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626章 江湖在心中(大結局) 回到首頁

第626章 江湖在心中(大結局)
星門第626章 江湖在心中(大結局)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星門正文卷第626章江湖在心中這一刻,春秋這位妖族,仿佛成了主角。

春秋枯榮。

混沌寂滅!

時光之力,也在歲月之上蔓延,李皓只是勾連四方,為春秋持續輸入混沌之力,游戲讓春秋繼續強大下去。

空間震蕩,時光流逝。

對面,天方卻是欣喜若狂,這就是我想要的結果。

這就是我要的絕對平衡!

時空交錯!

只要持續碰撞下去,他相信,一定可以制造出絕對時空。

一定可以的!

空間無形,時光無形。

可這一刻,兩股力量,不斷交錯,不斷碰撞,卻是仿佛發生了什么變化,整個混

沌,仿佛在他們眼前消失了,時空對撞之下,春秋和天方,仿佛都進入了另外一個領

域。

安靜無比!

天方愈發狂喜!

就是這樣,這只是開始,他相信,一旦到了極致,一定可以持續開辟出無垠空間

,開辟無垠時間之地!

那就是他追逐的目標!

可很快……他微微皺眉。

體內,空間之力,持續爆發,可對面的春秋,好像有些難受,時光的力量,好像

有些被削弱了。

“春秋!不,李皓!”

天方忽然咆哮一聲:“你來主導!春秋根本未曾修煉過時光,枯榮之道,也非時

光之道!她根本無法發揮出真正的時光強大之處……你來!”

他仿佛有些瘋狂了,他感受到了春秋的力量,時光的力量,在慢慢變弱。

原本出現的絕對時空,哪怕只是一個影子,他也看到了希望。

可此刻……這絕對靜止的時空,仿佛正在潰散。

原本消失不見的混沌,仿佛再次出現了,他看到了黑豹,看到了遠處的袁碩,看

到了許多許多的世界。

這不應該!

一切,都不該如此。

也許,只有李皓執掌,才能和他真正一戰,發揮出時光的威力,和空間碰撞,創

造出絕對時空。

天方不甘心,怒吼一聲:“李皓!”

此刻的他,再也不復之前的平靜。

他的空間之力,越來越強,仿佛要跳出這天地之間,愈加瘋狂:“我一直等你們

,等來的只是春秋嗎?”

春秋其實也很無辜。

對方,看不起她。

覺得她操控時光,遠不如李皓,此刻,根本無法達到他想要的結果,可這……她

真的盡力了。

這一刻,春秋四周,仿佛有萬帝環繞。

其中,李皓也在其中。

人王,宇皇,李皓,三人分立三方,控制萬帝之力,控制時光之力,不斷輸入春

秋體內,讓春秋得以持續鏖戰下去。

李皓并不出聲。

此刻的他,只是在看著,看著那漸漸衰弱的時光之力。

一開始,時光之力的確很強。

可此刻,哪怕他,也有些無力,不是他故意為之,而是時光……的確在衰弱。

李皓眉心處,再次浮現時光星辰,一股時光之力,再次涌現出來。

此刻,時光仿佛錯亂了一般。

李皓眼中,浮現出一些畫面,一些場景,仿佛看到了許多人,看到了很多年前的

戰,看到了新武時代,看到了銀月,看到了萬界……

碰撞還在繼續!

宛如兩團火光,在無盡虛空,不斷碰撞。

天方說什么,他壓根沒在意。

此刻的李皓,仿佛置身事外,思索著什么,忽然通過時光通道,傳音而出:“人

王,在你眼中,時光到底是什么?”

“嗯?”

人王正在輸出能量,聽聞此言,微微一怔。

他也好,李皓也好,蘇宇也好,三人雖然都算同源,可彼此之間,幾乎沒有交流

過各自對大道的感知,對時光,一般也是避而不談。

此刻,聽到李皓,在這關頭,忽然問自己,時光是什么?

