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698章 老子真吃人 回到首頁

第698章 老子真吃人
隋末揚旌第698章 老子真吃人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楊青若不由恍然大悟,不過也有點不好意思,剛才高不凡說在琢磨用什么方法可以無聲無息把人弄死,而且不留任何破綻,她便下意識想到了楊侗,不過也難怪她會想歪的,畢竟自古以來,就沒有哪個被逼禪位的帝皇會有好下場。當然,楊青若更愿意相信高不凡,因為他是一個與眾不同的男人,也將會是一個與眾不同的皇帝。

“讓人無聲無息地死去,而且不留任何破綻的方法很多,譬如用毒,據說有一些特殊的毒藥還能讓人沉睡,進而在沉睡中死掉,一般大夫根本瞧不出是中毒。”楊青若輕道。

高不凡暗汗,這不就是安眠藥嗎?問道:“那除了用毒,還有其他方法嗎?”

“當然有,精通針灸的醫道高手能用一根小小的銀針把人刺死,傷口細如牛毛,外人同樣很難發現,另外,蠱術應該也能做到。”

“蠱術?這玩意真的存在?”高不凡深表懷疑。

楊青若凜然道:“當然存在,蠱術在苗疆一帶十分流行,青若便曾經見過一名中了蠱術的人,必須不停地喝水,一停下來就喉嚨如火燒,最后活活把自己喝死了,肚子撐破,內臟流了一地。”

高不凡心頭凜然道:“竟如此可怕?”

楊青若鄭重地點頭道:“所以凡郎日后若到了苗疆,千萬不要隨便招惹苗人,特別是苗女。”

“為何?難道所有苗人都會蠱術?”

“那倒不是,即便是苗人當中,會蠱術的也是十分罕見,不過苗人額頭上了又沒鑿著字,說不定偏偏你招惹的那個就會蠱術呢?所以還是都不要去招惹的好。”

“那青若剛才為何特別強調苗女?”

楊青若狡黠地一笑道:“凡郎沒聽說過苗女多情嗎?苗女作風潑辣大膽,敢愛敢恨,遇到自己喜歡的男人,她們會十分主動,甚至是窮追勐打。”

高不凡失聲道:“那怎么辦,像本王如此英俊瀟灑的偉男子,肯定會被看上的。”

楊青若噗的失笑出聲,剜了某自戀狂一眼,哼道:“那你最好明確地拒絕她,否則你就麻煩大了。”

“這又是為何?”

“因為苗女喜歡給男人下一種情蠱,中了情蠱的男人必須一心一意地對她,若敢三心兩意,對妻子不忠,情蠱就會發作,最終這個男人會被蠱蟲噬心而死。”楊青若說完似笑非笑地睇著高不凡,一雙美眸撲閃撲閃,也不知在想什么。

高不凡只覺后背陣陣發涼,立即正氣凜然地道:“青若放心,本王絕不會招惹苗女。”

楊青若美眸中的笑意更盛了,問道:“為何?”

“因為……本王有你們幾個就夠了。”高某人有點氣虛地道。

楊青若噗的失笑出聲,又有點惱恨地擰了高某人的腰間一下,嗔道:“大豬蹄子,是你不敢吧,我要是有情蠱,肯定給你下一只,哼!”

“幸好你沒有。”高不凡如釋重負地慶幸道,話音剛下,腰間便傳來一陣劇痛,不由“勃然大怒”道:“豈有此理,小女子欺人太甚,老虎不發威,當本王是小貓是吧?”

齊王殿下發威了,兩只怪手在楊青若的嬌軀上飄忽不定,神出鬼沒地游走,時而撓一下腰肢,時而咯吱一下腋窩,時而不可描述地攀山越嶺……

楊青若被某人弄得面紅耳熱,釵橫發亂,全身發軟,美眸里水光瀲艷,仿佛能滴出來。

“壞蛋,咯咯,咯咯……不要鬧了,快停手,人家要生氣啦,真的生氣了!”楊青若氣喘吁吁地嗔道。

齊王殿下這才凱旋收兵,一把將已經軟綿綿的公孫大家抱入船艙中,后者不由羞澀地合上眼睛,緊張得身體都有點不聽使喚了,這壞蛋不會是想在船上干壞事吧?

幸好,某人只是把她抱入船艙中放下,然后并肩而躺,除了手有點不老實外,其他地方都很老實。

高不凡的這只畫舫不算大,但布置得十分舒適,麻雀雖小,五臟俱全,船艙就像一間房間,還有床鋪和蚊帳,躺在上面隨波輕蕩,舒服愜意極了。

不知什么時候,天空飄來一團黑云,把月亮給遮住了,然后便下起雨來,雨勢不大不小,敲擊著船蓬和洛水,發出沙沙的聲響,平添了幾分寧謐和溫馨。

兩人就這樣相擁著,聽雨而眠,十分默契地把最美好神圣的一刻留待DF花燭夜的那一天。

………………

徐世績猜得一點都沒錯,邴元真這貨確實收受了朱粲的重金賄賂,這才甘冒殺頭的風險替其說謊洗白的,不過,邴元真剛開始時還是不忘“初心”的,的確試圖把朱粲剿滅,而且著著實實跟朱粲打了幾仗。

結果呢,邴元真發現朱粲竟然十分能打,根本不是什么軟柿子,而且兵力也比他預想中的要多,將近萬人之眾。邴元真跟朱粲打了幾仗,輸多贏少,這下才傻眼了,本打算撿便宜的,結果卻踢到鐵板了,咋辦?

