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75章 孩子多大了? 回到首頁

第175章 孩子多大了?
顧凌擎白雅第175章 孩子多大了?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你怎么會在這里?”白雅詫異的問道,用毛巾揉著潮濕的頭發。品書網

顧凌擎起身,拿過她手的毛巾,替她擦著頭發,聲音沉沉的,“讓你發消息給我,你當我的話是耳邊風?”

白雅聽出他的不悅。

她沒有想過發消息給他,今晚想要好好休息的。

但是,他已經找來了。

她再說不想發消息給他,不是死的快嗎?

“我準備洗了澡發給你的,身有股不好聞的味道。”白雅找了一個理由,下頷瞟了眼洗手間,“你要不要也洗一下。”

顧凌擎把毛巾丟在椅子,深沉的審視著她。

白雅抿著嘴唇不說話,多說多錯。

“姑且相信你。”顧凌擎朝著她的洗手間走去。

白雅看著他走進洗手間。

她邀請他洗澡,只是客氣一下而已。

她沒想到顧凌擎真的在她這里洗澡。

他不會今晚睡在她這里了吧?

要是被冷秋尊看到,她昨天那些冠冕堂皇的話是啪啪啪打臉啊。

她走到洗手間前,試探性的問道:“你也住在這個酒店嗎?你的行李在這里?”

顧凌擎打開了洗手間的門。

白雅嚇了一跳,對他深邃的眼睛,“怎,怎么了?”

“我今天晚住你這里,我的行李在車,一會我的士兵給我送過來,你還有什么要問的?”顧凌擎大大方方的說道。

“那個,你不覺得你住在我這里是不合適的嗎?要是被人發現不太好,畢竟你有未婚妻。”白雅試著說服他。

顧凌擎俯視著她,眼眸倒映出她的樣子,“我和蘇筱靈訂婚已經三年多了,你覺得我會娶她?”

白雅有一瞬間的腫怔,看向顧凌擎。

他沒有讓她看清楚,把洗手間的門給關了。

白雅定定的站在門口,垂下了眼眸,心有種又酸又澀的感覺,在血液里流淌著。

記憶的閥門也打開了。

曾經,她也以為顧凌擎是愛她的,即便知道六年前,是他強了她,給她留下傷害,她也可以選擇原諒。

直到他失憶后,說了一句:海藍,我好想你。

她所有的堅持,堅守,努力,以及自以為是的愛情都崩塌了。

顧凌擎最愛的不是她,而是周海蘭。

那種撕心裂肺的痛,蘇桀然給的更深,以至于,她都沒有了生活下去的勇氣。

顧凌擎是一個深不可測的人,即便她學習了三年的心里研究,依舊無法走入他的內心。

那種生是孤單,死是孤獨的感覺,再也不要來一回。

她曾經愛他,即便他不愛她,她也希望他以后的路走的好好的。

白雅拎著行李從房間走了出去,問前臺重新要了一間房間,特意,鎖了門。

顧凌擎從房間出來,看白雅已經不在,撥打電話過去。

“在哪?”顧凌擎沉聲問道。

“你現在房間的對面,我已經睡下了,晚安,首長。”白雅清冷的說道,掛掉了電話。

她從包里拿出藥片,吃了一顆,躺下睡著了。

一覺,睡了很長的時間。

白雅醒過來,看了一眼手機,已經九點半了,有好幾個電話。

冷秋尊的,顧凌擎的,一個陌生的來電顯示。

她進洗手間,刷牙,洗漱后,拿起手機,走到窗口,拉開窗簾,看向外面。

今天的天氣挺好,陽光明媚,照在身暖洋洋的。

她給陌生的來電顯示撥打電話過去,“喂,哪位,找我有事嗎?”

“你是白雅?”一個女人的聲音,帶著不可置信的詫異,感覺并不友好。

“你是哪位?”白雅一時間沒有想出這個人是誰。

“熊黛妮。”熊黛妮說道。

白雅知道是誰了,蘇桀然的母親。

“熊太太找我有事?”白雅鎮定的問道。

“你才是熊太太。”熊黛妮不客氣的說道。

白雅笑了,“難不成是熊小姐?”

“請稱呼我夫人。”熊黛妮陰里陰氣的命令。

白雅無所謂的點了點頭,“你找我有事?”

“我打電話給了心理研究所,聽說你現在負責我弟弟的案件,安琪的案子也是你破的,你不是婦產科醫生嗎?怎么搖身一變,成為心理學博士了?”熊黛妮好的問道。

“時間能夠改變很多東西,職業,環境,人物關系,這不影響我的辦案,您弟弟的案件有一個團隊的人在負責,應該很快會水露石出,不用擔心,如果沒事,我現在要出去工作了。”白雅公事公辦的說道。

“你和桀然見過面了沒有?”熊黛妮試探性的問道。

“我和他,現在的關系,還是不見為好,夫人覺得呢?”白雅反問。

“希望你有自知之明,我不喜歡你。”熊黛妮倒也干脆。

“彼此,彼此。”

熊黛妮:“……”

白雅掛了電話,一大早的,接到這樣的電話,還真是讓人心里不舒服。

她收起手機,放進了包包里,來到前臺,“請問現在還有早飯供應嗎?”

“有的,二樓餐廳,到十點。”前臺微笑著說道。

“謝謝。”白雅走進二樓餐廳,一眼,看到了顧凌擎。

他也看到她,冷冷的,酷酷的,沒有移開目光,死死的看著她,頗有興師問罪的意味。

白雅移開目光,拿盤子,舀了一些蛋炒飯,拿了兩塊培恩,一根火腿,和手撕包菜。

她看顧凌擎還看著她,如果不坐到他那,估計會發飆。

她若無其事的走過去,公事公辦的打招呼,“您好。”

顧凌擎下頷瞟向對面,“坐。”

白雅放下盤子,“我去拿些牛奶和水果。”

“嗯。”顧凌擎應了一聲,算是應允了。

白雅拿了一些西瓜和小番茄,端了一杯牛奶過來,剛坐下,聽顧凌擎問道:“為什么不接電話?”

“那個,我睡著了,沒有聽見。”白雅解釋道,低著頭吃蛋炒飯。

顧凌擎也沒有說話,好像吃完了,但是不走。

她吃的戰戰兢兢的。

“喲,你們挺早啊。”冷秋尊的聲音想起。

白雅還以為自己起的挺晚了,沒有想到冷秋尊她起的更晚。

冷秋尊不客氣的坐在了顧凌擎的旁邊,看著白雅問道:“我昨天打你電話怎么不接?”

“我睡著了,沒聽見。”白雅趕緊解釋道。

“你昨天跟我說生過孩子,現在孩子幾歲了?”冷秋尊緊接著問道。

白雅:“……”

顧凌擎白雅 https://hcdcn.com/Read/5734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