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296:論橘子和襪子哪個更適合堵住嘴 回到首頁

296:論橘子和襪子哪個更適合堵住嘴
龍族:制霸卡塞爾的我想要篡位296:論橘子和襪子哪個更適合堵住嘴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龍族:制霸卡塞爾的我想要篡位

一道黑影憑空顯現。

宛若一缸清水中突然被滴入一滴墨水,正片空間輕輕的蕩起漣漪。

那人渾身上下都被黑色覆蓋,饒是謝宸也看不清他的面容。

像極了某死神小學生世界的小黑人。

謝宸最討厭那些裝神弄鬼的家伙,值得一提的是這些家伙擁有一個共同特點————神神叨叨,來去無蹤。

而且都喜歡纏著一個人。

比如纏著路明非的小魔鬼,以及纏著謝宸的這個小黑人。

或者稱之為太子也沒有錯,畢竟外界就是這么稱呼他的。

謝宸也不知道對方到底看上了他什么,他可不是路明非那個弱雞,想要饞身子對于太子來說很不明智。

“你剛剛不應該放走他們。”男人開口,聲音有些沙啞。

“你在教我做事啊?”謝宸站起身,拍了拍屁股。

上一次這家伙還哥哥弟弟叫的親熱,可能是察覺到了這種方法不是很可行,這次連裝都懶得裝了。

這也正和謝宸的意,被一個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妖怪夾著嗓子叫哥哥,謝宸大概會直接三叉神經爆炸。

太變態了,只是想想就已經到了無法接受的程度。

“居然有人妄圖和龍族結成友好關系,我是否要說你是在異想天開呢?”男人聲音低沉,言語間帶著點點譏諷的味道。

謝宸直接反唇相譏:“人家至少是光明正大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不像是某人,藏頭露尾,天黑也要蒙著臉上街。”

笑死,當噴子謝宸還沒怕過誰。

男人沉默了,論裝逼耍陰謀,他自信不會弱于謝宸,但論嘴皮子,他是真的玩不過。

這不是他的業務領域范圍。

完全是在自取其辱,所以他選擇終止這個話題。

“想要趁火打劫?今晚是不可能了,除非你有自信能短時間內干掉我。”

謝宸食指輕輕點在太陽穴上,閉上一只眼睛,旋即繼續道:“你大概還有五分鐘的時間,友情提醒,是五分鐘內干掉我然后追上去。”

太子的目標是海洋與水之王,很早他就環伺在四周,如果不是謝宸曾經與他有過接觸真的未必能提前發現。

這也是謝宸今晚突然決定要放過雪的原因之一。

想要將兩個龍骨十字收入囊中,謝宸必然還要和雪廝殺一場。

鷸蚌相爭漁翁得利,謝宸可沒有為其他人徒作嫁衣的習慣。

所以謝宸做出了選擇,放任雪離開,自己則是留在原地攔住藏在暗中的這個家伙。

太子繼續沉默,似乎是在考慮是否要在這時候和謝宸翻臉。

若說對方真的是毫無準備前來,謝宸是一萬個不相信的,但他也沒有蠢到什么準備都沒做。

林間。

雪抱著即將死去的尼普頓快速奔走著。

她要盡快進入海中,海洋是她的地盤,只有進入大海才能保證安全。

林中傳出窸窸窣窣的聲音,像是有野兔在穿行。

三道裹著夜色的身影遠遠的吊在雪的身后,大氣也不敢出一個。

他們是獵人,收雇傭于一位名為太子的用戶,跟蹤襲殺面前的目標。

當然,他們對于目標完全不了解,對于雪是初代種這件事他們根本不知情。

畢竟是個有腦子的人就不會帶這些裝備和人手來找初代種的麻煩。

純粹是活夠了的行為。

當初接這個任務完全是因為報酬豐厚。

雖然獵人市場上流行幾個不成文的規定,其中之一就是不能接受信息來路不明的懸賞。

可架不住雇主的金錢攻勢,光是進賬的定金就比幾次任務要豐厚幾倍。

更不要說后面完成任務的尾款。

他們也不是沒有疑慮,但沒辦法,對方給的太多了。

跟蹤目標的第一時間,當他們看到目標那么小的身體就能抱著一個成年人在林中快速穿梭,他們就確定了目標的不簡單。

但錢已經收了,如果打退堂鼓,等待他們的就是天價的違約金。

或者是獵人市場的無休止追殺。

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其中一人伸出手,眼花繚亂的做了幾個手勢。

知道的明白他是在做手語暗號,不知情的還以為他要結印水龍彈之術。

‘要動手么?’

