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249章 不喜歡你,看你做什么? 回到首頁

第1249章 不喜歡你,看你做什么?
顧凌擎白雅第1249章 不喜歡你,看你做什么?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蘭寧夫人做了那么多年,有那么高的聲譽,也不是省油的燈,我們以為她會讓傅鑫優簽下降百分之十的石油,但是她沒有,恐怕她也料到了我們有后招,索性不去得罪她的外援了,如果你是她,你下一步會怎么做來洗白”穆婉問道。

“如果我是她,在百姓這么譴責她的時候,會犧牲傅鑫優,因為傅鑫優本來就難成大器了,但是有她在,她就能讓傅鑫優東山再起,所以,她會親自懲罰傅鑫優,畢竟到目前為止,她確實從來沒有出過面,可以洗白的。”項上聿說道。

穆婉點著頭,覺得項上聿說的很有可能,“然后呢”

“蘭寧夫人還是內閣的重要成員,現在皇后過世了,她也盡量爭取第一把交椅,她在圈子里那么多人脈,很可能坐上皇后之前的位置,然后會做慈善,大量的,用國庫的錢,為自己買名聲,把這次的余波平安度過。”

“對啊。你不說,我都忘記內閣這件事情了。”

項上聿揚起笑容,“但是,現在有兩位夫人,你還是我項上聿的女人,蘭寧夫人想要做成第一把交椅,恐怕沒有真容易了。”

“可是,我沒有什么戰績,我的意思是,我沒有做出什么貢獻”

“有啊,石油下降百分之十的事情,我們先等,等蘭寧夫人有什么作為,我的人也去了sh,她想穿我準備好的嫁衣,也要有那個本事。”項上聿確定地說道。眸宇之中因為自信,閃耀著耀眼的光彩。

“但是,什么事情都你做,我覺得自己很沒有用。”穆婉有些失落道。

項上聿點了點她的鼻子,“哪是什么事情都是我做這次要不是你先說服了華子嫻,我恐怕是躺在地上的一具尸體。”

他不可能是躺在地上的一具尸體,他有辦法的。

他之前都說了,他的人,已經潛伏在周圍,把暗衛的人摸得一清二楚。

會有成尸體的意外,但是那意外也應該不大。

他現在這么說,是在安慰她。

項上聿看穆婉不相信的模樣,笑了,“你還需要做很多事情呢,這次如果順利簽下石油的價格,最功不可沒的人就是巴尼,巴尼是呂伯偉推薦的,呂伯偉是你的人,歸根結底是你的功勞。”

穆婉扯了扯嘴角,“你可真會扯。”

“而且,你現在要做的是,和蘭寧夫人爭奪第一把交椅的位置,華錦榮暫時不會娶皇后,但是內閣的一把手也不能一直空著,能阻止蘭寧夫人的,就只有你了,也只有你有資格和蘭寧夫人一較高下。”

“恐怕,即便我贏了,蘭寧夫人也會搞出一大堆的事情來。”穆婉沉聲道。

“婉婉,你總有一天是我的皇后,你也總有一天是內閣的一把手,蘭寧夫人也肯定會給你找麻煩,這些事情都是你要面對的,早面對,晚面對,都一樣,我們做好準備那就好了,你放心,你還有我。”項上聿說道。

她不是一個貪戀權位的人。

“如果蘭寧夫人真的是為老百姓做事,讓她做這個一把手也無所謂的。”穆婉思考著說道。

“你覺得她會為老百姓做事你會不會是沒有睡醒啊,從她阻止下降油價,你就知道了,她是一個只有私人利益的人,恐怕她做了內閣一把手,也是為自己謀私利,她在外面的那些公司可是為她創造了龐大的利益,甚至,有一條很強大的利益鏈,超乎你的想象,你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你之前派人盯著你,想要至你于死地,你都忘記了嗎”項上聿勸道,就怕穆婉會心軟。

他知道穆婉其實很善良。

穆婉點了點頭,“我知道,我先去刷牙,我還沒有刷牙洗臉呢。”

“說的我好像刷牙洗臉了,一起吧。”項上聿也跟著去刷牙洗臉。

他剛出來,手機響起來。

他看是項問天的,接聽。“小叔。”

“今天皇后入殮,我們要去皇宮的,喊上穆婉一起,這是大事,文武百官都去。”項問天提醒道。

“嗯,我知道了,現在還早,我們十點這樣過去可以吧”項上聿問道。

“可以,你現在在哪里在項府吧,昨天門衛說你去而復返。”項問天問道。

“哪個門衛這么嚼舌根,這個事情都要匯報給你”項上聿不悅。

“我隨口問了下,所以他們說的,你不要小雞肚腸了,他們也是聽我的命令。”

項上聿扯起嘴角,“小叔什么時候對我這么關心了。”

“我只是想知道你在不在府里”項問天提高了分貝,反正他坦蕩,做事不陰著,做什么就是什么。

“我在府里,昨天睡在穆婉這里。以后小叔想知道可以直接問我。”

項問天掛上了電話。

事實上,他還是沒有想通,為什么穆婉會跟項上聿在一起。

他覺得這個侄兒很優秀,非常優秀。

他覺得這個外甥女也優秀,非常非常優秀。

這兩個,都是他覺得非常非常優秀的后輩。

但是這兩個人配在了一起,他就覺得項上聿配不上穆婉。

也擔心項上聿是玩玩穆婉的,不會對穆婉好。

他的擔心,是多余的嗎

反正心里就是有那么一些不爽。

項上聿看項問天掛了他的電話,睨向從洗手間出來,打扮精致了的穆婉。“項問天不會看上你了吧”

穆婉非常嫌棄的掃著項上聿,“你腦子里有坑。”

“那他為什么會查我住在哪里,而且聽到我住在這里就生氣的掛上電話了,這明顯是吃醋。”項上聿分析道。

穆婉對項上聿簡直無語了。

呂伯偉和她說幾句話,作為朋友親近了幾分,他就懷疑她和呂伯偉有什么。

項問天只是掛了電話,他就腦補了吃醋。

“你是不是覺得,只要是個男人看我一眼,就是喜歡我,要搶走我”穆婉還是非常嫌棄地問道。

“如果不是喜歡你,看你干什么”項上聿理直氣壯地說道。

他的眼里只有穆婉,其他女的就算站在他的面前,他也記不清楚長什么樣子。

顧凌擎白雅 https://hcdcn.com/Read/5734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