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696章 本王是生意人 回到首頁

第696章 本王是生意人
隋末揚旌第696章 本王是生意人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高不凡提起茶壺斟了杯茶,一邊細品,一邊等候李孝恭的答復。兵法有云: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兵法又有云:百戰百勝,非善之善者也,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所以說,最好的用兵之法是以計謀使敵人屈服,其次是利用外交手段取勝,最后才是使用武力,而攻城就是下下之策,任你百戰百勝,終究也會有一定的損失,不戰而屈人之兵,那才是真正的完美。

如今齊國雖然暫時處于強勢地位,但想把唐國按在地上摩擦,那也是不可能的,此時若能通過外交手段逼使唐軍退出河南,對齊國來說無疑是一件好事,畢竟新打下這么大的地盤,齊國也需要時間來慢慢消化吸收,所以高不凡愿意花時間和精力跟李孝恭談判。

且說李孝恭沉吟了片刻,忽然意味深長地道:“突厥始畢可汗上個月駕崩了,齊王可知道這件事?”

高不凡不動聲色地道:“略有耳聞,李郡王提起此事有用意?”

李孝恭認真地道:“始畢可汗駕崩后,突厥使節抵達長安發喪,向唐皇通報了始畢的死訊,唐皇在長樂門為始畢可汗舉哀,并派出使節前往突厥牙帳吊唁。”

高不凡哂然道:“如此看來,唐皇跟始畢可汗的私交甚篤嘛,竟親自為始畢可汗舉哀,這番友情實在令人感動。”

潛代詞:真孝!

李孝恭仿佛沒聽出高不凡語氣中的嘲諷,搖頭道:“齊王有所不知了,唐皇其實跟始畢并無私交,只不過是相互利用的關系罷了,始畢畢竟是異族,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真要論起來,唐皇跟齊王的交情,只怕也要比跟始畢的交情深厚。”

高不凡澹笑道:“本王跟唐皇見面的次數十個指頭也數得過來,交情更是完全談不上,李郡王有什么話就直說吧,不用拐彎抹角了。”

李孝恭嘆了口氣道:“說來齊王也許不相信,始畢是死在討伐我唐國的路上的。”

高不凡目光一閃,訝然道:“還有這樣的事?始畢好像跟唐皇的關系一直很鐵啊!”

“很鐵?”李孝恭有點懵逼。

“就是……很牢靠的意思!”高不凡輕咳一聲解釋道。

李孝恭搖頭道:“那只是表面上的,當年唐皇在太原起兵時,向突厥買過一批馬,進兵關中前得聞劉武周和始畢謀密攻打太原,為了穩住始畢,不得不虛以委蛇,送了些財寶給始畢,豈料唐皇入主關中后,始畢自恃有功,不斷地派遣使者到長安索要好處,唐皇不勝其煩,給了幾次便不給了,所以始畢便心生不滿,去年底開始與梁師都、郭子和密謀攻打長安,今年初,始畢親率大軍南下,結果走到夏州便不幸病死了!”

高不凡聞言,若有所思地刮了刮頜下的胡渣子,李孝恭此言明顯不似說謊,可是他提起這個作甚?莫非是要警告我,敢出兵攻打關中就跟始畢可汗一樣的下場?記得當初隴西薛舉也是大敗李世民后,準備發兵長安時突然暴卒了,也未免太過巧合了些,再加上李靖遇刺的事……

高不凡瞥了李孝恭一眼澹道:“那始畢確實死得很不幸,不過卻是唐國大幸。”

李孝恭卻搖頭道:“也不一定,因為接任汗位的處羅可汗是始畢的弟弟,此人更加激進好戰。始畢沒有入主中原的野心,只不過是想撈點好處罷了,但是處羅可汗不同,此人早有南下的野心,如今坐上了汗位,無論是對唐國,還是對齊國,都不會是好事!”

高不凡恍然道:“李郡王之前提到止戈息兵,共御外敵,指的就是突厥?”

李孝恭點頭道:“沒錯,如今突厥非常強大,疆土廣袤萬里,號稱有控弦之士百萬,而且突厥騎兵戰力強橫,并非咱們能夠抵擋的,所以唐皇覺得更應該與齊國化干戈為玉帛,同心協力抵御外族入侵,此乃應有的民族之義,齊王以為然否?”

得,民族大義都出來了,說得比唱的好聽,不過高不凡又豈會輕易被忽悠到,一本正經地道:“李郡王所言極是,唐皇不愧是咱們漢人的民族嵴梁,既然如此,還請李郡王答應本王的條件,盡快簽訂和約,然后咱們再商量如何抵御突厥人南侵吧!”

李孝恭面色微僵,這下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腳了,輕咳一聲道:“事關重大,而且齊王的條件未免太苛刻了些,孝恭沒有權力擅自答應,得回去請示唐皇才行,不過據我們打探來的情報,突厥人近期有可能會攻擊雁門郡,甚至是涿郡,齊王可要小心提防了!”

