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040章 攪渾 回到首頁

第1040章 攪渾
超級衙內第1040章 攪渾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等張子劍走后,李平和沉思的想了好久,秘書進來見到他深沉的樣子,嚇的也不敢打攪。938小說網 www.938xs.com¢£¢£diǎn¢£小¢£說,..o外面還幾個過來匯報工作的干部等待著縣委書記的召見。這時候秘書也只能先讓他們回去。

想了好一會的李平和一拍大腿才想明白張子劍這是聲東擊西,甚至還有diǎn想渾水摸魚的架勢。好一個張子劍,好一個新東方,把縣里的目光引到新東方身上,他再拿出條件來和他談。從主動變成被動,忽然一想,從一開始就被動中,新東方是挖掘出來的,要不是紀委調查張棟的事兒,還扯不出新東方來。

剛才還覺得一個黨校名額和新東方留在辛田,這兩個看似占便宜,其實在張子劍心里新東方壓根就會留在辛田,也就說他用黨校一個培訓名額換走一個副縣長的提名和鎮委書記的委任。這么一想來,李平和感覺到張子劍玩政治也不嫩啊!

回到縣政府,張子劍讓高飛把耿殿鵬給叫過來。幾分鐘后,耿殿鵬走進張子劍的辦公室,說道:“張縣長找我?”

“殿鵬啊!坐,正好有diǎn事兒和你商量商量。”別看縣里這些領導干部叫張子劍張縣長,其實也就感覺他年紀小,叫名顯得別扭。張子劍倒也跟著姓加職務,這回倒是親切的喊耿殿鵬名。讓這位副縣長不得不提防。

“張縣長找我來有事兒吩咐就成,這商量……呵呵。”耿殿鵬坐下后,也打量面帶微笑的張子劍,心里一陣的猜測,張子劍到底啥目的來找他商量。

張子劍給耿殿鵬一根煙,想親自給他diǎn上的時候,這位副縣長沒敢接受,搶過火機先給張子劍diǎn上,給自己diǎn煙的時候。聽張子劍說道:“來辛田這么久也沒和殿鵬縣長好好的聊聊。”

耿殿鵬完全沒摸頭張子劍的意思,平時工作交談也是一般,要是私下里聊天還真沒有,不過現在聊,就有diǎn別扭了。

耿殿鵬吐出一口煙微笑著說道:“看來張縣長還沒摸頭辛田的情況,你那個地方不明白,咱們商量著來。”

這也是試探張子劍用意,他不明白張子劍為何放下身段來,套近乎似的談。

張子劍也沒在意他的用意,突然轉變話題的說道:“耿縣長在辛田工作多年了吧!副縣長也有七八年了?”

“七年。來辛田工作到有十二年了。”耿殿鵬說道,又看一眼張子劍,不知道他為何這么問,尤其是常務副縣長這個職位上,本來十拿九穩的縣長職位,讓眼前的小青年給空降下來。從高興激動的期待,到落寞的失望。這個過程的心情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這回張子劍撩撥他的傷口,不知該怒還是要表現的失望一樣。

張子劍也觀察著耿殿鵬剛才慌亂的眼神,知道耿殿鵬還是有短板的。他上面的老領導不給力了。也只好跟著李平和走才有一定的希望。倒向李平和也是無奈之舉,畢竟常務副權勢有限,想要提拔自己身邊的干部也只能靠李平和。

“聽說省里有個培訓干部課程,殿鵬啊!這是個機會。”張子劍說道。

耿殿鵬搖搖手的回復道:“這個我也聽說了。咱們市里名額也是有限的,輪不到我。”這話說著其實也帶diǎn慘笑。像這種提拔干部的培訓,基本上都是搶破頭的搶,大部分的名額都在更高一級領導手中。

他在市里的領導已經不給力。甚至都靠邊站了,怎么幫他爭取。要是參加這次培訓,走上縣長位置說不定會更容易一些。哪怕不是縣長,市局級的一二把手也是容易的很,畢竟他坐的位置也到限了。

“我在省里到有些關系,要是耿縣長不介意的話,我想提你跑跑。”張子劍微笑著看著耿殿鵬的表情。

耿殿鵬果然像是被電了一下似的身體僵硬,接著趕緊搖手的說道:“謝謝,張縣長的好意。縣里還有好多工作沒處理完。這事兒……”

還沒等他說完,張子劍插嘴的說:“殿鵬啊!你這種思想是要不得的。這么好的機會可不能錯過,你把進步讓給別人,心里過得去吧!其他的也別說了,領導手中的名額是給誰,給什么樣的人,咱們心里都清楚。既然有這么個機會,咱們得抓住。”

耿殿鵬噎著嗓子,想說句話,但從心里就開始融化,一時說不出話來。臉色也被憋的通紅。

張子劍端起茶幾上的茶杯抿了一口,感覺差不多也到火候了,說道:“今天我跟李書記提議,金陵鎮的張棟提鎮委書記,王奎發調到縣里來,提個副縣長。”

聽張子劍說完,耿殿鵬臉也不紅脖子也不粗了。接著抽煙的空,深深地吸了兩口氣,緩和一下心情,剛才有diǎn在張子劍面前失態,回想一下確實尷尬些。

想起張子劍身后的勢力,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不過現在是交換條件罷了。

他暫時的沒答張子劍的話,而是猛抽煙,腦子里猛的轉悠著,張子劍并不是跟他單獨提,就算為了要常委票,耿殿鵬也不敢輕易的給啊!現在他又說到李平和?難道兩人之間已將交換利益,要是李平和那邊擺平,張子劍找自己是否多余?