一下子,人王有些失神。

許久,才道:“時光……是生活。”

李皓愣了一下。

人王仿佛在回憶什么,笑了,臉上浮現出一些和往日不同的笑容:“在我看來,

時光就是生活,就是人生的軌跡,就是生老病死,就是娶妻生子,就是好好學習,就

是家庭和睦,就是幸福美滿……”

這一刻,萬帝其實都在聆聽。

此刻,都有些失神。

他們眼中的人王,霸道無比,猖狂無比,囂張無比。

此刻,人王卻是說……他眼中的時光,只是這些,生活瑣碎,凡塵小事。

人王又感慨一聲:“時光就是這些,有個淘氣的妹妹,有愛你的父母,有寵你的

師長,有玩的來的朋友,有一起奮斗的伙伴……這就是時光。它記錄了我的成長,記

錄了我的成功,我的失敗,最終,烙印在我的記憶里,成為我生命的一部分,直到死

去。”

李皓沉默不語。

過了一會,又問:“蘇宇,你覺得時光是什么?”

蘇宇笑了:“時光啊……是個討厭的東西!”

李皓失笑,你在罵我?

還是說,真這么覺得?

蘇宇笑了一聲,也沒有表現出來的斯文,更沒有自暴自棄的瘋狂,此刻,有些感

慨:“時光,也許是一塊肉,紅燒肉!時光,可能是睡一覺……睡到自然醒。時光,

也許是一種文化的傳承,文明的傳承……”

他腦海中,也浮現出許多東西,想到了父親燒的紅燒肉,忽然有些想吃了。

想到了擊敗魔焰之后,暢快地睡了一覺,真的很舒服。

他笑了:“時光,是在擊潰挫折之后,享受那片刻間的安詳,安寧,自在!”

說到這,反問:“李皓,你眼中,時光又是什么?”

李皓沉默。

腦海中,浮現出許多東西。

時光是什么?

在這有限的歲月里,到底有什么值得去留戀的事……

他想著這些,看向遠處,那破碎的源,輕聲道:“也許,正如你們所言,時光其

實應該是一種快樂,我懷念我無知懵懂之時的歲月……我懷念,父母在時的輕松,我

懷念,和好友一起追逐打鬧的歲月……也懷念武道小成時候的欣喜……”

他并不懷念,強大后殺戮四方的時刻。

從強大開始,便是一條殺伐之路,從銀月殺出,殺到了天星,殺出了四方,殺到

了混沌宇宙……從始至終,都在殺戮中度過。

有主動,也有被動。

隨波逐流,無可奈何。

他想到了什么,忽然道:“也許,時光,其實是一種平凡,人王,還記得戰,或

者說,戰的投影,最后一刻,在做什么嗎?”

人王一怔,點頭:“記得,他回到了家鄉,聆聽了那遍地都存在的讀書聲,之后

……回到了家,躺下了,看書,隨著讀書聲……走向了消失。”

李皓輕嘆。

戰死了,真正的死了,這一刻,他確定了。

他其實一直有些不確定,今日,他確定了,回想當初看到的一切,戰……最后回

歸了平凡。

而戰,是時光之道的鼻祖。

時光啊……戰,其實從未拋棄,他找到了真正的時光道,不是嗎?

在平凡中,漸漸消亡。

歲月,記憶,美好。

這一刻,他仿佛明白,為何自己此刻爆發出的時光之力,有些……漸漸衰弱感

了。

他仿佛感知到了什么。

這,并非我的時光,也非戰的,這也許只是戰拋棄的,這不是屬于他的時光,這

是道,大道,不是時光,時光不是如此。

而人王和蘇宇,此刻也在思考什么。

三人對視,此刻,無聲交流著。

仿佛,在想著什么。

也許,三人此刻,隨著李皓的話語,都想到了什么,唯有那春秋,還在一門心思

地和天方鏖戰。

三人體內之力,也在不斷削弱。

李皓吐了一口氣:“二位,真正的時光,我想·……大家都有些想法了吧?”