‘繼續跟著,上面還沒有指示。’

三人繼續在林中穿行,僅僅咬住前方那道嬌小身影。

‘前面就是海岸了,繼續這樣我們可能會跟丟。’

‘我覺得我們應該提前動手。’

‘同意。’

幾人手語商討著計劃,然后不約而同看向身旁的第四道身影。

那道身影同樣也在眼花繚亂的做著各種復雜手勢,然而這些手勢并沒有任何意義。

準確的說,對方就是在瞎jb掰手指頭。

等等?他們哪里來的第四人?

三人同時向后跳開,與那個不知何時出現的第四道身影拉開了距離。

刀尖在夜空下閃爍著寒芒,齊齊對準被圍在中央的那道人影。

只見那人停下了‘結印’的行為,站在原地伸手抓了抓腦袋。

“你們這玩意太難了,下輩子能不能弄個簡單一點的暗號?”

這次他們不需要商討,而是默契的選擇一同出手,目標正是中央那個詭異的家伙!

三方襲殺,沒有死角,他們本就是暗中襲殺的好手,三人共同出手,必定手到擒來!

這里已經臨近海岸,溫暖的海風吹拂在林間,吹散了林間的濃濃血腥味。

謝宸自林間做出,眺望那個即將進入水中的背影。

這是他的分身,一路上為雪保駕護航,現在他的任務完成了,游龍當歸海,進入海中的雪不是無敵的,但肯定是生存能力最強的。

至于剛剛那三名獵人,已經永遠留在了身后那片叢林中。

他們比想象中還要弱雞一些。

雪轉身,站在海岸線旁,對謝宸輕輕點頭致謝,隨后一躍而下,落入身后海水中。

分身謝宸微微一笑,身體化作無數刀芒,在原地留下三個盒子,一半意識回歸謝宸本體。

“猶豫就會敗北,你已經徹底沒有機會了。”謝宸放下手,睜開另一只眼。

“你會后悔的。”

太子撂下一句狠話,漆黑的身影徹底融入夜色,消弭無形。

像極了某些被破壞了計劃的反派boss無能狂怒后臨走前放出的狠話。

其代表意義相當于某只吃素的狼經常說的‘我還會回來的’,聽著有氣勢,實則并沒有卵用。

太子在謝宸心中的b格驟降好幾個檔次。

不過仔細想想,太子今晚似乎真的沒有什么必定拿下海洋與水之王的打算,不然也沒必要只出動三個臭番薯爛鳥蛋去攔截跟蹤。

就連小魔鬼都有自己的班底,謝宸可不相信同樣喜歡裝神弄鬼的太子沒有像樣的手下。

別墅。

三個女孩坐在沙發上,客廳中的電視開著,她們心不在焉的看著電視,時不時的聊上一句。

“謝宸好像又出去一天了。”夏彌握著一個蘋果小口小口啃著,嘴里還不忘了嘟囔道:“總感覺他最近很忙。”

“或許是找到了什么新的樂子吧?”耶夢加得輕笑道,眉宇間沒有絲毫擔心。

謝宸不出去霍霍其他人就不錯了,擔心他?完全沒必要

諾諾坐在沙發上,她穿著繪梨衣的衣服,意外的合身。

倒不是夏彌和耶夢加得吝嗇,主要是她們倆在某些方面確實不夠優秀。

比如說左胸肌,再比如說右胸肌。

諾諾身體不自然的扭了扭,無精打采的盯著電視畫面,電視上播放的是黃色海綿方塊和粉色海星的故事,內容很搞笑,但諾諾卻一點也笑不出來。

諾諾表示————孩子想出去玩。

她是閑不住的性子,讓她老老實實在別墅里靜坐一天無異于讓她通篇默背女德經,是絕對要人命的事情。

只一天,她就開始向往外面自由的天空了。

可惜她出門之前沒有攜帶任何的通訊工具,這也是她的惡習,只要她沒心情,誰也別想找到她。

很顯然,諾諾現在已經嘗到了這個惡習造成的惡果了。

與世隔絕,很不好受。

但下次還敢。

聽到夏彌和耶夢加得的對話,諾諾懶洋洋的抬起頭。

她已經知道了另一個和夏彌除了氣質意外幾乎一模一樣那位女孩的名字,耶夢加得。

很怪的名字,她記得北歐神話中也有一位是叫這么個名字。

塵世巨蟒,耶夢加得,據說是環繞著世界的一條巨蛇,大的可怕。

“耶夢……”諾諾開口,四個字的名字讓她說的有些別扭。

“叫我夢夢就行,或者隨你習慣稱呼。”耶夢加得對名字的態度比較隨意,甚至稱之為佛系為不為過。

“為什么你妹妹叫夏彌,你要叫這個名字?是有什么特殊的寓意么?”諾諾很不解。

為什么叫這個名字?耶夢加得也不清楚,這是她生來就有的名字。

“沒什么特殊的寓意。”夏彌翻了個白眼,抗議道:“還有,我不是她妹妹!”

