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六卷忽然之間 第一百三十章 結尾 回到首頁

第六卷忽然之間 第一百三十章 結尾
將夜第六卷忽然之間 第一百三十章 結尾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當永夜來臨,太陽的光輝將被盡數遮掩,天空與天地陷入黑暗之中,人們將為之歡欣鼓舞,因為那才是真實地活著。938小說網 www.938xs.com”

葉蘇成圣之前,說過這樣一段類似于預言的話。

而在無數年之前,佛陀觀七卷天書,然后在明字卷上寫下一段批注,在他的筆記里也有類似的記載,是這樣說的。

“永夜之末法時代,方有月現,自然復生。如此方不寂滅,世界另有出道。既然如此,靜侯長夜到來便是,何苦強行逆天行事。莫非這天也在等著夜的到來?還是說它在恐懼夜的到來?它恐懼的是夜本身,還是隨夜而至的月?”

正在發生的事情,證明了葉蘇的預言,也對佛陀留下的那些疑問做出了完美的回答,有個天在等待夜的到來,有個天在恐懼夜的到來,它恐懼的是夜本身,也是隨夜而至的月,因為夜是隨月而至的。

世界一片黑暗,太陽被遮住,神國隱于濃重的墨色里,黯淡的極難看見,飄在長安城前的觀主,神情異常復雜。

徒有規則,卻失去了力量的本源,還如何戰斗?那道自神國降落的光柱,早已煥散不知去了何處,人間的酷熱早已被清涼取代。

再沒有任何力量能夠阻止寧缺寫出來的那個符。

兩道深淵在大地的表面上快速蔓延,那個“人”字變得越來越大,地面真的很像一張紙被縛住,然后緩緩隆起。帶來轟隆如雷的聲音。

這個過程很緩慢,卻無可阻擋。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天邊出現了地平線,海那頭的帆舟只能看見帆尖,如果站的足夠高,甚至能夠看到遠處微彎的弧。

“這就是新世界嗎?”桑桑問道。

寧缺回答道:“也許。”

那個完美的氣泡再次出現在她身前,上面兩道微小的裂痕已經變得極深,氣泡隨時可能破滅,那代表著她的世界即將毀滅。

桑桑平靜地看著這個世界,等待著自己的死亡。

寧缺輕輕地抱著她。與她一道等待著。

無數充滿渴望的意愿或者說力量。順著地面那兩道越來越深的裂縫,從人間的四面八方涌來,進入長安城的街巷,通過驚神陣進入桑桑的身體里。

桑桑當然接觸過這種意愿。她在神國傾聽信徒的祈禱無數萬年。然而她卻是第一次接觸到如此真切的渴望。令她都有些動容的渴望。

就在瞬間,她明白了書院、明白了葉蘇創建的新教。世人愛與不愛她,其實并不重要。她愛不愛世人,其實也不重要,她與人類,本來就是一體的,她并不是這個世界冰冷的客觀規則,而是人類認識的世界的……規則!

一道亮光閃過--規則如果是人類認識世界的產物,那么自然可以改變,她自然可以隨著人類的認識一道成長!

桑桑靜靜看著寧缺說道:“我,似乎可以活著。”

寧缺的手臂微微顫抖,看著她的眼睛說道:“那就永遠活著。”

桑桑說道:“但我不想再服侍你了。”

寧缺說道:“我服侍你。”

無數渴望無數意愿,自人間各處而來,被驚神陣化作力量。

長安城的城墻上出現無數道裂縫。

桑桑抬頭望向漆黑的夜穹,看著若隱若現的神國。

她輕輕揮了揮手。

無聲無息間,一道沒有顏色的光柱,從長安城里向著夜穹射出。

那道光柱出于驚神陣,卻經過了她的手。

于是,那是透明的光。

她最清楚,如何破開自己的世界。

透明的光柱穿過觀主的身體,落到了夜穹上。

桑桑摘下墨鏡,仔細地讓寧缺戴上。

月亮還在夜穹里。

太陽卻仿佛離地面近了些,于是露出了明亮的邊緣。

光明重新降臨人間,卻已不如先前那般熾烈恐怖。

蒼白的天空重新變的湛藍,像她雁鳴湖畔宅院里偷偷藏著的名貴水洗瓷。

湛藍的天空上出現了三道裂縫。

與大地上的三道裂縫遙遙相對。

都是一個人字。

那道透明的光柱蘊含著難以想象的力量,竟是要直接將天空撕破!

光柱是透明的,里面的氣息卻并不純凈,紛雜到了極點,億萬人便有億萬意愿,如何能夠完全一致,但卻鮮活到了極點。

寧缺想起湖那邊街畔蒸包子鋪的熱氣,青石板上的腳印。

桑桑想起雪海畔那夜,那個溫泉。

不知道觀主想起了什么。

他看著那道透明的光柱,感受著其間的宏大與微渺,被遠勝肅穆的美感動,微微皺眉問道:“這是什么力量?這是什么氣息?”

