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2475章: 新的開始【大結局】 回到首頁

第2475章: 新的開始【大結局】
破局第2475章: 新的開始【大結局】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調令是通過陸北省省委組織部部長馮文忠之手轉到許國華這里的,紅頭文件,蓋著仲組部的公章。

與此同時,陸北省省委組織部也擬定了一份人事調整意見送交省委常委會討論研究。經省委常委會研究決定,免去許國華同志陸北省政法委副書記一職…

仲組部的調令是,經幗務院領導層研究決定,甄調原陸北省政法委副書記許國華同志為幗務院辦公廳秘書一局黨組書記、局長。

消息剛剛傳到陸北省,整個陸北省官場內一片嘩然!國辦秘書一局局長,這代表了什么根本就不用細想啊…

趙漢良在一個月以后的換屆大會上必然要進這一步,而這個時候把許國華放到國辦秘書一局,目的是什么早已不言而喻。

誰都想不到,在陸北省風頭正盛的許國華,甚至都沒有享受到政法改革的“勝利果實”之前,就被最高層忽然下手,一步到位的調到了國辦!

如果說去別的地方,大家或許還會想是有人打算摘陸北省政法系統改革成功的桃子。

但是現在出手的可是最高層啊…

沒有一個人會有類似的想法,對于仲央來說,根本就沒有必要這么做!

所以目的自然不言而喻,之所以把許國華調到國辦,肯定是那位出手了。事實再次證明,早在趙漢良任陸北省省委書記期間,就已經給自己選定了身邊人…

別說陸北省官場上的同僚了,就說許國華本人在接到這份調令的時候腦子都是懵的。他完全想不明白,自己什么也沒有做,為什么這個天大的餡餅最終還是落到了他的頭上?

“國華,恭喜你。”第一個給許國華打來電話的,就是之前在燕京和許國華談過話的趙貴山。趙副部長覺著,既然如今塵埃落定,自己也必須和許國華把事情解釋清楚了…

聽完趙貴山的一席話后,許國華哭笑不得。搞了半天,連趙副部長的那番話也是對自己的一種考驗。

想到這兒,他是真的發自內心的感激孫思穎。如果不是孫思穎一語中的的提醒了許國華,或許他還真的可能按照趙貴山說的方法,去主動和趙漢良開口了!

“國華,你也別怪我。”趙貴山感慨一聲兒,“這個位置的重要性你比我更明白。不管是我還是漢良,都必須慎之又慎,容不得出一點兒差錯。”

“劉禮的事情我們不想再看到了,同樣的,劉禮之所以能全身而退,那是因為背后有老劉家給他撐著。”

“如果換做是你,后果是什么你要比我更清楚…”

許國華輕輕的點了點頭,這一點他能理解。

就算把自己放到趙漢良的那個位置上,對于這一步的甄選工作,自己也是會慎之又慎的!

“好在如今一切都還算完美,國華,我在燕京等著你。”趙貴山笑呵呵的說道“估計這段時間你會很忙了,記得把陸北省的工作處理好,或許很長時間是回不去了。”

許國華點了點頭,趙貴山提醒的很對,許國華也清楚,這次到了國辦,如果不出什么太大的以外,起碼年之內自己是不會再隨便動了。

趙漢良費了這么大的功夫培養、考驗自己,又怎么可能輕易的放自己離開?

接下來的時間許國華確實異常的忙碌,得知這件事情后,整個陸北省凡是和許國華有些交情的人,都是紛紛打來電話表示祝賀。

包括陸北省一眾省委常委們,袁山明是第一個打來電話,緊接著就是劉裕寬等等,甚至連一直和許國華沒說過幾句話的省委專職副書記邱正榮也是打來電話道喜。

至于省公安廳的秦書重,方川明,羅重山,方積木等等更是如此,方副廳長這個人向來不愛應酬,討厭酒局,這次也主動提議,給許國華好好張羅一桌。

畢竟許國華一旦去了燕京,以后相聚的機會就越來越少。倒不是說許國華冷落大家,而是眾人都很清楚,許國華怕是沒有那個時間了。

江海市的徐運、張嘉龍,鄭川市的李萬龍、陳啟文、郭宇坤,承山市的陸成章、李淑,中山市的樊勝利、周正、朱武柏、郝成、齊偉等等也是紛紛給許國華打來了電話…

確實是忙,如今的許國華在陸北省早已構成了一張龐大而又錯綜復雜的關系網,就算是拋開孫德江的因素,許國華也已經完全的在陸北省站穩腳跟!

臘月27,燕京西城區仲楠海,許國華乘車緩緩駛入了這個象征著共和國心臟的地方。

一個古色古香的小院兒里,臘梅凌寒獨開,鮮艷似血。車子停穩以后,許國華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快步走進了小院兒,來到了二樓。

“許局長請稍等,趙副總里正在和一號首長開視頻會。”一名年紀大約在四十歲左右的男子彬彬有禮的對許國華說道,“這邊兒是給您準備的辦公室,我先帶您進去看看。”

“有勞了。”許國華微微頷首,他知道這里就是他未來工作、戰斗的地方了。

和趙漢良并肩戰斗的地方!

大約過去了半個小時,男子再次返回,把許國華帶到了趙漢良的辦公室里…

“是不是很意外。”看著面前已經褪去青澀的許國華,趙漢良輕輕的嘆了口氣。依稀間,趙漢良的腦海里不由的閃出了他初到陸北省上任、暗訪龍康縣的情景。

那個不畏強權的縣公安局治安大隊大隊長,短短的十幾年時間,已然成長到了這般地步!

