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974章 我來,我力氣大 回到首頁

第974章 我來,我力氣大
顧凌擎白雅第974章 我來,我力氣大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不會啊,夫人,我還是未成年,沒有考駕照的。手機端 m.vodtW.com”黑妹抱歉地說道。

“那等等,再等等。”穆婉輕聲低喃道。

黑妹越看穆婉,越是擔心,“是總統大人出事了嗎?”

穆婉搖頭,“黑妹,先別說話,讓我休息一會。”

黑妹坐在一邊,愣愣地看著穆婉。

穆婉輕盈地呼吸著,像是睡著了。

其實沒有,她只是什么都不想,讓自己的情緒靜下來,不斷的呼吸,吐氣,呼吸再吐氣。

“汪”的一聲,原來坐在她懷里的狗狗朝著她叫喚了一聲。

穆婉睜開眼睛看它,能夠看得見了。

她的眼睛才剛好,不應該情緒這么激動的。

她溫柔地摸著狗狗,開了一首輕快悠揚的歌曲,繼續開車。

“夫人,你好了啊?”黑妹小心翼翼地問道。

“因為不好,也沒有用啊。”穆婉微微揚起嘴角。

不一會,到了菜市場。

“黑妹,你吃過M國的豬大腸嗎?”穆婉問道。

黑妹點頭,“在特訓的時候吃過,不好吃。”

“邢不霍很喜歡吃,說是他記憶深刻的一道菜,一會我做給你吃。”穆婉輕柔地說道。

“不要了吧,弄這個很麻煩的,夫人才大病初愈。”

“我會把關鍵的地方教你,以后你可以代替我弄給邢不霍吃。”穆婉淡淡地說道,選了一塊看起來不錯的。

“不要,夫人自己弄給總統大人吃,我不會,也不想會。”黑妹紅了眼睛。

穆婉對她微微一笑,“那你學會了弄給我吃。”

黑妹想了想,點了點頭。

穆婉除了買了豬大腸,還買了雞翅膀,牛排,胡蘿卜,番茄,黃瓜,排骨等食材。

黑妹拎著菜,不解地問道“夫人買這么多食材干嘛,家里的還沒有吃光。”

“這樣看著,較像一個家,要是有客人來,我們也能請吃飯。”穆婉說道,又選了幾根山藥。

手機響起來

她看是項問天的,趕緊接聽了,“小舅。”

“現在在哪里啊?明天晚有空嗎?”項問天問道。

“我現在在外面買菜,有空的。”

“我約了一個朋友,你小時候也見過,你墨伯伯,現在是海軍部部長,他兒子是墨淵,小時候你們還在一起玩過,剛才Y國回來,聽說你回來了,主動說要見你。”項問天笑著說道。

墨淵,穆婉有點印象,她大幾歲,小時候確實見過,但是,好像性格較內向,不怎么說話,也不怎么和她玩,從小被送去Y國的,長什么樣,她都不記得了。

但是一個海軍部部長,應該足夠項聿忌憚了。

“好啊,謝謝小舅。”

“那你先忙吧,我先掛了。”

“嗯,小舅,我今天準備燒豬大腸,我記得小舅也喜歡吃,等我做好了,給您送過來。”穆婉微笑著說道。

“好啊,好啊,我好久沒有吃到了,到時候要嘗嘗婉婉的手藝。”

“嗯。”穆婉應道,掛了電話。

黑妹失落地說道:“原來是給小舅舅吃的啊。”

穆婉看了黑妹一眼,她原本是想做給邢不霍吃的,但是想到邢不霍私自來見她,會有危險,所以作罷,剛才項問天打電話給她,她想起項問天也喜歡吃豬大腸的事情。

“順便的。”穆婉說了一句。

他們一起回車,到家,已經過了15點了。

穆婉去洗豬大腸,對著黑妹說道:“豬大腸第一個要領,是洗,一定要洗的非常干凈,第一個步驟是用鹽巴洗,多揉,多搓,那樣能把很多微生物細菌殺死。”

“夫人,我來,我力氣大。”黑妹說道,按照穆婉教的方法揉搓著。

穆婉準備了大量的鹽水。

“第二個步驟,是把鹽水灌進去洗,要洗的特別干凈,光洗,需要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穆婉說道。

“要一個小時啊,那飯店做的,也要吸一個小時嗎?”黑妹好地問道。

穆婉搖頭,“每個飯店不一樣,具體我不知道了。”

“好的,我按照夫人說的做,我覺得肯定會很好吃。”黑妹說道。

穆婉腌制雞翅膀。“我們晚吃油炸雞翅,配蜜糖西紅柿,非常好吃。”

“那豬大腸呢,要洗一個小時,什么時候能吃啊。”黑妹不解地問道。

“豬大腸還有一個訣竅是煮,會放茴香等各種香料,放在鍋里,大概要煮3到4個小時,等香味鮮味全部滲入豬大腸,那好吃了。”

“啊,三四個小時,那豈不是要八點鐘才做得好了?”黑妹抱怨地說道。

“美味。值得等待。”

“我是等得了,我擔心你的小舅舅等不了。”黑妹說道。

“他吃飯晚,今天如果不吃,明天再燉一下,也好吃的。”穆婉說道。

他們弄好了,16點開始做了。

不過才半個小時,廚房間里面充滿了濃郁的香味。

黑妹盯著鍋子,“好香啊,真想吃晚飯的時候能吃啊。”

穆婉打開鍋子,翻炒了下。

黑妹咽了咽口水,“我在軍區的時候,吃的是這種,我覺得是沒有燒好的,而且,也沒洗好,所以吃了一口不想吃了。”

“不急,慢慢來,急了,反而吃不了,以后也不會想吃。”穆婉輕柔地說道。

黑妹覺得穆婉說的有道理。

在穆婉做豬大腸的時候,她把晚飯做好了,燒了一條魚湯,炒了西藍花炒肉。

穆婉又炸了雞翅,做了蜜糖番茄。

她聽到外面有汽車停下來的聲音,眉頭擰了起來。

黑妹也聽到了,出門看了一眼,回來告訴穆婉道:“項聿來了,那個人怎么那么討厭,陰魂不散的。”

“你信不信,我讓你今天變成真正的陰魂。”項聿冷聲說道。

“她不過是個孩子,你不會肚量小的,要和孩子計較吧。”穆婉冷冷地說道,看向項聿。

項聿勾起嘴角,似笑非笑地,又帶著諷刺的意味,“她是孩子,你是嗎?我要不要跟你計較?”

“項將軍說什么,我聽不懂。”穆婉平靜地說道。

“你以為你做的那些有用?”項聿瞇起眼睛。

“我做的多了,你說我做的哪些?”穆婉格外冷靜。

項聿看著她那雙冷然的眼睛,再冷,他也能看到里面別樣的色彩,“聽小舅說,你要相親!”

【我是秦湯湯,已經制作成廣播劇,關注微-信-公眾-號瑤池可以收聽】

顧凌擎白雅 https://hcdcn.com/Read/5734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