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476章 始終都在一起,也是... 回到首頁

第476章 始終都在一起,也是...
顧凌擎白雅第476章 始終都在一起,也是...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愿意幫我救出顧凌擎?”白雅反問道。

“看守他的,至少有千人,而且他被關在基地里,現在唯一能夠救顧凌擎的,可能只有周海蘭了,我可以安排讓你跟周海蘭見一面,是成或者是敗,在那次談判,盛東成,蘇正,都想解決掉顧凌擎,他們不會給顧凌擎太多時間的。”沈亦衍沉聲道。

白雅感覺到臉濕濕的,意識到自己哭了,“什么時候安排。”

“我一會派人來接你。”沈亦衍說完,掛了電話。

她拿著手機坐在帳篷里,剛才顧凌擎還在,她還覺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轉眼之間,她成了最不幸的人,如果顧凌擎死了……

她把手放在自己的腹部面。

他死了,她活著的日子每一天都是煎熬,那么,她會帶著孩子一起去陪他,不想茍活于世,至少,死能同穴。

老天,不會對她這么殘忍的,對吧?

她和顧凌擎千辛萬苦才能在一起,難道,幸福才短短幾個月嗎?

她覺得很難過,緊繃的弦像是快要繃斷了一樣,未來是怎么樣的,她現在不敢想。

如果這次顧凌擎安全出來了,她想勸他放下仇恨一起離開了,說她懦弱也好,拖后腿也好,對手太強,她不能沒有他。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度過一分,都格外的漫長。

她遠遠的看到有車子過來,干凈擦干了眼淚,跑了出去。

車子在她的面前停下。

“你們是?”白雅著急的問道。

“我們是總統大人派來接你的,請車吧。”對方說道。

白雅立馬了他們的車,即便他們不是沈亦衍的人,那三個男人,她也不是對手。

手機響起來,她看是沈亦衍的,趕緊接聽了。

“一會我會去見周海蘭,你假裝成我的人,周海蘭現在被蘇正控制著,我會把蘇正支開,你有的時間不多,另外,需要把你的頭發剪成男生頭,換男裝,可以吧?”沈亦衍沉聲道。

“我對頭發這些無所謂。”

“希望你成功。”

*

一小時后,白雅見到了沈亦衍,好久不見,他之前更成熟,也更深沉,以前臉還帶著的笑容,現在,早隱藏在情緒控制里。

他看了一眼旁邊的人。

“請跟我來。”一個女士說道。

白雅跟著她進去里面的防線,那個女的利落的幫他剪掉了頭發,化妝,涂暗了膚色,加粗了眉毛,五官涂陰影粉,加深了立體感,多了一分男士的英氣,穿了為她準備的西裝。

沈亦衍對她的造型還算滿意,彎起手臂,看了一眼時間,“跟我來吧。”

白雅坐了沈亦衍的車子,車子前行,彎彎扭扭的,下到了基地里面,重兵把守著。

“顧凌擎在這里嗎?”白雅問道。

“嗯。”沈亦衍應了一聲。

白雅心情再次沉重了幾分,想要強行救出顧凌擎,很難。

沈亦衍看向她,擰起了眉頭,“如果有時間,我會安排你和顧凌擎見一面,但是,能不能說話,看你們的造化。”

白雅點了點頭。

車子開了半小時,停了下來,他們在侍衛的帶領下,到了一間房間門口。門口還有兩個侍衛把守著。

白雅心里很痛,這個地方,不見天日,在里面的顧凌擎,肯定她還覺得煎熬,像次一樣。

他會擔心她,勝過擔心自己,最終卻無能為力,那種感覺,煎熬的好像螞蟻啃噬著心。

白雅痛到無法呼吸,如果可以救他出來,她愿意付出一切,也在所不惜。

門口把手的侍衛檢查了他們的身,沒收了手機,確定他們身什么都沒有,才放進去。

她看到了在監牢里面的周海蘭。

她的精神狀態很好,嘴角帶著笑容,神態輕松。

白雅擰起了眉頭,這不是一種好現象。

“蘇副統,能否讓我和她單獨說幾句話。麻煩關掉攝像頭,可以啊。”沈亦衍直接說道。

“這個,不符合規矩吧。”蘇正不肯。

“規矩是人定的,你擔心什么?”沈亦衍反問道。

“行吧,你單獨和她說幾句可以,但是不能關掉攝像頭。”蘇正賣給沈亦衍一個人情,轉身出去。

房間里只剩下沈亦衍的人和周海蘭了。

沈亦衍和其他人走出房間,剩下白雅和周海蘭。

白雅走向周海蘭,“我來,是要告訴你一件事情。”

“白雅。”

白雅一開口,周海蘭聽出她的聲音了。

白雅微微一笑,“有件事情,你并不知道,我是唐老先生的外孫女,唐老先生是誰呢,你可能并不認識,也并不關心。

但是,他身邊有一個女孩,是我外婆姐姐的孫女,跟我以前長的很像。

我來之前,打電話給了蘇桀然,他對我說,阿玲天生浪漫,對愛情還是一張白紙,靈動可愛的像是天的仙女下凡,或許我說的對,他對白雅只是執念,他壓根不愛白雅,他現在找到了愛的女人了,以后,讓我不要打電話給他了,不管我是顧凌擎的人,還是沈亦衍的人。”

“你跟我說這些干嘛。”周海蘭擰緊了眉頭。

“人死了,什么都沒有,或許,連回憶都不存在。愛……”白雅揚起笑容,“對我來說,和我愛的人,死在一起,也是不錯的選擇,至少,我的心安定了。”

白雅轉過身。

周海蘭抓住欄桿,“你回來,你給我說清楚,你這些話到底是什么意思?”

白雅轉過身,耷拉著眼眸看著周海蘭,“以后,我不會再來看你,顧凌擎明天應該軍事法庭了,誰要他死,你很清楚,不過沒關系,活著的時候我陪著他,死了,我也陪著他。其他人,我們無所謂,反正,始終都在一起,也是一個好的結局。”

白雅再次轉過身。

周海蘭敲著柵欄,沒有了之前的從容淡定,非常的暴躁,死死的盯著攝像頭,咬緊了牙關,對著攝像頭喊道:“我要見蘇桀然,現在,立馬。”

顧凌擎白雅 https://hcdcn.com/Read/5734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