人王笑了:“其實……說句大言不慚的話,早些年,我就明白了!當然,那時候

,沒有現在清晰罷了,這些年下來,我早就看透了,看清了!李皓,真正沒看清的,

也許只有你,也只有你,還在被時光束縛!”

蘇宇也笑道:“我倒是不太懂,沒人王前輩會吹,但是李皓的意思,我此刻倒是

明白了一些。”

李皓也不多說,思索一會,繼續道:“這么說,時光其實一直都在身邊,我之前

有些感悟,但是并沒有今日這么清晰,所以……真正的時光,不是如此!我想……鑄

造真正的時光,徹底擊潰天方,二位,愿意幫忙嗎?”

說罷,忽然又道:“不,是所有人,在場的,諸位帝尊,愿意幫忙嗎?”

眾人一怔,什么意思?

怎么幫忙?

李皓卻是笑了:“大家不用管春秋,不會死的那么快……咱們只管輸出能量即可

,趁著春秋大戰,咱們一起進諸天道場玩玩!”

話出,眾人驚呆了!

這是什么時候?

這是春秋和天方決戰的時刻,這是大家命運的抉擇點,你……說啥呢?

李皓不管,此刻,一方天地,仿佛浮現在了春秋體內,一條條通道,浮現在大家

眼前,“進來吧!”

“對了,能量不要代入了,就算帶進來,也帶少點,免得春秋道友被殺了……”

眾人呆滯無比!

可此刻,人王和蘇宇,先后進入,其他人見狀,有些頭疼,可一想到這三位都不

怕··……咱們怕個錘子?

下一刻,一位位帝尊,靈性融入其中。

大道之力,倒是都留下了。

而春秋帝尊,此刻還在鏖戰天方,天方瘋魔一般,還在瘋狂怒吼。

而春秋……也是頭疼欲裂。

“李皓!怎么辦?”

沒人回應。

她再次在心中怒吼:“人王,你在嗎?”

“蘇宇,你在哪?”

死了嗎?

她有些氣急敗壞了!

為何沒人回應我

她此刻,有些感知,靈性好像弱了許多,但是,她實在是沒時間,去仔細探查了

,大道之力倒是持續不斷輸出,可她越戰越是虛弱。

這么下去……她肯定會敗的!

李皓,你這畜生,你怎么不回答我?

她心虛的很!

沒有李皓指揮,她覺得,自己肯定不敵天方的,這群混蛋,為何要我來執掌,為

什么?

諸天道場。

一片荒蕪。

李皓側頭看向人王:“精神力具現,最終會化為實質,對吧?”

人王點頭。

“所以,你的魔武,就是你內天地世界,其實……是可以真實存在的。”

人王再次點頭。

李皓又看向蘇宇:“你的精神海,囊括了你的萬界世界,所以……你從萬界走出

,其實是將萬界,收納進入了精神海!”

蘇宇也微微點頭。

李皓明悟。

身后,那些帝尊,一個個都有些不解,而李皓,看向眾人,忽然道:“諸位,你

們覺得,是平凡時期,更開心,還是后來稱王做祖更開心呢?”

眾人一時間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李皓笑了笑:“我想……在這,開辟一個混沌,精神的混沌,我想……徹底平凡這個混沌!不再建立萬道體系,不再建立修道體系,讓時光,回歸到平凡!”

眾人一怔,接著都驚呆了。

李皓看向人王和宇皇:“二位覺得呢?”

人王笑道:“我就猜到,你會有這心思,我沒意見,時光歲月,本就是平凡的,

最終回歸到現實,回歸到生活!生老病死,無需苛求,百年是生活,萬年…·…也只是

活著罷了!”

“早在新武時期,我就曾想過……天下滅武!”

人王有些感慨,“若非,我發現混沌之外,還有世界,新武,還有危機,我想···

…我可能會持續去做,最終將新武,化為平凡!”

