隨意出手就可以手到擒來的錯覺。

“接下來,是最后一擊了。”謝宸的手收于肋下,又金色的光焰在他的體表涌動。

一只金色的龍頭包裹在謝宸的拳頭表面,沖著普尼頓的殘軀張牙舞爪。

“你還有說遺言的機會。”

這一拳包含著剛剛普尼頓對謝宸造成的傷害積蓄,此刻一股腦爆發,普尼頓就算是完全體沒辦法正面吃住。

普尼頓選擇沉默,他也確實無話可說。

蓄意轟拳!

龍族:制霸卡塞爾的我想要篡位 https://hcdcn.com/Read/10141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