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章 奇怪的他 回到首頁

第一章 奇怪的他
發現我的尸體第一章 奇怪的他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林……云……漸?”

拿起桌上的檔案,周詳念出了照片上那名男子的名字。

“這不是剛才來參加執行官考試的年輕人嗎?他有問題?”

周詳很了解自己這位同事,那個叫林云漸的年輕人的檔案既然放在了她的桌上,那就一定是她發現了某些問題。

而且……問題還不小。

“不確定。”甘意微的回答有些出乎周詳的意料。

她起身拿起外套,走向門口,又回頭看了周詳一眼,問“下班有空嗎?”

周詳想了想林云漸之前的表現,無論品質還是能力,林云漸都很合他心意。

“好。”

————

2110年,11月2日,丹楓城。

天空像被刀子刮過一樣,沒留下一朵云。

但也沒留下藍色,而是滿目緋紅。

這不是被霞光映出的紅。

聽說許久以前,天空還是藍色的。

但林云漸沒見過。

對他而言,這只是一個尋常的傍晚,唯一的區別在于今天丹楓城里的風要比昨日更冷。

現在是下班時間,擠過林云漸身邊的人步履匆匆,除了還會喘氣,他們看起來不像活人。

林云漸站在一棵高大的楓樹下,讓到一旁,拿出一個拳頭大的面包,塞進嘴里沉默地嚼著。

參加執行官考核消耗了他不少體力,不過好在成績不錯,應該能得到那份待遇很不錯的工作。

仰起頭,看著這棵在料峭冬風中搖著紅葉的楓樹,林云漸有時會想,天空的顏色,會不會是被這楓紅染成的?

畢竟,這里是丹楓城,七個超大型都市之一,滿城的紅楓就是它名字的由來。

和著水,咽下最后一口食物,街邊路燈依次亮起。

作為丹楓城的外圍區域,這里并不熱鬧,也不太安全。

人群散去的速度和氣溫下降的速度都比林云漸想象中快。

吃完一個面包的功夫,大片大片帶著些微寒意的水汽便彌漫開來,籠罩著這條頗有老人口中英倫風的老舊街道。

林云漸幾個轉身,裹挾著薄霧走進了一條巷道里。

不遠處,來自城市防衛部的周詳,甘意微搖下車窗。

她透過車窗打量著眼前破舊古老的街道,這里很安靜,一點點聲音就能傳出去很遠。

空氣不太好,有汽油,泥腥再加一些雜七雜八的奇怪味道混合。

霧越來越大了,往來匆匆的行人裹緊大衣穿過薄霧,只留下細密的腳步聲回蕩。

晦暗,冷硬,沉默。

這是丹楓城的外圍,與內城截然不同的生態。

“他去了哪里?”

見林云漸鉆進一條巷道后,周詳低聲問道。

“你可以親眼去看。”甘意微回道。

女人拿起一條灰色圍巾裹上,遮住了自己的口鼻,寬大的風衣也擋住了她身體的曲線。

下了車,一陣寒風吹來,她的發絲在空中飛舞,霧卻沒散。

周詳跟在她身后,身姿筆挺,眼神堅毅。

兩人一前一后踏進了那條巷道。

污濁的空氣猛地鉆入鼻腔。

比起外面的街道,巷道里的空氣多了汗臭與血腥味。

兩側逼仄的墻上畫著詭異又令人不安的圖案,雜亂,癲狂,沒有邏輯卻又隱含著某種奇特的韻味。

兩人走進了巷道深處。

周詳眉頭緊皺,甘意微也停下了腳步。

因為巷道的盡頭,一具下巴被撕掉的尸體正靠坐在墻上,臉色平靜,像是睡著了。

“這是他做的?”周詳的聲音宛如兩把摩擦的鋼刀,自己竟然看錯了人,想要成為執行官的好苗子竟然是一個殺人魔。

可是,林云漸人呢?

親眼見他走進了巷道,這是條死胡同,沒有其他出口。

“你們是誰?”

突兀的,一個溫和的聲音在兩人頭上出現。

甘意微似乎并不意外。

抬起頭,一個略顯削瘦的年輕人從上方一躍而下。

他穿著一件比自己體型大一些的灰色夾克,頭發有些長了,臉色也有些蒼白。

林云漸沒有等到回答,因為周詳的鞭腿已經掃了過來。

盯著那條迅猛襲來的腿,他黑色的瞳孔一縮,身體以最小的幅度側了一下。

下一秒,周詳的腿踢到了墻上,磚石被擊碎,剎那間飛散一地。

“停下,不是他做的。”甘意微說道。

周詳的動作戛然而止。

甘意微靠近那具尸體,蹲下身子。

死者的下顎被連皮帶肉地撕掉,但……仍舊可以看出死亡時間。

“尸體的僵化反應在死亡后的一至三小時內出現,并從面部開始擴散至四肢,軀干,全身。這具尸體的死亡時間已經達到了三個小時,他的眼球已經開始出現一層薄云,面部的尸僵現象也很明顯,而三個小時前,這個人還在城市防衛部參加考核。”甘意微站了起來,轉身看向周詳和林云漸。

林云漸這才仔細地看了一眼眼前這個穿著風衣的女人。

她的鼻梁很高,臉很小,雙目狹長且凌厲,眉毛斜飛,五官與其說漂亮,更恰當的詞是英氣。頭發簡單地扎了一個馬尾,干脆利落。

“不過,你需要解釋,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甘意微的口吻冷了下來。

“已經不止一次了。”

她繼續說道。

林云漸看向她,心底已經感覺到麻煩快來了。

“10月3日,西城區,一位獨居女性的臉皮被剝下,死亡。圍觀人群中拍到了你。”

“10月12日,西城區,一名男性模特的眼球被挖,死亡。圍觀人群中仍然有你。”

“10月25日,東城區,一位市民的耳朵被割下,死亡。你也在現場。”

“今天,11月2日,剛剛參加了城市防衛部執行官考核的你,又急匆匆地趕到了這里,”甘意微盯著林云漸那張清秀的臉,“為什么你知道這里有尸體,回答我。”

聽甘意微說完后,周詳才意識到之前在辦公室里,這個年輕人的檔案為什么會放在她的辦公桌上。

這太奇怪了……哪怕這個林云漸和這幾起案件無關也太奇怪了。

這不是一句簡簡單單的喜歡看熱鬧能夠解決的事。

林云漸沉默了許久,忽然抬頭看著甘意微,問“之前的幾起案件里,某些傷勢根本無法致命,死者的死因到底是什么?”

甘意微聞言目光未變,卻側過了身子沒有說話。

林云漸看著這兩位來自城市防衛部的高級執行官,語出驚人

“殺了他們的,不是人類吧?”

發現我的尸體 https://hcdcn.com/Read/10562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