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245章 你死了,我陪你一起 回到首頁

第1245章 你死了,我陪你一起
顧凌擎白雅第1245章 你死了,我陪你一起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心里突然的后怕,要是她沒有打電話給華子嫻,可能結局不好說。

很慶幸,她打給了華子嫻。

“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你不會那么容易死的。”穆婉說道,不知道是寬慰他,還是寬慰自己。

“我也不要活千年,你死了,這個世界多無聊,我陪你一起。”項上聿吊兒郎當地說道,看著好像隨便說說。

可他的眼神,卻又無比的真誠。

穆婉覺得眼睛里面瑟瑟然的,心里有一處也被揪著發疼。

她扯出了笑容,卻一點笑意都沒有,“別開玩笑。”

項問天看了他們一眼,“華錦榮那邊呢,誰去做的工作他不可能突然反悔,畢竟,他反悔,就是和蘭寧夫人撕破臉。”

“我找了華子嫻,應該是華子嫻去做的工作,在大廳的時候,華子嫻讓華錦榮帶她出去,事實上,她也不算一個糊涂的人,明顯的,在大廳上,蘭寧夫人更像是主人。”穆婉說道。

項問天明白了,“這些事情你們連跟我商量都沒有商量。”

“對不起。”穆婉說道。

“不跟你商量是不想扯進你,就算我和他們拼的你死我活,小叔,你還是可以獨善其身的,我做事,從來沒有想要牽扯到項家。”項上聿笑著說道。

“可是你姓項,怎么樣做才不牽連”項問天擰眉道,

“你看著形式,不行就大義滅親,以你的聲望,他們不敢拿你怎么樣,至少,項家保得住,過個二十年,再出一兩個人才,就能維持住百年基業。”項上聿說道。

“你倒是想得好的。”項問天提高了分貝。

“小叔,吃菜,你最近都瘦了。”項上聿說著,給項問天夾了一塊紅燒肉與,勾起嘴角,一副調皮小輩的模樣,又吊兒郎當的,卻也是討喜的。

“你爺爺最喜歡的就是你。”項問天語重心長道。

“放心,我會替爺爺報仇的,現在也差不多到時候了。”項上聿笑著說道,目光卻沉沉的,沉中,還有些晶亮的光。

世人都說,項上聿為了得到皇位不折手斷,他殘忍,嗜血,沒有感情,即便知道爺爺是被楚煜冰害死的,他還能跟楚煜冰這樣的人合作,談笑風生。

只有她知道,他一直是在蟄伏,把傷痛隱藏在心里,隨時伺機而動。

也只有他,沒有表達真實的感情,卻踏踏實實地在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情。

傷害他親人的,他必定手刃。

對他好的,他也銘記在心,絕不辜負。

所以,他不告訴項問天,不是他在防備,而是他真的不想連累。

成,是所有項家的事情。

敗,就只是他自己的事情。

那他說的,一起死,就非常可能是真的了。

穆婉覺得眼中更加濕潤了。

她以前誤會他的時候,確確實實地,一直在傷害。

他傷害她身體,她傷害他的心臟。

都扯平了吧。

“我們喝些酒吧,今天,也算是劫后余生,值得慶祝。”穆婉說道。

“上酒。”項問天對著曾叔說道。

曾叔去拿了酒過來,穆婉給項問天倒了一大杯,給項上聿倒了一大杯,也給自己倒了一大杯。

“小舅,這杯,我敬你,謝謝你對我的照顧。”穆婉說道。

“你傻了吧,喝那么大一倍,都是自己人,小舅也不想你喝這么多,身體是最重要的,你還是一個體弱多病的。”項上聿阻止道,把穆婉杯子里的酒倒入他的杯中。

倒到他的酒杯里都是滿的了,還覺得穆婉杯子里的太多,擰起了眉頭,喝了一大口,就剩下一點點了,這才覺得差不多了,塞回穆婉的手里。

不允許她的拒絕,霸道的也不通知,一副理所當然,就是應該這樣的樣子。

穆婉看著他,幾分無奈。

項問天扯了扯嘴角,淡淡一笑。

他忙于工作,很久沒有和小輩們一起吃飯了。

這次吃飯,發現小輩身上很多和平時不一樣的地方。

“上聿說的對,少喝一點,你身體不太好,要多養。”項問天說道,沒有介意,把杯中的酒全部喝光了。

穆婉真覺得小舅挺好的,近乎完美,人品也是她見過最好最好的。

她很想小舅找一個愛他的女人,好好陪著小舅一輩子。

穆婉把杯中的酒喝掉了。

她又給項問天倒上。

回來,發現項上聿拿自己的杯中酒給她倒了一點點。

她又舉起酒杯,面向項上聿,“我們也喝一杯,謝謝你”

后面的話,穆婉省略了一萬字。

項上聿勾起嘴角,“是不是無以回報,只能以身相許”

他邪佞著說道,還吊兒郎當的挑了挑眉頭,看著輕挑。

“哪里是無以回報,都在酒里了,喝了吧。”穆婉不讓他得逞地說道,仰面,把酒都喝了。

“那我不要喝了,你還是希望你以身相許比較好。”項上聿把酒放到了旁邊。

項問天看著他們玩玩鬧鬧,問道“殷明那邊的家人現在怎么樣了”

“我估計是被蘭寧夫人的人帶走了,其實,如果殷明說他殺的,蘭寧夫人不會保他,他的家人也保不住,畢竟,項家失勢了,他沒有后盾,蘭寧夫人為了防止丑聞傳出去,他,以及他的家人必死無疑,他也會拖累殷家那邊,我估計,殷家那邊馬上就有人過來道歉了。”項上聿猜測道。

“你怎么打算”項問天又問道。

“他是因為家人被威脅,如果我不救他,他的妻子兒女也很難回來,但是,我幫他,去嚇唬下蘭寧夫人,她肯定得乖乖的放人回來,但是,這樣的事情,我只允許發生一次,等我外公來了,我也是要這么說清楚的,恩威并重,才能有好的效果。”項上聿沉著道。

“你做事,確實讓人放心。”項問天夸贊道,“你們準備什么時間結婚”

項上聿看向穆婉,“問她。”

問她這個字,好像鉆進了她的心里,整個人都暖了幾分。

好像她說結婚,他就會結,她說不結,他也不會勉強。

她想要他的尊重而不是霸道的強迫

顧凌擎白雅 https://hcdcn.com/Read/5734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