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699章 軍神發威 回到首頁

第699章 軍神發威
隋末揚旌第699章 軍神發威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隋末揚旌

朱粲,毫州人氏,曾是城父縣中的一名小吏,跟隨官軍剿賊,結果剿著剿著,卻把自己剿成了賊,他聚集起一幫人打家劫舍,號稱“可達寒賊”,還給自己取了個外號叫迦樓羅王,擁兵十萬在荊州和沔陽一帶搶掠。

朱粲此人兇殘成性,卻毫無格局,沒有計劃,沒有目的,他所率領的軍隊就像一群蝗蟲,移動起來毫無規律,看到哪里有人,看到哪里有吃的,他們就去打哪里,打下之后便搶掠瓜分,等物資消耗得差不多了,馬上又轉移,去禍害另一個地方,而且轉移之前,朱粲還會把城池、房屋,甚至還沒吃完的糧食也統統燒毀。所以朱粲的部隊所過之處,赤地千里,人煙全無。

朱粲的部隊如此大肆破壞,又不事生產,久而久之,自然便發生了饑荒,餓死了很多人。朱粲有一次餓得慌,不得已便撿了個餓死的百姓來吃,結果發現大家都驚恐地看著他,于是靈機一動,開始專門吃人,把自己打造成吃人魔王的人設。

如此一來,不僅手下的人害怕他,就連以前的老對手也害怕他,見到他就跑,簡直是望風披靡,無往而利。

嘿,朱粲發現吃人竟然有此等意外效后,便更加變本加厲了,不僅自己吃人,還命令自己的部下也吃人,每攻陷一處州縣,除了搶糧還搶人,強壯的男人用來打仗,老弱婦孺則跟豬羊一樣圈養著,當成軍糧慢慢殺來吃。

朱粲還經常對他的部下講:“這天下沒有比人肉更好吃的,只要其他城鎮中還有人,何愁會挨餓?”

其實朱粲并不喜歡吃人肉,但吃人肉能令對手畏懼,所以他就一直吃,年輕的婦人和小孩的肉比較嫩一些,于是他專門吃小婦人和小孩的肉。

邴元真這糙漢子的肉太難吃了,朱粲吃了幾口便吃便吃不下了,發泄完怒火的他也驚醒過來,意識到自己闖大禍了,強大的高齊連李唐都招惹不起,更何況是自己?

于是朱粲立即下令燒了菊潭縣,率領麾下的殘兵南下荊襄一帶投奔蕭銑去了。蕭銑的實力雖然不及李唐和高齊,但還是比較強大的,號稱擁兵三十萬,所以朱粲覺得蕭銑應該能跟高齊掰一掰手腕。

小書亭app

很快,邴元真被朱粲殺死吃掉的消息便傳回了洛陽,瞬時朝野震動,高不凡亦禁不住勃然大怒,邴元真雖然罪有應得,但是朱粲這食人惡魔更是令人發指,人神共憤,更何況邴元真怎么說也是齊國的將軍,竟然被朱粲吃了,分就是騎臉拉屎,不能忍!

當下,高不凡便命秦瓊率精兵一萬追殺朱粲,即便逃到天腳底,也要將其抓住繩之以法,誰敢包庇就干誰,包括蕭銑!

…………

五月份的長安已經很熱了,李元吉汗流浹背,跪倒在父親李淵跟前大哭,而后者則面色陰沉,眼中怒氣隱現,李元吉見狀哭得更大聲了,旁邊他的妻子楊氏也摟著一雙幼兒痛哭不止。

原來自從上次李孝恭和高不凡和談不成后,李靖便在高不凡的授意下,更加發力勐攻太原郡。李元吉身為唐國的并州總管,負責鎮守太原,一開始,李元吉派遣麾下的車騎將軍張達迎戰李靖,結果剛一碰面,張達就被滅了,李靖迅速占領了盂縣,緊接著又攻陷了汾陽縣,兵鋒直指太原郡的治所晉陽,簡直勢如破竹。

這下李元吉慌了,急忙派人回長安求援,李淵連忙派了太常寺卿李仲文,還有左衛大將軍姜寶誼率兵馳援太原,然而這兩人也被李靖三下五余二地干敗了,李淵又急派右仆射裴寂馳援,豈料裴寂也不是李靖的對手,被李靖打得全軍覆沒,只身逃回晉陽,嘖嘖,不得不說,戰神真不是蓋的,不動則已,動似驚雷!