蘇宇也笑了起來:“回歸平凡,也許才是時光的真諦,戰這么走,我覺得,他可

能最后時刻,徹底明白了這一切!天方,追求的所謂絕對時空,在我看來……其實,

也是大同小異!大家本質上的追求,其實并無太大差別。”

李皓也點了點頭:“所以……我想將我想復活的人,都復活!將我銀月世界,再

次重造,讓大家再次出現,一切回歸于平凡,整個混沌,回歸于平凡……人也好,妖

也好,紛爭也好,爭霸也好……該存在,便存在好了,也許有人未必認同我,那也

無妨……我也不苛求,大家都認同!”

李皓看向蘇宇幾人,笑道:“那我…·…想在這,再建混沌,新混沌,以意建立,

以神建立……最終,覆蓋混沌,讓時光……徹底回歸!”

幾人對視一眼,點了點頭。

這一刻的人王,露出一些笑容,“也好,我其實更希望,能安靜一些,能讓我,

有更多的時間,去陪伴一些人,我的愛人,我的朋友,我的兄弟…·…”

這一刻,人王揮手,一座城市,浮現在諸天道場。

那是……魔武之城。

此刻,仿佛有無數虛影浮現,都是一些新武強者,只是,仿佛都沒了任何意識,

人王也不在乎,看向幾人,笑道:“你們是要當我隔壁鄰居,還是說……咱們還是離

遠點好?若是此刻離遠了,以后串門,也許都沒機會了,此生未必再有機會相見了!

當然,若是當隔壁鄰居……那就可以湊湊熱鬧。”

蘇宇先笑了起來:“和你當鄰居,人王··…···不會沒事干,就去我們那邊串門,沒

事就打幾架吧?”

人王嗤笑:“我有那么無聊?何況,真到了那時候,打架有何意思?咱是斯文人

,以理服人!”

蘇宇笑了。

李皓此刻也笑了:“做個鄰居吧!太遠了,也許真的一輩子都未必有機會相見了

,先鑄造,至于人員……等擊潰了天方,回溯混沌本源吧!”

兩人都點了點頭。

此刻,其他帝尊,你看我,我看你,有人忍不住道:“三位道尊的意思是……滅

道嗎?”

有些不寒而栗!

怎么會這樣!

李皓搖頭:“不算是滅道,只是將混沌恢復成初始狀態,道可悟,在心中!江湖

依舊在,歲月回歸平凡····…”

人王齜牙一笑:“說的那么含蓄做什么?其實大體上你說對了,時光就是平凡的

,包括天方所追求的絕對時空,在我看來,最終,他追求的,其實也只是一個平凡!

他仿佛猜到了天方最終的追求,其實,絕對時空,也不過是平凡罷了。

“在這,以神鑄混沌!以意鑄世界!趁著混沌徹底寂滅,投射混沌,徹底寂滅萬

道,本源破碎,趁著現在,大家想復活誰,其實都有機會……”

人王笑呵呵道:“李皓所想,其實也是我所想,也是每一位站在巔峰地位的人,

所想!混沌紛爭不斷,動蕩不斷,一切,源于不平凡!也許,此舉無法徹底解決一切

紛爭,可在我看來……下一次,也許就是無數歲月之后了,那時候,你我都已死去,

何必在意呢?”

說到這,又補充一句:“其實,大家沒的選擇,不選擇……只有·……死亡!”

他看向眾人,李皓此刻也點頭:“我們不敵天方!哪怕集合了大家之力,也不敵

天方,唯有將整個混沌,徹底化為平凡,大家都是平凡人……”

說到這,他笑了,此刻,笑的忽然有些放肆,有些囂張:“咱們上萬人,他就一

個……那時候…·一人一拳,可以打的他叫大家爸爸媽媽!”

眾人一怔,人王嘿嘿笑著:“叫我爺爺!”

眾人無語,這時候了,你還開玩笑?

有帝尊面色遲疑之色:“三位道尊的意思是,只有這樣,化混沌平凡,才能…··

將天方擊殺?”

李皓感慨:“未必要殺死他……當然,到時候再看吧!但是,路只有這一條,我

不敵他,我所掌握的時光,只是一種大道,但是不夠強,此刻,是無法匹敵天方的!

