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2章:平地起驚雷 回到首頁

第2章:平地起驚雷
破局第2章:平地起驚雷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馬建國年紀大,資格老,又是軍轉干部,張國強還沒來法制科的時候馬建國已經在法制科工作了十幾年了。所以馬建國現在一口一個小張一口一個小張的喊著,絲毫不覺得別扭。

許國華連連點頭稱是,屋子里熱的厲害,不一會兒許國華的額頭是滲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

“你說這天氣!單位也是,連個空調也不給裝。”馬建國抽著煙、吹著風扇,開始發起了牢騷。

許國華苦笑一聲,還裝空調呢?

昨天許國華還在主管刑偵副局長的門口聽到刑偵隊的隊長拍著桌子和副局討論經費問題呢,至于空調,想都不要想了。

在基層職能部門里的經費是非常有限的,尤其像刑偵這種清水高危部門更是如此。

“叮鈴鈴,叮鈴鈴。”

放在桌的手機忽然一陣震動,許國華拿起了手機,瞅了眼手機屏幕的來電顯示,連忙接通。

“龐處,您好您好,是到了嗎?”許國華的聲音一下子變得及其的恭順,這也是這半年多的接待任務所練的。

“哈哈,小許啊。”電話那邊傳來了一陣爽朗的笑聲,不用問許國華也知道,這人正是市局法制處的副處長——龐明虎了。

“嗯,我們剛剛下高速,再有二十分鐘到咱們局里。”

許國華腦子轉的飛快,馬是應道,“好的龐處,張科早通知我說您要下來,我這一直等著您呢。”

電話那邊忽然沉默了幾秒,良久才是再次響起了龐明虎的聲音。

“你們張科不在?”

許國華心一咯噔,聽電話里的語氣,龐明虎明顯的有點不高興啊。

想想也是,人家好歹也是級機關,雖然是周五下午來的,但是打著調研的大旗,你一個部門一把手竟然玩起了失蹤?

許國華一時間額頭布滿了冷汗,這可別神仙打架波及到自己啊。一個是自己的頂頭司,一個是級機關的領導,沒有一個是自己能惹得起的。

許國華腦子轉的飛快,馬是賠笑說道,“龐處,還真是不巧。本來張科和我一直在等您,但是這不市里組織法制培訓嘛,點名要一把手參加。”

許國華還不待龐明虎反應過來便繼續說道,“您說,法制培訓法制培訓吧,還偏偏是周末。我們張科心情不好,沖我發了一通脾氣,嚴令我必須好好招待龐處。您要是有什么不高興,我們張科周一回來指定打我板子。”

許國華的這一番說辭有模有樣,法制培訓是真,但是法制科早安排另外一名大學生科員去了。

但是聽到許國華這一番解釋,龐明虎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個法制培訓他也是知道的。

“嗯,大家都是工作嘛,我理解。”聽龐明虎笑呵呵的說話,許國華的這顆心才算是終于放回到了肚子里。

“龐處,您到局門口給我電話,我下去接您。”

龐明虎點頭哼哼了幾句,兩人是結束了通話。當掛斷電話后,許國華感覺自己的后背涼颼颼的,也不知道是熱的,還是剛剛的電話所導致的…

而在許國華掛斷電話不久后,又一個電話打了進來。

“國華,不好了,你爸讓檢察院的人帶走了!”

許國華的腦子一懵!

來電話的是許國華的母親劉紅梅,一個普通的企業退休職工,哪里和檢察院的人打過交道?現在劈頭蓋臉的一句話,直接把許國華給嚇呆了!

“媽,你慢點說,別著急,怎么回事?”許國華連忙讓自己鎮定了下來,但是握著手機微微顫抖的手還是表露出了他心的焦急和不安。

許國華的父親名叫許樹人,是龍康縣旅游局財務科的一個普通科員,根本沒有個一官半職。

檢察院那是干嘛的?雖然許樹人是國家的工作人員,但是許國華從出生到現在,沒聽過更沒有見過許樹人拿過別人一點點的好處。

先不說許樹人的品行如何,他一個混跡了半輩子的老科員,誰還能有事求到他?要是許樹人真是手眼通天的人物,許國華一個正兒八經的名牌大學畢業生,也不用窩在龍康縣公安局當一個普通的事業編啊!

而體制內的人都知道,寧肯讓公安系統的人找門,也絕對不樂意紀委和檢察院的人找你喝咖啡。

劉紅梅開始哭訴了起來,“剛剛你爸單位的老張打來電話,說是檢察院的人把你爸帶走了,別的我不知道了啊。”

許國華原本一張帥氣的臉龐黑的都快泛出光了,既然是單位內部打來的電話,而且打電話的人劉紅梅還認識,那這個事的可信度非常的高了。

“媽,那你知道是因為什么嗎?還有,除了我爸以外,還有誰被帶走了?”許國華問話的語速非常的快,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得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劉紅梅的聲音越來越低,到最后更是直接不說話,開始嚎啕大哭了起來。

許國華一陣頭暈目眩,連忙安慰了劉紅梅幾句,說是找人想想辦法,起碼得先把事情給打聽明白啊。

“媽,你放心吧,檢察院的人也是講證據的。我爸是什么人咱都了解,別說他有沒有貪污的心了,算是有,他又不是領導,拿什么貪污去?”

“對對對,國華啊,你在公安局班,不是說你們公檢法都是一家人嗎,你趕緊想辦法把你爸給救出來啊。”

許國華苦笑一聲,對于母親的話只能點頭應是,也算是暫時把劉紅梅給穩住。

尋常百姓都認為公檢法是一家,不管你是在其三家的哪個部門,只要有點事互相之間都能招呼。

其實是不然的!許國華來龍康縣公安局班也有小三年了,對于公檢法三家的道道也算是或多或少了解一些。換句話說,正是因為公對公的關系,公檢法三家反而是相互制約、相互牽制的。如果不是原本私交不錯,人家根本不給你這個面子。

當然,如果你是領導可以拋開不談。但是像許國華這樣的一個普通事業編,想都不用想了。

現在唯一的辦法,是找幾個平常私交不錯的朋友,拐彎抹角的打探情況。

好在許國華在法制口工作,平常和檢察院打的交道還較多,熟人還是有幾個的。

十分鐘后,許國華的眉頭越皺越緊。從桌的煙盒摸出一顆煙,卻是一時間找不到打火機在哪。

不出意外的話,這些人都是指望不了!

破局 https://hcdcn.com/Read/5774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