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2470章: 唯一欠缺【五更】 回到首頁

第2470章: 唯一欠缺【五更】
破局第2470章: 唯一欠缺【五更】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德江同志今天安排了手術?”趙貴山臉色微微一變,這件事情他還真的不了解。

許國華點了點頭,把具體的情況對趙貴山匯報了一遍。趙副部長的臉色馬上就是凝重了起來,“這是好事兒,不管怎么樣總得爭一線希望,要是真能好起來,可就是大幸…”

兩個人圍繞著孫德江聊到了陸北省的人和事兒,說著說著話題就是落到了陸北省的政法系統改革上。對于許國華這些日子干出的成績,趙貴山毫不吝嗇的給予了絕對的肯定!

“國華,前段時間我和仲央的某些領導還談到你們陸北省的改革,大家對你這位省政法委副書記的評價都很高啊。”

趙貴山滿意的點著頭緩緩說道“這件事情你干出了成績,上面的領導們就都能看到。之后我和漢良同志也談了談,他對你也是非常滿意的。”

“多謝您和趙總里的肯定。”許國華笑道“倒是沒想到我在陸北省的工作您二位如此了解,還真是讓我羞愧。實不相瞞,陸北省的政法改革工作也走了不少的彎路。”

“這一點我也聽說了。”趙貴山微微一笑緩緩說道“走彎路是改革過程中必然會發生的事情。”

“你能及時調整過來,這就是你的能力。”

許國華便不再答話了,該謙虛的自己已經謙虛過了,再過分的強調,那反而成了一種賣弄。

“國華,對你們陸北省公安系統的具體改革,我還是很有興趣的。”許國華猜的果然沒錯,趙貴山借著這個話題,果真談到了公安部門的改革話題上來…

“你有什么好的建議,好的想法,盡管可以和我聊聊。我這個公安部副部長,也得和你好好學習學習,畢竟陸北省現在已經走出了一條屬于自己的路。”

“趙部長,您可千萬不要這么說。”許國華急忙擺了擺手,“既然您問到了,那我就簡單的說幾點我自己的看法,要是錯了還請趙部長您多包容。”

“嗯,這里也沒有外人,我知道你也有豐富的基層公安經驗。咱們隨便聊,聊到哪兒算哪,如何?”

有了趙貴山的這句話,許國華才算是松了口氣。要知道如今趙貴山的身份可是非常敏感的,許國華也不想因為某些小事兒,惹出什么大麻煩。

兩個人的談話足足持續了兩個小時,許國華圍繞著陸北省公安口的改革經驗,就全國范圍內公安部門在改革中可能遇見的問題,許國華也提出了自己的意見和看法。

當然,與此同時針對部分可能出現的問題,許國華也條理清晰的提出了自己的解決辦法…

兩個人一個說,一個聽,時間倒是過的飛快。

10點左右,這場談話才算是暫時結束!

“不錯,你剛剛提到的幾點確實和我的想法不謀而合。”看著面前的許國華,趙貴山的臉上充滿了感慨。

許國華年紀輕輕,可看待問題的角度和方式卻每次都是讓趙貴山眼前一亮。不說別的,單單就這份能力,也足以讓最高層的大佬對他刮目相看了…

“趙部長,這些都是我粗淺的意見和看法,有什么說的不對的也請您指出。”

趙貴山擺了擺手,“提的都很好,實踐出真理這句話果然不是說著玩的。事實也證明,陸北省的政法改革為你的工作了非常多的思路。”

許國華尷尬的撓了撓頭,從今天見到趙貴山開始,他就不停的表揚、肯定自己。雖說兩人之前的交情就不錯,可這種情況也確實是第一次!

“國華,正經事兒聊完了,咱們談些私事兒。”趙貴山話鋒突轉,許國華的思維一時間都險些沒有跟上來…

“前段時間燕京發生的事情,我想你也有所耳聞吧?”

許國華微微一顫,趙貴山在指什么許國華自然是心知肚明。能讓他如此重視的,也只有皇城娛樂的事情了!

“您是說,劉禮被外放的事情?”

趙貴山點了點頭,“沒錯,之前劉禮是漢良同志的秘書,這件事情我想你也清楚。”

“如今劉禮攪合到了燕京的漩渦,這也是漢良同志始料不及的。但是劉禮的身份畢竟特殊,這件事情怎么處理也輪不到漢良同志操心。”

許國華點了點頭,趙貴山說的沒錯,作為劉家培養的第三代核心子弟,確實不是趙漢良隨隨便便就能打發的!

孫前進也很明確的告訴過自己,這次劉禮外放主要也是劉家的大佬們表的態。這件事情從頭到尾,趙漢良都是一聲未吭、一言未發…

“雖說漢良同志沒說什么,可我也知道他心里肯定不好受。畢竟這件事情對他多多少少也有些影響,也因此近一個月了,漢良同志也沒有定下來誰接劉禮的這個位置。”

“之前我和他聊過,漢良的意思是一定要找一個知根知底兒,而且各方面能力還都不錯的人過來。”

趙貴山一邊說,一邊緊緊的盯著許國華…

許國華的呼吸越來越重,趙貴山的話已經說的非常直白了,他要是再聽不懂,那就是傻子了!

許國華也萬萬沒想到,趙貴山會主動和自己談這件事情。

難道說,這是趙漢良的授意?

可為什么趙漢良不親自和自己談,畢竟是他和自己兩個人的事情,又何必讓趙貴山出面兒…

“趙部長,您的意思是,趙副總里有意讓我過來?”

許國華深深的吸了口氣,看著趙貴山一字一頓的緩緩說道。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已經沒有裝傻的必要了!

“不是漢良的意思,而是我的意思。”

趙貴山的下句話更是徹底把許國華雷懵了,搞了半天根本就不是趙漢良主動和趙貴山打的招呼。

這一切,都是趙貴山自作主張?

“國華,我知道你這個人的性子。遇事兒不愛爭,尤其是這種事情,更是不好意思去爭。”

“但是體制內可不是這樣,就說你岳父,能有之前的位置也是自己打拼爭來的。包括我,乃至是漢良同志,每一步都是如此,不去爭這些位置怎么可能主動找到你身上?”

“有些時候不見得退讓就是最好的選擇,就是謙虛。你應該聽過一句話,進攻才是最好的防守…”

許國華整個人都是懵了。

他已經理解到,趙貴山想和自己表達什么了。

或者說,這才是趙漢良真正的用意。讓許國華到自己身邊工作,還需要一個藥引子!

這個藥引子,就是他許國華自己…

破局 https://hcdcn.com/Read/5774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