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77章 勝利的曙光 回到首頁

第77章 勝利的曙光
顧凌擎白雅第77章 勝利的曙光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顧凌擎送白雅回了劉爽那里。

劉爽看到白雅回來,趕緊的迎去,手指點了腦門,胸口,左右兩肩膀,高興的說道:“謝天謝地,顧凌擎把你回來了,我真擔心你會出事。”

白雅定定的看著劉爽。

她知道劉爽是好意,但是,她并不想把顧凌擎牽扯進來。

“爽妞,蘇桀然被警察局的人帶走,他不會一輩子不出來,顧凌擎救得了我一時,救不了我一輩子。”白雅理智的說道。

“我不管了,與其提心吊膽,不然讓暴風雨來的猛烈點吧,讓蘇桀然爆,他也沒有什么好處,得罪了沈亦衍,他以后的日子也不好過,大家破碗破摔,玉石俱焚算了。”劉爽沖動的說道。

“別那么沒有理智,沒有理智倒霉的只會是自己。”白雅嘆了一口氣。

“那能夠怎么辦?看著你被蘇桀然那個人渣糟蹋嗎?”劉爽火道。

白雅看向窗外。

暴雨依舊很大,雨落在地,撿起了水花,整個A市被籠罩在煙雨之,朦朦朧朧,迷迷糊糊。

“我想來想去,有一個辦法。”白雅望著夜色沉聲說道。

“什么辦法,你快說,我去做。”劉爽擺過白雅的身體著急的說道。

“蘇桀然有你的錄像作為把柄,如果我也有他的把柄呢?”白雅反問道。

“他那個人猴精猴精的,他又不喜歡你,什么事情都不會跟你說!他那父母是誰,你今天才見過,可想而知,蘇桀然防備性多強了,他不會把自己的秘密告訴你的。”劉爽很確定的說道。

“不是這個,我是說他和邢瑾年的關系。”

“他們是金主和女奴的惡心關系,提起來我生氣,你沒看到那個邢瑾年有多賤,在野外和蘇桀然那什么了,我想起來都想吐。”劉爽火道。

“所以,蘇桀然那么不低調對我們來說反而是好事,他是高官,這種負面新聞對他也不好,說不定,能把他從權位拉下來。”白雅思索著。

“你也說他位高權重了,之前那個月什么的女的,已經失蹤了,他們不敢招惹蘇桀然的。”劉爽嘆了一口氣。

“但是邢瑾年敢招惹他,邢瑾年的父親是州長,按照權位講,高蘇桀然兩個級別,現在邢瑾年跟著蘇桀然名不正言不順,她應該更希望我和蘇桀然離婚,所以,她會配合我們拿到證據。”白雅猜測道。

“邢瑾年是名媛,爸爸又是州長,她會甘愿曝光自己是三,估計不太可能吧,他們那些人,都是自私的。”劉爽擔心道。

“不試試怎么知道呢?我還可以跟她談判。”白雅已經下定了決心,她不要坐以待斃,撥打電話給了邢瑾年。

邢瑾年那邊接聽了電話。

“你居然會打電話給我?”邢瑾年陰陽怪氣的說道。

“蘇桀然說不離婚。他還拿了我朋友的把柄威脅我,把柄是什么,你心里應該清楚。”白雅單刀直入。

邢瑾年的目光陰鷙了起來,“你什么意思?特意過來炫耀的?”

“我沒這個必要,打這個電話的目的,只是告訴你,我們現在站在一條船,有一個共同的目的,那是讓蘇桀然離婚。”白雅冷靜的說道。

“不好意思,你白雅不要的男人,我也不要,我還沒有必要要吃你吃剩下的。”邢瑾年火道。

“你確定不要嗎?認識蘇暢浩嗎?”白雅問道。

“空軍部首長,怎么了?不要告訴你,你勾搭他了?”邢瑾年諷刺道。

“他是蘇桀然的堂兄,你應該知道蘇桀然是什么身份背景了。

他現在是衛生部副局長,可能明年會成為正局長,再干兩年,是市長。

按照他的身份背景,不出十年,職位會在你爸爸面,你真的要放棄了嗎?”白雅微笑著說道。

“那么好,你為什么不要?”邢瑾年擰眉。

“因為他喜歡的是你不是我,一個不愛我的男人我為什么要?十年后,我也三十四了,那個時候再被他踢了,不白白浪費十年青春了嗎?”

“呵呵,那我等十年后他離婚后好了。”邢瑾年得意洋洋。

“別忘記了,十年后我三十四,十年后,你也三十四了,你能保證蘇桀然還愛你?你能確定不會出現你更厲害更漂亮更妖嬈更年輕的女孩?”白雅不遺余力的刺激道。

邢瑾年瞇起眼睛,猶豫了一會,壓低聲音問道:“你到底要什么?”

“你幫我拿到劉爽的錄像,我會請律師處理離婚,肯定能夠離的了。”白雅談判道。

“蘇桀然把這個錄像復制了好幾份。”邢瑾年說出口后悔了。

她應該只拿一份出來,給白雅,然后騙白雅離婚的。

白雅提出離婚,蘇桀然爆出錄像,有再多也沒有用了。

白雅肯定更加堅決的離婚。

她口誤了,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頭。

白雅也估計蘇桀然會準備好幾份復制件,“還有一個辦法,我擁有你和蘇桀然出軌的證據。”

“你想害我?蘇桀然現在沒離婚,我名不正言不順,名聲臭了。”邢瑾年生氣的說道。

“你在海邊別墅和蘇桀然那么明目張膽,你以為你的名聲現在不臭嗎?只是,那些人不

想說穿了而已。”白雅冷聲道。

“所以,我更不能把證據給你,我怎么知道你是想要離婚,還是想要陷害我呢。”邢瑾年防備的說道。

“那個你放心了,我拿到你和蘇桀然的證據不過是威脅蘇桀然,讓他不要把劉爽的錄像發出去。

你和蘇桀然的錄像,我只會珍藏起來。

而你,可以拿到劉爽的錄像進行復制的。

如果我把你和蘇桀然的錄像公布于眾,你也可以把劉爽的錄像公布于眾。

我不離婚是為了劉爽的錄像,你覺得我會那么做嗎?”白雅理智的分析道。

邢瑾年那頭沉默著。

十五秒后。

她沉聲問道:“你真的愿意離婚?”

“有騙你的理由嗎?”白雅反問。

“好,成交。我會盡快把錄像給你,但是,請你盡快離婚。”邢瑾年決定了。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白雅也微微揚起了嘴角。

她總算看到了一絲希望的曙光。

顧凌擎白雅 https://hcdcn.com/Read/5734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