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82章 就這樣,一輩子在一... 回到首頁

第182章 就這樣,一輩子在一...
顧凌擎白雅第182章 就這樣,一輩子在一...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白雅推著顧凌擎,“誰要撩你了。手機端 m.vodtW.com”

“那我撩你。”顧凌擎很霸道的說道。

白雅心跳跳的非常快,看向他。

他很嚴肅,不變的冷酷,即便是情話,也是一本正經。

她覺得自己應該聽錯了,想要離開他的臂彎之間。

他低頭,吻住了她的嘴唇,不給她一點拒絕的余地,強勢的,兇猛的。

呼呼呼的熱氣在她的耳邊。

她壓根無法思考,想要推開他力氣又沒有,被他吻的越來越呼吸困難,頭往后仰,又被他壓著后腦勺。

白雅只能拼命的呼吸。

顧凌擎握住了她的手,壓在了自己的腹部面,隔著褲子,她都能感覺他爆發性的力道,想要抽出手,他又不讓。

她火了,用力的握住。

顧凌擎悶哼一聲,松開了她的嘴唇,目光灼灼的看著她,“小雅,太緊了。”

白雅心跳漏了一拍,抽出手,手心像是被煙蒂燙過一般,蹭著衣服,“我快透不過氣來了。”

“現在接吻還不會換氣嗎?你也夠笨的。”顧凌擎沉聲道,看似責備,卻都是寵溺的語氣。

她朝著桌子走去。

顧凌擎并不想這樣放她走,握住了她的手臂。

白雅無奈的說道:“我還沒有看出錄像的問題,兩點要去警察局了。”

“6點10分處,有兩個人在聊天,從嘴型可以看出,他們說的是今晚一起去看《美人海》的首映,這個是去年的一場電影。”顧凌擎提醒道。

“你已經看出了,為什么不告訴我?”白雅沖去電腦那,打開來看,真的有兩個人在說話。“你確定他們說的是這個嗎?沒有聲音。”

“看唇語,不會有錯。”顧凌擎確定的說道。

“所以,他們提供的不在場證據是假的,他們是兇手,我想從目擊證人那突破。”白雅已經有注意了。

顧凌擎在她的身邊坐下,深幽的看著她,“我覺得你現在不應該花心思在案件,而是應該花心思在我的身,你覺得呢?”

白雅站了起來,很是局促,“你昨天已經那個過了。”

“你之前是醫生,你應該知道,男人其實只要休息十幾分鐘,能開始第二次的。”顧凌擎沉聲道。

“也不是非要那個的吧。”白雅輕聲道。

“我想要。”他霸道而自白的說道。

“下午還要工作呢。”白雅拒絕道。

“行。”顧凌擎站了起來,睨著他,“你不肯,算了,不過,其實,很多男人會被第二腦所有,我雖然不至于,多少還是會被影響的,希望,不要在你工作期間做出不雅的事情。”

白雅握住了他的手臂,“你不會的,對吧?”

顧凌擎勾起嘴角,“你說呢?”

白雅煩躁的甩開他的手,“你這哪里是撩,是脅迫。”

顧凌擎摟住她的腰,拉到身邊,聲音壓低了些,“小雅,我想要你。”

白雅抿著嘴唇巴望著他,“可以拒絕嗎?”

“不可以。”顧凌擎想都不想的說道,可是,他沒有動手,好像在等著她同意。

白雅睨了一眼電腦右下角的時間,一點二十了。

現在的她,已經二十七歲半,過了少女時愛做夢愛幻想的年紀。

她開始明白,男人想和女人做,愛,不一定是愛,

有時候是一種征服,有時候是一種證明,有時候,是一種生理需求。

顧凌擎昨天已經和她發生過關系了,生理需求不太可能。

他是想要征服呢,還是想要證明呢?還是……因為愛。

最后這種可能她不敢想。

她怕想,怕沉淪,怕永世不得翻身,當一場成熟男女的邂逅吧。

“你快點。”白雅同意了。

顧凌擎嘴角微微往揚起,更為熱烈的吻住了她的嘴唇,壓在了床。

細細密密的吻經過她的頸窩,耳垂,鎖骨,再往下……

“白雅,你的反應很好,你喜歡的,對不對?”顧凌擎聲音沙啞的問道。

“你這樣弄,有誰不喜歡嗎?”白雅反問。

“我也喜歡。”顧凌擎笑著說道。

白雅心跳漏了幾拍。

他握住了她的腳踝,壓到她的臉色。

白雅清晰的感覺到他要了她,輕輕的呼吸著,臉蛋滾燙到發紅。

他的視線太炙熱,她不好意思的別開臉。

他擺過她的臉頰,讓她正對著自己,“我以前也喜歡的,對吧?劉爽說,我經常來找你,逼得她要出去打麻將。”

白雅沒想到劉爽這都跟他說,她難以啟齒。

他想要她說,在磨,磨的她難受了,擰緊了眉頭,“你快點。”

“快點什么,之前不是說不要的嗎?”他很有興致,喜歡她著急的模樣,讓他覺得,他也是被需要的。

她說要他放過她的時候,他的心里很不舒服。

他不想成為她的可有可無。

“顧凌擎。”白雅嗔怨的喊道,聲音嬌滴滴的,特別好聽。

如果她能說出口,估計也不是白雅了。

“知道了。”他也忍不住。

兩個人都舒服的發出細膩婉轉的聲音。

顧凌擎心隨意動,吻住了她微微張開的嘴唇,雙手肘撐住了床,拖住了她的腦袋。

畢竟是軍人出身,體質,力量,速度超級好的。

白雅受不了,聲音全部淹沒在他的口。

她也激動了起來,摟住了他的腰,竄流的不知名東西到處亂跑,腦白茫茫的一片,緩緩的踩在了云端,飄飄蕩蕩,慢慢的在落下來,恢復了理智,視線聚焦,看顧凌擎鎖著她。

她不知道他看了她多久,很害羞,眼眸閃爍,“你看著我干嘛。”

“這里我們兩個人,不看你,看我自己?”顧凌擎回道。

“你該下來了吧,快兩點了,我還要洗澡。”白雅臉紅著說道。

顧凌擎沒有動,“覺得這樣和你一輩子也挺好,我反正對其他女人也提不起興趣。”

白雅不明白他說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娶她?

還是花言巧語的迷惑她?

“你覺得不舒服嗎?”顧凌擎一本正經的問她道。

白雅真不想在事后討論這個話題,敷衍道:“還行吧。”

顧凌擎微微擰起了眉頭,“白雅,你太悶了,有什么要求可以跟我說,我接觸的女人你一個,所以,不太清楚女人喜歡怎么樣的?做的不好,盡量改善。”

顧凌擎白雅 https://hcdcn.com/Read/5734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