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255章 眾矢之的,無力回擊... 回到首頁

第255章 眾矢之的,無力回擊...
顧凌擎白雅第255章 眾矢之的,無力回擊...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白雅渾身一顫,下意識的轉過身,蘇桀然握住了她的手臂,不讓她走。手機端 m.vodtW.com

白雅頓時覺得渾身的壓力壓在身。

她不想面對顧凌擎,也不想面對顧凌擎的家人。

可想而知,他們會怎么說她,她怕自己會當場發病。

她好面子,非常非常的要面子。

她幾乎是用求饒的眼神看著蘇桀然,搖著頭,身體都在顫抖著“讓我走。”

蘇桀然非但沒有讓她走,還摟住了她的肩膀,一起進了窩。

她退無可退,臉色蒼白,緊緊的握住了拳頭。

白雅啊,白雅,千萬不要發病。

她不想被當做神經病,特別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她好怕。

好像這個世界,只有她一個人,在面對著驚濤駭浪,沒有人會救她,越是呆一秒,越是覺得恐慌。

她快承受不住強大的心理壓力了,寧愿落荒而逃。

她往后退,可蘇桀然的力氣非常的大,她壓根掙脫不了,被強制性的推到了前面。

她垂著眼眸,誰都不敢看。

“顧凌擎,清者自清,我相信你肯定可以出來的。”蘇桀然寒暄道。

顧凌擎鋒銳的目光掃向白雅。

白雅垂著眼眸,她聽不到,看不到,也不要去感覺,這樣,慢慢的空房自己的腦子。

“我們家凌擎肯定是清白的,有些人,貪圖富貴,唯利是圖,是不是失策了?這樣的結果也好,非常好。”宋惜雨說道。

“白雅你怎么回事?你又跟我蘇桀然好了。”蘇筱靈詫異道,看看顧凌擎眼的恨意,她看不清楚了。

熊黛妮也發現蘇桀然摟住白雅的肩膀,她不淡定了,指著白雅的鼻子罵道:“這是怎么回事?這雙破鞋,一會跟這個男人,一會跟那么男人,賤的已經全部人都知道了,你要是想她做你媳婦,當我沒你這個兒子。”

“媽,你誤會小雅了,她從始至終愛的都是我。”蘇桀然邪魅的笑道,握住白雅手的力道緊了緊。

白雅換過神來,看向蘇桀然。

剛才,他們說什么,她一句話都沒有聽到。

心里,猛的咯噔了一下。

難道,她已經跟她媽媽一樣,感知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么嗎?

她要走,她不能留在這里,“我還有點事,想要先離開。”

“小雅,不用害怕,你是我的女人,我會保護你,這些人總是抬頭不見低頭見的,逃避不是辦法。”蘇桀然微笑道。

她卻覺得她的微笑像是藏著一把刀。

“桀然,你瘋啦,這種女人你還要!”熊黛妮非常不淡定。

“媽,小雅愛的真的是我,我現在非常確定,我答應讓她留在我身邊的,我也不想出爾反爾,你以后別針對小雅了,針對她,你是給我難堪。”蘇桀然直接對熊黛妮說道。

熊黛妮居然無言以對,但還是非常的生氣,拎起桌的紅酒,直接潑到了白雅的臉。“賤人,哪里有臉來的。”

“媽。你給她難堪是給我難堪。”蘇桀然去拿餐巾紙給白雅擦臉。

白雅看到了他們看過來的鄙夷的眼神。

她不敢看顧凌擎。

她如果在這里發病,他們肯定更加的鄙視她,惡心她,說不定會關到精神病醫院去。

“對不起,我先走了。”白雅顫抖的說道,轉過身,快速的往前面跑。

她怕被蘇桀然追來,怕他們看到她出丑。

她一直往前跑著,跑著,從白天跑到了黑夜,從黑夜又跑到了白天,再從白天跑到了黑夜,又從黑夜跑到了白天、

嘀嘀嘀的喇叭,非常的響。

白雅緩過神來,看向迎面開過來的大貨車。

她站著沒有動。

車子在她面前十公分的地方停了下來。

司機破口大罵,“你是神經病嗎?是不是不要命了,按了多少聲喇叭你聽不見嗎?你不要命去跳河啊,你害我干嘛。”

“對不起,對不起。”白雅柔聲道。

貨車司機從車跳下來,下打量著白雅的模樣,眼流淌過賊光,“你要去哪里啊?怎么一個人在這里?”

白雅看出了他的不懷好意,“我來看親戚,跟親戚約好了,在前面。”

“你親戚不來接你啊,你一個女孩在外面多危險啊,你親戚家在哪里?我送你過去吧。”貨車司機說著過來拉白雅的手。

白雅防備的打開火車司機的手,“你別碰我,我不需要你送,我已經打電話給我親戚了,馬過來接。”

貨車司機看周圍沒有人,強行抱起了白雅。

白雅拉住了貨車邊緣,不讓貨車司機帶她車。

“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白雅大聲喊道。

一輛轎車停在了白雅的面前。

“你別管,這是我們夫妻兩人的事情,誰都不要插手。”貨車司機惡狠狠的對著開轎車的人喊道。

“我跟他不是夫妻,他半路擄人的,你問他知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白雅著急的說道。

轎車司機下來,對著貨車司機說道:“我是警察,你們是不是夫妻,到底什么關系,跟我去警察局慢慢的說。”

貨車司機看到警察來了,趕緊的推開白雅,爬車跑了。

白雅被推倒在地。

轎車司機想拍下貨車司機的車牌號的,車牌號全是個灰,什么都看不到。

“你沒事吧?”轎車司機問道。

白雅搖頭,“我沒事,謝謝您相救。”

白雅想拿出名片。

她發現,身的包包都沒有了。

手機,證件,錢包全部在包包里,但是,她一點都想不起來,包包是怎么不見的。

她的病情,好像越來越嚴重了。

她真怕,壓根撐不住三個月。

她不想,她跟她媽媽那樣,吃喝拉撒都在床,別人還透過玻璃窗看她。

她不想活了。

什么唐小九,什么屠村案,什么藏寶圖,她壓根沒有能力去處理。

她連她自己的事情都處理不好。

她是一顆天煞孤星,誰跟她走得近,誰會倒霉。

“美女,美女,你聽到我說話嗎?”轎車司機喊道。

白雅緩緩的看向轎車司機,“我沒事,謝謝您救我,請您留一個聯系方式給我,我會給您一筆費用作為感謝。”

顧凌擎白雅 https://hcdcn.com/Read/5734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