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019章 眼中有你,就再也不會有別人 回到首頁

第1019章 眼中有你,就再也不會有別人
顧凌擎白雅第1019章 眼中有你,就再也不會有別人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穆婉也看到了臺黑暗處有個帶著面具的人,用手槍對準了她,但是,并沒有開槍,閃掉了。手機端 m.vodtW.com

是因為要殺的人是她嗎?

誰想殺她,還在皇宮里。

如果她死了,會造成混亂,那邢不霍也危險了。

穆婉下意識地看向邢不霍。

他也看著她這邊,目光很深,諱莫不明,但很明顯的,臉色很不好,移開目光。

墨淵等了一會,看向穆婉,又看向臺,擰眉,不解道:“我剛才看到有一個對著你舉起手槍的。”

“我也看到了。”穆婉說道。

“你發生什么事了,為什么會有人想要對你開槍?”墨淵擔心地問道。

穆婉搖頭,她也不知道。

但是,想要置她于死地,又準備在皇宮里的,只有項聿,或是楚煜冰。

她死在皇宮里,這個節骨眼,對他們兩個人最有利。

一來,可以破壞邢不霍和皇帝的聯盟,二來,會讓人懷疑是邢不霍干的,三是有理由把失職掛在皇帝身。

“我去找侍衛長查,你注意安全,必要時,躲在桌子底下,我會過來找你。”墨淵凝重道。

穆婉握住了他的手臂,想起他剛才護著他的行為,心里感動,“墨淵,誰的命都很矜貴,特別是你,你是帶著旭陽哥的命,一起活下去,不要為了我,再犧牲,我更希望看到你好好的活著。”

墨淵打量著穆婉,“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會想保護你,看到你后,會心疼。”

穆婉心里動容,更不想他出事了,“以后,離開我遠一點。”

“嗯?”墨淵沒有理解。

穆婉松開了手,“你以后會明白,另外,找個適合你的女孩,平凡,幸福,快樂的生活。”

“這件事情以后再說,我先去通知侍衛長,查下有誰攜帶了槍支入皇宮。”墨淵說道,凝重地離開。

手機短信鈴聲響起來,穆婉本來不想看的,可一想到周圍危機重重,也有些火大了,拿起手機,看果然是項聿的短信。

他只是發了一個字,陰陽怪氣的一個字,“呵。”

她直接撥打電話過去,警惕地看著臺。

項聿那邊接聽了,抿著嘴唇不說話,怒氣在電流之間傳遞著。

“我沒想到,你是一個兩面三刀的男人。”穆婉開口道。

“什么!”項聿提高了分貝,擰起了眉頭。

“剛才在臺的殺手是你安排的吧?”穆婉直接問道。

“什么?”項聿分貝更高了,站了起來,掃著四周,朝著樓下走去,“殺手什么特征,我現在把人找出來。”

“所以……不是你的人?”穆婉狐疑。

“要殺你,輕而易舉的,我用得著在皇宮里動手嗎?哦,你提醒我了,我如果在皇宮里殺了你,可以嫁禍給邢不霍,也能嫁禍給華錦榮,好主意。”項聿笑道,眼卻沒有一點笑意,帶著消殺和冷傲,掛了電話。

他對著身旁的楚源命令道:“剛才有人要暗殺穆婉,這件事情,是不是你們的主意?”

“沒有,我發誓。”楚源確定地說道。

“密切注意所有人群,一有可疑人,立馬抓起來。”項聿命令道,樓。

傅鑫優擔心地問道:“出了什么事了?”

“皇宮混入了殺手。”項聿輕聲道。

傅鑫優瞬間臉色蒼白,“聿,你會保護我的吧?”

項聿睨向她,看著她花容失色的臉龐,勾起嘴角,“當然。”

在他眼里,傅鑫優表現出了山猛虎的氣勢,事實,骨子里是個軟弱無能的病貓,有的,只有狐假虎威的背景。

而穆婉……

項聿看向穆婉,她很冷靜,冷靜的仿佛置生死于度外,骨子里的氣魄,即便知道有人要刺殺她,也能從容不迫。

嘴角,不禁,往微微揚起。

“有我在,你還死不了。”項聿又意味深長地說了這句。

傅鑫優放心了,摟住項聿的手臂,頭一歪,靠在他的肩膀,嬌滴滴地說道:“我知道,你最好了,有你在,我放心了。”

蘭寧夫人看了傅鑫優一眼,提醒道:“注意矜持,另外,你是這次外交負責人,更要協調好,如果出了事,你責無旁貸。”

“嗯嗯,好的母親,我現在再去檢查下。”傅鑫優說道,下樓。

平津戲開始了。

臺出現了主角,唱著平津戲。

墨淵過來,對著穆婉說道:“撿到了槍支,但是沒有找到人,那個人丟了槍支,很好的躲藏在了人群,不好判斷是誰。”

穆婉舉起茶杯,飲了一口茶,嘴角微微揚起,“那個人,不會是殺手。”

“為什么?”墨淵不解的問道。

“我當時覺得怪,那個殺手,為什么沒有開槍!殺手,拿了錢,一定要完成任務,即便很危險,因為他在接這個任務的時候,已經預先知道了環境,處境,怎么可能會輕易放棄呢,而且,即便是你護著,他也會開槍。那樣會造成混亂,更好下手,而不是收手,把槍丟了,把自己隱藏起來。”穆婉判斷地說道。

“那你覺得會是誰?”墨淵追問道。

“能來皇宮里的,會有哪些人,除去侍衛,軍人,不可能是侍衛和軍人,因為侍衛和軍人是服從命令,放棄,等于放棄了自己。”穆婉說道,視線掃過項雪薇,項芝秋,又落在傅鑫優的臉。

“但不管怎樣,這個人對你起了殺心,你自己要多注意,要不,我借約你出去游玩的理由,讓你出去避避吧。”墨淵建議道。

“避避不回來了嗎?要殺我的人沒有找出來,不可能安全,不過也沒事。”穆婉笑了,“這個人的性格,較軟,膽子也不大,可能還沒有什么腦子,不怕。”

“你不怕,我怕。”墨淵意味深長地說道,“你說,我帶著旭陽的命活下去,你又何嘗不是。”

穆婉呼吸停頓了下。

她是虧欠了旭陽的,可是,人都有私心,都有側重點。

她眼有了邢不霍,再也看不到別人……

顧凌擎白雅 https://hcdcn.com/Read/5734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