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697章 李唐之內憂 回到首頁

第697章 李唐之內憂
隋末揚旌第697章 李唐之內憂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風一吹,幾瓣桃花從天井處飄了進來,落在徐世績的肩頭上,后者輕輕一彈便將花瓣彈掉,若有所思地道:“李孝恭說始畢可汗是在率軍南下討伐唐國時病死的,這倒是讓我想起了隴西薛舉,同樣是打算進攻長安時突然暴斃了,死得不明不白,實在不得不令人懷疑。”

眾人不約而同地點了點頭,此事的確十分蹊蹺。

長孫恒安忍不住道:“我聽說李靖大將軍當初出兵雁門郡時也遇刺了,而且這幾件事都對李唐有利,會不會真是李唐派人下的毒手?”

眾人凜然對視了一眼,其實大家都有著同樣的懷疑,不過問題卻在于李靖是被行刺的,而薛舉和始畢可汗都是突然死得不明不白,顯然并不是遇刺身亡,否則不可能沒有半點風聲傳出來,而且相比之下,薛舉和始畢可汗的死法更讓人忌憚,畢竟刺殺是有形的,還可以提防,最怕就是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高不凡輕敲了敲茶幾道:“你們以后在飲食方面都要注意一些,特別是世績。”

眾人聞言都禁不住心頭微凜,紛紛點頭稱是。

高不凡又道:“世績你也休息了一段時間,回頭發兵弘農郡,給李淵加點壓力。”

“末將得令。”徐世績站起來肅容道,平時在家閑聊可以隨意,但說到正事,自然不能再隨意。

高不凡又道:“無忌,后勤方面還是由你來負責。”

長孫無忌也站起來肅然領命。

高不凡安排好正事,眾人又一邊喝茶,一邊閑聊起來。

這時,只聽長孫恒安感慨道:“李二郎其實是一名不可多得的帥才,李淵解除了他的兵權真是一著昏招。”

長孫無忌皺眉道:“李淵應該不至于如此愚蠢,也許是有別的緣故吧。”

徐世績心中一動,微喜道:“也許涉及皇儲之爭,若真是如此,將對咱們大大有利。”

杜如晦捋須道:“有這個可能,李世民手握兵權,戰功赫赫,秦王府內也是人才濟濟,無論是聲望,還是實力都在太子李建成之上,后者忌憚李世民便再正常不過了,久而久之,必然會明爭暗斗,甚至是引發奪嫡之爭。”

毫無疑問,徐世績和杜如晦的推斷十分準確,正所謂自古無情最是帝皇家,歷朝歷代,為了爭奪皇位而兄弟相戮的事比比皆是。

真正歷史上的李世民便是通過玄武門之變,殘忍地殺死了大哥李建成,四弟李元吉的全家,最后逼得老子李淵退位,這才坐上皇位的,雖然史書上的記載是李世民被動先下手為強,但史書總是勝利者書寫的,想怎么潤色就怎么潤色,想怎么宣染就怎么宣染,后人也無從得知其中的真假。

高不凡眼神古怪地掃過杜如晦和長孫無忌,因為真正歷史上,這兩位可都是李世民的心腹鐵桿,深度參與了“玄武門兵變”,甚至可以說,整個事件就是他們策劃的,然后由尉遲恭和侯君集等人負責執行,不過由于自己這個穿越者,歷史已經大變樣了,如今杜如晦和長孫無忌也變成了自己的心腹鐵桿,倒是不知還會不會發生“玄武門之變”。

長孫無忌和杜如晦都有點愕然,后者問道:“齊王何故如此眼神看屬下,莫非屬下說錯了?”

高不凡暗汗,搖頭道:“并沒有,相反,杜先生分析得很有道理,李淵想必也看出了其中的危機,所以借此機會解除了李世民的兵權吧,免得李世民風頭太勁,最終導致他們兄弟相殘。”

杜如晦微微含首道:“也有這個可能,畢竟李淵此人確有大智慧。”

高不凡端起茶杯輕抿了一口道:“對了,本王忽然醒起了另一件事,邴元真日前上奏本說,朱粲吃人之事子虛烏有,只是好事者以訛傳訛而已,并且勸本王接受朱粲的投降,你們以為如何?”

長孫恒安立即道:“不可能,正所謂空穴不來風,朱粲吃人之事早就傳得沸沸揚揚的,他的軍隊擄劫百姓作為軍糧更是人盡皆知,所過之處赤地千里,十室十空,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

高不凡目光一閃道:“恒安的意思是,邴元真說謊了?”

