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701章 兄弟矛盾 回到首頁

第701章 兄弟矛盾
隋末揚旌第701章 兄弟矛盾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李世民這次前往突厥的相親對象叫阿史那·和敏,漢名叫何敏,是處羅河汗眾多的女兒之一。

李世民原以為這個和敏公主跟大部份突厥女人一般,長得矯健壯實,屁股大似面盆,腰身粗如水桶,一頓吃幾斤肉,滿身羊膻味,而且連大字也不識一個,所以前往突厥的路上便一直心事重重,悶悶不樂。

這也難怪,李世民是個內心驕傲的人,他心目中的完美妻子是長孫無垢這種類型,品貌俱佳,蘭心惠質,知書識禮,端莊賢慧,所以連博陵崔氏的崔道蘊也看不上眼,現在讓他娶一個如此粗鄙的夷族女人,他又如何能甘心?一想到日后睡在自己身邊的妻子,有可能是個打呼嚕比自己還響的女壯漢,李世民便禁不住冷汗直冒。

不過沒辦法啊,他剛打了敗仗,被父親李淵解除了兵權,在他成親之前顯然是沒有領兵的機會了,而且君命難違,他也只能硬著頭皮前往突厥了。

然而,當李世民見到和敏公主時,差點便驚掉了下吧,傾刻精神百倍。

原來這個和敏公主的形象,跟李世民設想中的形象竟然截然不同,此女的相貌或許算不上絕色,但也是個美人兒胚子,而且身段窈窕,一點也不像其他五大三粗的突厥女人。

后來李世民才知道,和敏公主的生母是漢人,其體態容貌都隨母,而且母親從小便教她讀書識字,所以漢語流利,還寫得一手好字。

李世民自是大喜過望,通過幾次接觸后,他發現此女不僅弓馬嫻熟,而且也懂兵法,人也聰明伶俐,就是太過率直爽朗了些,跟性格溫婉大氣的長孫無垢有很大差距。

不過正所謂金無足赤,人無完人,和敏公主能有這種質素,李世民已經如獲至寶了,哪里還能強求那么多,于是乎,李世民便對和敏公主展開了攻勢。

李世民本來就長得不賴,而且才華亦相當不俗,交際方面也是天花板級別的,關鍵他還曾是三軍主帥,那種指揮若定,號令三軍的氣質,不是普通人能有的,而且還那么年輕,簡直就是個鉆石王老王,不對,應該是鉆石小鮮肉,畢竟李世民才二十歲不到。

所以一番施為之下,李世民便輕易俘獲了和敏公主的芳心,兩人整日膩在一起如膠似漆,難舍難離。處羅可汗也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對女兒和李世民交往的事只眼開只眼閉,采取了默許的態度,而當李世民提出要購買五千匹戰馬時,他也一口答應了。

李世民自是大喜過望,與和敏公主約定好下次前來提親,然后便趕著五千匹戰馬返回長安,而此時李淵與高不凡已經簽訂了和約了。

且說李淵問了李世民與和敏公主交往的經過后,心里便知十拿九穩了,欣然道:“世民一路勞頓也累了,先下去沐浴休息吧。”

“是!”李世民答應了一聲,腳下卻沒有動。

李淵便微笑道:“世民還有事?”

李世民小心翼翼地問:“兒臣聽說父皇與高長卿簽訂了和約?”

李淵臉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太子李建成連忙使了個眼色,道:“世民,你先回去沐浴休息吧,回頭大哥再跟你細聊。”

李淵卻擺了擺手道:“此事已天下皆知,也沒什么好遮掩的,是的,朕日前和高長卿簽訂了和約,將在河南的所有兵馬都撤了回來。”

李世民沉聲道:“也就是說,咱們讓出了淅陽郡、弘農郡和上洛郡的大部份,那齊軍呢?李靖可撤回了雁門?”

李淵有點難堪地道:“并沒有,李靖只是停止了攻打上黨,退回了太原。”

李世民不由捏緊了拳頭,怒道:“高長卿也欺人太甚了吧,他什么都沒損失,還白得了咱們數郡之地,連父皇當年的龍興之地也被他占了。”

李淵長嘆了一口氣:“高齊勢大,李靖用兵如神,根本沒人是他對手,為之奈何。”

李世民聞言,拳頭捏得更緊了,恥辱啊!