他想了很多,要是自己去黨校學習,他所在的掌控是否會被張子劍全部給消化掉?有這種可能,但張子劍也要付出很大代價,其中還有李平和的把關,也不會讓張子劍完全掌控縣政府這邊。

那么張子劍到底什么意思呢?就為了一個副縣長和一個鎮委書記?剛上來的副縣長會排名末尾。實際權力不大,還不如鎮委書記權限大,但畢竟是提升了,一個小小的機遇甚至能邁的步子更大。

突然想到張子劍這是不是提前布局,等到他鍍金完后,把人都提到一個高度上?

“這件事我會好好的考慮!張縣長,要是沒事兒的話,我先回去了。”耿殿鵬需要再好好的想想,在張子劍的辦公室內,他很不自在,尤其張子劍看他的那張笑臉,像是吃定他似的。

“好!希望殿鵬能把握好機會。”張子劍和耿殿鵬輕微一握手,親自送他出去。

張子劍回到自己的辦公椅上,用手指輕輕的揉著太陽穴,這段時間也太耗神。為了拉攏人張子劍也不得不各種手段都用上。

這也只是開始,后面的爭斗也會更多更加激烈,現在還有個坑等著張子劍處理,木材廠的事兒得解決,常坤這位副縣長完全像是打醬油的,最少說,也催促,但具體事兒就是沒做。

廠子外面的建筑算是違章建筑,這事得算城建上管。手上的權利少啊!查起來估計也查不出啥來。要不要放出聲去,讓新東方收購木材廠。反正場地也夠大,靠在省道也方便。當儲備倉庫也是很好。

假如在攪渾這攤子水,那就熱鬧了。那些違章的建筑,想要沾光就得找關系弄合法化,張子劍不信敢有大膽的會給違章建筑弄成合法化。

現在要做的虛張聲勢,查一下違章建筑,只要對方沒手續,先在這里留一個證據,那么到時候設計到收購的時候,看誰蹦的厲害。這樣一來,張子劍手里的牌就多了。

這個坑必須挖,還得深挖。

想了好一會的張子劍,想出個小主意來。讓高飛喊上常坤,在小車班掉一輛桑塔納過來。畢竟之前張子劍開自己車過去暴漏了。

等著常坤過來,這位副縣長還不知道啥事兒,見到正主,就問道:“張縣長叫我來這是……”

“和我去一趟木材廠看看。”張子劍說完對著高飛又說道:“通知木材廠的人咱們過去考察一下。”

“木材廠也沒啥好看的,都是爛房子,場地也租出去了。不如讓他們廠長楊科赫過來給你匯報一下情況。”常坤有diǎn著急的阻勸道。

“匯報和現場查看不一樣。走,咱們邊走邊說。”說著張子劍就往樓下走,常坤在后面跟自己的秘書打了幾個眼神,讓他趕緊提前通知。就匆匆的追上張子劍的腳步。

等車走后,常坤的秘書也沒跟誰,好在知道他們去哪兒,借了輛摩托車趕緊的追。

常坤上了桑塔納后,說道:“我還以為能坐坐張縣長的好車來!怎么換這個了?”別看開著玩笑的口氣說,其實也猜到張子劍換車的低調,畢竟他的車現在縣里有些人都知道。

“車忘加油了,回來讓人給加上,一時半會的不礙事兒。”畢竟是新車,要說有diǎn問題,誰也不會信,要說忘加油,這個理由還行。

很快到了木材廠,張子劍讓司機停在路邊,問道常坤:“木材廠周邊的飯店和旅館規模到是不小,管理上得跟進啊!咦,服務員怎么都出來拉客了。”

常坤開始的時候心里還有diǎn突然的感覺,但現在張子劍用意指在飯店和旅館那邊,再說到那些人,常坤就感覺張子劍是故意說的,估計他已經明白這是一片什么地方。

正想跟張子劍往木材廠那邊扯,無非就是木材廠的空地大,這些商家看到能停車,是個好地方,就聚集起來做生意,要說管理這一片的治安也好,飯店旅館啥的,不是他分管的。可就這一會,好像打起來了。(未完待續。。)

超級衙內

超級衙內 https://hcdcn.com/Read/2064/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