諾諾直接無視了夏彌的抗議,二人的性格差異擺在這里,誰是姐姐誰是妹妹一目了然。

“你就沒有想過要改名么?”

耶夢加得這個名字太怪了,而且很容易被某些研究龍族古史走火入魔的老家伙盯上。

畢竟很多神話中的神明其實在現實都是有跡可循的,他們無一例外都是龍族王爵,大多數都存活至今。

那群瘋子可是不講道理的。

諾諾以為自己問了一個很普通的問題,哪曾想耶夢加得支支吾吾沒有回答,臉頰還飄起一絲微紅。

“啊對不起,如果我的問題讓你很困擾,你可以直接忽視的,當我沒說過。”

倒是夏彌大大咧咧啃了口蘋果,含糊不清的說明了真相。

“其實也不是沒有想過這件事,但謝宸那家伙拒絕了,說是他要成為草蟒英雄什么的,反正神神叨叨的,我也不懂。”

“而且在和夢夢在一起的晚上時謝宸總喜歡說什么‘蛇妖,助我修行’的話,然后就嗚!嗚嗚嗚……”

夏彌堪稱毫無遮攔的話沒有說完,她的小嘴就被耶夢加得用橘子堵上了。

汁水順著夏彌的嘴角流到她的下巴,然后又順著雪白的天鵝頸流進平原,有一股說不出的澀擎味道。

看到耶夢加得的反應,諾諾理智的選擇的閉嘴。

她可不想被一整個橘子塞進嘴里,尤其是那個橘子還很酸。

夏彌幾乎完美的五官幾乎已經擠到了一起,是被橘子酸的。

三女鬧成一團,就在這時,別墅門開了。

謝宸回來了,手里還拎著一堆吃的,都是順路去市區買的。

“吃飯了嗎……嗯?夏彌你怎么了?”

“嗚嗚嗚嗚……”夏彌眼角含淚,像是找到了主心骨,飛撲到謝宸身旁,伸手環住謝宸的腰。

她想要開口控訴,卻再次被酸澀的橘子汁麻痹了舌頭,只能嗚嗚嗚出聲。

“是橘子么?”謝宸發現了夏彌的異樣。

夏彌猛地點頭,然后伸手指了指沙發上了耶夢加得。

后者滿臉無辜,沖著謝宸魅惑的眨了眨眼睛。

“太過分了!”謝宸厲聲道。

諾諾被嚇了一跳,身體不由自主打了個哆嗦,她以為謝宸真的因為她們對夏彌的所作所為生氣了。

夏彌猛地點頭,伸手試圖將橘子摳出來,卻被酸的繼續泛淚花。

“這是浪費食物啊!你們為什么不用衣服?就是用夏彌的襪子不也行么?”

諾諾————》

誒?

倒是耶夢加得只是捂著嘴笑著,似乎對謝宸的言語一點也不意外。

夏彌超級氣,也不管嘴里的橘子了,小拳拳重重的錘在謝宸胸口,發出的砰砰結實響聲讓看熱鬧的諾諾一陣心驚肉跳。

潛意識告訴她,但凡換個人接這幾拳都要沒半條命。

而謝宸卻只是臉頰微微發紅,和沒事人一樣。

“你個混蛋!居然還想把襪子塞我嘴里!”夏彌憤憤的控訴著,她決定下次謝宸想上床,自己絕對要讓他好看。

來一個先發制人!

先把襪子塞這個混蛋的嘴里!

和謝宸別墅這邊的歡樂氣氛不同,麗晶酒店房間內,眾人圍坐在沙發上。

氣氛壓抑的路明非想要撒尿。

他們已經得知留守在酒店的阿巴斯遇襲的事實,現在那位剛剛加入學院的新成員音信全無,生死不知。

而且楚子航也帶回來了一個更重磅的消息。

龍族:制霸卡塞爾的我想要篡位 https://hcdcn.com/Read/10141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