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298:驚變,炸毛的夏彌 回到首頁

298:驚變,炸毛的夏彌
龍族:制霸卡塞爾的我想要篡位298:驚變,炸毛的夏彌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一個龍王時不時的盤旋在腦袋上面,見誰不順眼就扎下來一槍,這已經超出驚悚故事的范疇了。

眾人再次陷入沉默,直到……

噠噠噠……

桌子上那顆沒有擰上的螺絲在玻璃面茶幾上發出頻繁的抖動聲音。

在這種嚴肅的場合確實有些顯得吵鬧。

“你別抖腿!”蘇茜瞪了路明非一眼,她就坐在桌子旁,路明非坐在她對面。

“我沒有!”路明非開口控訴,滿臉的委屈。

他明明老老實實的在這坐著,這個女人是在污蔑他!

晃動愈發劇烈,這一次所有人都意識到了一個問題。

并不是誰在抖腿,也不止茶幾在顫動,而是整棟樓,乃至整片大地都在一同顫動。

“地震了?”路明非等大眼睛,下意識抓住身后的沙發。

這里可是十七樓,就算他擁有超強的身體素質,從這里落下去也是被摔成肉餅的下場。

別墅,謝宸房間內。

謝宸的赤著上半身,露出精壯的肌肉。

他回來的時候天就已經黑了,如今更像是被潑上了一層黑墨水,看不見一絲光亮。

一對雪白如藕的玉臂從被子里伸出,掛在了謝宸的脖子上。

下一刻,一個小腦袋從被子里鉆了出來。

夏彌就像一只樹袋熊,掛在了謝宸身上。

這點重量對于謝宸這種可以單手抬起車子的怪力選手來說根本不算什么,他并沒有受到任何影響,發揮一如既往的穩定。

突然,謝宸的動作一滯,毫無征兆的坐起身,這一舉動惹得夏彌有了情緒,用不滿的眼神看著謝宸。

“怎么了?你今天狀態不對啊,是不是在外面又養小狐貍了?”

不怪夏彌懷疑,過去謝宸哪天晚上不像墨西哥斗牛場的公牛一樣,就差沒能將地板都掀翻。

今天這才多長時間,謝宸那邊居然有了罷工的狀態。

謝宸搖頭道:“不是……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謝宸話音剛落,整個房間開始劇烈的顫動,仿佛下一刻就要徹底倒塌。

“地震了?是不是地震了!”諾諾從一旁的房間里發瘋似的跑出來,一頭紅發散亂,衣服歪扭,甚至連拖鞋都沒來的及穿,直接赤腳站在地板上。

她站在走廊上,卻發現整層樓只有她傻傻的沖了出來,其他三人依舊在房間里,沒有任何反應。

諾諾突然覺得自己這一刻好像一個傻子。

房子塌了又個高的盯著,她害怕個什么勁?

房間中,夏彌看向謝宸,眨巴兩下大眼睛,開口問道:“什么事?很重要么?”

謝宸重新躺回床上,伸手想要摟住夏彌,卻被夏彌故意扭開。

“說清楚,不然你今晚出去睡沙發。”

夏彌表示自己有小情緒了,謝宸不交代清楚今晚絕對不可能讓他重新回到這個溫暖的被窩。

“哎……”謝宸嘆了口氣,說出了緣由:“尼普頓死了。”

“死了?”夏彌瞪大眼睛,露出像是將全部身家投入股市的人聽到股市崩盤一樣的表情。

震驚過后,夏彌發出靈魂三問:“怎么死的?誰動的手?你怎么知道?”

尼普頓不是路邊隨處可見的螞蟻,那是一個龍王,實力在所有初代種里也足夠排得上號。

可毫無征兆的,謝宸告訴她尼普頓死了。

當然,她和尼普頓并不熟,最多也只是為對方的死震驚一下,至于為自己那位名義上的兄弟默哀什么的就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了。

夏彌還沒假惺惺到那種程度。

“今天下午我不是出去了么,尼普頓對我動手……”

謝宸大致講了一下今天下午事情的來龍去脈,也算是解釋清楚了尼普頓的死因。

“至于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就當是我自己的一點小手段。”

