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200章 他不敢,我敢! 回到首頁

第1200章 他不敢,我敢!
顧凌擎白雅第1200章 他不敢,我敢!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項上聿挑眉,有些不確信地看著穆婉,“喜歡我多久啊?”

穆婉看向他,目光清明,微微扯起嘴角。想-免-費-看-完-整-版請百度搜-品=書=網“說吧。”

“先一直喜歡著吧。”項上聿說道,低下頭,假裝吃東西的樣子,嘴角往上揚起。

原本清雋的模樣,笑起來,但是柔和了五官。

穆婉看著他偷笑的模樣,覺得好笑。

項上聿幼稚起來,很幼稚。

她想起那只1美元買的老鼠了。

“今天晚上什么時候回來?”穆婉問道。

“怎么了,不一定,可早可晚,看會議看的長度,和我的心情。”項上聿說道。

穆婉把燙好的肥羊放到項上聿的碗中,“如果可以,早點回來,我有禮物要送你。”

“禮物?”項上聿不解,“為什么又要送我禮物,你有求于我?”

“那你為什么要送我禮物?我送禮物和你送禮物的心情,應該是一樣的。”穆婉諱莫如深地說道。

“你……”項上聿有些克制不住的開心,笑容雖然抑制住了,但是眼睛中的笑意,亮晶晶的,“你不要想的很早,我忙起來,可能就不回來了。”

穆婉勾起嘴角,“我只留到十點,十點還不回來,我就送給楚簡。”

在門口的楚簡嚇的一身冷汗。

穆婉要送他也不敢接啊。

果然,項上聿眼神冷了下來,靠著椅子,“你覺得他敢收?”

“確實,估計不敢,那我就不送你了。”

項上聿耷拉著眼眸看她,“不送我,你送誰?”

“嗯。”穆婉認真地想,道:“丟進湖里,噗通一聲,你知道我做得出來。”

他知道她做的出來,她什么事情做不出來?!!!“我十點之前肯定回來,你晚上是去遺址那邊,還是在湖邊小院?”

“去遺址那邊吧,我喜歡那邊的風景,也安靜,你只要派楚簡送我去就可以了。”

“他下午要陪我開會的,我派其他人過來接你去,吃飯吧,你也該餓了。”項上聿說道,燙了丸子放到穆婉的碗里。

下午,項上聿出去開會,穆婉去購物,安琪和呂伯偉陪同著。

“夫人,新聞出來了,現在網上鬧得沸沸揚揚,你要不要看下?”呂伯偉問道。

“不用。”她不看也知道,只要項上聿想做的事情,就肯定能做的好。

現在蘭寧夫人那邊該頭疼了,她應該沒有想到搬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手機響起來

穆婉看是蘭寧夫人打過來的,從容的接聽。

“新聞是你放出去的?”蘭寧夫人問道。

“我剛回國沒多長時間,以前的后臺邢不霍也已經不是我的后臺了,你覺得我有這么大的能力做這件事情?”穆婉反問道。

“我覺得你挺賤的,也對,人至賤則無敵,勾引了自己的姨夫再勾引自己的表哥,長的沒有騷氣,做的全是下賤的事情。”蘭寧夫人生氣地說道。

“呵。”穆婉笑了,“沒想到尊貴的蘭寧夫人,也會說出這樣無禮又惡俗的話,但是讓我刮目相看。”

“禮貌和尊重是留給值得尊重的人,你算什么東西,只會靠爬上男人的床搞事情,不覺得自己都丟女人的臉面嗎?”蘭寧夫人不客氣地說道。

“論骯臟,論手段,蘭寧夫人又能干凈到哪里去?別告訴我,傅鑫優的手下房淑文是用正大光明的手段讓李俊欽娶的,也別告訴我,你對這件事情一無所知,恐怕,你才是這真正的幕后,既然你的手都不干凈,就不要說別人的手臟了。”穆婉直白地說道。

“所以,你現在是要跟我對著干了,對吧?”蘭寧夫人陰冷的問道。

“我本來不想對著干!”

“別說本來,我只看到結果,我女兒一去SHL,你就把新聞發了出來,但是我也不是好惹的,就算你得到了外交部副部長的位置,我也會讓你干不下去。”蘭寧夫人警告道,掛上了電話。

她撥打電話出去,“找十個人,二十四小時盯著穆婉,如果她要去SHL,我要她死在SHL。”

穆婉收起了手機。

“夫人,沒事吧?”安琪擔心地問道。

“他很厲害。”穆婉意味深長地說道。

“夫人指的是蘭寧夫人嗎?SHL那邊我已經找到人了,我朋友要一百萬。”安琪說道。

“我把錢匯給你,你給你朋友匯過去吧。”穆婉說道,進了服裝店。

呂伯偉低聲對著安琪說道:“夫人指得他,應該是項上聿,不是蘭寧夫人。”

“為什么突然說項上聿?”安琪沒有明白過來。

“項上聿的這招很聰明,傅鑫優去了SHL國,她的目的是不讓SHL降低油價,但是夫人的目的是降低油價,新聞一出來,協議一出來,條約一出來,傅鑫優就成了國家的罪人,失去了民心,即便有協議,華錦榮給了傅鑫優夫人的稱號,也是傅鑫優的恥辱,更會讓華錦榮失去民心,要是華錦榮不給傅鑫優夫人的稱號,得罪的又是蘭寧夫人。”

“哇,項上聿這招真牛逼。”安琪不由的佩服。

“這招不止牛逼在這里,而是后續上面,華錦榮本來是和蘭寧夫人一條戰線的,但是華錦榮也應該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他再封傅鑫優,也成了國家的罪人,他現在最希望的,就是穆婉贏,那么他就不用做這個惡人,為了穆婉贏,華錦榮會暗中幫助穆婉,畢竟他在皇位這么久,也應該有點人脈的。”

“哇,項上聿很牛逼,不但拉扯了蘭寧夫人,還幫助了夫人,更加挑撥了他們的關系。”

“最最最重要的一點事,他幫助夫人得到安寧夫人的稱號,就無疑的,給夫人樹立了強悍的敵人,也把夫人排斥在華錦榮和蘭寧夫人的陣營外面,夫人投靠的,只能是他了。”呂伯偉分析道。

“這是一箭三雕啊。”安琪聽呂伯偉這么一分析,也佩服項上聿起來。

“不是一箭三雕這么簡單,而是從一開始,項上聿就步步為營,現在的一切,不過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而已。”呂伯偉凝重地說道。

顧凌擎白雅 https://hcdcn.com/Read/5734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