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01章 生而不凡 回到首頁

第01章 生而不凡
隋末揚旌第01章 生而不凡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一陣急風刮過,四周茂密的蘆葦如浪起伏,發出呼啦啦的聲響,仿佛無數猛獸潛行其間,令人發怵。

高首和高仁這兩貨坐在一艏小漁船上,忐忑不安地留神著四周的動靜。這地方原本挺太平的,不過自從齊郡鄒平縣的王薄在長白山首舉義旗反隋后,各地的盜匪也乘機蜂擁而起,而高雞泊為漳水所匯,方圓數百里,葭葦阻奧,蘆草叢生,可以避兵,因此便成了盜賊悍匪們的樂土。

盜匪們平日藏身在蘆葦蕩中,伺機劫殺過道的商旅或者運河上的船只,若遇官兵來剿,便一頭鉆進高雞泊無邊的蘆葦叢里,讓官兵連毛都剿不到半根。

現在的高雞泊儼然成了禁地,商旅們都盡量繞道而行,就連附近的百姓也不敢輕易進入,只有少數靠漁獵為生的獵人為了養家糊口鋌而走險。

高首和高仁都不是獵人,之所以冒險進入高雞泊,只因不凡少爺酷愛游水。

不凡少爺也姓高,叫高不凡!

提起不凡少爺,高首和高仁不由都露出了崇拜的眼神,豎起大拇指贊一句——牛比裂蹄!

高首肯定不是高手,高仁也絕對不是高人,可是不凡少爺卻是真的不凡,非常不凡,他天賦異稟,才華橫溢,想法總是那么的天馬行空,而且出口成章,每有新奇之語,令人懵比,又讓人叫絕。

譬如“牛比裂蹄”這個詞就是不凡少爺自創的,跟“吊炸天”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另外,不凡少爺還有一個特殊的本領,那就是游水,其三歲就能憋氣盞茶之久,五歲橫渡漳水,十歲可在水下徒手捉游魚。

這可不是吹牛比,是真牛比,不凡少爺的水下本領就是如此強大,簡直就是傳說中的浪里白條,不對,應該說浪里黑條更貼切些,不凡少爺原本很白,但現在很黑,曬日光浴曬的。

據說夫人當年夢到一條大黑魚撞入懷中,然后便懷上了不凡少爺,而不凡少爺出生那天霞光萬道,奇香四溢,有金翅巨鳥掠空而過,如此祥瑞,可見少爺生而不凡,故家主為其取名——高不凡。

高家的仆人私下里都認為不凡少爺是大黑魚轉世,他的游水天賦就是最好的證明,不過還是管家有學問,及時糾正了大家沒品味的說法,他說不凡少爺是鯤鵬轉世,還引用了一句“北冥有魚,其名為鯤。化而為鳥,其名為鵬”來證明這個說法,令人不得不信服。

高雞泊水道縱橫,河網交錯,野味甚多,關鍵還人跡稀少,所以不凡少爺特別喜歡在這里暢游和打獵,一般每月都會來兩三回,這個習慣已經保持很多年了。

可是自從盜匪為患之后,家主便嚴令不許再進泊,怎奈不凡少爺雖然年紀輕,卻是個極有主見的,他要做的事,連家主也攔不住,更遑論高首和高仁這兩個跟班了。

這不,不凡少爺今日又瞞著家主偷偷溜進高雞泊了,作為不凡少爺的貼身跟班,高首和高仁也只能屈從于少爺的淫威之下。

高首是個急性子,眼見插在船頭的那炷香將要燃盡,便有些急了,用肩頭撞了撞旁邊的高仁道:“老二,不對勁啊,少爺咋還不出水?”

“叫俺名字!”高仁很不爽,自從在不凡少爺那兒得知“老二”的另一種含義后,他便不樂意別人再喊他老二了。

“好的,老二。”面對弟弟的不滿,高首頗不以為然地回了一句。

高仁有些泄氣,瞥了眼已燃盡的那炷香,喃喃道:“賣糕的,一炷香都燒完了,少爺不會被漳水龍王招去當女婿了吧?”

“賣糕的”的這個詞也是不凡少爺發明的,說是上帝的意思,至于上帝為何會是個賣糕的?賣的是桂花糕,還是千層糕?不凡少爺則從來沒有解釋過。

“小小漳水,不過是小雞撒尿罷了,也配招俺們少爺當上門女婿,它配嗎?”高首鼻孔朝天,很不屑。

高仁深以為然地點頭:“說的也是,俺門少爺可是鯤鵬轉世,要當也是給賣糕的當女婿,其他王八泥鰍倒貼也不……臥槽!”

高仁還沒說完,漁船旁邊的水下竟然咕嚕地冒出一只碩大的綠毛怪物,嚇得他打了個寒顫,旁邊的高首也嚇了一大跳,定目一看,才發現這只綠毛怪物原來是一只王八,個頭大得驚人,身上長滿了綠毛似的水草,脖子伸得老長,鼓著兇睛張牙舞爪地在原地打轉。

“臥槽,王八精真來招女婿了?”