聽完謝宸的解釋,夏彌心中五味雜陳。

她沒想到和自己同為初代種的尼普頓這么輕易的就死了,死因居然是因為輕敵。

動手的還是自家男人。

只能說尼普頓的運氣屬實不怎么樣,當初夏彌和謝宸打了一架,最后二人變成了現在這種關系。

而尼普頓和謝宸打了一架,連明都丟了。

現在的謝宸和當初與夏彌遇見的謝宸完全不是一個等級的,當初的夏彌若是遇見現在的謝宸,不出幾回合就要被手撕。

“你不應該放他們離開的,你不清楚一個完整的權柄代表著什么。”

夏彌難得正色起來,嚴肅的看著謝宸,繼續道:“一個初代種真正的掌握了權與力,她就擁有了足以將世界顛覆的力量。”

說到底,夏彌還是忌憚雪在真正吞噬尼普頓之后前來找謝宸復仇,她不知道謝宸是否能應對。

“嗯嗯……”謝宸敷衍的點著頭,腦子里思索的卻是其他的事情。

龍族原著中貌似真的沒有明確講述初代種權與力真正融合后會變成什么東西。

唯有原著夏彌講了一句她吞噬了芬里厄會變成海拉,擁有開啟死亡之國的權柄,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至于后面的芬里厄吞噬夏彌釋放濕婆業舞,那本就是芬里厄自己的能力,他只是將夏彌含在了嘴里,并非是吞噬。

夏彌不知道謝宸在思考,只當他真的沒有將這件事放在心上。

她板著臉伸手拽住謝宸的耳朵,“我在和你說正經的事情,你認真一點好不好!”

“哎呀,我很認真的在思考了。”謝宸將夏彌的手從自己耳朵上拿下來,開口道:“雪的權柄并不完整,就算她吞噬了尼普頓的龍骨,他們的融合也并不完全,這一點我早就想好了。”

夏彌面上依舊帶著憂慮,她現在連繼續運動的心思都沒有了,滿腦子都是這件事的解決方法。

“你現在還能不能感知到尤彌爾的位置?現在聯合你我還有耶夢加得,咱們去殺了她,不然我總覺得不保險……”

這一刻的夏彌久違的擺出了殺氣四溢的神態,她拋棄了人類女孩的思維方式,重新站到了龍王殺伐果斷的角度上思考。

但這一次與過去有著細微的不同,過去的夏彌像一個殺伐果斷的黑幫竹葉青,行事狠辣工于心計,一切只為自己。

現在的夏彌則是像一個護犢子的老母雞,平日里和和氣氣和一個普通女孩沒有兩樣,真有人對她在意的人產生威脅,夏彌就會直接炸毛,無論用盡什么手段也要將危險徹底扼殺。

沒錯,只有徹底干掉對方才能永絕后患,所有對謝宸有威脅的東西,無論是誰都要死!

這是此刻夏彌心里唯一的想法。

“別那么沖動,我還有一些自己的想法。”謝宸伸手將夏彌摟在懷里,順著毛捋了捋夏彌的頭發。

像是安撫自家受驚的貓一樣。

“可是……”

夏彌還想說話,卻被謝宸低頭直接堵住了嘴。

謝宸放開夏彌的嘴唇,繼續安撫道:“沒什么可是的,我不是還有你們么,咱么三個一起,就算是那小丫頭變強了,還能一打三不成?”

見夏彌還想開口說什么,謝宸將她的頭輕輕按了按,他覺得此刻應該選擇另一個能堵住夏彌嘴的方式。

效果很顯著。

果然,夏彌保持了安靜,注意力被分散的她最終將這件事暫時拋擲在了腦后。

————————

V市,某咖啡廳。

兩名金發青年面對面坐在桌前,面前各擺著一個已經空掉的咖啡杯。

咖啡店的經理此刻已經在前臺困的打哈欠了,按照平日里的工作時間排表,這時候她早就應該下班了。

就算是再怎么高檔的咖啡店也沒有通宵營業的,更何況是他們。

可那兩個人就這么坐在那里,一個下午,絲毫沒有離開的跡象。

他們不是沒有讓人前去催促過,但得到的回答只是其中一個青年隨手甩出了一張銀行卡。

至今經理也忘不了自家老板看到pos機上顯示的余額那一刻的面部表情變化。

從上一刻的不耐煩下一刻瞬間變成一朵怒放的菊花臉,看向這兩個青年的眼神比看到自己親爺爺還要親切。

經理明白了,自家咖啡店來了兩位爺,還是叼著金元寶那種。

這兩位爺就點了兩杯咖啡,中間續杯過幾次,而后就這么面對面坐著,平靜的對視著,像是在玩一二三木頭人。

經理很不理解,既然都已經花了包場的錢,為什么不點一些其他的東西。

還有,他們坐了一下午,難道就不餓么?

