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038章 想要設計她,沒門 回到首頁

第1038章 想要設計她,沒門
顧凌擎白雅第1038章 想要設計她,沒門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項問天的人直接帶著穆婉去了項問天那里。

項問天看到穆婉回來了,擔心的前,關心地問道:“我的人說有人朝著你開槍了,沒受傷吧?”

穆婉搖頭,微笑道“我們項家的金絲縷衣,還是極其厲害的,雖然子彈打在面的時候有點疼,但絕對不會受傷的,我一會把金絲縷衣脫下來,還給小舅。”

“這個不急,你去找皇談后,怎么說?能夠保住聿嗎?”項問天問道。

穆婉看得出來,他很關心項聿。

項問天他,太注重親情了,所以被蒙蔽了很多事情。

“他不會有事的,他也不會讓自己有事的,只需要等待可以,國王讓我去找邢不霍談判,如果談成,說賜我為安寧夫人。”穆婉說道。

“太好了,我們項家還是一百年前出了一個國賜的夫人,如果你成了安寧夫人,對我們項家來說,是極大的榮耀,以后,以后也沒有人會對你詬病了。”項問天高興地說道。“最好,是A國總統那邊不追究。”

“小舅,我8點鐘的飛機飛往A國,我要先去外交部拿些東西,那我先過去了。”穆婉說道。

“需要我這邊派人過去保護你嗎?”項問天不放心地說道。

“我到了A國,有顧凌擎在,不會有事的,我把黑妹帶走好了,那小舅,我先走了。”穆婉頷首。

“有什么事情打電話過來。”邢不霍囑咐道。

“好。”穆婉應道,打電話給黑妹。“你現在到哪里了?”

“夫人,我現在快到項府了。”

“我今天晚要去A國,你和我一起去。我在湖邊小院等你。”穆婉說道。

“太好,我們是回A國了嗎?萬歲,萬歲。”黑妹高興的要跳起來。

穆婉沒有應,未來的事情,變術太多,她只能小心,小心,再小心。

湖邊小院

黑妹高興地跟邢不霍匯報了穆婉要回來的事情。

邢不霍激動,呼吸都不平穩了,什么都沒有考慮地,給穆婉撥打了視頻邀請過來。

穆婉想著現在項聿還在皇宮里,應該來不及阻止什么,接聽了視頻。

邢不霍揚起笑容,“剛才外交部那邊有人跟我匯報,說M國會派人過來慰問,我沒有想到是你。”

“我晚八點的飛機,到A國不會早了,你好好休息,早點睡,明天早能見了。見了面再說。”穆婉說道。

“我派人去接你,再玩都沒有關系,我睡的時間夠長,晚也睡不著。”邢不霍笑著說道。

看著邢不霍的笑容,穆婉覺得心里暖暖的。

事實,她也好像見到他,沒有再拒絕,點了點頭,“那晚見。”

“想吃什么,我讓林嫂提前做好,她也很想你。”邢不霍說道。

“我最喜歡她做的牛肉番茄湯,我能吃兩碗飯,再做個魚香肉絲和大排吧。”穆婉說道。

邢不霍寵溺地說道:“好。”

穆婉看她還躺在病床,眼神又黯淡了下來,“你現在身全是傷了吧?”

“我以前手下有一個士兵,你猜他多大了?”邢不霍問道。

“六十?”

“九十四,當年,他了兩槍,刀從他的肚子破了下去,現在不還是活的好好的,而且,還很健康,再活個十年沒有問題的。”邢不霍寬慰道。

她也希望邢不霍可以長命百歲。

“那不霍,你好好休息啊,我現在要去外交部那邊拿些件,這次蘭寧夫人還給我配了一個助理,估計是她的心腹。”

“我知道了,了飛機給我來電話。”邢不霍囑咐道。

穆婉點頭。

她有種他們還在一起的錯覺,那個時候她單獨去訪問K國的時候,邢不霍也是這樣囑咐她。

她掛了電話,狗狗跑到她的腳下,咬著她的褲腿玩。

穆婉把狗狗抱了起來。

“我們都走了,這小東西怎么辦。要是兩天不吃東西,它肯定會餓死的。”黑妹擔心地說道。

“拿些它的東西,我們把她帶吧,這次過去,應該是派飛機送我們的,可以把它帶去。”穆婉說道。

“太好了。”黑妹接過穆婉手的小狗狗,鼻子去頂小狗狗的鼻子,“媽媽帶你回A國。”

“媽媽?”穆婉看向黑妹。

黑妹立馬糾正道:“干媽,干媽。”

他們收拾好了行李,打的去外交部。

穆婉去助理辦公室,只有金玉珠在,她臉色很不好,看到穆婉,也不說話,別著臉,一副氣呼呼的模樣。

“蘭寧夫人是派你跟著我去A國嗎?”穆婉問道。

“我才不會跟著你去呢。你對我有意見,到了A國,豈不是你想對我怎樣怎樣?有人讓我把東西給你的。”金玉珠把資料丟在桌子面,對穆婉白了白眼,站了起來。喃喃道:“紅顏禍水。”

穆婉也不理會她,翻了下件,撥打電話出去,“您好,蘭寧夫人,我是穆婉,件是三張嗎?”

金玉珠擰起了眉頭,緊張起來。

黑妹攔在了金玉珠的面前,不讓她走。

“你想干什么!”金玉珠防備道,聲音都尖銳了起來。

“件是三張嗎?”黑妹問金玉珠道。

穆婉也掛了電話,看向金玉珠,沉穩道“蘭寧夫人說,件一共有五張,還有兩張呢?”

“什么兩張,我不知道,別人給我這么三張。”金玉珠說道。

“哪個別人?”穆婉追問道。

“我不想說。”

穆婉笑了,“你不想說,可以不說,那我也只能如實跟蘭寧夫人匯報了,讓她來問你,較合適。”

金玉珠聽到蘭寧夫人的名字,慫了,想了一會,說道:“是傅鑫優傅部長給我的,我也不知道是三張,還是五張,你要問,問她。”

穆婉當著金玉珠的面,給傅鑫優打電話過去,彬彬有禮地說道“蘭寧夫人說件有五張,但是金玉珠說,你只給了她三張,我想跟你核實一下,是她在撒謊,還是你故意的?”

“件是有五張的,我只給了她三張,她沒有撒謊,另外兩張在我這里,件很重要,我怕途丟失了,反正晚我和你一起去A國慰問A國總統大人的,放在我這里也一樣。”傅鑫優冷冰冰地說道。

顧凌擎白雅 https://hcdcn.com/Read/5734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