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七十六章 她的秘密 回到首頁

第七十六章 她的秘密
發現我的尸體第七十六章 她的秘密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林夏,李蟬……

腦海里盤旋著這兩個名字,還有一些支離破碎,完全沒有邏輯的畫面。

明明已經放假的他再次前往了楓紅報館。

因為在那里可以用特別執行官的身份查到很多絕密的信息。

當楓紅報館的大家看到林云漸又回來了時,都表現得有些意外。

畢竟林云漸留下過入職第一天,中午就直接下班的傳說。

沖到珍妮弗的辦公室,那位優雅的老太太正在戴著單片眼鏡看一本書,見林云漸沖進來她也有些驚訝:

“怎么了,年輕人?”

林云漸平復了一下心情,說道:“我想查一些資料,用什么查?”

珍妮弗打量他一眼后,說:“從我這里就可以查,我還有一個身份是情報組組長,林執行官。”

林云漸沒功夫對這件事表示驚訝,直接問道:“我需要查詢兩個人的名字,其中一個叫李蟬,木子李,薄如蟬翼的蟬。”

他留了個心眼兒,沒有直接說出林夏的名字。

畢竟一個姓林的人問另一個姓林的人,目的簡直昭然若揭。

但當珍妮弗老太太將名字輸入電腦查詢后,卻遺憾地搖了搖頭:“很抱歉,這個名字并不罕見,搜索結果叫李蟬的人有幾萬個。”

“住在三十三區的呢?”林云漸再次問道。

“這樣嗎?那就少多了,只有不到兩千個了。”珍妮弗老太太操作一番后回答道。

“女性!”

“嗯,不錯,范圍縮小到了一千五百個。”

林云漸沉默片刻,抬頭道:“請再排除一個條件……距今已死亡……三年。”

珍妮弗老太太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無法做到這種地步的檢索,不過……只是已經死亡的話可以。”

“這是按照已經死亡這個條件進行搜索的結果,三十三區已經死亡的名叫李蟬的女性,有五個。”

林云漸的心臟狂跳,珍妮弗老太太從椅子上起身,說道:“請過來看吧。”

林云漸忽然有些緊張,他只覺得口干舌燥,手心里也在出汗,走向那臺記錄著李蟬資料的電腦的每一步,都是如此艱難。

“想喝些什么?咖啡還是茶?”

珍妮弗老太太走向了門口,轉身對林云漸問道。

林云漸張了張嘴,勉強說道:“純水就好,謝謝。”

珍妮弗老太太優雅地一點頭,輕輕帶上了門,只留林云漸一個人在辦公室里。

她的房間里是有熱水的。

林云漸心底謝過了那位異鄉人長相的老太太的好意,深吸了幾口氣后,終于冷靜下來。

他走向電腦旁,看向那五個已經登記死亡的李蟬。

第一個……售貨員,女,死亡時25歲。

第二個,教師,女,死亡時58歲。

第三個,普通職員,女,死亡年齡45歲。

第四個,演員,女,死亡年齡二十二歲。

第五個,醫生,女,死亡年齡……四十歲。

從死亡年齡來看,第三個普通職員李蟬金額都五個醫生李蟬最有可能是他的母親。

可當林云漸點開她們的名字,想看具體記錄時卻發現……一片空白。

他心中涌出了一個不妙的想法,又點開了另外三個李蟬的名字,也是空白!

林云漸的情緒有些不對勁,他返回到了上一級,看著一堆密密麻麻的“李蟬”,瘋狂地點擊她們的名字。

然而……無一例外。

所有名為李蟬的名字,點開具體資料都是一片空白。

找不到……沒有任何記錄……

這種情況,已經不是詭異可以形容的了。

會這樣只有兩種可能,一是……某種超越現實規則的力量抹去了李蟬的存在。

另一種,則是人為的……

丹楓城的城市職能部門,完全抹除了李蟬的存在。

而無論是哪一種,都足以說明三年前的事并不是一場意外。

林云漸忽然想到了甘意微說的那句話。

“世上沒有巧合,所有發生的事都是各種因素下的必然。”

這句話也讓他格外耳熟。

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云漸打開房門,剛好看見端著咖啡和清水過來的珍妮弗老太太。

“找到你想要的了嗎?年輕人。”

將水遞給林云漸,珍妮弗問道。

林云漸搖搖頭,這次他沒有選擇隱瞞這位老太太:“沒有找到答案。”

珍妮弗看著他,笑了笑,又問:“是沒有找到答案,還是沒有答案?”

沒等林云漸回答,珍妮弗就繼續說道:“如果是后者……沒有答案本身就是一種答案。”

她輕輕地拍了一下林云漸的后背,聲音從他身后傳來:

“一切存在皆有痕跡,抹去他人痕跡者,必將留下自己的痕跡。”

林云漸有些恍然,他覺得,珍妮弗老太太是不是隱約間知道了一些什么。

他沒有繼續往下想,這個世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這不足為奇。

從蘇覽處知道了爸媽的名字,已經是最大的收獲。

就像珍妮弗說的那樣,抹去他們存在痕跡者,也會留下自己的痕跡。

只要以這兩個名字為線索,總會找到正確的方向。

一念至此,他的心情也好了一些。

想著既然已經又來了報館,還是去頂樓吹吹風吧。

來到頂樓,報館雖然占地面積大,但并不算高。

頂層的天臺到一樓的距離也不過二十多米。

此時風正大。

林云漸剛打開天臺的門,就看到了一個雙手捧著咖啡,正靠在天臺邊在小口小口喝著的聶全真。

白色的蒸氣在她的發梢前彌漫。

她現在是誰?

姐姐還是妹妹?

林云漸忽然有些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她。

他能肯定的是,聶全真一定記得地下那只紅鱗腐化者的是誰。

但她沒有說出他的秘密。

聽到開門聲音的她回過頭,見是林云漸,便露出了有些奇怪,又呆呆的笑容。

“醫生!”

風聲中她的呼喚傳來。

林云漸的嘴角也出現了一些笑意,是她。

“你怎么在這里?這兩天我生病,都沒有幫你治療。”

林云漸走向她。

她捧著咖啡,興致勃勃地對林云漸說:“你看,真漂亮!”

順著她的手指看去,發現她指著的,是遠方那片緋紅的天空。

今天的天氣的確很好,晴朗,清澈,有些風。

林云漸忽然很好奇,聶全真身體里的姐姐和妹妹,到底哪一個才是主人格?

反正他不認為兩個都是真實存在的,一定是在緋紅因子感染的過程中,負面情緒爆發滋生出的第二人格。

人為了逃避或是自我保護,大腦開辟出另一個人格并不是罕見的事。

“越漂亮的東西越危險。”林云漸說道:“你姐姐沒告訴你嗎?”

她搖搖頭,左右瞧了瞧,湊近林云漸耳邊,小聲說:“告訴你一個秘密。”

“其實……我是個怪物!”

林云漸噗哧一笑,他實在沒憋住,屈指彈了一下聶全真的腦袋,說:

“告訴你個秘密。”

“其實……我也是個怪物!”

發現我的尸體 https://hcdcn.com/Read/10562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