高首和高仁神色古怪地對視一眼,后者一指前者,猥瑣地道:“俺大哥雖然沒俺帥,但勝在腎水足,招他吧!”

高首飛起一腳把高仁踹落水,得意道:“長兄為父,這門親事俺作主了,老二,安心當你的王八女婿去吧。”

此時水面突然破開,一條矯健的身形如靈豹般躍上了小漁船。

“少爺!”高首驚喜地叫道。

此刻躥上船來的正是一名少年,皮膚黝黑,約莫十四五歲模樣,一米七左右,生得鼻直口方,劍眉如刀,特別是那一雙眼睛,清如甘泉,亮似辰星,令人見之難忘。

只見少年身上只穿著一條皮質的短褲,由于常年游水的緣故,肌肉相當扎實,在陽光映照之下,充滿陽剛和力量的氣息,而隨便用水草束起的頭發則讓他多了幾分灑脫不羈的味道。

高不凡瀟灑地甩了甩腦袋上的水,隨手將那只用水草捆著的王八扔到高首腳旁,道:“老王八精得鬼似的,費了我不少功夫。”

高首恍然道:“難怪,不過少爺的憋氣功夫也見長了,這次竟然入水一炷香。”

此時高仁那貨已經濕漉漉地爬回船上,顯然水性也不弱,諂著臉恭維道:“少爺牛比裂蹄!嘖嘖,都說千年烏龜萬年鱉,瞧瞧這只老王八的個頭,只怕已活了上百年,正好過兩天就是家主的壽辰,要不先養著,回頭給家主賀壽,祝他老人家福如東海,壽比王八!”

高不凡拍了拍高仁的肩頭嘆道:“高老二,你他娘的真是個人才,當個跟班太屈才了,還是給漳水龍王當上門女婿去吧,走你!”

嘭……

高仁屁股挨了一記彈踢,整個人蹦起近三米高,慘叫著劃出一道完美的拋物線落入水中。

高不凡保持著踢人后金雞獨立的姿勢,出神地盯著自己的腳板,仿佛上面刻著個絕世美女似的。

高首納悶地瞥了一眼少爺的腳板,除了一條線狀的紅色小水蟲沾在上面外,啥都沒有!

高不凡伸手彈掉腳板上的紅色水線蟲,若有所思地收回腳,暗忖道:“果然,力量又增強了。”

高不凡其實不叫高不凡,或者說他根本就不屬于這里,他來自一千四百多年后的世界,原是一名核潛艇的輪機長,一場突如其來的核事故讓他稀里糊涂地穿越到了大隋,成為渤海郡飛鷹馬場場主高開山的獨子。

高不凡并不確定自己目前所處的世界到底是不是中國歷史上的隋朝,但是現在的皇帝確實叫楊廣,年號大業,今年是大業七年,而高雞泊附近的運河確實也叫永濟渠,兩年前才開通,可從東都洛陽乘船直通涿郡。

兩歲那年,一次失足落水讓高不凡意外地發現了自己的一項特殊本領,那就是憋氣,竟達五分鐘之久,要知道平常人憋氣也就幾十秒,能達到兩分鐘的少之又少,五分鐘的就更少了,十分鐘則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

高不凡前世作為一名潛艇部隊成員,自然練過潛泳,但即便經過訓練,在水下憋氣的最高記錄也只有四分多鐘,結果穿越后兩歲的他就能憋氣五分鐘,簡直神了。

打那以后,高不凡便開始練習游水,他在水下憋氣的時間也越來越久,現在甚至能在水下潛伏半個小時,而且這顯然還不是他的極限。

另外,高不凡還發覺自己的力氣似乎也在隨之而增長,相比于同齡人,他的力氣要大好幾倍不止,甚至六識也遠比常人靈敏得多。

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不過一想到連穿越這種更不可思議的事情都發生在自己身上時,高不凡便釋然了,也許核輻射不僅能影響人的身體細胞,還能影響人的精神,以至于他魂穿后進化出異乎常人的能力。

總之,在這個位面的世界里,他高不凡注定生而不凡!

“少爺,俺能上船了嗎?”泡在水里的高仁可憐兮兮地問,一邊揉著自己肥碩的屁股。

高不凡正要發話,突覺心頭一凜,強烈的危機感油然而生,連忙一個急蹲,同時揮掌把高首撥下船去。

嗖……

一支利箭間不容發地破空而至,射入了漁船的甲板,發出“篤”的一聲悶響,箭尾嗡嗡地急顫,可見力道真不小!

高首和高仁大驚失色,不過反應也極快,迅速游到了魚船的背面,而高不凡則左手抄起了一塊船板護在身前,右手握緊魚叉,目光凌厲地往來箭方向望去!

隋末揚旌 https://hcdcn.com/Read/98500/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