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623章 絕對時空(求訂閱月票) 回到首頁

第623章 絕對時空(求訂閱月票)
星門第623章 絕對時空(求訂閱月票)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劫難死了。

天地卻是依存。

這天,并未潰散,此刻,一股大道波動,蔓延而下,整個虛空,仿佛浮現出一人……或者一狗。

黑豹,有些茫然。

這是哪?

怎么感覺,自己汲取了劫難之力,還多了一點東西,附贈品嗎?

感知四方,仿佛……好像一方天地!

下一刻,看到了李皓。

有些欣喜。

只是,又有些忐忑,還沒破混沌本源呢。

汲取了劫難之力,它正準備去對付混沌本源,結果忽然感受到了體內仿佛多了一方空間,所以來探查看看,現在看到李皓,顯得有些緊張。

活還沒干完呢!

我可不是故意偷懶。

它轉身就要跑,繼續去混沌大道,對付混沌本源,李皓瞬間浮現,笑了:“跑什么?”

“汪汪!”

黑豹叫喚一聲,哪怕這只是它的靈,并非它本體,它也保持著只叫不說的習慣。“別著急,不急一時。”

李皓攔下了要走的黑豹,看著眼前的世界,一枚神文,浮現在李皓面前,正是之前連接劫難之力的“劫”字神文。

李皓看了一眼黑豹,片刻后道:“我要煉化這一方天地,填充我大道之力,完善我身軀之力,我意志力足夠,不過最好還是虛實相間……”

黑豹倒是沒意見,它也不在乎。

而李皓,沉默一會,還是繼續道:“但是,我煉化這世界,卻是不掌其靈,你來執掌!將你核心之源,置于其中,暫且隱藏!”

黑豹不懂李皓的心思,但是也沒問,點了點狗頭。

它不懂,但是沒關系,李皓懂就行了。

李皓摸了摸有些虛幻的黑豹,這是黑豹的靈性而已,很快,又道:“回去吧,繼續做事,等我需要你的時候,會通知你,你咬一口就行,其他的交給我·····”

“汪!”

黑豹也沒多說,迅速靈性回歸,但是也沒徹底回歸,一部分核心靈性,留了下來,融入“劫’字神文之中,它不知道李皓要干嘛,但是不妨礙它聽話去做。

等黑豹一走,李皓面前,江湖之道,迅速潰散。

無數絕望之力,再次回歸,瞬間化為一柄長劍。

看向四周,考慮一二,很快,無數神文浮現,其中,劫字神文,也浮現其中,眨眼間,長劍將神文吞噬,劫難之力溢散。

四周,天地震蕩了一下。

沒多久,整個天地,仿佛被李皓煉化,無數大道之力,全部涌入他體內。

原本李皓的血肉,幾乎被二貓他們抽取走了,制造假身。

他是匯聚了萬界之源,重鑄了肉身。

只是,光有意志之力,卻是缺乏大道之力,此刻,這些神文,融入了每一個細胞,大道之力,開始融入體內。

劫難的大道,劫難之力為主,但是也有其他大道之力。

大量強者死后,這些大道之力,幾乎都融入了這邊。

這時候,李皓不斷汲取,他本就汲取了天地之間的絕望之力,而劫難之力,對混沌而言,也是一種混亂動蕩之力。

可以說,混沌中的陰暗面力量,此刻都被李皓匯聚了。

大量大道之力,融入體內,不斷被李皓煉化,體外,白色長衫,此刻都開始黑化。

整個人,仿佛都在走向陰暗面。

李皓抬頭看天,天方并未出現,也沒阻攔,他不可能不知道劫難死了,但是,天方依舊在等待。

等待他,汲取劫難留下的劫難之力。

真是個自信的人!

又或者·…·不單純只是自信,天方,要的便是這樣的結果。

他等待的,就是這樣的結果。

大量大道之力,瘋狂翻滾。

身旁的長劍,瘋狂震蕩。

此乃黑鱗之劍!

長劍顫動了一會,直到李皓探手抓住了長劍,這才停止了顫抖,此刻,李皓體內,無數大道之力彌漫,一股黑暗氣息,不斷溢散而出,又被長劍吞噬一空。

黑暗,只是環繞著李皓一人。

整個天地,伴隨著長劍震蕩,忽然開始收縮,片刻后,這一方剛開辟的新天,徹底融入了長劍,長劍顫動,愈發強悍起來。

虛空動蕩。

李皓邁步走了出來。

人王幾人,都微微松了口氣。

春秋也松了口氣。

只是有些意外,劫難……居然真死了,而且很快,沒多久,就被李皓斬殺了。

這家伙,真是出人預料。

一直沒開口的天方,此刻也笑了笑,“不錯!”

看向李皓,微微點頭:“很不錯!”

