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694章 唐皇來使 回到首頁

第694章 唐皇來使
隋末揚旌第694章 唐皇來使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夜靜極了,漆黑的蒼穹突然被一道電光劃破,隨即一聲驚雷,宣告春天的到來,屋頂被淅淅瀝瀝地敲響,春雨落下來了,隨風潛入世間,滋養萬物。

春雨越下越大,順著屋檐流下來,形成千萬條珠線,匯作萬千條小溪,歡快地流淌著。池塘的水在漲,洛河的水在漲,黃河的水也在漲,地里的野草冒出了尖兒,河邊的楊柳抽出了芽兒,青蛙在跳,蟲兒在叫,老牛在伸腰。

這一切都是春天的序章!

春天是溫暖的,給人以希望,不過此刻的李世民卻活在倒春寒里,就連綿綿的春雨在他眼中都是如此凄迷,無邊絲雨細如愁啊!

春雨把長安的欽差帶來了,李世民在長平郡潮濕的庭院中接過了父親李淵的圣旨。圣旨里沒有責備,只是解除了他的兵權,召他回長安去,而李孝恭則被任命為山南行軍總管,暫時接掌所有防務,負責扼守長平郡通往河內郡的三條通道,提防齊軍來攻。

李世民默默接過圣旨,當晚喝得酩酊大醉,又走進綿綿春雨中縱酒狂歌,還破天荒地召來幾名青樓女子盡情放縱了一整晚。房玄齡等人并沒有勸他,因為這個時候的李世民的確需要發泄。

第三天早上,李世民恢復了平靜,仿佛什么也沒發生,默默收拾好行裝返回長安去了,挫折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被挫折打倒后站不起來,李世民從來不是這樣的懦夫,他也不相信父親李淵會讓他做這樣的懦夫。

數日之后,李世民風塵仆仆地回到長安,跪倒在唐皇李淵的面前,監國太子李建成垂手站在一旁,表情無悲無喜。

“父皇請再給世民一個機會,下一次,世民一定擊敗高長卿,把洛陽奪回來。”李世民神色堅定地道。

李淵搖了搖頭道:“世民,你連年率軍在外征戰,也累了,便好好休息一段時間吧,不必再操心戰事。”

李世民心里咯噔一下,連忙道:“世民并不累,帶兵打仗反而是世民的樂趣。”

李淵皺眉道:“即便不累也休息一段時間吧,你也老大不小了,就連四弟元吉都當爹兩年了,而你至今乃然未娶,快二十歲的人了,也該為自己的終身大事著想了,朕已經命太子給你物識了一個合適的人選,到時后你去見一見人家。”

李世民登時啞口無言,眼角余光不著意地掃了一眼旁邊的大哥李建成,然后默默地道:“孩兒明白,讓父皇和大哥操心了。”

李淵點了點頭,揮手道:“起來吧,先下去沐浴更衣,然后好好休息幾天吧。”

李世民站了起來,忽又鄭重地提醒道:“李靖此人非同小可,如今興兵南下攻打太原,父皇萬勿掉以輕心,四弟元吉絕非他的對手,此時最好派一名經驗豐富的老將協助元吉。”

李淵澹澹道:“朕知道了。”

李世民只好默默地退了下去,聽父親李淵的意思,在自己成親之前,只怕不會再給機會自己領兵了,也不知大哥是不是在父皇面前說了什么,感覺父皇對自己比以前冷澹了不少。

李建成看著李世民頹然離去的背影,心情復雜難明,本來他們兄弟二人之間的關系還算好的,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卻越發的生疏了,特別是摻雜了利益關系之后。

李建成是太子,皇位的繼承人,而李世民是秦王,擔任尚書令一職,戰功赫赫,麾下人才濟濟,名聲猶在李建成這個太子之上,自然很難不讓李建成感受不到威脅,而且李建成身邊的人都在勸他提防,并且找機會削弱李世民的實力,免得尾大不掉。