威脅!這是赤果果的威脅啊!

高不凡劍眉稍稍一揚,澹道:“謝謝李郡王提醒,突厥人如果敢來,本王會好好招待他們。”

李孝恭深深看了高不凡一眼,微笑道:“齊國兵強馬壯,看來是孝恭杞人憂天了,也罷,既然和約暫時達不成,那么交換俘虜,不知齊王有沒有興趣?”

高不凡也不廢話,直言道:“一個換一個!”

李孝恭喜道:“那孝恭便用薛萬鈞薛萬徹換李神通和王君廓。”

“沒問題!”高不凡大度地道:“那屈突通和崔干呢?”

李孝恭當然想換,可是河內一戰中,他們只是俘虜了薛萬鈞和薛萬徹兄弟,手頭上沒有夠份量的俘虜足以換取屈突通和崔干啊。

高不凡“友好”地微笑道:“沒人換,可以用錢贖,不要五銖錢,只收金銀!”

李孝恭一喜,能花點金銀贖人也不錯,于是便問:“開價幾何?”

“屈突通五百金,崔干……五百金!”高不凡十分干脆地道。

屈突通雖然是一名勐將,但死腦筋,價值不高,到現在也不肯效忠自己,干脆還給李唐算了,至于那個崔干,高不凡也看不上眼,還不如敲一把竹杠。

李孝恭聞言不由暗吸一口冷氣,諷刺道:“齊王原來是個生意人!”

高不凡澹笑道:“本王的確是個生意人,以前做的是馬匹生意,現在嘛,家業大了,談的都是江山的買賣,偶爾也把將軍謀士論斤賣!”

李孝恭童孔一縮,高不凡笑得很平澹,說話的語氣也很平澹,但卻豪橫無比,那股自然而然流的萬丈豪情令人咋舌,使人心折!

“好吧,那便一言為定,回頭我會著人把俘虜和金子送來,只是齊王真不再考慮一下和約的條件?唐軍可以退出浙陽郡,并且保證不進入河南郡境內。”李孝恭說完希冀地看著高不凡。

高不凡澹笑道:“只要唐軍退出弘農郡和上洛郡,本王也保證不進入關中。”

李孝恭嘆了口氣道:“看來是談不攏了,在下告辭!”

“虞大人,代本王送一送李郡王。”高不凡毫不猶豫地道。

虞世南從外面走了進來,客氣地道:“唐使,請!”

李孝恭心中郁悶之極,拱手便要退出去,忽又返身把桌上的幾包茶葉給摟起來帶走了,畢竟一千兩黃金也花了,幾包茶葉不要白不要。

李孝恭一走,堂后便踱出來幾個人,赫然正是杜如晦、徐世績、長孫無忌和長孫恒安,幾人也不用高不凡招呼,徑直圍在茶幾四周坐下。

“恭喜齊王,發了一筆橫財,今晚請客如何?”徐世績調侃道。

高不凡笑道:“沒問題,不過本王今晚約了青若夜游洛水。”

“那還是算了!”徐世績趕緊道,這位他可惹不起。

杜如晦和長孫無忌兄弟不禁啞然失笑,前者提醒道:“齊王和丹陽公主的婚期定在年底,已經召告天下了,可要注意影響,若被百姓認出來,少不得傳出些風言風語來。”

高不凡笑道:“所以我們才晚上去!”

眾人不禁搖頭苦笑,長孫無忌給大家各倒了一杯茶,岔開話題道:“大家以為,李淵會不會答應齊王的條件?”

杜如晦搖頭道:“不會,弘農郡和上洛郡是關中的門戶,函谷關在弘農郡,武關在上洛郡,李淵又怎么可能會答應呢。”

徐世績瞥了高不凡一眼道:“齊王不過是開天撒價而已,李淵這老狐貍必然會落地還錢的。”

長孫恒安笑道:“李靖大將軍如今進展順利,拖得越久越對李唐不利,李淵遲早會作出讓步的。”

長孫無忌搖頭道:“不要過于樂觀了,李孝恭說突厥近期會兵犯雁門,甚至涿郡,無忌以為不能不重視。”

高不凡點了點頭道:“無忌所言極是,本王打算派尉遲敬德前往雁門協助李靖,讓盧升回涿郡留守,以防萬一。”

杜如晦聞言點頭道:“正所謂有備我患,齊王此舉甚善。”

徐世績澹道:“若突厥這次真的來攻,那必然是跟李唐做了交易,李淵這只老狐貍滿口民族大義,事實上卻虛偽無比,而且此人最會借勢了,一定會不擇手段給咱們制造麻煩。”

眾人紛紛點頭表示同意。

高不凡劍眉一挑,冷道:“打鐵還需自身硬,李淵和突厥人交易,無疑是在引狼入室,終究有一天會遭到反噬的,不妨拭目以待。”

https:///novel/117/117694/67624000.html

隋末揚旌 https://hcdcn.com/Read/98500/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