凱撒一只手撐在桌子上,另一只手輕輕的點著桌面,有一下沒一下,毫無規律可言。

經理想的其實并沒錯,凱撒確實在熬,他在等對面的那人什么時候耗盡耐心。

只可惜,凱撒注定低估了帕西,還沒等帕西的臉上露出不耐的神色,凱撒先是有些頂不住了。

和其他人不同,凱撒的確是在認真搜集有關龍王線索的蛛絲馬跡。

但他并沒有獨自行動太久,一個人在暗中跟上了他。

不,與其說是暗中跟著,對于凱撒來說和光明正大找上他并沒有區別。

帕西,加圖索家族最優秀的年輕人之一,也是凱撒的叔叔最喜歡的秘書。

被帕西找上門的凱撒很是意外,然后讓他更意外的事情就發生了————帕西纏上了他。

當然,并不是那種男上加男的纏上,而是緊緊的跟在凱撒身旁,寸步不離,哪怕是去衛生間也要跟在后面的那種。

不知道的還以為帕西這個異瞳小帥哥是什么男酮跟蹤狂變態。

最后凱撒忍無可忍,來到這個咖啡廳,打算問清楚帕西的意圖,也是就是他的叔叔,加圖索家族明面上的掌舵人的意圖。

誰都知道帕西只聽從弗羅斯特的命令。

然后他們就在這家咖啡廳面對面坐了一下午,對于凱撒的抗議,帕西從始至終一言不發,似乎是要就這樣吃定凱撒。

帕西就像是一個沒有靈魂的機器人,一板一眼的坐在凱撒對面的椅子上。

有咖啡的時候帕西會每隔一段時間輕輕抿一口咖啡,咖啡空掉的時候也不會主動開口索要續杯,而是繼續在椅子上坐得筆直。

仿佛從來就不會出現疲倦。

凱撒這才明白,自己拿這個從小就很熟年齡大致相仿的同族人并沒有辦法。

“帕西,已經很晚了。”凱撒忍不住開口。

“是的,先生。”帕西點頭,一本正經的答道。

“你是想要在這里和我面對面坐到明天天亮么?”凱撒有些頭疼,用手指輕輕按揉著太陽穴,試圖減輕那種大腦的脹痛感。

“先生,這并不是由我決定的,決定這一切的是您,我只是按照命令跟在你身旁,以保證您的安全。”帕西眼睛泛光,一雙異色眸子炯炯有神。

凱撒深呼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出現起伏的心情平靜下來。

而后他開口道:“帕西,你是知道的,我連和女孩開房都不曾有過,更不要說是和男人。”

言下之意,老子是不可能和你一個大男人開房間的,你還是盡早哪來的回哪去。

“這不在我的考慮范圍內,先生,我接受的命令就是貼身保護您,不可能讓您離開我的視線。”

凱撒毫無形象的瘋狂抓頭,他懷疑帕西是聽不懂人話。

這一點和古板的弗羅斯特如出一轍,一樣的令人討厭。

開什么玩笑,在芝加哥那種路上隨時會出現槍擊案的地方他都沒有在意過,在華國這種安全系數爆棚的地方他還需要什么保護?

凱撒覺得弗羅斯特大概是到了年紀老年癡呆提前犯了。

先不說是否會遇到龍王,就算是真的遇到了,就一個帕西能做什么?給龍王加餐么?

“我不是三歲孩子了,我在華國很安全!”

“正因為是華國,所以才需要我單獨保護您,這是加圖索家族為數不多無法滲透的領域。”

凱撒氣息一滯,他不得不承認帕西這話說的有點道理,但這并不是他妥協的理由。

見凱撒還要繼續反駁,帕西再次開口道:“這也是您的父親,加圖索家族家主,龐貝·加圖索大人的意見,弗羅斯特先生在此之前與您的父親有過嚴肅的商討。”

凱撒突然覺得有些荒謬。

他都已經不知道多長時間沒有看見過自家那位種馬老爹了,現在對方轉過頭來對他表示假惺惺的關心?

這算什么事?

對這個被散養的兒子彰顯存在感?

真是可笑。

龍族:制霸卡塞爾的我想要篡位 https://hcdcn.com/Read/10141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