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620章 絕世劍客!(求訂閱月票) 回到首頁

第620章 絕世劍客!(求訂閱月票)
星門第620章 絕世劍客!(求訂閱月票)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星門

浩劫降臨。

混沌動蕩。

萬千世界,朝著四方域方向匯聚而去,此刻,混沌大道劇烈

動蕩,仿佛隨著九階不斷隕落,讓混沌大道的根基,出現了問

題。

仿佛,此刻需要世界之力,世界之源,去穩固混沌大道一

般。

一方方世界,被一股吸力吸著,哪怕七階八階,此刻都難穩

固,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世界,朝那邊匯聚而去,一時間,絕望的

情緒瘋狂蔓延。

“完了!”

“無數世界碰撞混沌徹底完了!”

“強者之戰,哪怕我們不參與,也影響了我們的生死!”

“子民們日來了!”

這一刻,一些世界之主,徹底放棄了,屹立世界之巔,絕望

無比:“混沌之中,強者大戰,無數世界,正在以極快的速度,朝

著混沌邊緣匯聚…一旦碰撞世界毀滅,我也無能為力!”

有世界之主,已經在做最后的宣言和道別。

有些無奈!

強者們還沒死,我們要先完蛋了。

這下子,無數世界,都開始動蕩了起來,無數生靈,瞬間慌

亂。

無比的錯愕!

怎么會如此

世界,對他們而言,對許多人而言,還不是太清晰,可他們

知道,他們的王,他們的皇,他們的無敵者,此刻都在絕望哀

嚎!

大戰,瘋狂爆發中。

人王幾人,正在和九階鏖戰。

此刻的李皓,也在艱難抵御著三大強者的圍攻,這些人,都

抱著必死之心,都是頂級存在,此刻,也是殺的李皓不斷倒退!

比起人王和宇皇的爆發,將兩大強者紛紛壓制,李皓這邊,

多了一人,倒是難以壓制了,反而被三人壓制的有些無法喘息。

劍氣,不斷被泯滅。

李皓皺眉,不斷倒退,無數道域不斷浮現,雖然單獨一個道

域不算強大,可大量道域浮現,還是勉強纏住了三人。

轟!

一聲巨響,春秋正在哀嚎:“救命!”

原本就受傷不輕的春秋,分身幾乎沒了,此刻,徹底沒了對

抗九階之力,只是片刻,就被九階打的節節敗退,此刻,不得不

喊出聲求救!

換成之前,她知道,喊了,也未必有人搭理。

可之前,李皓說了,她活下來還有用那就喊一聲試試看。

李皓猛然扭頭,瞬間皺眉!

春秋,不敵九階!

其他人還好,袁碩這邊,帶著銀月眾,甚至也能壓制對手,

唯獨春秋這邊和李皓這邊,最為艱難,李皓好歹還能堅持一會,

春秋卻是難以堅持下去了。

眼看著春秋無法匹敵對手,人王他們都在鏖戰之中,袁碩陡

然暴吼一聲:“其他人,去幫春秋,這邊我來!”

銀月,還有一些人活著。

他一人,其實也難匹敵對手,可起碼能維持一陣,此刻,還

有余力的,也就銀月這邊了,萬界那邊,都融道新天了,壓根抽

不出人手來。

乾無亮聞言,低喝一聲:“走!”

一瞬間,數十銀月修士,轉頭朝著春秋那邊殺去,他們一

撤,袁碩瞬間壓力巨大,五行之力瘋狂爆發,卻是依舊難以匹敵

對手。

他也不吭聲說什么。

只是五勢瘋狂爆發,夾雜劍意,一言不發,竭力抵擋對手!

余光,朝李皓那邊看去。

看了一眼,微微一怔。

那邊的李皓,忽然好像虛化了一般,剎那間,一人出手,仿

佛擊穿了對方血肉,只見血肉橫飛,可李皓,仿佛瞬間收縮,只

是血肉橫飛,本人倒是沒太大傷勢。

只是眼神愈加冷厲,仿佛很是憤怒。

袁碩只是看了一眼,來不及多看,就被對手擊退,暴吼一

聲,揮拳再次打出,虎嘯山林,動蕩天地,五行之勢,再次化為

怪獸,懸浮頭頂之上,融入大道之中,宛如怪物,直沖對方大

道!

