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77章 你是我唯一的女人,... 回到首頁

第177章 你是我唯一的女人,...
顧凌擎白雅第177章 你是我唯一的女人,...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她有一種買塊豆腐撞撞死的沖動。品書網

她越是想要隱藏她和顧凌擎的關系,越怕這層關系被發現。

被發現后的結果,她無力承擔,所以揪心,糾結,想要求救,但是,又不知道像誰求救。

冷助理詫異道:“白警官,你在動車的時候,一直跟顧先生在一起的啊。”

白雅低著頭不說話。

“是,她是我和在一起。”顧凌擎代替白雅回答道。

“你們不會是男女朋友關系吧?”冷助理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

顧凌擎沉默著。

白雅受不了這層壓力了。

她需要反彈,解釋道:“不是,我和顧先生不是男女朋友關系,我的好朋友在他們軍區里面做醫生,所以我和顧先生是認識的。”

顧凌擎冷冷的看著白雅,幽邃的眼諱莫如深,緊抿著的嘴唇顯示了他的不悅。

“原來不是啊,具體再說說案件吧。”冷秋尊言歸正傳,“我看了下,這段錄像雖然不明確拍攝的時間,但是,不可能是二十五年前的技術可以做到的。”

“確實是這樣的,我們根據人臉識別,查到了這個人的身份。

她叫王冬兒,今年三十五歲,是平衍市平鎮五里鄉菜花村的人。

她曾經有位姐姐,在二十五年前出去打工,失蹤了。

這個姐姐,是第一名女性死者王夏荷。

這姐妹兩從小沒有父母,感情非常好。

而這姐妹兩本來長得像,王冬兒還特意整容成了王夏荷的模樣。”程先生說道。

“所以這王冬兒是兇手咯,她是通過什么手法殺人的呢?”冷助理好道。

“問題是,在熊死亡期間,她在拍片,很多人都能作證。”程先生擰眉道。

“這王冬兒一定是兇手,有同謀,能制造不在場證據,抓回來看看吧。”冷秋尊說道。

“我還有一個問題覺得很怪,之前不是沒有查到死者之間的聯系嗎?看樣子,他們在二十五年關系很好了。”冷助理問道。

“二十五年前,電腦還沒有普及,那個時候的人是通過信件來往,可能在信件署名都是用的筆名。

我們重視了絡,手機,卻忘記了還有一種原始的聯系方式,信件。

他們這些人,現在都在A市,彼此之間應該還有聯系,用的是信件這種隱秘的方式。”白雅分析道。

顧凌擎對著程先生吩咐道:“去軍區查下,熊長安和熊志清之間是否用信件聯系。”

“還有,三名二十五年的兇手也是現在的死者,熊錦平,熊志清,熊長安,都姓熊,他們的結識會不會跟姓氏有關,可以問下熊錦平的姐姐熊黛妮。”白雅建議道。

“可以抓捕王冬兒了,先找她聊聊。”冷秋尊說道,起身,朝著前面走去。

白雅也跟著起身,有電話進來。

她看顧凌擎一直鎖著她,目光太具有侵略性,看都不看是誰的,接聽了,緩解自己現在的心虛。

“白雅,黛妮說你回來了。”宋惜雨的聲音從手機里面傳出來。

白雅愣了一愣,快步走出會議室,應了一聲,“嗯。”

她朝著空花園走去。

“別見凌擎,你知道的,你招惹不起。”宋惜雨直入主題。

“已經見到了。”白雅沉聲道,目光清冷的看著空氣。

“他不記得你,忘記了你們之間的事情,如果你想要很好的活著,想要他更好的活著,你也忘記吧。”宋惜雨語重心長道。

白雅聽出來宋惜雨的警告之意,想起了過去,他們歇斯底里的傷害。

心,沉到了冰湖底下,血液涼的徹底,眼眸也暗沉了下來。

“我有一個朋友叫劉爽,她現在在特種軍區里面做醫生,我需要她百分之百的安全,如果她不安全了,我也不知道我會做出什么來。你能保證她的安全嗎?”白雅談判道。

“放心,只要你放過凌擎,我可以答應你。”宋惜雨承諾道。

“給我一點時間。”白雅說道,閉了眼睛。

心里沉沉的,好像壓著千斤重的水,又酸酸澀澀,很是難過。

她和顧凌擎再遇,還沒有開始,必須分開了。

這是命運吧。

她睜開眼睛,目光已經清明,絕望,以及冷情。

轉過身。

顧凌擎站在身后。

她嚇了一跳,也不知道他什么時候過來的,站了多久,聽到了什么。

她心虛的垂下眼眸。

顧凌擎走到了她的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眼神鋒銳的像是X光一樣,命令道:“抬起頭來。”

白雅深吸了一口氣,抬眸,看向他。

清澈的眼倒映出他清雋的模樣。

“從凌晨開始你特意的躲我。”顧凌擎說的是陳述句。

她是特意的躲他,不想他們的關系曝光。

他們的關系一旦曝光,宋惜雨會來找她施壓。

現在他們的關系沒有曝光,宋惜雨已經來找她了,說明,宋惜雨真的非常的在意她。

“首長覺得我和你是什么關系?”白雅直接問道。

“你是我唯一過的女人,你說是什么關系?”顧凌擎冷冷的說道,目光犀利的鎖著她。

“可您有未婚妻,您未婚妻的父親是紀檢的副統,權勢滔天,權傾朝野。如果被蘇正發現我和他的準女婿發生了什么,你覺得他會怎么對付我?”白雅理智的問道。

“有我在,不會讓他們傷害到你。”顧凌擎承諾道。

白雅的眼紅了幾分,水霧在眼彌漫。

過去的顧凌擎,也是這么跟她說的,所以,即便粉身碎骨,她也想和他在一起。

可是……

她付出一切,等到的是背叛的滋味。

他的心里,最深處的是周海蘭,不是她。

他永遠不會知道她當時的心痛和絕望。

“等你確定了你對我是什么感情再來跟我說這句話,不然,首長這種行為跟渣男沒什么兩樣。”白雅不客氣的說道,經過他。

顧凌擎握住了她的手腕,斜睨向她,眸色深深的,抿著嘴,沒有說話。

白雅估計他也不會說什么了,勾起了嘴角,“別告訴我,跟我睡過幾次愛我了?”

顧凌擎白雅 https://hcdcn.com/Read/5734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