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516章 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 回到首頁

第516章 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
顧凌擎白雅第516章 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找到了內奸是誰,我處理下。 ”蘇桀然森冷的說道。

“她?”白雅瞟向大廳里的女傭。

蘇桀然點了點頭。

白雅沒有去樓,走到女傭的面前。

女傭臉色差到發白,手插到了口袋。

“想要你家人生不如死,你盡管自殺。”白雅開口道。

女傭驚訝瞪向白雅,又看向蘇桀然,想了下,噗通一下跪在了地,“是盛部長讓我這么做的,不然,我的孩子,孫子,都活不了,我也沒有辦法,蘇先生,饒了我的家人吧。”

“我問你話,你好好回答。”白雅擋在蘇桀然的面前問道。

女傭磕著頭,不抬起來。

“房間的監控是什么時候裝的?”白雅問道。

“今天,今天蘇先生不在家,盛部長的人過來裝的。”女傭匯報道。

“這個監控視頻直接接到盛東成那里,還是你這里?”

“在我這里,然后我把拍下來的發給盛部長。”

“今天的,你發了沒?”白雅追問道。

“還沒有。”女傭抬頭回答道。

“阿玲說熊黛妮有證據的事情是你說的?”白雅繼續問道。

女傭頓了頓,點了點頭。

“我問完了。”白雅說道,看向蘇桀然。

蘇桀然眼的火在跳躍著,“你什么時候成了盛東成的人?”

“盛部長次遇到襲擊后,來找了我。”女傭解釋道。

“你跟他說了多少?”蘇桀然瞇起了眼睛。

“沒說多少,這次是我第一次匯報,我沒有想到你的母親這么沒有了,對不起,蘇先生,我以后不敢了。”

蘇桀然下頷瞟向外面,“你可以走了。”

“我……”女傭跪在不起來,哀求道:“蘇先生救救我吧,我如果從你這里被趕出去,我死定了,盛部長不會放過我得。”

“我沒有親自動手已經對你客氣了。”

“東西在最初得地方,這件事情我還沒有匯報呢?”女傭談判道。

蘇桀然眼掠過鋒銳,“那看來,我不能讓你活著出去了?”

女傭震驚,癱坐在了地,余光看到白雅,抱住白雅得腿,求情道:“女菩薩,救救我,救救我。”

白雅在她得面前蹲下,“你希望我怎么救你?”

“你跟蘇先生求情,他帶你來這里,肯定聽你得。”女傭淚眼婆娑道。

白雅勾了勾嘴角,“那你覺得蘇桀然怎么救你?”

女傭愣了下,看向蘇桀然,對著白雅說道:“我相信先生只要同意,肯定能夠救我得。”

“要不,讓你繼續待在這里,你按照我們得要求匯報,覺得這個怎么樣?你又能對盛東成交代,還能保住你和你全家人得安危?”白雅反問道。

“好啊,好啊,我一定對你們忠心耿耿,絕不二心。”女傭對白雅磕著頭。

白雅看向蘇桀然。

他咬緊了牙,瞇起了眼睛,鋒銳不減,蕭殺而憤怒。

白雅擋住了他得視線,“我知道你現在很生氣,覺得是她害死了你母親,但事實,她不過是一個引路人。而且,是為了保住家人得生命,嚴格得說,品行并不壞,誰在面對最心愛得人得時候都會犯錯。”

蘇桀然漸漸得恢復了平靜,看向白雅,“我們先出去吃飯吧,你應該餓了。”

“如果你要留住她,監控不能拆。”白雅提醒道。

蘇桀然看向手下,吩咐道:“監控先別拆,我要考慮下,把她先關進地牢,等我晚點回來再處理。”

“是。”

蘇桀然沒有再看女傭一眼,怕多看一眼,他把她扔出去喂狗了。

白雅跟在蘇桀然得后面,了車。

他沒有叫手下,自己開車。

“盛東成很聰明。”白雅說道。

“他他父親心機要深,處事更加細心,也更加殘忍,從不相信任何人,我曾經派了一個女人在他身邊,沒有露出半點馬甲,他再喜歡,也只用半年,立馬丟棄。”蘇桀然沉聲道。

“他疑心很重,處事周詳,防備心重,還會借刀殺人,你媽,我估計是沈傲或者沈傲夫人做得。”白雅猜測道。

“為什么?”蘇桀然不解。

“你媽除了沈傲有其他男人嗎?”

“沒有,這個我確定。我媽……她只有沈傲一個男人。”

“所以,沈傲的夫人在你母親沒有犯錯的時候不敢動她,但是,你母親犯了在沈傲看起來不可饒恕的錯,沈傲的夫人出手不會輕,之前已經分析過了,盛東成出手不會羞辱尸體,特別是在女性特征部位釘釘子,只有沈傲的妻子,有這種動機。”

蘇桀然死死的握住方向盤,“我一定會把那個女人碎尸萬對。”

“盛東成很聰明,他如果親自動手,被你發現,你肯定不會放過他,所以讓沈傲動手,反正,他現在和沈亦衍的關系的差,他不能親自除掉沈家,那借你的手。”白雅瞇起眼睛說道。

蘇桀然嗤笑了一聲,“這只老狐貍,還真是打了一手的好棋。”

“你之前的職務是誰給你的?”白雅問道。

“沈傲。”

“那你可要當心了,他們殺了你母親,不會讓你掌權,說不定,還會治你一個莫須有的罪名。”

蘇桀然擰眉,加快了速度,想到白雅懷孕在身,又把速度降低了下來,對著白雅說道:“算削了我的職務也沒有關系,這幾年里我鋪了很多的關系,很多關系是盛東成和沈傲都不知道的。”

這點白雅是相信的。

蘇桀然的謀略不在沈亦衍下面,也不會在盛東成下面。

“我有一個建議。”

“什么?”蘇桀然看向白雅。

“其實,這個案件查下去也不會有結果,他們要殺你母親,肯定策劃好的,像盛東成做了那么多壞事,也沒有留下任何把柄,你再查下去,只會讓你危險。”

“所以呢?”

“忍,尋找所謂的證據,直到有能力反擊的時候,一招制敵,與其弄死你家的女傭,讓盛東成在你身邊再叛變一個,不然,把這個女傭好好利用,透露我們想透露的信息過去。”白雅說道。

話音剛落,手機響起來。

她看是陌生的來電顯示,狐疑的接聽。

“你去蘇桀然那里了?”邢不霍的聲音不悅的傳過來……

顧凌擎白雅 https://hcdcn.com/Read/5734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