袁碩此刻也是心思浮動,這么下去,人王和宇皇雖強,可在

暴露底牌的情況下,斬殺兩位九階,難度極大。

春秋和自己這邊,遲早會潰敗。

李皓那邊一對三,其實已經很強,可是看情況,也要落

敗了,到時候,耗盡了力量,哪怕贏了,怎么和劫難和天方爭?

大家都耗盡了力量,這兩人就算分出了勝負,最終,也不會

是他們贏。

“乾無亮!”

袁碩陡然回頭,那邊,乾無亮眾人,紛紛心中一震!

現在嗎?

他們以為,還要再拖延一陣的,這么快的嗎?

人群中,很多人無聲看向李皓那邊,再看袁碩那邊,乾無亮

此刻也是所有情緒,爆發到了極致,生平第一次,發出了響亮無

比的咆哮聲:“我在!”

他在這!

一直都在。

從昔日,想成為一名叛軍頭領,卻是被李皓抓獲,投效李

皓,到今日,大戰小戰,他都在。

從未避戰過。

可是銀月人,或者說銀月的武師,仿佛一直不曾在意他,

一直不曾在乎他,看不起他,看不上他,因為他虛偽,他偽

裝,他很難融入他們的團體中。

唯獨少數一些人,才能明白,他乾無亮,為了銀月穩固,從

未懈怠過,他付出更多的代價,才有了今日。

他在這!

從未離去過。

袁碩哈哈大笑,“在就好!”

對面,壓制他的那位九階,眼神有些冷厲,一直盯著袁碩

看,袁碩也冷冷回看,雙方不斷糾纏,此刻,連眼神都在交鋒!

仿佛有些猜到這群人要做什么,對面,那九階忽然一聲冷

笑。

“袁碩”

聲音震蕩:“你一個只知道借徒弟之力,不斷僥幸晉級的無能

之輩,今日,能和我在這交鋒,已是你三生有幸!你還妄圖殺我

不成?”

袁碩齜牙,牙齒雪亮,“我能借我徒弟之力,晉級到了這地

步,那是我有眼光,你有嗎?你能培養出這樣的徒弟嗎?我吃我

徒弟的,喝我徒弟的,和你有關系嗎?你嫉妒了?羨慕了?”

話落,哈哈大笑!

仿佛極其得意!

“收徒養老,銀月無數武師最大的期望,唯有我真的做到了,

你們行嗎?你能行嗎?”

那九階面不改色。

袁碩不受影響,他也不會再多說什么。

與此同時,銀月武師那邊,數十強者,忽然,體內大道星辰

波動不斷,兩條長河,宛如太極,呈現在乾無亮頭頂上方。

此舉一出,其他九階,都瞬間意識到了這些人要做什么。

銀月,新武,萬界,三位一體,傳承類似。

先有新武人王融陰陽,再有萬界宇皇開新天融萬道,此刻,

乾無亮一出長河,瞬間大家都明白他們要做什么了!

只是一個剎那,對付春秋的那位九階,迅速朝著乾無亮殺

因!

這些人,融道倒是一流。

本來不算強大,一旦融道,這些人戰力都會飆升。

三家一脈相承!

有了前面兩家融道殺九階的經歷,眾人豈能再次無視!

就在此刻,雷帝爆發,雷霆萬道,陡然汲取空中無數雷霆之

力,那邊,劫難帝尊真想罵人!

這些畜生!

不幫忙也就算了再抽取空中大道之力,真是畜生。

雷帝臉色冷厲:“想搗亂,過了我們這關!”

他瞬間浮現在九階帝尊面前,與此同時,道棋、空寂、森

蘭、霧山、萬化幾位八階帝尊,紛紛浮現。

空寂看向遠處的李皓。

此刻的李皓,也回頭看來,微微凝眉,好像有些躊躇,空寂

看了一眼,心中嘆息一聲,大道無情,果然,哪怕到了這一

刻,李皓其實也知道大家在做什么。

可是并未說一句阻攔之語。

哪怕阻攔之后,大家依舊會如此,可起碼心中寬慰一

些。

“皓月道友大家跟著你,走到了今日那就償還你吧!”