春秋也許還能堅持一會,但是……堅持不了太久!”

這一刻,所有人都清楚了李皓的意思。

要不,等死。

要不,只能聽他的,將整個混沌,化為平凡,萬道徹底寂滅,不再具備萬道,那

時候,所有人都會失去大道之力,包括天方!

那時候,不再看實力,而是……人數!

誰人多,誰厲害。

上萬人,一人一口吐沫,天方都得被淹死。

李皓什么也不再說,此刻,面前,憑空浮現出一座小城,正是銀城。

一切建筑,宛如真實。

在眾人眼中,也只是一個小小的模型一般,可很快,這個模型,開始擴大,蔓延

而出,一些熟悉的城市,熟悉的地方,漸漸開始呈現出來,和不遠處的新武,漸漸接

壤。

宇皇也是笑了一聲,揮手之間,一枚枚神文落入大地之上,一座座建筑,憑空而

起。

眾人見狀,又想到李皓所說……此刻不選,其實沒得選擇。

哪怕有人有些不甘心……此刻,也只能紛紛出手,那大地之上,忽然,一座座城

市,拔地而起,有些連城市都不是,而是荒原,沙漠,湖泊…···

所有人,此刻都在打造自己的世界,打造自己的理想國度,也許,未必能成功,

可他們知道,也只能相信李皓幾人。

他們無從選擇!

而此刻,李皓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條大道,浮現在腳下,忽然,億萬蒼生,仿佛

看到了什么。

李皓笑了:“諸位,也許……可以感受一下,蒼生之意!世界,不是一個人的世

界,混沌不是一個人的混沌,大家都參與,也許,才有意義!當然,未必要全聽,這

也許……是我們修煉至今,唯一該有的特權……”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片刻后,意志融入其中,感受著一些蒼生之意。

而這剎那,那無數世界,無數生靈,在這寂滅無比的混沌之中,仿佛感受到了什

么,讓混沌……回歸平凡?

這剎那··……無數生靈,瞬間雀躍起來!

今日之戰,他們惶恐,他們不安,他們絕望……

就因為,一切都不再可控。

整個世界,仿佛都要徹底坍塌,他們絕望無比,而這一刻,他們不知道,感受到

的是真是假,可是,仿佛看到了希望。

一瞬間,無數意識,沿著那江湖之路,沿著那絕望意志,沿著那心門,蔓延而

出。

所有帝尊,都在默默感知著。

有人感知著自己的世界,有人感知著其他世界,不斷做一些調整,而李皓,也在

感受著一切,他繼續刻畫自己的銀月。

一旁,人王也好,宇皇也好,都很認真地在搭建著屬于他們的世界。

這一刻,很虔誠,也很認真。

人王不再吊兒郎當,宇皇不再偽裝斯文,大家,撕下了虛偽的面具,做著自己想

做的事。

……

外界。

春秋徹底要瘋了。

一聲巨響,讓她喋血倒飛,而對面,天方仿佛徹底瘋魔了,怒吼:“為什么?春

秋,你根本無法發揮出時光之力!時光絕不可能如此孱弱!你這廢物,你的時光,讓

我失望!”

不是這樣的!

絕對不是這樣的。

這不是時光。

戰,我認識,我見過,我聊過,他口中的時光,很強大,強大到……不可思議!

我信!

真的信。

這無數年來,在我眼中,時光就是無與倫比的,所以……我懼怕戰復活,因為,

我怕我不是他對手,所以,我希望李皓執掌,這樣,哪怕時光無敵,我也能贏!

可現在呢?

春秋執掌的時光,讓他失望至極。

而春秋,此刻也怒了:“老東西,你瘋夠了嗎?你實力強大,說什么便是什么,

時光就是這樣的!”

欺人太甚了!

欺妖太甚了。

時光很強了,只是我比你弱,你還要怎樣?

難道非要殺了你,才代表時光強大嗎?

我要是能殺你,早就殺了你了!

你這老不死的,氣死老娘了!

