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29集 第15章 濱海的驅魔界 回到首頁

第29集 第15章 濱海的驅魔界
倉元圖第29集 第15章 濱海的驅魔界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你們幾個小兔崽子,趕緊去練拳。”方大龍對那群姨娘身邊的孩童們吼道。“是,爹。”立即有六個孩童連高聲應道,還是忍不住好奇看了看家族的長兄,長兄聽說可是朝廷大官,還是驅魔人。可老爹的威信太大,這六個孩童都一如往常跑去練拳了。“岐兒,我帶你去你的房間。”方大龍對長子卻是和顏說道。孟川倒是了解方大龍的發家史。方大龍能從普通鄉下人爬起來,靠的就是能打。這個世界也是有拳法的,也有所謂的拳法大宗師……可拳法大宗師,也就千斤之力,仗著拳法精妙能以一敵百罷了。隨著火器興起,拳法地位越加沒落。畢竟十幾桿火槍一同開槍,拳法大宗師也得狼狽而逃,畢竟他們也是血肉之軀,稍稍跑慢了身上就得多幾個孔。“這個院子是你的。”方大龍帶孟川來到一小院,“屋子的布置和老家一樣。”說著推門而入。孟川一眼看出,屋子經常打掃,很干凈,擺放也和記憶中差不多。還放著一張相片,那是一對夫婦抱著兒女的照片。夫婦,男人是年輕時的方大龍,女人卻是一位溫柔的婦人。“你的東西,都從老家一同搬過來了,一件沒丟。”方大龍說著,走過去輕輕擦拭了照片,在他年輕時,照相是很奢侈的,他當初依舊帶著妻子兒女興高采烈去城里照了相。十六歲那年,他方大龍就成親了,妻子十七,大一歲。他白手起家,在那混亂世道硬是創出了一番大家業,和叛軍勢力有交往,和當地朝廷官員也關系極好,威震周圍百里,曾有當地官員要對他下手,之后那官員就被叛軍刺殺了。當地一群兇人都信服他,追隨他,甚至他也帶了不少同鄉來到濱海。”我最后悔的,就是同意你去京城,去驅魔院。”方大龍放下相片,坐在床上嘆息道,這一刻這個老父親蒼老不少。“是我當初想要當驅魔人,不怪你。”孟川說道。年少時的方岐,聽說過驅魔人驅魔的場景,便心生向往。“我不同意,你一個小崽子怎么去得了京城?”方大龍瞥了兒子一眼,嘆息道,“還是我當初野心太大,想著火器這玩意太厲害,我們方家靠拳法傳家不夠靠譜,得學更厲害的手藝。所以我才讓你去京城驅魔院……在這亂世,就是金銀糧食都沒用,只有靠人,靠厲害的本事才能立足。驅魔人的手段,不管誰家都得敬畏三分。”孟川看得出,方大龍的確是梟雄人物。在家鄉,帶領一群兇人威震百里。來到如今最繁華的濱海城,能買下如此大宅子,護院便有十幾位,可見依舊頗為地位。“我愧對你娘,我在你娘墳前發過誓,一定照顧好你們兄妹倆,我食言了。”方大龍聲音有些無力。在外界他依舊兇悍,可終究過四十歲了,他能感覺到身體大不如以前。“不過你回來就好。”方大龍看著兒子,“回來就找幾房女人,生幾個娃娃,好好過日子。”“小妹呢?”孟川卻轉移話題。“你妹妹她又在外野著呢,太過寵她,越來越管不了了。”方大龍搖頭道,雖然后來娶了些姨太太,也有了其他孩子,但也只有方岐、方倩這一對兄妹他最為寵愛,也最是管不住。孟川點頭。在記憶中,妹妹方倩,是方岐同父同母的親妹妹。繼承了這一肉身,便是欠了方岐因果,孟川對方岐最關心的人自然也很重視。……僅僅半個時辰后,妹妹方倩便趕回來了。“哥,哥。”波浪卷發的方倩飛奔著,沿著走廊跑到了孟川的小院。孟川聽到聲音,從屋內走了出來,一眼便看到一名活力四射的年輕美貌女子,妹妹方倩容貌有照片上母親的幾分模樣,但更為年輕,眼神都很亮。畢竟是從小練拳長大,精氣神很足。方倩也看著眼前的布衣青年,袖子空蕩蕩,顯然斷臂了,氣息內斂沉穩,完全不像二十歲出頭,更像是四五十歲經歷過風霜的老一輩。方倩看著哥哥模樣,哥哥離家已是少年,完全能看出當初的模樣,只是更成熟了。只是這氣質……方倩知道,斷臂對哥哥的打擊一定很大。“哥。”方倩跑去,緊緊擁抱住兄長,淚水都浸濕了孟川的衣裳。“三姐,如今這位大少爺回來了,老爺不會讓大少爺掌家吧?”“老爺對那對兄妹可寵的很。”五個婦人聚在一起,吃著點心討論著。“放心,如果方岐這位大少爺不是殘疾,又有驅魔本事,十有八九是會掌家。但他是個殘疾,我們方家也是大戶人家,讓殘疾掌家會成為濱海城的笑話。我聽說殘疾之后,驅魔本事都廢了,用火器都不行,如今這世道,根本沒資格掌家。”三姨娘自信道。如今三姨娘在方家后院中,隱隱是地位最高的,畢竟她本是跟隨老爺的數十位兇人之一,一手槍法也是精準的很,手下也有不少人命,嫁給老爺后,其他姨娘自然畏懼她一頭,她的見識也要廣不少。