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367章 留下來,陪我 回到首頁

第367章 留下來,陪我
顧凌擎白雅第367章 留下來,陪我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輪船是十一點五十到岸的,帶來了信號發射器,新的發電機,鮮花,牧師,還有警察。

警察在書房給所有人做筆錄,也把凱西控制了起來。

艾倫從書房出來后,情緒有些低落。

吳念走前,“沒事吧?”

“小念,斯蒂芬是我朋友,我暫時不能離開,你,愿意陪我下來嗎?”艾倫用委婉的語氣說道。

吳念點頭。

斯蒂芬很可能會是劉爽的合作伙伴,劉爽這個時候走也不合適,劉爽不走,她自然也不會走。

艾倫揚起了嘴角,牽住了吳念的手,“餓了吧,我們先去吃點什么,下午可能會有點忙。”

“好。”吳念一轉身,顧凌擎站在她的身后,只有幾公分的距離,她差點撞到了,嚇了一條,往后躲開。

“心虛什么。”顧凌擎沉聲道。

“你不聲不響的站在別人身后,是個人都會嚇到的吧,哪里來的心虛。”吳念反駁道,白了他一眼。

顧凌擎嗤笑一聲,不回她,好像壓根不理會一樣。

他這態度,反而是確定她是心虛。

吳念有種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的感覺,再次白他一眼。

顧凌擎正眼沒有看她,緊鎖著艾倫,“我今天晚會留下來,我跟斯蒂芬說了,我和你陪他守夜。”

艾倫:“……”

吳念:“……”

“我是過來跟你說下這件事情,餓了,都去吃飯吧。”顧凌擎說完,轉身離開。

吳念和艾倫對視一眼,兩個人的表情都很怪異。

艾倫露出了笑容,意味深長的說道:“很有意思的人。”

很有意思的人?呵呵。吳念在心里笑了,艾倫還真是看走了眼,明明是很霸道的人才是。

“早飯吃的多,我現在其實還不怎么餓,我想去海邊抓螃蟹,你陪我去好不好?”吳念柔聲道。

艾倫的笑容更明媚了,“拎桶,我們應該可以在海邊抓到很多螃蟹,還能找到海膽之類。”

吳念想起了當時和顧凌擎在孤單生活的場景。

夕陽,晚風,沙灘,篝火,螃蟹,魚,竹筍野豬肉,特別是竹筍野豬肉,那濃厚的汁,軟爛的排骨,鮮美的竹筍混合在一起好吃的不得了。

至今,在她的印象,都沒有吃過這么好的食物了。

想起那時候的美好,吳念的嘴角也是揚起的,多了一層女性的柔美和溫和,“走,抓螃蟹去了,我去喊劉爽。”

艾倫望著她的笑容,心隨意動,握住吳念的手。

吳念以為艾倫還有什么事情跟她說,看向艾倫。

艾倫用力,把她拉到了自己的懷,順手抱起了她。

“你怎么……”吳念剛要拒絕。

艾倫笑著插過話,“走,抓螃蟹去。”

說完,他把吳念放下了。

吳念無奈的笑了一聲,艾倫還真是幼稚,“走。”

他們去海邊,艾倫拎了桶,桶里放了兩個小鏟子,每個人都帶著橡膠手套。

螃蟹感覺到危險,離海近的會跑進海里,離海遠一點的,會鉆進沙子里,有些跑的慢的,被抓了。

斯蒂芬因為有痛風,一般不吃海鮮,這里的螃蟹非常的多。

吳念又想起她和顧凌擎在海邊抓螃蟹的場景。

顧凌擎在海底放漁,能抓到好多魚和螃蟹,螃蟹帶著天然的咸,剛抓來的特別的新鮮和鮮美。

那樣的生活,如果不是因為病入膏肓,她愿意和顧凌擎一直呆在島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

只是,世界沒有如果。

吳念抓到一只螃蟹,望著螃蟹傻乎乎的笑著。

“午我們不回去吃飯了,在這離烤螃蟹吃怎么樣?”艾倫問吳念道。

“好啊,不過,你有哮喘,離粉塵遠一點,一會你繼續找好吃的,我負責生火烤螃蟹,烤好了喊你過來吃。”

“分工合作,這個安排很不錯。”艾倫掏出打火機,遞給吳念,“辛苦你了。”

“不辛苦,為人名服務。”吳念心情好,笑著說道。

她讓劉爽去找了干的枯木,她在海邊用石頭搭建了一個圓圈,圓圈間是一塊石頭,石頭兩邊圍枯木,點燃了,把螃蟹放到間的石頭,用一根長長的樹枝壓著,壓五分鐘,再放一只螃蟹在面。

不一會,五只螃蟹烤好了,放在劉爽采來的大葉子面。

“好香,感覺好好吃的樣子,我都餓了。”劉爽坐在吳念旁邊,伸手去抓烤好的螃蟹。

“小心,剛烤出來,非常的燙,等我烤好第二批的時候你再吃,溫度剛剛合適了。”吳念提醒道。

劉爽歉意的躺下,望著藍天白云,吹著海風,“這樣的日子真歉意。”

吳念揚起笑容,看向劉爽,“當初我和顧凌擎在島的時候,還有野豬,狼,野雞,野生的竹筍,蘑菇,野菜,顧凌擎的手槍可以使用,所以不怕野獸,很安全,我們還在離海很近的樹搭建了一個房子,算下雨也不怕,可以生活一輩子呢。”

劉爽看著吳念臉的笑意。

她明白吳念心情為什么這么好了,那是因為她想起了以前的快樂時光。

要說吳念對顧凌擎沒有愛,她不相信。

劉爽抓了一個螃蟹,剝開了兩半,有熱氣冒出來。

“爽妞,不燙嗎?”吳念擔心道。

劉爽把剝開的螃蟹放到葉子,吹了吹燙紅的手掌,“小念,有些人的愛情像是這個滾燙的螃蟹,不放手,會傷到自己,不如放棄啊。”

“我明白的。你傻妞,等下。”吳念走進林子,不一會,拔了一根仙人掌過來,放在樹葉,用樹枝碾碎了,把汁液涂在劉爽的手掌。

“用蘆薈,仙人掌或者綠茶葉碾碎出來的汁加麻油治燙傷效果很好的。”吳念對著劉爽說道。

“所以很多人都是好了傷疤忘記了疼。”劉爽感嘆道。

吳念眸光微微閃動著,沒有說話,專注的烤螃蟹,思緒卻飄得很遠。

直到身側好像坐下了一個人,熟悉的氣息撲鼻而來。

她抬頭,看到顧凌擎在原來劉爽坐的位置坐了下來,而劉爽走開,她都沒有發現……

顧凌擎白雅 https://hcdcn.com/Read/5734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