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80章 鳩占鵲巢 回到首頁

第180章 鳩占鵲巢
顧凌擎白雅第180章 鳩占鵲巢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你什么都忘記了,什么都不知道,你以為的沒有忘記,不過是你的揣測而已。手機端 m.vodtW.com”白雅擰眉說道,聲音已經哽咽了。

顧凌擎深邃的看著他,漆黑的眼眸倒映出她梨花帶淚的小臉。

他不知道他們過去發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她為什么那么的排斥他,堅定的認為他不喜歡她。

但是,他清楚現在心里的感覺,他看到她哭,心疼,那種疼痛的感覺非常的具體。

她說要放棄他,他也痛。

顧凌擎低頭,吻了她臉的淚水,咸咸的,心里同樣苦澀,霸道的說道:“那等我知道,在我沒有恢復記憶之前,我是不會放開你的。”

“你這是在浪費你我的時間。”白雅推他。

顧凌擎握住她的手,“你反正也沒有男朋友不是嗎?”

話雖這么說,她知道的,怕自己再陷下去。

“咚咚咚。”敲門聲響起。

白雅防備的看向門口。

“什么事?”顧凌擎問道。

“我,小王,冷先生請您過去一下,有要事商量。”小王說道。

“你快點去吧,不然,冷秋尊一會要過來了。”白雅提醒道。

顧凌擎松開了白雅,起身,打開電腦里的視頻件,看著她說道:“我去去來,你先看。”

“嗯。”白雅應了一聲。

顧凌擎出門。

她看他走了。

她在他的放家里不太合適,拎起水果,朝著自己房間走去。

冷秋尊的房間

“案件馬要水落石頭了,是你讓級命令我們不要在干預的嗎?”冷秋尊直言不諱的說道。

“這個案件牽扯太多,由我們軍區接手處理了,冷秋尊可以提前休息,不是挺好嗎?”顧凌擎不冷不淡的說道。

“事業有專攻,顧先生不覺得你現在是越俎代庖嗎?因為兇手和死者都是軍區的人,可以草菅人命,我覺得必須給死者家屬一個交代。”冷秋尊凌厲的說道。

顧凌擎勾起嘴角,在沙發坐了下來,“冷先生所謂的交代是什么?”

“讓死者家屬知道自己的孩子是怎么死的!”冷秋尊冷冷的說道。

“知道怎么死的?然后去找兇手報仇,問題是,兇手已經被殺了,對這些死者的父母來說,仇又在哪里?

他們的孩子已經死了二十五年,現在的他們,已經白發蒼蒼,過去的傷痛也用時間和另一個孩子抹平,或許,因為不知道自己孩子的情況,心里還帶著一份希望,希望自己的孩子能生活的很好,殘忍的現實對他們來說沒有一點幫助。”顧凌擎沉著冷靜的說道。

“所以你淹沒一個事實嗎?”冷秋尊不認同。

“事實已經被發覺了,沒有淹沒不淹沒之說,只是選擇更好的方式去表達,如,可以從金錢,事業彌補。”

“這不過是因為你想維護軍區的聲譽,別說的真好聽,顧先生不過是一個虛偽陰險狡詐的小人。”冷秋尊很凌厲的說道。

“二十五年前,這三個人還沒有參軍,我只問,他們在參軍后,并沒有做出任何傷天害理的事情,我維護軍隊的榮譽,并沒有錯,如果一個軍隊不被信任,老板姓的情緒逆反,你覺得對維護和平有幫助嗎?

另外,這種消息一旦傳到國外,你覺得對我們國家有幫助嗎?

我或許做事不夠光明磊落,在別人眼里,我是一個陰險小人,不過,在國家榮譽和利益面前,我個人的犧牲又酸什么!冷先生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我還要回去繼續辦案。”顧凌擎站了起來。

“你這么冠冕堂皇,白雅知道嗎?你覺得她會認同你的做法嗎?”冷秋尊陰冷的說道。

“我做事,不用別人認同。”顧凌擎狂傲道,打開門出去,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看白雅已經不在了。

他撥打電話給白雅。

白雅正在自己的房間里啃蘋果,瀏覽著錄像剪切前的資料。

她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是顧凌擎的電話,不想接,把手機靜音了,放在手邊。

滴答滴。

門被打開了。

顧凌擎走了進來。

白雅:“……”

他哪里來的房卡啊?啊?啊?

“怎么不接電話?”顧凌擎說道,關門,朝著她走過去。

手機放在她手邊,她能說沒聽道嗎?

“看到一個關鍵的內容,所以沒有接。”白雅解釋了一句,咬著蘋果看電腦。

“什么關鍵的內容?說說。”顧凌擎不動聲色的坐到了她的旁邊。

他對她為什么離開他房間的事情,只字不提。

白雅肯定也不會主動提出來。

“你看,這里出現的人挺多,我建議對這些人都一一進行審問,只要有一個人心里素質不高,能夠立馬突破。”白雅建議的說道。

“嗯。”顧凌擎應了一聲,沒有其他表示。

白雅也只好再看下去。

她之前有看過這種片子,劉爽老是拉著她一起看。

其有一個錄像,她印象深刻,是一個男的五分鐘之內讓一個女的那個到了四次還是五次。

她當時覺得好神。

因為那女的那個什么到了的時候特別明顯。

她看他們剪切前的,才發現,都是剪切的。

女的道了第一次后,會讓休息好一會,然后繼續,只是間的那些休息的過程,全部都去掉了。

怪不得呢。

原來都是假的。

不過,再假,看的也讓人面紅耳赤的,何況,旁邊還坐了一個顧凌擎。

她感覺到他看她的目光,扭頭,看向顧凌擎。

他果然看著她,不知道看了多久。

“看我干嘛,看錄像。”顧凌擎提醒道。

白雅:“……”

“你不看著我,怎么知道我看你。”白雅回復道。

“我已經看出問題了,你不知道你看出來了沒有。”顧凌擎沉聲道。

“你看出來了,為什么不說?”白雅表示特別的無語。

“你是專業的,我只是想看看你的能力在哪里?”

“我的專業是心理研究,不是在看錄像。”白雅合了電腦,“既然你已經看出來了,說說吧,顧大首長。”

“自己看。我昨天沒睡好,休息一會,兩點去局里,你如果兩點還沒有看出來,我再告訴你。”他在她的床倒下,右手擱在額頭,閉了眼睛。

顧凌擎白雅 https://hcdcn.com/Read/5734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