“不敢瞞趙總里,是意外,到現在都和做夢似的。”

趙漢良笑的更加爽朗,這個年輕人還是這樣,即使面對自己,說話也還是如此的直接。

“有沒有信心干好接下來的工作?”趙漢良的臉色越來越嚴肅,“這對你來說是一個全新的開始,更是一次充滿了風險的挑戰。”

許國華輕輕的點了點頭,“信心自然是有,可我也知道我有太多太多需要學習的地方。”

“打算什么時候開始?”

“現在就是最好的時候…”

——————————————————————————————————

3月初,全國矚目的兩會在燕京人民大會堂正式召開。晚間7點,燕京市國際醫院的某個高干病房里,孫德江和孫思穎兩人坐在沙發前,神色嚴肅的看著面前的電視機。

剛剛當選為幗務院總里的趙漢良同志正在做發言,鏡頭沿著大會堂緩緩滑過,許國華年輕的臉龐不經意間就是出現在全國人民的面前…

與此同時,燕京的某處寫字樓里,趙小曼端著一杯紅酒,看著面前的電視畫面,雙眸馬上就是通紅了起來!

就算對許國華有信心,可她也絕對想不到,未來的許國華會走到了如此高的地位。一種之前,趙小曼想都不敢去想的地位…

四月份,新一代仲央領導人對全國各省的人事安排作出了初步調整。

恰巧的是,當天許國華和孫思穎兩人正好回到了中山市。在中山市的家里,許國華和孫思穎坐在客廳寬大的沙發上,周勝利和孫曉作陪。

電視中播放的正是陸北省新聞聯播,省委書記田為民居中而坐,坐在他兩側的分別是省委副書記、省長袁山明以及仲組部的一位副部長。

經最高層研究決定,原省委常委、江海市市委書記姚愛民同志擔任陸北省省委常委、組織部部長。

原省委組織部副部長樊勝利,提名陸北省省委委員、常委,并擔任江海市市委書記。

原政法委書記劉裕寬調任仲央政法委,副省長、公安廳廳長秦書重增補陸北省省委常委,并擔任陸北省政法委書記。

原省政府黨組成員、副省長李滿軍,增補陸北省省委常委,并擔任省政府常務副省長一職。

原陸北省公安廳副廳長耿華,提名副省長,并擔任省公安廳黨組書記、廳長一職。

原承山市市委書記陸成章,增補陸北省省委委員,并提名省政府副省長,主管全省教育工作…

“國華,這次回來待幾天?”

當電視機里的田為民開始講話的時候,周勝利端著酒杯和許國華輕輕的碰了碰問道。

“具體時間還定不下來,這次回陸北,主要在江海市。”

“新古青高科的事情?”

許國華點了點頭,“趙總里對新能源領域的開發工作非常重視,現在國內也就是古青高科做的最好。”

“我和古清夢約了下,最近她在江海,所以我就來了。”

周勝利點了點頭,“對了,你那個國辦副主任的身份什么時候能解決,畢竟那位已經已經上來了…”

“哈哈,這事兒你干脆直接去問趙總里去吧。”

周勝利縮了縮脖子,“我倒是想問,你以為我和你一樣,能天天見到人家啊…”

夜已深,許國華和孫思穎相擁站在寬大的落地窗面前。

“國華,恭喜你。”

許國華深情的看著面前的妻子,“沒有你,就不會有我的現在。”

“你還知道這個啊?”

孫思穎嬌媚的瞪了許國華一眼,臉上的神色慢慢變的極其嚴肅。

“這么大的喜事兒,沒有和趙小曼說一聲兒?”

許國華臉色也是馬上變了,孫思穎這是什么意思…

“算了,都過去了。”

孫思穎輕輕的嘆了口氣,“她也不容易,如果我想和你鬧,也不會一直到現在了。”

許國華愣住了,這個戲法是怎么變的,他真的毫不知情!

“或許在政治經驗里我不如你,但是在感情方面,我們女人都是有第六感的。”

看著面前呆若木雞的許國華,孫思穎笑的很得意。

“她搶在我們結婚之前,所以我不怪她,也能當做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

“要是發生在婚后,我自己都找不到說服自己的理由。”

“思穎,對不起…”

孫思穎輕輕的擺了擺手,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不過好在你知輕重,現在也斷了。還有那位李冰,你也做的很好,這也是我信任你的原因。”

“未來的路,我們還長,我還想著你能陪我一起走下去呢。”孫思穎嬌羞的低下了頭,在許國華耳邊輕聲說道“再告訴你件事情。”

“前幾天我剛剛查出懷孕,偷偷找了個朋友看了下性別,是個男孩兒…”

許國華震驚的看著面前的嬌妻,深深的咽了口唾沫。

“你,你說真的?”

許國華雙手顫抖,就算是接到去國辦的調令,他都沒有如此激動過!

“那今晚,豈不是…”

孫思穎認真的點了點頭,“是的,床我已經給你鋪好了,你自己睡吧。”

“要不要這樣…”

許國華苦笑一聲,可臉上蕩漾著的卻是滿滿的笑容!

s祝大家元旦快樂,2020年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有很多想說的話,一時間又不知道該說什么。

這樣吧,天后,最晚5號,我會單獨寫一篇完本感言。

到時候,還會預告新書的有關情況。

望各位書友能繼續支持,拜謝~

破局 https://hcdcn.com/Read/5774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