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259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回到首頁

第259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顧凌擎白雅第259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白雅定定的看著顧凌擎,抬高了下巴,眼神冷漠而又平淡。品書網

那種冷漠,像是說的是別人的事情一樣。

“蘇桀然是白雅痛苦的源泉,怎么可能是愛,同樣,你也是白雅痛苦的源泉,所以,以后不用再見。”白雅冷聲道。

顧凌擎瞇起了眼睛,審視著現在的白雅,“你是不是和蘇桀然交易了什么?”

“你不是很聰明嗎?自己去查,不過,我建議你,到這里為止,查下去,對你來說沒好處,只有痛苦。”白雅扯了扯嘴角,格外的冷清。

顧凌擎站著沒有說話,氣氛一下子冷凝了下來。

程錦榮清了清嗓子,對著顧凌擎說道:“那個,我送您下去吧。”

“別忘記了把我的包還給我。”白雅提醒道。

顧凌擎看她一眼,出門。

程錦榮在他的身后跟著,“那個,我能和你說幾句話嗎?”

顧凌擎回頭看程錦榮,沉默著,等著他說話。

“有一個細節,我想跟你說下。

你之前一走,白雅告訴我,她愛你,很愛,很愛。

然后她的精神狀態很不好,進了房間后,我聽到里面是她摔東西的聲音,哭泣的聲音,演變到后來是無助的嘶鳴。

我擔心她,敲了門,她打開了門,好像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一樣。

我懷疑,她是不是有人格分裂?”程錦榮說出自己的想法。

顧凌擎想起之前白雅一直服用的藥物。

她的精神確實一直有問題。

他記得有一次,她以為他和周海蘭在一起的時候,也是砸東西。

今天白雅跟他說的話,確實很怪異。

她稱呼白雅為白雅,為她,好像她已經不是白雅一樣。

而且,她透露出來的話,證實了他的猜測,白雅真的和蘇桀然做了交易。

這個交易的內容是她去蘇桀然的身邊嗎?

顧凌擎的喉結滾動著,眼流露出對白雅的憐惜。

“我問你,你要購買那塊地皮,是因為以為那塊地皮下面有寶藏嗎?”顧凌擎直接問道。

程錦榮頓了頓。

他剛才聽到了白雅和顧凌擎的對話,說的是寶藏,他覺得兩件事情有關聯,如今那塊地皮已經被軍方征用了,他也沒什么好隱瞞的了。

“是的,我前女友的父親是做古代地質學的,他告訴我,那塊地皮下面有寶藏,讓我買下來。”程錦榮解釋道。

“那你現在女朋友的父親在哪里?”顧凌擎追問道。

“周,我前女友被殺了,因為有我部分原因,伯父選擇了離開,我現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程錦榮黯淡道,突然想起一件事,“對了,白雅給你的日記我能不能看一眼。”

顧凌擎把日記遞給程錦榮。

程錦榮翻了幾頁,“確實是伯父的筆記,難道是伯父因為感謝白雅破了案,才把筆記給白雅的?”

“你還記得白雅是什么時候破案的嗎?”顧凌擎問道,好像真相已經快要出來了。

“前幾天,她之前來金源市的當天我前女友被殺了,第二天她破了案件。

第二天的時候,我去接她,她的情緒很不對,非要去那塊地皮前看,然后確定了被征用后,她一直看著窗外哭。

我問她什么事情也不說,只說去警局,還把手機丟了,換了手機和手機號碼。”程錦榮說道。

他明白了。

他是在白雅離開A市區金源的當天凌晨被特別紀檢帶走的。

應該是第二天的時候,蘇桀然威脅了白雅。

白雅破了案件,得到了真正的藏寶地址。

她破案的當天趕了回來,凌晨見的他,說的離婚。

第二天,他被放出來了。

白雅一開始和他的對話都是在試探,他能不能出來。

她確定他不能出來的時候,肯定很絕望,所以,才確定了和蘇桀然的交易。

如果他猜的不錯,白雅的交易是和他結婚,讓他和周海蘭結婚。

顧凌擎回過去想找白雅說清楚。

他是不會娶周海蘭的,即便簽訂了協議,也不會去領結婚證。

程錦榮攔在了顧凌擎的面前,建議道:“她現在已經不是之前的白雅了,我建議你先去咨詢下情況,越是逼她,她反抗的越厲害。

我知道有一個非常厲害的心理學專家最近要從美國來開研討會,你要不要先了解下。”

顧凌擎停住了腳步,沉眸,看向程錦榮,“先把那名專家的手機號碼給我。”

“我沒有,不過我可以問朋友要到,你的手機多少,我要到后給你發過去,另外,白雅現在住在我這里,要是有事,我也可以打電話給你。”程錦榮熱心道。

“謝謝。”顧凌擎真心誠意的。

程錦榮笑了,“我以前沒有珍惜,才會釀成了我女友的死亡,我覺得你們相互愛著,希望你們終成眷屬。”

“謝謝。”

*

顧凌擎在附近的酒店住了下來,用的是虛擬的身份證信息。

晚十點,他拿到了徐長河(邁克)的聯系方式,撥打了電話過去。

“你好,我想咨詢一下人格分裂癥這塊的問題,不知道你現在是不是方便?”顧凌擎開門見山的問道。

“如果是咨詢,我這里需要預約,不好意思啊。”徐長河禮貌的拒絕道。

“我只需要電話咨詢可以了,費用按照你平時看病的雙倍給,你把賬號給我,我先把一小時的費用給你打過去。”

徐長河停頓了下,“那您先咨詢吧,費用咨詢完后再收。”

“我朋友得了人格分裂癥,我想詳細了解下這種病情,病因,以及治療方法。”顧凌擎問道。

“造成人格分裂癥的情況很多,多數人是自閉的,易怒的,憂郁的,焦躁的,同時在生活又是自卑的,膽小的。

他們羨慕別人,渴望成為別人那種人,在特定環境或者事件的因素下,性格大變,好像另外一種人。

這種精神疾病和假裝的不同在,本身不記得人格分裂后發生的事情,人格分裂后的人記得本身發生的事情。”徐長河解釋道。

“那本身什么時候會回來?”顧凌擎沉聲道。

“這個不一定,我有一個師妹,因為她母親是精神病患者,她在心理學領域很有天賦,是我見過的最有靈氣的學者。她曾經的一個報導轟動了心理學界……”

顧凌擎白雅 https://hcdcn.com/Read/5734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