邴元真很想向洛陽請求支援,但又覺得丟臉,不請求支援吧,又攻不下菊潭縣,只能駐扎在菊潭縣城外進退兩難。

朱粲早就聽聞齊軍如何如何厲害,所以一開始還是十分緊張的,結果跟邴元真對了幾仗,發現齊軍也不過如此嘛,根本沒有傳說中厲害,再一打聽,這才得知邴元真是新近才投靠高齊的,麾下的齊軍也是混編的,并不是“原裝正版”的齊軍,而且他還打聽到邴元真這個人十分貪財,于是靈機一動,計上心頭。

朱粲派人給邴元真送去一批財物作為試探,后者果然笑納了,于是朱粲又接連派人送了幾批財物給邴元真,一來二去,兩人便熟稔了,甚至湊到一塊兒飲酒作樂。

正所謂拿人的手軟,吃人的嘴短,再加上邴元真又打不過朱粲,于是便上奏說朱粲根本沒有吃人,他的軍隊也沒有以百姓為食,一切都是別人造謠抹黑的,希望齊王能接受朱粲的投降。

奏本遞上去后,邴元真還是蠻緊張的,擔心事情會敗露,還好,過了十來天后,高不凡的批復便下來了,完全采納了他的意見,決定接受朱粲的投降,而且還召朱粲到洛陽接受賜封。

邴元真自是大喜過望,當晚便跑到朱粲的軍營告知對方這個喜訊。朱粲得聞后亦十分高興,立即設宴款待邴元真,還把自己收藏的幾個美妾也叫來陪酒。

邴元真喝著美酒,摟著美人恣意施為,又乘著幾分醉意,得意洋洋地道:“朱兄,你看如何?本將沒有騙你吧,本將深受齊王器重,所以本將的話在齊王心中還是極有分量的,這不,奏本一送上去,齊王便言聽計從了。”

朱粲此人約莫四十許歲,眉心處的懸針紋很深,嘴長而寬,前牙槽外凸得厲害,一笑起來便露出兩排白牙,顯得十分猙獰,跟頭狒狒似的,只見他豎起大拇指贊道:“邴將軍果然厲害,以后咱們同朝為臣,還請多多關照!”

邴元真哈哈一笑道:“好說好說!”

朱粲眼底閃過一絲微不可察的不屑,其實呢,他挺瞧不起邴元真的,要不是忌憚高齊勢大,再加上自己目前實力虛弱,他才不會選擇投降高齊呢,更加不會去討好邴元真,而且,朱粲投降高齊只是權宜之計,并不是真心的,等恢復一定的實力后,他會毫不猶豫地脫離高齊,再次另起爐灶。

“對了,能不能拜托邴將軍跟齊王講一下,本王暫時不去洛陽了?”朱粲目光狡黠地看著邴元真。

邴元真皺眉道:“齊王召見,不去怎么行,而且朱兄若是不去,齊王如何封賞你?”

朱粲笑道:“讓齊王直接傳一道旨意不就行了?”

邴元真不悅地道:“齊王相召,朱兄還是去一趟為好,免得齊王以為你沒投降的誠意,齊王一旦發起怒來,你我都得跟著倒霉。李唐的秦王李世民也打不過齊王,最后只得灰熘熘地退回長平郡,還望朱兄三思!”

朱粲目光閃爍不定,顯然拿不定主意。

邴元真見狀安撫道:“朱兄放心吧,齊王向來言出必行,既然答應了接受你的投降,肯定不會對你不利的,我邴元真敢用項上人頭擔保。”

朱粲聞言咬了咬牙:“好吧,那本王便去一趟洛陽。”

邴元真松了口氣,揶揄道:“這才對嘛,平生不做虧心事,夜半敲門也不驚,朱兄莫非真的吃人肉?”

朱粲頓時面色一沉,默不作聲,邴元真這貨此時已有五六分醉意,見狀竟然來了興致,指著朱粲大笑道:“被本將說中了吧,聽說你喜歡吃婦人和小孩的肉,話說這人肉的味道如何?”

朱粲暗怒,盯著邴元顛冷冷地道:“醉鬼的肉就像酒糟豖肉,貪財鬼的肉有股銅臭味!”

邴元真聞言大怒,一口酒便噴在朱粲的臉上,罵道:“呸,你什么意思?還想吃老子的肉不成,老子下邊那根肉你吃不吃?”

朱粲的目光頓時變得陰冷無比,獰笑道:“吃,為什么不吃,雖然沒有小孩的嫩,但勝在肉更多!”

邴元真嗖的站起來,雙手叉腰一挺,大笑道:“來來來,敢動老子一根毛,定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朱粲本也是個兇殘斗狠之人,對前往洛陽也心存疑慮了,此時被邴元真如此羞辱,兇狠勁兒頓時也上來了,厲聲道:“有何不敢,老子吃過的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不差你邴元真一個,來人呀,拿下!”

朱粲一聲令下,他的親兵便沖進來把邴元真抓住,直接一刀殺死,然后大卸八塊煮熟了分吃掉。

正所謂喝酒誤事,禍從口出,邴元真這貨死得真是……

https:///novel/117/117694/67633761.html

隋末揚旌 https://hcdcn.com/Read/98500/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