“這就是人間之力。”寧缺說道。

觀主沉默片刻,說道:“原來是這樣的。”

湛藍天空深處,若隱若現的神國,在人間之力的沖洗下,以難以想象的速度風化腐朽,然后垮塌成最細微的塵埃。

緊接著破裂垮塌的是湛藍天空本身,天空變成無數輕如鵝毛的薄玉片,紛紛揚揚灑落人間,再也無法遮住人們望向外界的雙眼。

天空上面是什么?以前是神國,現在神國毀滅了,那里到底有什么?

那是一片漆黑的宇宙,顯得無比寒冷,看上去異常荒蕪,沒有任何人煙,給人一種極度不安的感覺,仿佛真實的幽冥。

整個世界再次安靜下來。

沒有人說話。

這是冥界嗎?

人們想著。

寧缺和桑桑,很清楚會看到什么,他們并不吃驚。

但不代表別人會不吃驚。

大河國某個山村里。一個孩子拿起先前被太陽烤至半熟的雞蛋,看著漆黑的天穹發呆,心想為什么太陽忽然間變的那么遠?

星星為什么也變遠了?

孩子很害怕,咧著嘴便要哭,手里的雞蛋落到地上,啪的一聲破掉。

風吹雞蛋殼,還有將凝未凝的蛋白,與蛋黃。

桑桑面前的氣泡,也破了。

……

……

在廣漠無垠的宇宙里,有一個燃燒的火球。

那是一顆恒星。

從恒星表面的顏色看。還很年輕。

有七顆行星圍繞恒星旋轉。

在距離那顆恒星約一點五億公里的的軌道上。什么都沒有。

那里是空白的,也可以空白,因為系統是穩定的,但不知道為什么。總有一種少了些什么似的感覺。

某刻。那里的空間忽然發生了輕微的扭曲。

過了很久很久。扭曲的空間表面出現了兩條清晰的裂縫。

又過了很久很久,裂縫蜷曲,然后消失。

一顆藍色的星球。出現在那里。

那個過程很難形容,這顆星球的出現,似乎用了很長時間,才從那個空間裂縫里出來,又似乎它瞬間便出現在這條軌道上。

那顆星球之所以是藍色的,是因為海洋覆蓋著表面絕大多數面積。

隨著藍色星球的突兀出現,一道無形的引力波,向著四周散播。

圍繞著那顆恒星而構成的星系,出現了不穩定的征兆,幸運的是,這個星系里那幾顆質量巨大的行星,距離這顆藍色星球的距離足夠遙遠。

但它的出現,終究造成了影響,有幾顆行星的軌道突然發生變化,或者要過很久很久,才能重新穩定下來。

更不幸的是,距離恒星約三點幾億公里的空間里,密布著無數小行星,突然出現的藍色星球,就像是塊美味的蛋糕一般,吸引著它們前往。

無數小行星甚至是小顆的隕石,離開它們原先定居的空間,向著那顆藍色星球靜靜的飛去,自然不可能走直線,但總有相遇的那一刻。

宇宙里死寂一片。

那些小行星與隕石拖出的極淡的曳尾,就像是死神行走的痕跡。

……

……

滿天隕石,在漆黑的夜穹里向著地面而來。

片刻后,世界便會毀滅。

天空之上,果然是冥界。

“你就是冥王之子。”

觀主看著寧缺說道。

冥界是傳說,是昊天的謊言,這是現在已經被接受的說法。

但那是真的嗎?

多年前,衛光明在長安城看到了寧缺,認為他就是冥王之子。

后來,桑桑被認為是冥王的女兒。

隆慶認為自己才是冥王之子。

兜兜轉轉,循環不斷,最后,還是落在了寧缺的身上。

他毀滅了昊天的世界,迎來了新的世界。

然而這個新世界還沒有存在很長時間,便迎來了毀滅。

真實的宇宙,是那樣的荒涼又危險,而且寒冷,和冥界有什么區別?

他沒有把冥界指引到人間,卻把人間帶進了冥界。

他當然就是冥王的兒子。

“不應該是這樣的。”

寧缺的聲音有些寒冷。

……

……

小鎮里。

君陌揮手破了陣。

他望向那些將要降臨人間的死亡使者,說道:“拾起你的刀。”

屠夫拾起那把沉重的刀,走到他身旁,一同抬頭望去。

君陌舉起鐵劍,說道:“想不想去戰一場?”