李建成皺眉道:“如今形勢比人強,父皇作出讓步也是無奈的緩兵之舉,一時之得失罷了,不用太過計較,待我大唐強盛起來再連本帶利取回即可,世民萬勿沖動行事,破壞了父皇好不容易才換來的休養生息之機。”

李世民出其平靜地點了點頭道:“大哥放心,世民自然不會愚蠢到這個時候去招惹高長卿,不過父皇和大哥有沒有想過,咱們在休養生息,高不凡何不是在休養生息?而且咱們兵困關中,而齊軍卻可以趁機掃平荊襄、江南和嶺南,實力只會越來越強,到時只怕咱們與高齊的差距會越來越大。”

李建成忙道:“所以父皇已經派了李孝恭經略蜀地了,世民若能跟突厥聯姻成功,再借助突厥的勢力打擊高齊,必能讓高齊疲于奔命,大大削弱他們的實力。”

李世民點了點頭道:“這的確是個好辦法,蜀地在長江上游,即便高齊拿下了荊襄、巴陵和江南,到時我們在蜀地上游組織水軍順江而下,必然能輕松將其擊敗,不過,這還是不夠的!”

李淵心中一動,忙問:“世民還有其他妙策?”

李世民點頭道:“幽燕地區適合養馬,所以高齊的戰馬能自給自足,而咱們的戰馬奇缺,只能向突厥人購賣,這大大制肘了咱們的騎兵發展,也嚴重制約了咱們軍隊的戰力。”

李建成皺眉道:“那世民有什么解決的好辦法?”

“打李軌!”李世民平靜地吐出了三個字。

李建成眼中閃過一絲不自然,點了點頭道:“西涼李軌占據了祁連山下最大的牧場,那里盛產戰馬,甚至比突厥人的還要好,若能打下來,我大唐的確不用擔心沒有戰馬使用了,只是李軌的西涼鐵騎也不好惹。”

李世民傲然道:“李軌,一介莽夫也,不足為慮,世民只需精兵三萬便能將其掃滅。”

李建成默不作聲,李淵看了前者一眼,猶豫地道:“此事……容朕再考慮一下,世民你近期不要分心,先把迎娶和敏公主的事辦妥了再說。”

李世民暗嘆了一口氣,低眉垂目道:“是,兒臣先行告退了,說完便轉身退了出去。”

李建成看著李世民的背影,心情復雜無比,二弟啊,你真的如此喜歡帶兵打仗,抑或是放不下手里的兵權?

數月前,父親李淵解除了李世民的兵權,命他成家立室,當時李建成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但是此時此刻,李建成的心不禁又提了起來,雖然父皇沒有立即答應世民的請求,但也看得出他心動了

如果父皇真的命世民領兵打李軌,而世民又成功了掃平了李軌,到那時,世民在軍中的聲望只會更高,而父皇也不得不更加倚重世民了!

李建成暗嘆了一口氣,有點后悔給李世民物識的這門婚事了,到時世民跟處羅可汗結了姻親,擁有如此強大的外援,那自己的處境豈不是更加不妙?

李淵似乎隱約猜到了兒子李建成的心事,若有深意地道:“建成,你是太子,朕的江山日后是要交給你打理的,你要學會馭人之道,世民雖是你弟弟,但也是你的臣子,你若事事與他比較,便落于下乘了,馭人之道,你懂嗎?”

李建成精神一振,恭身道:“謝過父皇教誨。”

李淵這番話不僅是提點,也是一種承諾,李建成聽了之后就像吃了定心丸,瞬時整個人也豁然開朗了,自己是嫡長子,父皇遲早是要傳位給自己,只要不失父皇圣寵,誰也休養動搖得了自己的地位,待日后自己坐上了皇位,二弟就算威望再高,還不是得向自己俯首稱臣?

李淵揮了揮手道:“你也且下去吧!”

李建成施禮退了出去。

且說李世民離開了李淵的寢殿,正準備出宮回秦王府,迎面便遇到了四弟李元吉,便打了聲招呼道:“元吉!”

李元吉上下打量了一眼李世民,揶揄道:“二哥去一趟突厥,不僅模樣粗獷了,身上還多了一股羊膻味,怎么樣?那突厥女人可還滿意?”

