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560章 你對我來說,已經足夠完美 回到首頁

第560章 你對我來說,已經足夠完美
顧凌擎白雅第560章 你對我來說,已經足夠完美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我快來不及了。”言下之意是不洗了。

“來不及來不及,非要來得及嗎?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你重要的人站在站在你的面前呢。”沈亦衍堅決道。

劉爽站著沒有動,她不想卸妝,女人,最怕是卸妝了。

“不洗對吧?倪嫂,幫她把臉洗了。”沈亦衍命令道。

劉爽看倪嫂真的朝著她走過來,無奈道:“我洗,我洗好了吧。”

她回去,進了洗手間,抹了些卸妝油,洗臉。

越想越火大。

沈亦衍怎么能這樣的。

她一直想要好看,哪個女孩不要好看的,特別是隨著年齡的增長,眼眸一動,她把化妝品帶著,出去了再化,不行了?

聰明。

她用水繼續沖臉,感覺到身后有人,隨意的拿毛巾擦了臉,看向身后的沈亦衍,“好了吧?”

“衣服。穿昨天晚的羽絨服,外面很冷。。”沈亦衍強勢道。

劉爽忍住翻白眼的沖動,拿起羽絨服穿在了身。

沈亦衍目光緊鎖著她,帶著審視的意味,“看來昨天關你的時間還太短是吧?”

“誰見朋友不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你非要我這樣素面朝天的出去,我已經把妝卸掉了,你還要怎樣!”

沈亦衍看了她一會,下頷瞟向門外,“出去吧。”

她經過他。

沈亦衍的車子已經在門外了。

他吩咐他的手下送她走。

她穿的是高跟鞋,也不高興從這里走到很遠的大門口,坐了他的車子。

他看著她出門,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怎么,那么,不放心呢。

好像,她,隨時會飛掉一樣。

南宮月站在三樓的窗口看了一會,給華紫汋匯報道:“女人,最怕卸妝了,總統大人還真是狠,讓她卸妝了出門,這個女人,也不過如此。”

華紫汋很平淡的插著花,“她晚被沈亦衍放出來了,你覺得不過如此?她可是早過了十一點才醒的,總統府的隔音不錯,但是,他們的衣服早收起來的時候,都是濕的,很濕。”

“這個狐貍精,勾搭男人倒是很有本事。”南宮月生氣道。

華紫汋已經淡定,“沈亦衍讓她卸妝,是因為她要去見一個朋友。”

南宮月聽出來一點意思,震驚道:“你說,總統大人是因為吃醋?”

“看起來很像,不是嗎?”華紫汋笑著睨向南宮月。

“那我們該怎么辦?”南宮月擔心道。

“避其鋒芒,她才回國,沈亦衍好久不見她,對她自然寵愛,你要試圖和她做朋友,最好是要讓她信任你。”華紫汋握起花瓶,滿意的說道:“花嘛,要掌控,不讓它隨意生長才會好看。”

“嗯,我明白了。”

華紫汋放下花瓶,“今天有外國使節過來,周日的時候,我會安排使節的夫人到家來吃飯,這位使節夫人是紅綠色盲,另外,對香水過敏,劉爽是用香水的吧?”

“是的,我知道應該怎么辦了。”南宮月眼閃過陰鷙。

“看來你還是不明白,不要隨意搗亂,提醒她,不要用香水。告訴她,使節夫人是紅綠色盲,避免有些敏感話題。”華紫汋說道。

“為什么?”南宮月不解,“不正好設計她,趁機趕她出去嗎?”

華紫汋輕笑,笑起來,都是端莊的,“你設計她設計的過沈亦衍嘛?沈亦衍不動聲色,但是能把所有人都掌控在股掌之,很多事情,他只是不說,但是會做。你越是設計她,只會讓沈亦衍越是心疼她,照顧她。”

南宮月覺得華紫汋說的有道理,“那,我們該怎么做,才能把她從這里趕出去啊?我……”南宮月低頭,“我來這里兩年了,總統大人都沒有碰過我的手,夫人,你可是答應我的,我們南宮家才會幫華家的。”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我要的是,精神的碾壓,以后,徹底沒有了劉爽,沈亦衍畢竟是個熱血方剛的男人,他需要女人的,我到時候會安排。”華紫汋自信道,揚起笑容。

“嗯。”南宮月相信高智商的夫人,會幫她鋪路的。

那個咋咋呼呼的劉爽,跟她優雅聰慧的夫人一筆,差遠了。

差遠了的劉爽連續打了三個噴嚏。

靠,誰在說她!

她搓了搓鼻子,國際酒店到了。

她從車下來,去了洗手間,到洗手間把外面的羽絨服一脫,又是一條好漢。

她在洗手間化了妝,看起來順眼多了,把羽絨服擱在臂彎,到了江燁門口,按門鈴。

江燁打開了門,揚起了笑容,熟悉的喊道:“丫頭。”

劉爽也揚起了笑容。

他,今年明明才三十五歲,她大六歲,從見面開始,一直喊她丫頭。

她也喜歡他喊她丫頭,雖然像是隔了一代,但是,讓她覺得很溫馨。

他高高壯壯的,只穿了白色的襯衫,突出強健的肌肉,留著很酷很有形的貝克漢姆頭,看起來帥氣又符合潮流。

她覺得,他應該是大叔里面最帥的。也是大叔里面最年輕得,雖然不小鮮肉得膠原蛋白,但是有男人味啊,五官俊朗,有著一份成熟得灑脫,跟沈亦衍那個妖冶魅惑男完全不同得類型。

“不好意思啊,來得有點晚,你飯吃了嗎?”劉爽問道,進了他得房間。

“只要你愿意來,什么時候都不晚得,你說你來找我,我高興得沒有出去,怕出去得時候你來。”江燁解釋得說道。

“我也剛好沒有,好巧啊,我帶你去吃純正得A市菜,我記得你不能吃辣得,對吧?你穿厚的衣服吧,外面挺冷得。”劉爽說道,順勢把手得羽絨服穿,拿著太不方便了。

江燁穿了西裝,還有風衣,圍了圍巾,“你怎么突然走了,我找你鍛煉發現人不在了。”

“夢見父母了,他們想回來,我昨天把他們放到墓園了。”劉爽解釋道,看他穿好了,打開門。

“還真是任性,不過,也有可能是他們真得托夢給你了,看得出來,你一直很孝順,我也剛好有機會來這里玩一玩。”江燁笑著說道,拎了一個禮品袋。

顧凌擎白雅 https://hcdcn.com/Read/5734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