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240章 手拉手,一起走 回到首頁

第240章 手拉手,一起走
顧凌擎白雅第240章 手拉手,一起走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白雅醒過來,已經是午的十點了。

顧凌擎不在旁邊。

她先起床,刷牙,洗了臉,出門。

顧凌擎也不在客廳里。

她想和他道別后再走,撥打了電話給顧凌擎。

“你什么時候走?”顧凌擎先問她。

“下午吧,現在都十點了,吃了飯后走,你回來吃飯嗎?如果你回來吃飯,我做飯給你吃。”白雅柔聲道。

“好,我一小時后到。”顧凌擎掛了電話,看著手的檢驗報告。

白雅包的兩種藥,一種是安眠藥,一種是氯丙嗪。

氯丙嗪的鎮定劑的主要成分,主要治療狂躁癥之類的精神病患者。

白雅,怎么會隨身攜帶這種藥。

他想起之前,白雅和他吵架的時候,好像說話她也有病之類的話。

他以為她指的是她胸口受的傷,現在看來,白雅說的病,可能是精神類疾病。

他以前究竟做過什么,傷他那么深。

*

顧凌擎到了公寓,聞到菜香。

他去廚房。

白雅正圍著圍裙忙碌。

他前,抱住纖瘦的她。

白雅回頭看他,“你回來啦。我這邊好了,你先去餐桌前坐下,我把菜盛起來可以吃了。”

“小雅。”顧凌擎沉聲喊道,看著她的明眸皓齒,眼波光閃動,“我以后一定不會負你。”

白雅心里涌動著潮濕的熱潮,“我知道,你是一個說道做到的人,出去吃飯啦,嘗嘗我的手藝。”

“我來端吧,燙的。”顧凌擎柔聲道,松開了白雅。

白雅看著顧凌擎端著菜走出,眼紅紅的,莫名的,澀澀然。

現在的顧凌擎雖然沒有過去的記憶,但是她覺得,她一直愛著的那個男人,回來了。

顧凌擎放了菜碗,又進廚房,看到她的眼淚,擔心的握住她的手,心疼道:“怎么了?被燙到了嗎?我讓你不要端菜的。”

他打開了水龍頭,握著白雅的手放在水龍頭下面用水沖洗。

白雅反而更想哭,“我沒有被燙到,只是想到了以前,以前的你,也是這樣的。”

顧凌擎關掉了水龍頭,拿毛巾擦干了她的手,“可能是你喚醒了我的人性吧,你去美國的三年多里,我也覺得我是冷血的。”

“曾經的我們答應唐小九要幫他找出兇手,將兇手繩之以法,如果不找出來,我們不在一起,所以,我們一定要找出兇手。”白雅擦了擦眼淚說道。

“好,我們一定找出兇手。”顧凌擎承諾道。

白雅反而抱住了顧凌擎,把臉悶在他的懷里,感受著他的溫度,感覺著他強有力的心跳。

她經歷了三年又三年,才最終和他在一起,以后,再也不要分開了。

顧凌擎手搭在她的腰,眸閃過一道暗沉,“小雅,我以前是不是傷害你挺深。”

“是我自己想不開吧,你回來了,好。”白雅悶在他的懷里說道。

“嗯。”顧凌擎沒有追問下去,“我端菜,聞著味道想吃了。”

“對了,我做了你喜歡吃的梅菜扣肉,你嘗嘗。”白雅把蒸鍋打開。

“我來端。”顧凌擎用毛巾捂著,把梅菜扣肉端了出來。

她還做了麻婆豆腐,宮保雞丁,冬瓜排骨。

顧凌擎嘗了一口梅菜扣肉。

白雅巴望著他,非常想知道他吃的感覺。

顧凌擎點了點頭,“很好吃,之前在你學校附近吃的味道還好,我以前肯定很喜歡吃你做的菜。”

白雅笑了,“你要是喜歡,我經常做給你吃。”

“還有我們的孩子。”顧凌擎說道,扒了幾口飯。

說道孩子,白雅心里又咯噔一下,“你那邊的人查的怎么樣了?”

“孩子應該不在蘇桀然那里,但是我的人會二十四小時跟著蘇桀然的,只要蘇桀然去見我們的孩子,他們會立即救援。你現在要做的,是不動聲色。”顧凌擎解釋道。

白雅點了點頭,陪著顧凌擎一起吃飯。

她的手機響了起來,周海蘭的,她著顧凌擎的面接聽了。

“白雅,你好,我是周海蘭,請問,你找到我的孩子了嗎?”周海蘭柔聲問道。

白雅想了一下,“不好意思,我暫時沒有心思和時間,我要出差,大約三個月后回來。”

“要三個月嗎?”

“嗯,需要三個月。抱歉。”白雅沉聲道。

“沒有關系,我知道了,本來也是為難你。”周海蘭掛了電話。

她好聲好氣說話,白雅反而覺得她挺可憐,看向顧凌擎,“剛才打電話給我的是周海蘭。”

“她那邊你不用擔心,我已經找了一處地方讓她在那里先修養,等我們三個月后回來,你再給她治療,事情有分輕重緩急,她也能明白的,畢竟她的這個事情也急不來。”顧凌擎解釋道。

“我從蘇桀然那里聽來一個消息。”

“他那的消息不用說,真真假假分不清楚,他不是省油的燈,我并不信任他。”顧凌擎插斷了白雅的話。

白雅低下了頭,吃了兩口飯,覺得還是應該說出來,“蘇桀然說,周海蘭有一個孩子,孩子是你的。”

“不可能,我沒有和周海蘭發生過關系。”顧凌擎很確定的說道。

“六年前,你強了我,是因為被敵人下了藥,我暈過去了,不知道發生了什么,蘇桀然說他們采了你的J子,讓周海蘭受孕了,好生出你的孩子,進而威脅你,孩子是不是你的,只要去進行DNA鑒定可以了。”白雅說道,打量著顧凌擎的表情。

顧凌擎握住了白雅的手,“不管這個孩子是誰的,在我心你最終,我絕對不負你。”

顧凌擎的這句話,她剛才聽到了的。

白雅反握住了顧凌擎的手,“我是你的妻子,那個是你的孩子,雖然來到人世間的方式有些特別,如果你決定把那個孩子放到身邊,我會當成是自己的孩子,全心全意的對他。"

“小雅。”顧凌擎喊了一聲.

他記得之前白雅說過,她的眼容不下一粒沙子的。

白雅微微一笑:“因為你包容了我,所以,我也應該包容你,反正現在什么都不能分開我們,未來的路,或許還是充滿了荊棘,但是我們手牽手,一起走。”

顧凌擎白雅 https://hcdcn.com/Read/5734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