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478章 殺啊,那就殺吧。 回到首頁

第478章 殺啊,那就殺吧。
顧凌擎白雅第478章 殺啊,那就殺吧。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白雅站在船頭,披了一件白色得風衣,可,臉依舊被凍的麻木。

她看著東方,天空慢慢得泛白,變紅,太陽從云層里面出來,散發出萬丈光芒。

不管什么結果,她都應該去軍事法庭,陪顧凌擎走完最后一程,或許,這也是他們最后能見面得機會了。

她轉過身,看到張星宇抱著小白站在碼頭,擔憂得看著她。

白雅刷牙洗漱換了衣服后走出去。

白雅揉了揉小狗狗得腦袋,若有所思得說道:“張星宇,以后小白交給你了。”

“你和首長肯定會吉人天下,不會有事得。”張星宇寬慰白雅道。

“它跟著我得時候也沒有幾天好日子過,如今,我已經沒有能力照顧它。”白雅抬頭,看向張星宇,“暗影那邊沒有成功嗎?”

張星宇面有難色,“我們通過天眼查到蘇桀然把阿玲藏起來了,現在并不知道阿玲在哪里?”

白雅扯了扯嘴角,“或許這是天意吧,算了,讓暗影得人回來吧,現在也沒有時間了,即便有,還要擔心蘇桀然設計陷阱。”

“我們一定會竭盡全力,戰斗到最后一刻。”張星宇確定道。

“隨便了,顧凌擎呢,那邊什么時候軍事法庭?”白雅問道。

“如果不出意外,早十點。”

“可以安排我進去聽審嗎?”白雅問道。

張星宇點頭,“你和老夫人,以及冷首長回去,其他人不能去,我現在是過來接你去得。”

“嗯。”白雅應了一聲,抱起了小狗狗,“走吧。”

軍事法庭被安排在內閣院里面,法官是左群益,陪審是沈亦衍,蘇正,林舒同,還有盛東成,五大巨頭都到了,可見,他們真得是顧凌擎……非常得重視。

白雅坐在了第一排,顧凌擎還沒有出來,宋惜雨緊張得握住白雅得手,“凌擎應該會沒事得,對吧,他沒有做壞事,他不可能做壞事得,怎么會軍事法庭呢?”

白雅異常得平靜,不一會,顧凌擎從里面出來。

他深幽得看向白雅,白雅朝著他微微一笑,沒有異常激動得情緒,已經對結局坦然。

顧凌擎走到被告席。

“請問,顧凌擎將,你是否參與八年前的一場營救任務,在這次任務,你的戰友都死光了,只剩下夏荷,你,以及周海蘭。”蘇正直接問道。

“是。”顧凌擎沒有否認。

“請問,你是否指使周海蘭殺害其他站友,原因是因為有人知道了你背后有一個組織,那個組織為你做不法的事情。”蘇正緊跟著問道。

“沒有。”顧凌擎直接回答。

“讓周海蘭場。”蘇正沉聲道。

大門打開了,有人壓著周海蘭過來。

白雅頭也沒有回,宋惜雨的情緒較激動,沖去,質問道:“我對你這么好,你為什么要陷害我兒子。”

“來人,維持次序。”盛東成厲聲道。

有侍衛直接把宋惜雨趕了出去。

白雅看向盛東成,他她想行的年輕,三十五歲左右,算不帥,卻很有氣質,眼神犀利鋒銳,看起來,非常大男人主義,是那種剛愎自用又鋒芒畢露的人,充滿了野心,以及殺戮。

“周海蘭,你是否聽顧凌擎的吩咐殺害了盛鄭虎,盛行虎等人。”蘇正犀利的問道。

周海蘭看向白雅。

白雅很平靜的看著她。

她的視線掃了一圈,看向蘇正,“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什么?”蘇正很震驚,詫異的看著周海蘭,“不是你說顧凌擎讓你殺了他們的嗎?我這里還有錄音。”

“我還說是蘇桀然指使我做的呢,也有錄音的。”周海蘭輕飄飄的說道。

“大膽,你這是愚弄法律,到底是誰,誰指使你殺人的。”蘇正氣的站了起來,指著周海蘭。

“我想起來了,是你,是你指使我的,因為你憎恨顧凌擎,顧凌擎甩了你女兒,所以你指使我撒謊,讓我陷害顧凌擎。”周海蘭撐大了眼睛說道。

“我看你大概是瘋了,簡直胡言亂語。”蘇正被氣的吹胡子瞪眼。

“瘋?”周海蘭眼眸閃鎖著,捂著肚子,著急道:“我的孩子呢,孩子。”

蘇正擰起了眉頭,”你這是什么意思?”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去哪里了?他們,他們給我注射了藥,讓我陷害顧凌擎,我,為什么都不知道,我是無辜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周海蘭蹲了下來,抱著頭,瑟瑟發抖著,很是恍惚。

“蘇正,原來是你指使她陷害顧凌擎的。”白雅站起來,鋒銳的鎖著蘇正,指控道。

“胡說,這個女人已經瘋了,她的話怎么能相信。”蘇正立馬反駁道。

“她現在瘋了,但是她之前沒有瘋,她說的話有錄音的。”盛東成擰眉道。

“你說她說是蘇桀然指使的,還是她說是顧凌擎指使的。”白雅反問盛東成。

“不是你們綁架她兒子,逼她說是蘇桀然做的,好陷害蘇桀然的嗎?”盛東成煩躁道。

“各位大人,請你們回憶一個細節,如果,這件事情是顧凌擎做的,夏荷早在顧凌擎手,當時的夏荷被當成間諜在通緝,他為何不直接把夏荷殺了,讓整個事件石沉大海?”白雅問道。

“顧凌擎的心思磨的太深,他應該是為了陷害蘇桀然。”盛東成說道。

“陷害蘇桀然干嘛,反倒是你,你為什么一口咬定是顧凌擎做的,而不懷疑是蘇桀然呢?難道,你是蘇桀然幕后的老大,那個組織的幕后大BOSS。”白雅說的直接。

盛東成眼掠過一道殺氣,厲聲道:“放肆。”

“不然,我實在想不到顧凌擎有什么陷害蘇桀然的理由。”白雅臨危不懼道。

“當年顧凌擎搶了蘇桀然的前妻,蘇桀然又把顧凌擎的前妻搶了,他們之間本來有仇,這件事情誰都知道。”盛東成理直氣壯道。

“行了。”沈亦衍開口,“現在最重要的證人瘋了,她一會說是蘇桀然,一會說是顧凌擎,一會又說是蘇正,我看啊,一會又要說是我了,她說的話不足信,先這樣吧,等她恢復神志后再說。”

顧凌擎白雅 https://hcdcn.com/Read/5734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