李元吉被嚇壞了,竟然連夜帶著妻兒逃回長安,連晉陽都不管了,最終被李靖輕松拿下。李淵自然氣得差點吐血,太原是他的龍興之地啊,如今竟然被這敗家仔給丟了,可惱!可惱啊!

不過李元吉是老幺,向來最得李淵寵愛,再加上兒媳婦又抱著兩個年幼的孫子在一旁哭哭啼啼,也怪可憐的,所以李淵最終也不忍太過呵責,強行把怒火壓下去,沉聲道:“下去吧!”

李元吉聞言如釋重負,趕緊帶著妻兒一熘煙跑了,免得老頭子看到自己就來氣。

眼看著這敗家仔心安理得地熘走,李淵痛苦地捂住胸口,在場的大臣都禁不住大驚失色,太子李建成連忙上前替他撫順胸口,一邊急叫道:“快找太醫!”

李淵卻擺了擺手道:“不……必了。”說完長出一口氣,痛苦的變情也慢慢恢復了正常。

李建成見狀松了口氣,勸道:“勝敗乃兵家常事,父皇不必心焦,而且元吉還年輕,經驗不足,眼見李靖勢大,難免失了方寸,也是情有可愿之事。”

李淵長嘆了一口氣道:“李靖當初在駕部員外郎的位置上坐了十幾年的冷板凳,名不見經傳,沒想到竟如此厲害,朕早知……”

李淵本來想講早知就讓世民守太原了,不過話到嘴邊又吞了回去。正如高不凡所料,李淵也察覺到次子李世民威望太高,對太子不利,長此以往,說不定會釀成大禍,所以便趁著李世民戰敗之機解除了他的兵權,暫時雪藏起來,豈料解除了李世民兵權后,戰事反而更加不利了。

李淵雖然及時把話吞了回去,但是知父莫若子,李建成顯然已經猜到父親想說什么,心里不由頗為不是滋味,神色也有點不自然起來。

李淵倒是沒有留意到李建成的表情變化,怒氣沖沖地續道:“正因為元吉年輕,不諳軍事,朕才派竇誕和宇文歆輔助他,精兵給了好幾萬,軍糧更是撥了十年,結果朕當年舉兵的龍興之地,眨眼就丟了,宇文歆身為右衛將軍,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朕要殺了他!”

此言一出,在場的大臣不由都面面相覷!

竇誕和宇文歆都是李元吉身邊的輔臣,不過竇誕是李淵的女婿,所以,黑鍋也只能由宇文歆來背了。

李建成這時卻站了出來:“父皇,當務之急是要把李靖擊退,將太原給奪回來,兒臣請求領兵出戰,親自會一會李靖。”

李淵目光一閃,訝然地望向李建成,面色慢慢沉了下去。禮部尚書李綱急忙道:“太子殿下身為皇儲,乃千金之軀,怎能以身犯險,此舉萬萬不可!”

“是啊,太子應該座鎮中樞,不宜以身犯險!”大臣們紛紛附和。

李建成皺眉道:“正因為我是太子,這個時候更應該到前線去鼓舞士氣,更何況,若無赫赫戰功,本太子將來如何服眾?”

此言一出,在場的大臣都不敢插話了,太子和秦王之間微妙的關系,朝臣們只是心照不宣而已,如今聽太子的這番話,明顯是憋著一股氣,想證明自己將兵之才不比秦王差啊,試問這個時候,誰敢再多嘴!

李淵臉色微沉,冷哼一聲道:“胡鬧,誰說太子一定要有赫赫戰功的?太子身為儲君,更應該學習治國御人之道,而不是在沙場上沖鋒陷陣,領兵打將的事自有將軍去做,太子可別本末倒置了!”

李建成臉紅耳赤,躬身俯首道:“父皇教訓得是,兒臣知錯了。”

“知錯就改,善莫大焉,退下吧!”李淵揮了揮手道。

李建成默默地退到一邊去。

“傳朕旨意,召李孝恭來見朕!”李淵暗嘆了口氣,唉,形勢比人強啊,看來只能暫時跟高長卿妥協議和了,但愿世民這孩子能爭點氣,取得突厥的支持吧,要不然我大唐真抵擋不住高齊了。

隋末揚旌 https://hcdcn.com/Read/98500/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