空寂心中默默說著,想到了當日,初遇李皓,并不強大,卻

是自有一股氣度,傲骨錚錚,從容不迫,哪怕強者當面,也能侃

侃而談。

談起大道,胸有成竹,沒有冷漠,也沒有孤高,唯有一些俠

客之氣。

提劍出江湖,入天方,訪道問仙蹤。

那時候的李皓沒有今日這般,讓人無措,讓人覺得近在

眼前,遠在千里!

下一刻,空寂一聲厲吼:“阻攔他!”

多位八階,同時出手!

兩極之道,瞬間爆發,天地變色,宛如寂滅一般,那殺來的

九階,冷笑一聲:“螻蟻!”

八階,真敢戰九階嗎

不過是人多一些罷了!

剎那,一股靈性之道,爆發出來,空寂幾人,瞬間大道動

蕩,大道之力仿佛都要潰散,后方,春秋雖然受傷不輕,見狀,

也是厲喝一聲。

蟬鳴聲浮現!

仿佛天地變色,時光流逝,體內大道之力瘋狂流逝,可下一

秒,忽然面前浮現一棵小樹,遠處,空寂體內大道之力,瘋狂流

逝!

整個混沌都仿佛要被他寂滅!

“寂我!”

一聲厲吼,眼如死寂,天地寂滅,抽取自身之力,抽取四方

之力,剎那間,春秋面前的小樹開花結果,一顆果實,浮現在春

秋面前。

春秋一怔!

空寂厲喝:“吃下它!”

此刻的空寂,死氣沸騰,渾身震蕩,剎那,生死浮現,瞬

間,仿佛度過生死之劫,只是一個剎那,忽然從衰老到腐朽,到

再次浮現,一個剎那,再次浮現!

一次輪回,瞬間完成!

空寂卻是蒼老了許多,好像年紀大了許多,壽元消耗無數,

眨眼間,春秋面前,再次浮現一顆果實,生命之力濃郁無比!

春秋心中劇震!

剛剛吃下一顆果實,之前的傷勢,起碼恢復了三成以上,很

快,瞬間的事。

當再次浮現一顆果實,這一刻,不需要空寂說什么了,只是

一瞬間,她便吞噬了,剎那間,體內傷勢再次愈合,一股濃郁的

生命之力,在體內綻放開!

好強的生命復蘇之力!

她修枯榮之道,此刻,仿佛融合一些復蘇之道,甚至一些寂

滅的分身,都好像要復蘇一般。

而空寂,還在不斷轉換!

生死道,輪回。

他曾說過,生死輪回,能不走,盡量不走,曾勸過李皓,也

告誡過自己,可今日,他迅速輪回,抽取四方之力,眨眼間,多

次輪回!

記憶,仿佛有些淡薄了。

有些記憶,仿佛化為了云煙,煙消云散。

面前,那九階已經殺來,此刻的空寂,眼神中卻是少了許多

情緒,少了許多復雜的情緒,只有一些惆悵。

原來,生死輪回,便是如此。

次數多了了無生趣。

李皓,你也是如此嗎?

皓月我的道友,也許,再無論道之日了。

“寂滅!”

一拳打出,集全身之力,集畢生之力,宛如螳臂當車,卻是

依舊打出了這一拳,這一拳,宛如萬道聚集,宛如李皓出劍!

空寂那陰冷之聲,響徹四方:“大寂滅!”

虛空仿佛被凍結!

萬物仿佛被寂滅,身后,一股枯竭之意,瞬間浮現,春秋此

刻,紅光滿面,仿佛已經恢復,瞬間自信來了,也是配合空寂,

一拳打出,萬物寂滅!

而空寂身軀,瞬間開始寂滅,寂人不如寂己!

我寂滅,世界寂滅,我寂滅,對手寂滅,同歸于盡,盡我所

能!

皓月希望你還能恢復到從前。

道之友,難得。

俠客行,難尋。

今日的你,不再是你了,無情無欲,豈是李皓!

身軀,開始寂滅,從腳下蔓延,那九階強者,厲吼一聲,此

刻,四周空間仿佛被封鎖,寂滅之道正在瘋狂蔓延中。

道棋化為棋盤,此刻,棋盤之上,萬根毒刺,瘋狂爆發而

出,仿佛空間被切割,世界被分割!

將這九階困在其中!

