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619章 我死了沒? 回到首頁

第619章 我死了沒?
顧凌擎白雅第619章 我死了沒?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她看到有一個人頭頂冒著紅色的煙,舉起雙手,趴在了地。手機端 m.vodtW.com

“我們被埋伏了嗎?”劉爽問道。

“有人我們更快。”

“‘死’的那個人是我的帽子嗎?”劉爽又緊接著問道。

沈亦衍睨向她,無奈的說道:“不是。看好九點鐘方向的位置,樹,三號已經確定了三個人的位置,可以下令讓狙擊手開槍了。”

劉爽對著樹的三號了一個OK的手勢。

三號對他們的狙擊手了一個OK的手勢。

劉爽只聽到砰砰砰砰砰砰砰的七聲,也不知道發生什么事情,靠周圍冒著紅色的煙,黃色的煙霧。

“什么情況,我死了沒?”劉爽不解的問道。

沈亦衍無奈的看向劉爽,忍不住的嘆了一口氣,“你要是死了,沒有獎勵了,什么獎勵都沒?”

劉爽想了一下,說道:“你要不,把獎勵先說出來,我衡量一下?”

“你最想要的東西。”沈亦衍眼掠過鋒芒,“走。”

她拉著她走,劉爽只聽到砰的一聲,好像是朝著她這邊過來的,趕緊的,趴在地不敢說話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周圍安靜的能聽到蟲鳴聲,看起來,風平浪靜的,但是劉爽知道,這附近至少埋伏了二十幾個人。

她看那些‘死’了的人還沒有走,都趴在地。

“為什么他們死了不走啊?”劉爽不解,用唇語問道。

“規定。”沈亦衍簡單兩個字。

劉爽也不說話了,又趴了十分鐘,她覺得腿酸了,又不敢動,只能看向沈亦衍。

沈亦衍抿著嘴唇也不說話,銳眸掃著四周。

他應該也沒有發現敵方的人躲在哪里。

他們能躲,她不行啊,但是她戴的并不是自己的帽子啊,算出去,死的也不是她,估計死的那個人會氣死。

她嘆了一口氣,再躲下去,肯定是她處于不利的地位,時間拖延的越長,越不利,森林里天黑得外面要快。

她摸到了腿的刀,朝著樹丟了過去。

因為她這個動作,很多人有了反應。

“看6點鐘方向。”沈亦衍壓低聲音道。

她看都不看,了一個OK的手勢。

緊接著聽到砰砰砰的聲音,好多的槍聲,好多煙。

“我死了沒有啊?”劉爽糊里糊涂的說道。

“沒有。”沈亦衍回答道,“讓你的戰士趴著不要動,有新的隊伍過來了。”

“我擦,陷進還沒有布置,死了好多人了,為了一面旗幟要死那么多人,要奪五個,好難。”劉爽抱怨著,示意戰士們不要動。

所有人都躲著,原地不動。

她想著趴著等,太焦急,要是睡一覺?說不定解決了。

劉爽悶著頭,閉著眼睛,不一會,還真是睡著了,聽到砰的一聲,緊接著砰砰砰砰的幾聲,睜開眼睛,全是冒著煙的敵方,“我死了沒?”

“沒呢。”沈亦衍擰眉道:“你在這里趴著不要動。”

“哦。”劉爽繼續悶著頭,“怎么還沒有死啊。”

她又等了十分鐘,腳都麻了,再次陷入了死局,沒有人出聲,沒有打破僵局,她的匕首又丟出去了,沈亦衍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說好的跟在她身邊一米的呢?

她也要跟得啊。

砰,砰,又兩槍。

劉爽下意識的回頭,距離她不遠處有兩個人冒煙了,目光都盯著她這里。

她感覺自己暴露了,下意識的滾了幾圈,貓著身子走,還沒有看清楚來人,被人按在了地,心想,完蛋了。

但是那個人沒有動手,劉爽抬頭,看到原來是沈亦衍。

他又蹲在了她的身邊,指了指不遠處的荊棘。

劉爽看到是荊棘,估計還有刺,搖了搖頭。

沈亦衍無奈,朝著她的嘴唇壓過來。

劉爽心跳快的要爆炸了。

這廝,如果被他的戰士們看到,他的一世英名要掃地了,他可是有婦之夫,找死嗎?

她又不敢動,怕被人發現。

沈亦衍吻個不停止了,她又羞又氣又惱,又拿他沒有辦法,他吻了三分鐘才停下來,指了指荊棘處,劉爽被迫點了點頭。

沈亦衍微微一笑,用嘴型說道:“在那里等我。”

他沖出去,給她打掩護,其他人的目光都看向他。

沈亦衍的速度很快,而且,不規則路線的跑,跳躍。

劉爽捂著臉躲進荊棘里,幸虧穿的厚,所以荊棘的刺刺不到肉,她只聽到耳邊都是砰砰砰的槍聲,不知道沈亦衍死了沒有,不過,沈亦衍的帽子好像是A組隊長的,死的也不是他。

耳邊時不時的有槍聲傳過來,劉爽看向手表,距離沈亦衍沖出去已經過了半小時了。

她不禁嘆了一口氣,十二個小時?她覺得二十四個小時都走不出去,現在一面旗子都沒有拿到,已經在這里僵持了幾小時了。

身邊一道濕熱的氣息襲擊而來,劉爽看向來人,沈亦衍的額頭,鼻子都是密密麻麻的汗。

他出去一趟,居然還沒有死,是他太厲害,還是他的人太弱。

“怎么樣了?”劉爽用唇語說道。

沈亦衍了一個一,另外一手在脖子劃過,按了按腰包。又了一個二,用走路的姿勢靠近他,雙手了一個按兵不動的手勢。

劉爽看懂了,他的意思是說,滅了一只,得到了旗幟,但是又有兩個隊伍靠近他們,他讓她躲在里面按兵不動。

劉爽擰眉,還有兩支隊伍來,不亂成一鍋粥了嗎?

不過,想想,也正常。

她記得她曾經有段時間瘋狂得迷戀玩貪吃蛇得游戲,還是團隊賽,當她還是小蛇得時候,哪里戰爭激烈,她往哪里跑,那樣容易吃到很多蛇,等她變成了大蛇后,喜歡遠離戰爭區,一個人在外面慢慢得吃那些小點點。

現在,一樣得道理。

大家手都只有一面旗,聽到槍聲,很多手沒有旗得,和她玩貪食蛇得時候一樣得心理,都想要過來做漁翁。

這下好了,估計會在這個敵方僵持好幾個小時。

她指了指天,天都快黑了,森林里黑的早,估計再過兩個小時伸手不見五指了。

沈亦衍摟住她的肩膀,讓她靠在他的腿,在她的耳邊輕聲道:“睡吧,我在。”

顧凌擎白雅 https://hcdcn.com/Read/5734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