這次李世民奪取洛陽失敗,敗在高長卿之手,李建成是喜憂參半的,因為李世民若成功拿下洛陽,那么功勞更是頂天了,名聲民望也會絕對輾壓他這個太子,甚至是蓋過父皇李淵。

所以李世民的這次的失敗,對李建成來講,反而是件好事,但對整個李唐來講卻是相當不妙的,這次唐軍戰敗,損失慘重,高齊奪得中原地區,氣勢如虹,勢必會進一步壓逼李唐的勢力范圍,倘若李靖再奪取了河東地區,那么李唐便只能龜縮在關中偏安一隅了。

李淵顯然很清楚形勢的嚴峻,所以他果斷把李世民召回長安,倒不是對李世民的能力不信任,而是打算與高齊暫時講和,沒辦法,高齊太強大了,如今氣勢如虹,李唐需要一個喘息的機會,重新積蓄實力。

喜歡看球賽的童鞋應該都很清楚這種戰術,當己方處于劣勢,而對方連續得分時,聰明的教練都會立即叫暫停,一來可以打斷對方的節奏,二來己方也能獲得喘息和總結經驗教訓的機會。

李淵帶兵打仗的本事或許不算十分出色,但毫無問是個出色的戰略家,懂得把握時機,控制節奏,還懂得借助“場外”之力。

什么是“場外”之力,自然是突厥人了,當初李淵也是借助了突厥人的勢奪得關中的,如今高齊勢大,他又想到了突厥人,而李淵這次把李世民召回長安,其實也跟突厥人有關。

原來突厥始畢可汗突然病死了,如今天他的弟弟處羅可汗繼位,李淵打算派李世民作為代表,前往突厥牙帳吊唁,參加始畢可汗的葬禮,再順便相個親什么的。

二月二十日,李淵在長樂門為始畢可汗舉哀,并且詔令群臣向突厥使者致悼,第二天即派遣秦王李世民為大唐使者,運送奠儀帛(白布)三萬段前往突厥牙帳吊唁始畢可汗。

…………

當第一場春雨落下來的時候,徐世績便攻破了王屋縣城,俘虜了王世充和王仁則等人,同時還得到其麾下的一大批人才,其中便包括了裴行儼的老子裴仁基。

裴仁基和祖君彥都是李密的人,當初在邙山一戰中被王世充俘虜了,為了保命,只能選擇效忠王世充,如今王世充被徐世績打敗,他們于是又成了階下囚。

由于有裴行儼這層關系,徐世績對裴仁基還是相當禮遇的,派人將他送到了洛陽。

高不凡目前正是求賢若渴呢,立即便收留了老裴,另外,祖君彥的文辭很好,也被他收下來做文書工作。除了裴仁基和祖君彥,杜如晦還在俘虜中發掘了一大批人才,譬如張鎮周、張亮、劉長恭等等。

張鎮周和劉長恭是隋朝老將,原來便頗有些名氣,張亮名不見經傳,卻是史上凌煙閣的二十四功臣之一,此人不會帶兵打將,文才也不出眾,不過卻精于實務,是個治政高手,被杜如晦和長孫無忌的慧眼看中了,安排到戶部擔任主事一職,果然大放異彩。

再說說王世充和王仁則,叔侄兩人俘虜后,押回了洛陽受審,最終被刑部判處腰斬,三月初一這一天斬于西市,一同處刑的還有王家的兄弟仔侄共八人,這些都是經過刑部審理,證據確鑿犯有死罪的,至于其他罪行輕微的,都免受了處罰。

如此一來,高不凡也算兌現了對王君度的承諾了,王家也僥幸地保存了部份血脈傳承。

陽春三月,天氣越發的暖和了,枝頭上繁花似錦,忙碌了一個多月,一切事情都漸入正軌,高不凡也終于閑暇起來。

這一日,高不凡正打算抽出一天時間陪楊青若到郊外踏青,順便讓公孫大家吹吹簫唱唱曲什么的,結果唐皇李淵的使者便到了,而且這個使者的份量不輕,正是李唐宗室名將李孝恭。

高不凡只好取消了出游計劃,在尚書省接見了李孝恭。

https:///novel/117/117694/67611294.html

隋末揚旌 https://hcdcn.com/Read/98500/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