一方八階大宇宙,瞬間籠罩此地,道棋虛影浮現,朝遠處天

方看了一眼,有些復雜。

此刻,那天方之主,也朝這邊看了一眼,面色平靜。

道棋,昔年,他親手打造的兵器。

只是…自從跟了李皓,也不愿再回歸了,天方也不說什么,

你的路,你自己選擇的,今日戰死,崩碎軀體,也是你自尋死

路!

道棋見他無動于衷,反而一笑,仿佛松了口氣:“做器靈,其

實不太舒服的,天方,你所謂的推倒一切,從未公平過,器靈

也是生靈!”

公平?

天方沒說話。

所謂的公平,其實是不存在的。

器靈就是器靈,就是為了他服務的,如何公平

難道打造兵器,不是為了自己服務,而是為了公平對待的

嗎?

可能嗎?

李皓也做不到。

道棋,你太幼稚了!

他的想法,道棋不管,此刻,霧山也撥動著面前的光柱劫

難實在是忍受不了了,怒吼一聲:“你們是不是過分了?”

逮著我一人薅是吧

先有蘇宇,汲取劫難之力,接著雷帝,汲取雷霆之力,然后

是這霧山,此刻,居然在汲取命運之力。

過分了!

他被天方牽制,此刻,大道之力溢散四方,這幾位八階汲取

一些,雖然說,不算太恐怖,可一個人來一些,他也難受!

瑪德,生怕我死的不夠快是吧?

霧山沒理。

五指撥動命運的光柱,此刻,虛空中,響起了颶風一般的呼

嘯聲,五指瞬間崩碎,霧山換手,手指再次崩碎,雙手全部碎

裂!

他什么也沒說。

那一日,他還力云霄,那一日,他覺得,自己已經死了,此

生,就算還活著,也到此為止了。

那一日他驚喜地發現,自己居然被救下來了!

以一方大世界,蘊養我!

從未有過的幸福。

在云霄無數歲月,為了云霄,殫精竭慮,耗盡了心血,他只

是想離開,安靜一段時日,享受一下自由的味道,結果不行!

可那人,他都不熟悉,只是隔空交流過幾次,只是威脅利

用,只是彼此利用而已

卻是耗費了巨大無比的代價,幫他恢復了一切。

那一日起,他便明白這混沌,其實也沒那么黑暗,雖說朋

友難尋,知己難尋,可君子之交淡如水,李皓那么的淡然,淡

然,不代表無情。

那是個俠骨柔情的家伙盡管混沌視他為魔,可在霧山他們

眼中你們眼中的魔,卻是我眼中的朋友,知己。

沒有過多的寒暄,沒有太多的熱情,年紀差距很大,卻是忘

年之交,他不知道李皓如何去想,他是這么覺得的。

也許李皓從未在意過,那又如何呢?

雙手破碎,命運的光柱被他覆蓋上了一層黑色!

那九階強者,仿佛雙眼被遮蔽,這一刻,居然看到了黑暗之

色,覆蓋了他的雙眼!

霧山,正在彈奏命運的喪曲!

嗚咽聲,在這混沌中飄蕩,仿佛在為這位九階送行,那九階

強者,厲吼一聲,頭頂雷霆砸落!

面前空寂,一拳打出,寂滅之力覆蓋對方。

身后,春秋蟬鳴聲仿佛讓世界加速,歲月流逝。

更上方,道棋棋格,寸寸崩碎,遠處,森羅地獄覆蓋,森蘭

帝尊,一如既往的平靜低調,只是,森羅氣息,環繞四方,要將

對方徹底拖入地獄!

這些銀月體系之外的強者,也是李皓,這幾年來,結交的為

數不多的朋友。

從四方域,到整個混沌,一步步走來,也就這些朋友,一直

相互維持,相互支持,讓銀月,這個年輕的世界,走到了今日。

不遠處。

乾無亮,正在融合銀月星辰,朝這邊看來,眼神復雜無比。

他們,并非為了銀月,只是為了李皓。

李皓交朋友,不問出身,不問前程,只在乎合不合胃口,他

很少交朋友,交了朋友,那就會當朋友,沒什么算計利用,只有

隨緣。

你走也好,留也好,他沒有太多的不舍,只有期待著下一次

的重逢。

今日他的這些朋友,也沒有讓人失望。

在這一刻,幾位八階,以孱弱之力,阻擋了一位九階,為這

位九階,奏響了命運的喪曲。

乾無亮(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星門 https://hcdcn.com/Read/97516/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