李元吉本來就跟李世民不對付,加上之前李世民當面訓斥過他幾次,甚至在父親李淵面前告他的“黑狀”,所以兄弟二人的關系便更加差了。

原來李元吉此人好勇斗狠,十分殘暴,一身紈绔子弟的習氣,在出任并州總管,留守晉陽期間做了很多荒唐之事,在民間的風評極差。譬如李元吉超喜歡打獵,光是裝載羅網的車就有幾十輛,隔三差五便浩浩蕩蕩了出城打獵,肆意縱馬踐踏農田青苗,還縱容下屬搶掠百姓的家禽家畜。更離譜的是,李元吉還喜歡用箭射人為樂,曾經站在路中間射擊路人,看著路人抱頭鼠竄的狼狽模樣,他便樂得哈哈大笑。

李世民身為尚書令,經常收到官員對李元吉的投訴,所以便忍不住當面斥責了他,還如實稟報了李淵,所以李元吉越發對李世民不滿了,仗著父親的寵愛,也不把李世民放在眼內,所以此時出言挖苦李世民就再正常不過了。

只聽李世民澹道:“那個突厥女人很快就會成為你的嫂子了,所以元吉對她還是放尊重些好。”

李元吉愕了一下,繼而哈哈大笑道:“不是吧,二哥你現在竟然如此饑不擇食,連突厥女人也能瞧得上,當初你可是連博陵崔氏的女子都不要的啊。”

李世民面色微沉,目光微凜,但李元吉卻夷然不懼,裝出恍然大悟的樣子道:“我明白了,二哥這是急著把兵權搶回來,所以連突厥女人也不忌了,不錯不錯,大丈夫能屈能伸,有了處羅可汗作為老丈人,二哥的腰桿子就更直了,了不起呀,了不起!”

李世民皺眉道:“元吉,你的嘴巴越來越臭了。”

李元吉冷笑道:“我的嘴巴再臭,也不比過李世民你身上的羊膻味。”

李世民沒見再理會李元吉,舉步便要離開,然而后者卻不依不撓,追前幾步笑道:“二哥這是急著回去沐浴嗎?沒用的,洗了也是白洗,你的妻子滿身羊膻味,以后你跟她睡了,同樣也能沾上一身,難道天天洗,時時洗?”

李元吉這些話無疑刺耳之極,充滿了侮辱性,李世民終于被惹怒了,拳頭驀地握緊,不過很快又放松了,現在的他更加冷靜成熟,更能控制住脾氣了,輕蔑地一笑道:“我犯不著跟你這種廢物置氣!”

李元吉登時像被踩中了尾巴似的,勃然大怒道:“李世民,你說誰廢物?有膽子再說一次!”

李世民澹澹地道:“太原兵精糧足,晉陽城更是墻高城深,你眨眼間就弄丟了,不是廢物是什么?元吉,你也是當爹的人了,出了事竟然只會哭爹喊娘,屁滾尿流地跑回來向父皇哭訴,有你這種兄弟,二哥我也嫌丟人!”

李元吉登時被刺中了痛處,脖子脹得通紅,青筋條條賁起,胸口一起一伏,鼻孔擴張,呼哧呼哧地喘大氣,就跟動畫片里生氣的牛似的。

“李——世——民!你找死!”李元吉氣炸了,揮拳便要向李世民打去,然而就在此時,身后傳來一聲嚴厲的喝斥:“住手!”

李元吉和李世民不約而同地轉首望去,發現來者正是太子李建成,后者神色冷峻地快步走了過來,厲聲道:“元吉,你想作甚?把手放下!”

李元吉放下舉起的拳頭,憤憤地道:“大哥,李世民他侮辱我!”

李世民澹道:“大哥來得正好,是元吉他目無尊長,先侮辱的我,還請大哥主持公道,要不然請大哥作證,咱們找父皇評評理。”

李建成皺了皺眉道:“兄弟之間爭吵幾句,何必驚動父皇,讓他老人家操心呢,元吉,馬上向你二可道歉!”

“憑什么!”李元吉不服道。

李建成的眼神驀地變成凌厲起來,斥道:“就憑世民是你二哥,我是你大哥。”

李元吉冷哼一聲,一甩衣袖轉身而去!

https:///novel/117/117694/67644252.html

隋末揚旌 https://hcdcn.com/Read/98500/index.html