他好像很滿意。

滿意此刻的李皓,滿意現在的狀態。

整個混沌,此刻,無數絕望之力,還在朝著李皓蔓延而去,那無數災難之力,也朝著他蔓延,而黑暗之力,則是被人王還有李皓幾人一起吞噬。

混沌的天,仿佛真正的亮堂了起來。

那昏暗無邊,那輕易吞噬強者的混沌,此刻,仿佛成了光亮的虛空,不再具備強悍的吞噬之力。

一些隱藏的世界,此刻都浮現了出來。

宛如一顆顆星辰。

點亮了整個混沌!

原本暗淡的世界,此刻,四周也溢散出淡淡的光輝之力,愈發耀眼。

天方朝著四面八方看去,看著那無數黑暗之力,還在朝著幾人蔓延,感慨一聲:“從出生開始,從未見過如此光明的混沌!”

“黑暗,昏暗,混亂,其實讓人不舒服,壓抑·……唯有光明,才能讓人敞開心懷。”

“可惜,混沌的天,始終那么暗淡。”

天方仿佛在回憶什么。

回憶多年前的混沌,回憶那無數年的混亂動蕩。

再次唏噓:“直到那一日,有人從未來,踏尋時光而來,和我說,黑暗終將逝去,光明必將籠罩混沌……我以為,他說的只是玩笑,可他那么認真·……我便信了。”

李皓笑了笑:“然后……你就這么輕易地相信,去做了?”

天方也露出笑容:“很難的!你要明白,那個時候,二十多位接近三十位九階帝尊存在,我雖然強大,可也不是無敵,這是其一,其二……當年大家都處于巔峰時期,可不是今日你們殺死的這些弱者,也就劫難,最后恢復了一些巔峰。”

“那個時候,想做什么,很難的·…·…何況,我更知道,動蕩的根源,其實不在于他們!”他搖了搖頭:“根源,其實不是他們,李皓,你知道,根源在哪嗎?”

李皓搖頭:“不知道,有人就有動蕩,就有江湖,我并不覺得,所謂的黑暗之力,被全部抽取,強者全部隕落,這個混沌就太平了。一味的只追求太平……其實也是不靠譜的!”

李皓又道:“有人就有爭紛,除非,你學混天,若是如此……那我就太失望了!”

李皓也是感慨一聲:“如果,你天方追求的,只是混沌那樣的大一統,建立一個無欲無求的世界,也許不會有戰爭了,可是……只有你這一代!你死了,會更慘不忍睹!”

如果天方只是想當一個更強的混天,對李皓而言,反而沒那么值得去畏懼。

“不不不,我不是混天!”

天方搖頭,依舊那樣的淡然,自信,看向李皓,笑道:“你說的不錯,有人,就有紛爭,有靈,就有紛爭!我討厭的,其實也不是紛爭,混亂,我只是簡單的,討厭破壞美景的人。”

天方此刻,看向李皓,笑道:“我要做的,其實未必就和你們有沖突,你明白嗎?你殺死他們,我也并未阻攔,蘇宇覺得,我是為了汲取黑暗,那便錯了。”

他搖了搖頭,又看向李皓,“從始至終,我對這一切,并沒有太大的興趣,你們眼中的我,也許只是為了稱霸天下,稱霸混沌……所做一切,都只是為了殺死對手,那都是錯誤的想法。”

李皓微微揚眉。

人王嗤之以鼻。

蘇宇皺眉,也沒吭聲。

天方到底想做什么,哪怕到了此刻,大家也不是太過清晰,判斷過很多,可天方也并未給他們一個準確的答案。

“我和戰,曾經聊過很久!”

天方繼續道:“我和他,相見恨晚,只可惜……他好像只是理想主義者,并非實踐派,他覺得,做下去,會死很多人,死太多太多的人,所以,他其實不想真正和我見面,他覺得,見了我,可能會被我感化……”

天方笑了,今日,該鋪墊的,都鋪墊了。

該準備的,都準備了。

他也不介意,去說說這些。

“任何事情,其實都要犧牲一部分人的利益,成全一部人,當然,前提是,你成全的是大部分人,犧牲的是小部分人!比如這一次,便犧牲了劫難他們,他們肯定不愿意的,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死,以防他們干擾我們的計劃。”

天方感慨無比,“混沌很大,但是也很小,我不知道,混沌是天然形成的,還是被人開辟出來的,就如這些世界,就如這些天地……人為的,還是自然的,這些其實不重要!”

“李皓,你知道,我為何一直在等,等待你們,抽取所有黑暗混亂嗎?”

李皓看著他,搖頭:“不明白,我以為你要光暗合一,虛實合一,看樣子,你好像不是這么想的。”

“因為,道的對立,會讓天地更穩固……”

天方解釋道:“兩極之道,是對立之道,但是也是穩固天地之道!其實,光暗也好,陰陽也好,生死也罷,都是缺一不可!沒有單純的光明,單純的黑暗,若是只有一樣,那這個混沌,遲早會崩碎的!”

李皓點頭。

這倒也是。

顯然,天方很明白這個道理,甚至比他們更清楚,那他追求的,就不是消滅黑暗。

天方繼續道:“戰修的是時光,我修的是空間,時空,你覺得是兩極之道,還是不相干的兩條大道?”

時空對立嗎?

