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七十三章 生病的人 回到首頁

第七十三章 生病的人
發現我的尸體第七十三章 生病的人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防衛部醫務室,門前。

甘意微輕輕敲了敲林云漸的房門。

“請進。”

林云漸的聲音傳來。

“還有哪里不舒服嗎”打開門,甘意微問道。

屋內,林云漸正看著窗外,白色的窗簾輕輕舞動,吹著他有些長了的頭發輕輕晃動。

“餓了。”林云漸笑了笑,轉過頭說道。

“抱歉。”甘意微坐在了床邊的凳子上,說道。

“讓我餓肚子又不是你。”

林云漸的聲音聽不出太多情緒。

“有一些問題需要你來回答。”甘意微打開了筆帽,將筆記本翻到了新的一頁。

“聶全真已經回答過一遍,你只需要確認一些問題就好。”

甘意微忽然說道。

林云漸的眼神明顯一愣。

甘意微略微朝后瞥了一眼,似乎在暗示什么。

那個方向是監控。

甘意微背對著房間里的監控,不動用緋紅因子房間里的畫面和聲音會被完整地記錄下來。

“好。”

林云漸點頭道。

“五位執行官的死亡是怎么回事”

“艾莉絲做的。”

“艾莉絲攻擊了你們”

“是。”

“她的身份是”

“使徒回廊眷者,她自己說的。”

接下來又問了一系列問題,在甘意微有意無意的引導下,所有問題都在圍繞艾莉絲展開。

二十分鐘后,她停下筆,說:“好了,你好好休息吧。”

她離開了病房,林云漸看著房門關上后,低頭看向了自己的手掌。

雖然有些失控,但他擁有在地下戰斗的完整記憶,聶全真毫無疑問親眼目睹了一切。

盡管那個狀態的聶全真不知道是姐姐還是妹妹,但她知道,林云漸就是紅鱗腐化者。

也許最后那一爪不該停下來

將她殺掉才能更好地隱藏自己的秘密,現在可好未來會是什么下場呢

被當成怪物大卸八塊處決掉還是送去城市研究所做個解剖對象

他不知道。

但他不后悔。

暴露紅鱗手臂阻止丁童也是,化身緬懷形態和艾莉絲大戰一場也是。

林云漸只是在按照自己認為對的方式活下去。

權衡利弊是蘇覽更擅長的事,從小,林云漸就更像一個只憑直覺做事的笨蛋。

好在,聶全真似乎沒有說出他的秘密。

不然他不會在這間病房里醒來,也不會是甘意微來和顏悅色地做筆錄。

她為什么要幫我隱瞞

發了十來分鐘的呆,感覺頭在隱隱作痛,林云漸用力地甩了甩腦袋。x

大概是躺得太久,又沒吃什么東西,或者身體用得太過透支。

他用力地一甩頭后,眼前一下就模糊掉了,耳朵里的聲音也變成了尖細的轟鳴,感覺頭重腳輕,身體失去控制。

整個世界都在天旋地轉,人猛地往床外栽了下去。

這一刻時間很快,又好像很慢。

腦袋的昏昏沉沉過去后,他發現自己并沒有摔在地上,而是靠在一個人的懷里。

“周圍沒有像樣的吃的。”

甘意微的聲音從他頭頂傳來,耳鳴還沒有完全消散,林云漸的手有些涼,也有些發麻。

他想趕快坐直起來,不能一直靠在甘意微的懷里。

但他又沒力氣。

甘意微一只手抱著他的腦袋,放在懷里,一只手把枕頭拿過來,墊在他身后。

摸到枕頭一側有些被打濕的痕跡時,她略微愣了一下。

昏迷的時候流過眼淚嗎

在無法控制自己身體的情況下哭泣,他在想些什么,夢到了什么

林云漸有些不好意思,甘意微的懷里的味道很干凈,很讓他安心。

三年前,他就這樣趴在她的背上,被她背著逃離了那個地獄般恐怖的地方。

但他畢竟是成年人,是她的同事,不再是市民和一個十七歲的孩子了。

打開病床上自帶的桌板,把打包帶來的食物放好,甘意微說:“吃吧。”

“你不回報館嗎”

林云漸的問題讓她愣了一下,坐下說道:“照顧受傷的同事也是副隊長的工作內容。”

“甘副隊長,你多大了”

林云漸鬼使神差地問。

甘意微眉頭微皺,本不想回答,但看到他臉上的認真,眼睛便轉向一旁,略顯局促地答道:“二十五。”

林云漸點點頭,端起她從外面買來的食物一碗熱氣騰騰的粥。0

吹了吹,送到嘴邊,嘗了一下:“有點燙。”

隨后他又覺得自己有些好笑,重新活過來的人果然金貴了,以前明明連開水都能直接喝下去的。

甘意微也恢復了平靜,她坐在椅子上,手上拿著一本書,安靜地看著。

林云漸吹著粥,時不時看她一眼。

妹妹林雨眠和弟弟林風晚是親情。

齊修寧,丁童,聶全真,席安是同僚的情誼。

蘇覽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友情。

唯獨甘意微,他說不清楚。

一開始想加入城市防衛部,愿意暴露自己的秘密給她知道,也是因為那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原因。

也許是因為她救過自己,讓他覺得自己不應該瞞著她。

“意微姐”林云漸忽然開口問道:“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窗外的風忽然大了幾分,吹得鮮紅的楓葉一片片飄向遠空,也吹得她高高的馬尾絲絲撩起。

甘意微“噌”地站起身來,不自然地左顧右盼,說:“可以,報館還有工作,時間不早了,吃完早點休息,我走了。”

“可是”

林云漸話還沒說完,甘意微就離開了病房,很快關上了房門。

可下一秒,房門又打開了。

甘意微低著頭走進來,說:

“我的書忘了拿。”

拿上了書,她剛要離開,就聽林云漸問道:

“你走了,這些東西誰幫我處理掉”

甘意微回頭看了一眼擺在桌上的那碗粥,猶豫了幾秒,終究還是坐在了林云漸窗邊的椅子上:

“你吃完了我再走。”

林云漸點頭,他捧起粥,一邊吹一邊攪拌著。

“我不知道爸媽的工作,不記得爸媽的名字,甚至連他們長什么樣子都忘了。”

他低聲說道。

甘意微坐在一旁,靠在椅背上,靜靜地聽。

“意薇姐,”林云漸認真地看向她,問:“我想知道,三年前發生的事,究竟是一場意外,還是”

“不知道。”

甘意微立刻出聲打斷了他,又說道:

“曾經有個人對我說,世上沒有巧合,所有發生的事都是各種因素下的必然。”

“他救了我,他說,那也是一種必然。”div

發現我的尸體 https://hcdcn.com/Read/10562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