“不,不對……”

天方卻是瘋狂搖頭:“絕對不是如此,昔年,戰說,時光強大無比,哪怕空間,

在時光面前,也絕無反抗余地!”

他喃喃自語,回憶起了當初,“也不對,他說,時間也好,空間也好……最終,

都會存在……也就是說,時空都會很強,對,所以,絕對時空,才是最強大的,最永

恒的存在……”

春秋暗罵!

瘋子!

戰一個六階帝尊,說什么你都當真?

人家說你要死,你真去死嗎?

這老家伙,瘋了就算了,關鍵是,真強啊。

還有,李皓這家伙,到底干嘛呢?

也不吭聲,也不回話,大道之力倒是還在,可是,正在慢慢削弱中,這么下去·…

·…我真扛不住了!

就在她很絕望的時候,耳邊,忽然響起了李皓的聲音:“差點忘了你,春秋,你

理想中的春秋之城,是什么樣的?”

“什么鬼?”

春秋差點氣炸了肺!

什么玩意?

他么的,在戰斗呢!

打混沌老怪呢!

老娘為了你們,打死打活的,都快被打爆了,你這時候,到底要干嘛?

憤怒之下,也不理會。

李皓卻是如同煩人的蒼蠅:“春秋,快說,你也是功臣,我這人,不會忘記一人

的,你說說看,你想要的春秋一族,春秋一界,該是如何?起碼大體上說個要求吧··

…”

“李皓!”

春秋怒吼聲,響徹天地,此刻,比天方還要憤怒,你真瘋了嗎?

我在戰斗啊!

我在對抗天方啊。

你出點主意,如何對付他,這才是關鍵…·

“對了,你說出來,有利于干掉天方……”

我去你瑪德!

我有那么像白癡嗎?

春秋心中狂罵!

合著,我說一下,就能弄死天方,你逗孩子也不敢這么逗吧?

可李皓一直問,她實在是氣急,行,你們放棄了是吧?

那我也不管了!

“隨便…·…只要我春秋一族,能開智,能活的長久一些,能和其他人一樣,其他

生靈一樣,能夠有智慧……都隨便,行了吧?”

“沒問題!明白了,要求挺簡單……對了,你想和我做鄰居嗎?”

“滾!”

春秋暴怒!去你的!

鄰居個屁,你死了,我都不想和你死一起。

太氣妖了!

這一刻,春秋也不管了,死就死吧,你們這些家伙,自己都不在意生死,老娘憑

啥在意?

春秋一族,本就壽元短暫。

活一個春秋,就算長壽。

我都活了多久了?

你們呢?

呸!

要后悔,也是你們,我才不后悔!

這一刻,她哼了一聲:“天方老鬼,老娘宰了你,兩百萬年的老東西,去死吧!

這一刻,她徹底放飛自我了!

管你們呢!

大不了,拼到隕落,反正死的不止我一個,轟!

大道之力,瘋狂涌現,此刻,壓根不在乎持久戰了,全力爆發,能戰多久算多久

……

而諸天道場之中。

李皓笑了起來,此刻,一座巨大的城市,憑空浮現,朝著萬界靠攏,蘇宇回頭看

來,李皓笑了:“春秋是個小蘿莉,你萬界藍天也是……春秋分身無數,藍天也是···

…我覺得,和你做鄰居會合適一點。”

蘇宇看著他,不語。

什么妖魔鬼怪,你都送我附近,合適嗎?

李皓又笑容輕松道:“等一切化凡成功,人家應該也不會太變態的,何況,春秋

腦子不太好用,對你而言,也不是什么大麻煩。”

“為何不靠近銀月?”

李皓笑了:“銀月都是正常人,變態不多,新武也好,萬界也好,修煉分身道的

都太多了……”

“你是說,你銀月沒變態?”

人王扭頭而來,冷笑:“你銀月,你不就是最大的變態嗎?””……"

李皓有些不爽,很快恢復笑容:“前輩也許不知,我從來都不是那種人,當日我

和諸位所言,也非虛假,昔日,我是巡檢司巡檢,也就是你們口中的警察、巡捕……

曾幫助過許多人,錦旗收了無數,只可惜,大戰爆發,導致錦旗燒毀,而今……只有

一面了!”

