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260章 相信,就是真的 回到首頁

第260章 相信,就是真的
顧凌擎白雅第260章 相信,就是真的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師妹?”顧凌擎的腦子里閃過白雅。

“嗯,她論的大致意思是,很多精神病因來源于痛苦,精神病人用各種情緒和癥狀來發泄這種痛苦,如暴躁,砸東西,自殘,傷害他人,癡呆,健忘,甚至是人格分裂。

如果精神病人能夠忘記過去的痛苦,雖然會缺少部分的記憶,但是會慢慢的恢復健康,從而正常的生活。

她致力于催眠,讓精神病患者忘記過去痛苦的根源,治好了很多深度精神病患者,你要不找她試試,她在業內很有名氣。”徐長河推薦道。

“人格分裂本來是本身感到痛苦所分裂出來的人格,催眠可能不管用了吧,那要怎么辦?”顧凌擎黯然的問道。

“我師妹曾經還治好過一個人格分裂的病人,她通過催眠,找到了隱藏在里面,逃避現實和痛苦的本身,她能和隱藏的本身對話,進行引導,你可以找她試試。”

“她的名字是?”顧凌擎問道、

“白雅,我一會把她的手機號碼給你。”徐長河熱心道。

顧凌擎的心卻沉到了谷底,感覺到了絕望的滋味。

“如果心理醫生本身是人格分裂呢,那該怎么辦?是不是心理醫生的人格分裂更難治好?”顧凌擎擔心道。

“這個,這種案例我還沒有碰到,不過,我師妹嘗試過催眠自己,但是都失敗了。

她說,因為她是心理醫生,會有心理暗示,所以,很難成功。

如果人格分裂的人是心理醫生,確實,難度會較大。

”我一會把我師妹的手機號碼給你,你去她那里咨詢一下,她在這方面的建樹我強。”徐長河謙虛的說道。

“好,我知道了,謝謝,你看下需要多少錢,我打到你的賬戶。”顧凌擎沉聲道,諱莫如深的看著前方。

“也沒有能夠幫你,咨詢費不用了,我下周日在A市有一場研討會,你可以過來。我把地址發給你。”徐長河微笑道。

“好,你發過來吧。”顧凌擎掛了電話。

他走到窗口,看向程錦榮家的方向,眼眸沉的好像墨汁一般。

她去了蘇桀然的身邊,換了他的出來,太過痛苦,所以,她選擇了逃避。

即便,她放棄了自己,他也絕對不會再放棄她。

第二天一大早

顧凌擎去了程錦榮家門口,敲門。

程錦榮開的門,看到顧凌擎,微微一笑,提醒道:“她還沒有醒,我要去班了。給她買了早飯放在餐桌,可能等她起來冷了。”

“我來照顧行了。”顧凌擎沉聲道。

程錦榮拍了拍顧凌擎的肩膀,從房出去。

顧凌擎坐在了沙發,百度了很多他想了解的東西。

但是,因為他想了解的東西很偏門,知道的人很少,即便有人回答了,也只是他都知道的皮毛。

精神領域,稱為專家的,還很少。

白雅一直睡到了午十二點才起床。

起床后,刷牙,洗臉,換了光鮮亮麗的衣服,從房出來。

她看到顧凌擎,微微一愣,揚起一笑,“你來找我?”

“你的包給你帶過來了,另外,我想你知道,我缺失了部分記憶,你是心理學專家,我想你幫我把記憶找回來,多少錢你開個價。”顧凌擎深深的看著她。

“你的缺失,可能是因為神經元的損傷,說白了,是硬件的問題,不是精神類的問題,你需要去看的是腦科。”白雅看到了沙發自己的包,拎起來,從里面翻出手機。

手機是關機的。

“我看過腦科了,腦科沒有問題,我需要的是精神治療。請你,幫我。”顧凌擎沉聲道,深邃的眼眸里流淌過水波。

白雅看著他,沉默了三秒,“我現在已經接下來了治療呂行舟兒子的工作。”

“我知道是周一到周五,我周六和周日,我可以等的。”顧凌擎搶過她的話。

“你,”白雅停頓了下,“這是糾纏?”

“是守護。”顧凌擎糾正道。

白雅的眼眸怔了一下,蒙霧一般的薄紗,“我考慮一下。”

“行。”顧凌擎站起來,“我先請你吃飯。”

“我有錢吃飯,抱歉,吃飯不必了,我還有事情要做,不送。”白雅冷清的說道。

顧凌擎喉結滾動,吞咽下苦水,“我希望你知道一點,算全世界都拋棄你,我不會,如果過的很累,我永遠等你,一個月,一年,一生。”

白雅的眼有了一些異樣,看著顧凌擎轉過身,從房間里面出去。

她垂下了眼眸,手捂在了心口的位置,自言自語道:“你覺得很痛,對吧?一生?可惜,你一年都不可能活到,我不會拖累他的,放心。”

白雅松開了捂著心臟的手,眼有些潮濕。

她打開了手機。

手機噼里啪啦的都是來電提醒。

她什么短信都沒有看,撥打了電話給蘇桀然。

“你在哪里?不想活了是嗎?”蘇桀然憤怒的吼道。

“我現在在金源市,步行來的,信嗎?”白雅平靜的說道。

“從今開始,我不允許你關機,不允許你不接我電話,我想見你的時候,你必須來見我,聽到沒!”蘇桀然不淡定的命令道。

白雅微微一笑,壓根不把他的怒氣和命令放在眼里,“蘇桀然,我想你了,你今天能夠來金源見我嗎?”

蘇桀然怔住了,“你說什么?你想我?”

“嗯,這幾天,我想了很多,從你出現在我校門口,給我送花,幫我找到工作,把我母親從療養院里面接出來,和我結婚,到你的背叛,讓我死心,又到你三年里的守護,我想和你重新從戀愛開始,可以嗎?”白雅平靜道。

“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蘇桀然不敢相信。

“你相信,是真的,你不相信,是假的,真真假假,你去感覺好,我做,我覺得正確的。”白雅微微揚起嘴角,眼睛里卻冰冷的如同寒霜一樣。

“我現在過來,你把你的地址發給我。”蘇桀然說道,掛了電話,立馬驅車去火車站。

顧凌擎白雅 https://hcdcn.com/Read/5734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