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973章 無欲則剛,關心則亂 回到首頁

第973章 無欲則剛,關心則亂
顧凌擎白雅第973章 無欲則剛,關心則亂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無欲則剛,關心則亂,這個道理你我明白,你現在是完全沒有理智,算你放心不下,也應該按照我們的計劃行事,我跟你說過,只要你和穆婉的愛情能夠獲得大部分的支持,你和她還是有可能的,但是你現在這么沖動,別說有可能,明年的今天,是你邢不霍的忌日,你死了,還要怎么保護她,用你的靈魂嗎?”白汐提高了分貝說道。

“我不能看著她有危險而不出手,你不知道項家對她來說是地獄。她才二十六歲,風華正茂,不應該被囚禁在那種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她最怕的是孤獨,我不能讓她在那里,我得說服她離開。”邢不霍更加激動地說道。

“所以我們更要從長計議,穆婉的性格你我了解,她看起來很溫和,很好說話,事實很倔強,而且,決定了,誰也改變不了。

那個時候,她和你都不認識,因為意氣,能毅然決然的嫁給你,你應該知道她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她有自己根深蒂固的想法,決定了,算下一秒是死,她也不會改變,如果她能改變,不會回去M國了。

或許,項聿那邊故意折磨她,想引你去,別忘記了當初的沈亦衍是怎么被拉下馬的。

沈亦衍被拉下馬,因為有我,有顧凌擎,有你的良知和大氣,所以只被關了兩年。

你要是被拉下馬,恐怕,一輩子的囚禁是最輕的。

別想著你下馬有顧凌擎接位,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一榮則榮,一損則損,顧凌擎和你榮辱與共,你被下馬了,他不可能位,位的只有可能是楚煜冰。

一旦你失勢,穆婉會更慘,因為她完全沒有了屏障和利用價值。

你只有站的越高,那些人顧忌你,或者要利用穆婉,她才能安全地活著。不霍,理智一點,你現在在哪里?我和凌擎過來找你。”白雅理智地分析道。

邢不霍緊緊地握著手機,緊的手背青筋都爆了起來,指甲泛白。

他明白白雅說的道理,可是看到穆婉笑著說沒事,還故意逗他開心,讓他放心。

他的心,像被刀一片片割著,話都說不出來。

白雅看邢不霍還不說話,知道他還在掙扎,“不霍,相信我,我們一起,肯定能夠讓她回來的,你現在做,太沖動,敵人已經設計了圈套,等著你去跳,別再走沈亦衍的老路,我們會把穆婉救出來的。”

邢不霍那里,依舊不說話,緊抿著嘴唇,整個人都在顫抖著。

“有一點,你必須清醒的知道,你站的越穩,你和穆婉才越有可能,你掃清了所有障礙,沒有人威脅的了你,你才能把穆婉接回來,重新讓她嫁給你,其他的事情,只會讓你陷入困境,不霍,小不忍則亂大謀,你懂的,君王策,你我和凌擎更懂。”白雅苦心婆說道。

“我知道了。”邢不霍說道。

他知道了,然后呢?

“讓我安心,讓穆婉安心,知道嗎,她知道你要去M國,擔心地打電話給我,她對你有情的,你們有可能。”白雅需要他一個確定的答復。

“幫我和她說一聲,這次要失約了。”邢不霍理智下來。

白雅終于松了一口氣,“她會感謝你的失約,我現在給她打電話,免得她著急。”

白雅掛了電話,立馬給穆婉打電話過去。

穆婉接電話的手,都在顫抖著。

“穆婉,不霍不過來了,你放心,有事再跟我這邊聯系,然后保重。”白雅說道。

穆婉聽著,眼淚滾落了下來,吃到了自己咸咸的淚水,她才意識到自己哭了。

很久很久之前,她罵過白雅。

那個時候,心疼邢不霍的守護,心疼不霍為了白雅放棄了一切,然后各種情緒爆發,罵了白雅。

事實,她有什么立場去說白雅。

白雅是邢不霍心最愛,也是唯一愛的女人。

她說什么都沒有用,白雅一句話,能改變邢不霍的決定。

他會不接她的,但是絕對不會不解白雅的。

曾經她自我安慰的想,她或許不是邢不霍愛的女人,但是可以成為他的戰友,一起前進。

事實,她連戰友的資格都沒有。

白雅才是邢不霍的精神支柱,只有白雅,才是邢不霍需要的戰友,以及愛人。

她愛的卑微,愛的可憐,卻也連半句抱怨的話都說不出來。

她清楚的明白,和白雅相,她確實差了太多太多,沒有白雅的美貌,沒有白雅的身材,沒有白雅的睿智,也沒有白雅的勇氣和能力。

她有的,只有脾氣,只有一腔自以為是的熱血,通常還沒有半點用,自己都在生死之間徘徊,如何做得到守護。

或許,她的無能,她的偏執,還給人想要保護的人到來了無線的麻煩。

邢不霍因為覺得是他的原因,才讓她遭遇到了這些,所以想要彌補。

但是她并不需要,她不需要,真不需要!!!

穆婉掛了電話,哭了。

被打,眼睛瞎了,被強,被殺,她都沒有哭,他忍著所有,此時此刻卻無法控制的,哭了出來。

哭的撕心裂肺,哭的不能自已,哭的越來越傷心,越來越崩潰。

黑妹擔心地看著穆婉,“夫人,你怎么了?總統大人怎么了啊,夫人,你別哭啊,你哭的我都想要哭了。”

穆婉還是在哭著。

心里好像有個絞肉機在里面,粉碎著她的心臟。

絞肉機拿不出來,只能讓它留在了里面,無時不刻的啃食著她的血肉之軀。

她按住了發疼的,疼的恨不得不要的心臟,哭著,哭著,哭了好久好久,直到視線里又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見了。

她才漸漸冷靜下來,靠著椅子,閉了眼睛。

“夫人,你怎么了,沒事吧?”黑妹更擔心地問道。

穆婉依舊閉著眼睛,深吸了一口氣,哭了那么長時間,仿佛也耗盡了力氣,更覺得,其實不該哭的,沒有任何用。

她輕聲問道:“會開車嗎?”

ps:秦湯湯第一天開通微博,微博名字是:秦湯湯本尊,么么噠。

【我是秦湯湯,已經制作成廣播劇,關注微-信-公眾-號瑤池可以收聽】

顧凌擎白雅 https://hcdcn.com/Read/5734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