時間和空間,有必然的對立性嗎?

李皓也一直在修煉時光,此刻,沉默一會,開口道:“我覺得,應該不算,時間是時間,空間是空間……”

“不不不!”

天方卻是搖頭:“你說的是絕對空間,絕對時間,兩者不相關,而在我看來,兩者……其實息息相關!此外,時間也好,空間也是,其實都是絕對存在的,而非感官上的變化·…·”

此刻的他,好像才是真正的他。

此刻的他……甚至讓人不自覺地去想到一人,戰。

天方之前,和戰其實沒什么太多的共同之處,可這一刻,他仿佛變的有些狂熱起來,那種感覺……盡管李皓不曾見過戰,可從這些話語中,卻是不由想到了戰。

“混沌,其實一直都在膨脹,在擴張,這一點,李皓你知道嗎?”

他看向李皓:“這就證明,空間,是在擴張的,是真實存在的,并非感官上的一些變化,我修空間之道,我是可以清晰感知的!”

李皓微微揚眉,并未吭聲。

“至于時間,也是真實存在的·····”

天方又道:“所以,在我眼中,這兩者,是真實存在的道,而非虛幻的道!”“這和你想象的,意志上的虛道,是不一樣的!”

李皓心中微動。

這些,只是自己的一些想法而已,在他看來,若是天地大道,分虛實兩種,時空都應該屬于虛幻之道,唯有真實存在,看得見摸得著的,才是實道。

天方的意思是,時空,也是實道。

當然,這些只是李皓的想法,可天方,居然明白李皓的想法,清楚李皓的心思。

李皓皺眉:“那天方前輩的意思是……這兩者,就算是實道,那便不是對立之道,所以,我還是不明白前輩的意思。”

天方卻是皺眉:“誰說,實道,就一定要和虛道對立?生死在你眼中,都是實道還是虛道?兩者對立,就是實道和虛道的區別嗎?陰陽呢?光暗呢?李皓,你對時空的了解,太淺薄了,對大道的感悟,雖然不錯,可也不能算是無雙!”

李皓被人鄙視了。

當然,此刻的他,并未反駁,只是點頭。

也許吧!

他年輕,當然,其實也不年輕,他的欲望之道,在萬界經歷了無數歲月,他過去曾游走過新武,要說年輕,只是實際上的年紀,可心態上,經驗上,他其實一點也不年輕。

不過,經歷的多,不代表就超越了天方。

此刻,他也在思考天方的話,想著他話中的意思。

“那前輩··……想做什么呢?”

天方笑了,“算了,你既然不太明白,我便說的簡單一點!我其實一直在等待一個機會,以對立的大道,進行碰撞,走到極致,達成一個絕對平衡!”

“永遠不會失衡的那種,我相信,這些對立之道,走到了終點,或者說,走到了一個地步,會出現統一!”

“也就是說,出現一個永遠不變化的狀態,絕對平衡,絕對公正,絕對靜止的一個狀態!”他仿佛有些興奮,“比如時空碰撞到了極致,會出現一個絕對空間,絕對時間狀態!在這,空間無限大,無需擴張,你走過的地方,都是空間!而在這,時間無垠,不死不滅,每個人都能長生不死…·…到了這時候,爭鋒其實沒有任何意義!”

“永遠不會失衡的那種,我相信,這些對立之道,走到了終點,或者說,走到了一個地步,會出現統一!”

“也就是說,出現一個永遠不變化的狀態,絕對平衡,絕對公正,絕對靜止的一個狀態!”他仿佛有些興奮,“比如時空碰撞到了極致,會出現一個絕對空間,絕對時間狀態!在這,空間無限大,無需擴張,你走過的地方,都是空間!而在這,時間無垠,不死不滅,每個人都能長生不死……到了這時候,爭鋒其實沒有任何意義!”

“社會會發展,文明會發展,他們會去不斷探索,探索空間的盡頭…·其實這個盡頭,并不存在!”

“他們會去探索時間的盡頭,而這個盡頭,也不存在!”

“黑暗也好,光明也罷,在這,其實都沒太大意義!”

天方笑道:“所謂爭鋒,爭霸,爭的都只是壽元,只是地盤,只是地方大小,可若是這個地方無垠呢?時光無垠呢?李皓,這樣的混沌,你覺得,會出現你所謂的江湖嗎?”

一群人,全部像看瘋子一樣看天方。

人人都說,李皓是瘋子,人王很瘋狂,宇皇神經病…··…

可這一刻,他們看天方的眼神,其實和別人看他們的眼神一樣!

是的,一樣的眼神。

這就是一個神經病!

絕對的空間,絕對的時間……

李皓微微凝眉,陷入了沉思。

會存在嗎?

他不知道。

他不去否認天方的說法,但是……這個說法,聽起來如此的不可思議,當時空碰撞,會出現一個絕對空間地帶,絕對時間地帶,沒有邊界,沒有時間的盡頭…···

在這,你爭霸也好,爭鋒也好,(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星門 https://hcdcn.com/Read/97516/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