長孫恒安搖頭道:“此事恒安不敢斷言,不過齊王最好另派可靠之人前往查證一番,免得被蒙蔽了。”

杜如悔和長孫無忌對視眼,默不作聲,徐世績卻是直言道:“不必查證了,屬下在瓦崗時就認識了邴元真,此人嗜財如命,十有八九是收了朱粲的好處,所以替他說好話洗白。”

“洗白”一詞十分新穎,自然也是從咱們的齊王殿下那里學來的了。

高不凡不禁挑了挑劍眉,他之所以把剿滅朱粲的任務交給邴元真,目的是要給他一個表現的機會,同時也是一次考驗,如果邴元真辦好了,高不凡會容忍他貪財的缺點,重用他,如果邴元真把事情辦砸,那不好意思了,該拿捏就拿捏,結果這貨竟然收受賄賂后,替朱粲說謊來蒙蔽自己,試問這種人自己怎么能放心用?

當然,高不凡也不會倉促下定論,他沉吟了一下才道:“查證還是必須查證的,那就讓御史大夫裴蘊去調查吧,他干這行熟。”

愛閱書香

長孫無忌卻是搖頭道:“此舉不妥。”

“何解?”高不凡忙問。

長孫無忌解釋道:“邴元真若真與朱粲沆瀣一氣,裴蘊此時去調查,只怕是送羊入虎口。”

高不凡心中一凜,說的也是,邴元真這貨本來就節操堪憂,而朱粲也是個兇殘之輩,裴蘊跑去調查,若抓到兩人的把柄,很可能會被滅口,甚至把邴元真也逼反了,到時真的得不償失。

“那無忌可有妙計?”高不凡問道。

長孫無忌目光一閃道:“不如齊王假裝答應朱粲接受投降的請求,然后借機把他和邴元真都召回洛陽,然后再派裴蘊前往調查,若查明朱粲并沒有吃人,那就封他一個官做,若查實朱粲的確吃人,便治他的罪。”

高不凡聞言喜道:“無忌此計甚好,便依你所講的去辦吧。”

…………

雖然還有兩天才是十五,但天上的月亮已經接近圓滿了,皎潔柔和的月色撒滿了洛水,也撒滿了甲板。

高不凡坐在甲板上,懷中摟著楊青若如溫香軟玉一般的動人嬌軀,靜靜地看著洛水發呆,而楊青若則星眸迷離,出神地看著天上那輪明月,仿佛陷入了無限遐思當中,那張傾城絕色的俏臉,更是美得如夢似幻,如詩如畫,美得令人窒息。

此刻的洛水上有不少畫舫在巡游,燈火通明,絲竹聲和歡笑聲不絕于耳,當年繁華的洛水似乎又回來了,多情的船娘,豪放的胡姬全都回來了,男人們也聞風出來浪了。

這時,楊青若終于收回了目光,瞥了一眼像呆頭鵝一般盯著水面的高不凡,問道:“想什么呢?是不是看中對面畫舫中哪位美人了,要不人家替你請過來唱一曲?”

楊青若的聲音很好聽,像天籟一般!

高不凡笑道:“天下間長得最美,曲兒唱得最好的美人此刻就在本王懷中,何必舍近求遠呢!”

楊青若心一甜,嗔道:“倒掛臘鴨——油嘴滑舌!”

“青若要不要嘗嘗本王的油嘴滑舌!”高不凡壞笑道。楊青若急忙捂嘴小嘴,略帶羞惱地道:“才不要,人家的舌頭現在還麻呢!”

高不凡暗汗,輕咳一聲道:“那本王下次只出一成功力好了。”

楊青若不輕不重地擰了某人一下,忽又神色有點不自然地道:“可敦派了使者來到高陽宮,想接伯母(蕭后)去突厥住一段時間。”

高不凡心中一動,問道:“那太皇太后什么意思?”

“伯母在高陽宮住得挺好的,自然不太愿意去突厥,可是又不好抹了可敦的面子。”楊青若答道。

高不凡笑道:“這有何難,年底咱們就要成親了,太皇太后大可以借此來婉拒可敦的邀請。”

楊青若點頭道:“這也是個辦法,其實伯母不去突厥也好,可敦為人十分強勢,難免會生出許多事端來。”

高不凡當年也領教過可敦的強勢,這個女人不簡單,而且是隋朝宗室,突然要把蕭后接去突厥,也不知打什么主意,最好還是不要鳥她!

高不凡岔開話題道:“對了,剛才青若不是問我在想什么嗎?我在想,用什么方法可以把人無聲無息地弄死,又不留任何破綻?”

楊青若面色微變,疑惑地問:“你想這個來作甚?”

高不凡一見便知道楊青若想歪了,羊惱道:“小腦瓜想什么呢,我是那樣的人嗎?”

楊青若俏臉一紅,主動獻上香吻,見高某人還臭著臉,又蜻蜓點水一般在其唇上啄了一下,嗔道:“夠了吧,可別得寸進尺!”

高不凡這才笑道:“也罷,本王便原諒你一次,事情是這樣的,薛舉和始畢可汗死得太突然了,我懷疑是有人暗中毒手。”

https:///novel/117/117694/67629384.html

隋末揚旌 https://hcdcn.com/Read/98500/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