屠夫說道:“很好。”

……

……

西陵神殿。

戰斗早已結束,新教的信徒,坐在崖坪間,坐在山道上,看著這遠遠超出想象的畫面,震撼的無法言語。

陳皮皮站起身來,微微蹙眉,說道:“不應該是這樣的。”

唐小棠握住鐵棍,沒有說話。

葉紅魚站在崖畔,血色的裁決神袍在夜風里獵獵作響。

她看著夜空,面無表情說道:“域外天魔?待本座把你斬了。”

……

……

這個世界上的人們不知道那些帶著死亡氣息的隕石是什么。

但修行者們能夠感覺到另一個明確的現實。

天空沒有了。

他們的身體變得輕了很多。

輕若羽毛。

只要動念。便似乎可以離開地面。

昊天世界壓制修行者無數年的規則,已經不復存在。

修行者們,獲得了真正的自由。

不惑境界的修行者,忽然洞玄。

洞玄境界的修行者,看著天上真正的繁星,知了天命。

知命境的大修行者,輕而易舉地邁過了那道門檻。

人間,前所未有的強大。

他們沒有想到,剛剛獲得自由,便要迎來生死立見的一戰。

不過。無人畏懼。

因為這種感覺真的很好。值得他們為之而奮斗。

而且他們有信心戰勝所有的外敵。

……

……

無數修行者準備著戰斗。

但他們沒有出手的機會。

就連君陌的鐵劍都沒有機會出手。

海洋對著恒星,陸地對著宇宙深處,修行者們所在的位置,能夠看到滿天繁星。也能看到顯露出真容的月亮。

以修行者們的眼力。自然能看清楚。那是一個巖石組成的圓球,表面光滑到了極點,反射著大地背后的光線。完美到了極點。

或者不應該稱之為月亮,而應該稱之為月球。

那輪明月,擋住了所有的隕石。

轟隆隆的巨響,無法傳到地面,地面上的人們都感同身受。

如此密集的撞擊,如此恐怖的威力。

就算是知命巔峰、甚至是逾過五境的大修行者,都很難存活下來。

那輪明月,替人類承受了所有的攻擊,它能頂得住嗎?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

恐怖的撞擊聲終于停止。

月亮不再完美,上面到處都是撞擊形成的環形山,到處都有巖漿噴涌,形成或高或低的原地,有些地方明亮,有些地方暗沉。

這樣的月亮真的不好看,甚至有些丑陋,但在人們的眼里依然完美。

他在人間默默守護了千年,今后,大概也會萬年億年的默默守護下去吧?

……

……

夜晚結束,清晨來臨,朝陽從東方緩緩升起。

天空重新出現,還是那般湛藍,卻比以往多了些說不清楚的感覺。

是的,這片天空更加開闊,其后有無盡的空間。

“這感覺……原來確實不錯。”觀主看著寧缺問道:“但人已經變得不再像是從前的人,人間還是我們在意的人間嗎?”

“人生活的地方就是人間,不是嗎?”

寧缺說道:“酒徒認為修行者、尤其是到了某種程度的修行者已經不能算是人,是非人,但我不這樣認為,我認為修行者是超人。”

觀主問道:“超人?”

寧缺說道:“是的,就像世界需要改變一樣,人類最終也需要進化,我不認為這是一件不好的事情,相信猿猴當時也是這樣認為的。”

他的話音剛落,天空里忽然出現了一道筆直的白線。

他看的清楚,那道白線的前端,是一名修行者。

那名修行者穿著藍色長衫,時而被朝陽耀成紅色。

觀主若有所思道:“那是梁國的一名散修,境界很糟糕。”

寧缺看著那道白線飛出大氣層,向著外太空飛去,笑了起來。

緊接著,數千道細細的白線從地面生起,向著大氣層外飛去,每道白細的前端,都是一名修行者,畫面蔚為壯觀。

人類,開始了自己新的旅程。

“有些意思。”

觀主平靜說道,然后變成無數光點,消散在新世界的第一道晨風里。

寧缺知道,在透明光柱穿過他身體的時候,他就已經死了,先前和自己對話的是他以極高境界強行留在這個世界的殘留意識,因為他不放心,他想看看新世界是否能夠在冥界存在下去,想看看人類是否能夠延續下去。

最后他覺得應該可以,于是便死了。

觀主有姓無名。他就叫陳某。

陳某里的某,是某某里的某,是人間隨處可見的某某。

他代表著人類的一部分。

寧缺望向天空一角,漸要被晨光遮住的月亮。

夫子代表著人類的另一部分。

桃山崖畔,陳皮皮長拜及地,神情平靜。

唐小棠隨他拜倒。

……

……

沒有永夜。人間越來越冷,那是世界外的寒意正在入侵,以此看來,無論有沒有夫子,有沒有書院。這個世界終究不可能永遠地孤單下去。

陽光灑落。雪峰上的雪漸漸融化,變成涓涓細流,然后匯成小溪向南流去,或者在荒原上會泛濫成災。然而卻也會給那里帶去灌溉所需的水。

余簾在斷崖上抱著大師兄坐了很多天。

很多天后。大師兄的(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將夜 https://hcdcn.com/Read/1995/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