遺憾嘆息,這一刻,浮現一面錦旗,上書——樂于助人,胸懷大愛。

贈:巡檢司巡檢李皓

這錦旗一出,眾人一怔,這……好像還真是真的,都已經破損了,不止如此,上

面還沾染了一些血跡。

這家伙,還真被人送過錦旗?

人王也好,蘇宇也好,都是一怔,這也行?

從哪騙來的?

李皓見大家看來,笑道:“生活所迫罷了,否則,誰又愿意當一個壞人呢?魔劍

李皓,也只是江湖傳言罷了,受我恩惠者太多·……”

說罷,將這錦旗,置入了那銀月世界。

輕聲道:“做個紀念吧,昔日,這樣的錦旗,能堆成一座山,而今,也只有這一

面了。”

人王瞥了他一眼,你就騙鬼吧!

就算這一面,搞不好都是騙來的。

而蘇宇,忽然噗嗤一笑,李皓朝他看去,蘇宇輕咳一聲,“沒事,沒事……就是

……這血液,好像是人死了之后,噴射上去的……看樣子,當年這錦旗附近,有人被

殺了,不會是送錦旗之人,被時光前輩所殺吧?”

“嗯?”

李皓皺眉:“豈能用如此齷齪之心,去度量你的前輩?”

蘇宇聳肩,笑而不語。

我猜的!

大體上,我猜測向來不會錯。

很有可能如此!

人王也想到了這,笑了,不再理會李皓,此刻,其他帝尊,倒是被三人的從容,

給安撫了下來,安心了許多,這三人,這一刻,居然在這談笑風生。

大家一下子,也安心多了。

李皓又道:“對了,若是化凡成功,二位以后打算做點什么?”

人王笑道:“還沒想好,當老師?當校長?還是干脆弄個小島,過養老生活?又

或者……去演講?”

他嘿嘿笑:“好吧,其實我有個想法……當包租公,當收賬的,我手中欠條,都

快堆積成山了,若是化凡成功,我便去一一收賬,順帶著,旅游一番,也許……別有

一番滋味!”

李皓啞然失笑。

蘇宇則是笑道:“我應該會去開個文明研究所,收集所有文明的文化,知識,傳

承……道,也許會消失,文明不會,只會在時光中,更加璀璨!”

李皓點頭。

兩人看向他,李皓想了想,呵呵一笑:“我想當個武師!”

兩人一怔。

李皓笑道:“武師,不一定就是如今的武師,或者……開個武館?強身健體也不

錯啊,我的五禽術很厲害的,五禽術,本就是強身健體的術法,不代表一定要殺人··….

……”

他有些感慨,“也許,我還想完成我的學業,又或者,繼續當巡檢,護衛一方安

寧?不知道,還沒想好,這樣的日子,也許會很開心,會很舒服……江湖也可以留在

心中,江湖夢一場,也不錯……”

三人各自討論著,訴說著。

江湖路,太累了。

而這,也并非他們所追求的江湖。

此刻,人王想著老婆孩子熱炕頭,然后養一只貓,帶著一條狗,到處去收賬,忍

不住自己都樂了。

而蘇宇,也想著,收集萬族文明……不,如今,應該是收集混沌文明,一定也很

有意思。

誰說,道,只能用來殺戮?

三人,都露出了一些笑意,發自內心,洋溢在外,被三人影響,這一刻,那些帝

尊,也低聲彼此交流了起來。

聲音,有些嘈雜。

“你們以后要干嘛?真要化凡了,大家會做什么?”

“我想去當個演員!”

“什么是演員?”

“就是戲子,懂嗎?我知道這個,是這意思吧?”

“狗屁,什么戲子·……算了,你說的也對,就是演繹一些真實發生過的傳奇,將

(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星門 https://hcdcn.com/Read/97516/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