她的推測很有道理,原本只是普通驅魔人的方岐,數名同伴合力才能對付一頭詭魔。斷臂后實力怕是只剩下一成……連和同伴聯手去對詭魔的資格都沒有。驅魔本事說廢了,也相差不遠。只是孟川降臨,自然不同了。……讓這群姨娘們放心的是,這位大少爺’方岐’回來后,根本不摻和家里任何事。老爺給他銀子,大少爺都拒絕了,反而隨手拿出一顆‘寶珠’安排府里人去買下驅魔材料,這讓方大龍鄭重幾分,自己這長子看來這些年也不是白混的啊,那些姨娘們則是看得目瞪口呆,她們大多目光短淺,為了錢財為了生存才嫁給老爺的。那拳頭大的寶珠,價值得有萬兩吧!這位大少爺在京城待了那么多年,也很‘肥’啊,當即就有些年輕姨娘態度變了,討好了幾分。孟川自然看不上方家的積累,以他的本事,在皇宮大亂的時候,憑借幻術,順手撿一撿,掉包了皇族的一些奇珍,撿了半包裹的‘寶貝’,就超方家財富百倍了,絕對稱得上整個濱海城頂尖巨富。沒辦法,孟川要煉法器,越是珍貴材料,越是價格高昂。甚至不一定買得到。他公開拿出的價值萬兩的寶珠……僅僅是他包裹內寶物幾乎最便宜的了。“如今,雷法、五行之法都修煉到天師之境,陣法煉器之法還需鉆研。”孟川在屋內盤膝坐著,表情平靜。雷法,分諸多戰斗秘法、遁法。五行之法,也分諸多秘法以及五行遁法。打不過,得能逃!畢竟自己如今是凡俗之身,失敗丟了性命,那就渡劫失敗了。所以孟川很重視遁法,最快的雷遁,以及能應付種種險惡環境的五行遁法他都學了,在驅魔院的時候,他雷法就達到天師境!五行法相對復雜得多,得到皇宮三本驅魔寶冊,回到濱海城修煉半年方才盡皆達到天師境。“我修行的第一步,是將驅魔之法、煉器、陣法,都達到天師境界。如今第一步都還差不少。”孟川想著。要成為這個世界的最強,按照他計劃,先循著這世界的體系,修煉到最強地步,包括煉器、陣法。有足夠豐富經驗后,第二步,進行開創,試著創出更強手段。第三步,煉制最適合自己的‘法器’‘法陣’。人之所以是人,就是因為擅長用工具!這個世界原有的法器、陣法,一來時間太久,很多都損壞。二來保存的孟川也看不上,畢竟那些煉器驅魔師境界也有限,自己去煉制出最強的法器、最強的陣法,配合自身諸多驅魔秘法,才有望達到前所未有之境。“即便那樣,能殺源魔嗎?”孟川不知道。因為源魔從未死過。“找幾頭魔練練手。”孟川每修煉有所成,都會順手找魔試驗一番,翻手取出一法器羅盤:“魔氣尋蹤。”這羅盤,乃是法器,控制它能感應三十里范圍內的魔氣。”嗯?”看著羅盤上亮起的黑光,孟川驚訝,“如此強魔氣,是大魔?濱海城出現大魔?”“我降臨這方世界,還沒碰到過大魔呢。”孟川心動了。漫長歲月,源魔僅有九頭,卻都被封禁。一旦破封禁出來一頭,都是滔天大禍。大魔雖然要多些,可依舊罕見無比,或許如今這時代天下間有數十頭,但分散在天下……孟川想要碰到一頭,除非刻意去找,否則還挺難的。待在濱海城,碰到一頭大魔?在這夜晚,孟川悄然離開了方府,手持羅盤循著魔氣,一路追蹤。走了足足十余里地,來到一處繁華地段,孟川抬頭看去,一座豪奢府邸前有大量軍隊護衛,更有一位位貴客乘坐汽車到來,這‘汽車’是和火器崛起幾乎同時出現的新鮮事物,一輛汽車需上千兩銀子,在濱海城是身份地位的象征。“萬會長,請。”“馬幫主,大帥沒有請你,你不能進去。”“巫先生,請。”“柳少爺,請。”濱海城一位位有頭有臉人物接連進入府邸。“娘希匹,我們血斧榜好歹也有上百號人,我堂堂幫主竟然不讓我進,忒看不起人了。”一位穿著體面的漢子頗為不甘心,看著燈火輝煌眾多貴人進去的府邸,那可是大帥府,如今整個濱海城最炙手可熱的人物。孟川在府邸外遙遙看著這些。“嗯?”孟川看到了。連續三輛汽車抵達,三輛汽車內出來六人走向府邸,六人中就有方大龍。“父親他也去了?”孟川若有所思,方大龍當初帶著同鄉來到濱海城,加入了好友的幫派‘金銀幫’,金銀幫是濱海城三大幫派之一,方大龍在金銀幫排行第五。孟川也走了過去。【領現金紅包】看書即可領現金!關注微信公眾號【】現金點幣等你拿!他這斷臂青年走過去,卻絲毫沒引起各方注意,似乎本能的就忽略了他。“請。”大門前的迎客也沒攔截,反而笑吟吟放孟川入內。孟川走進了府內,走過前院,便來到一座燈火輝煌的大廳,大廳內已經坐了很多賓客,大廳最前方有一高臺,高臺上正有歌女在唱歌,僅僅穿著幾片薄布的一群舞女跳著惹火舞蹈。這歌女也是濱海城有名的歌姬,但今天大廳下坐著的眾多賓客們卻沒幾個注意她。“大帥占下大半個濱海城,今日召整個濱海城有頭有臉的人物來此,怕是來者不善吶。”

倉元圖 https://hcdcn.com/Read/6306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